酷刑折磨人 前保定看守所副所长一家厄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8日讯】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看守所前副所长兼狱医贾瑞芹在任职期间,长期酷刑法轮功学员。此后,她曾患乳腺癌;退休后又遇车祸险些丧命,儿子一家也厄运不断。

贾瑞芹,1963年出生于内蒙古,2002年患乳腺癌;她退休在家之后,家中灾祸不断:其子田斌在保定市满城区公安局刑警队上班,2020年,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搞非法集资,被抓捕,现被关押在某看守所,接受调查;儿子和儿媳已离婚,孙子由她带着;家中的麻将馆也被关闭。

儿子出事时间不久,贾瑞芹骑车从西山花园小区到京顺小区住宅,被汽车撞飞老远,差点撞死,并承担事故全部责任。

1999年至2010年,贾瑞芹积极追随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灭绝政策,主动配合区国保大队、“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等单位迫害本区法轮功学员。

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过贾瑞芹的残酷折磨,她惯用的工具有:硬木棒、受害者的鞋、手铐、手捧子、脚镣等。有的受害者被她打得面目皆非,有的遍体鳞伤,有的牙被打掉;二十多人被野蛮灌食,其中多人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贾瑞芹在对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时,常说:“这是对你们的‘人道’。我吃着××党的俸禄,就要为××党办事,我今天灌了你们,明天遭报死了,我也不怕。”“江泽民不倒,我不倒。”

2002年上半年,贾瑞芹患上乳腺癌,做切除手术。

以下列举贾瑞芹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部分罪行。

酷刑“趟大镣”

2001年9月,法轮功学员殷秀琴再次被劫持到区看守所,被贾瑞琴打耳光,用苍蝇拍打手心,还被施用“趟大镣”酷刑。

“趟大镣”是给死刑犯使用的刑具,重二三十斤,被戴上后人无法站立、无法躺下,只能蹲坐,上身要向下弯,屁股撅著;吃饭时,两手间放个馒头,行动极其艰难。

殷秀琴被此刑具折磨了5天5夜,期间还遭到贾瑞琴等狱警打嘴巴子。

鞋底打人脸

2002年9月20日,满城镇派出所警察把法轮功学员赵德珍从家中劫持到满城区看守所。贾瑞芹强迫她和法轮功学员张桂荣、张玉梅挖山里红籽、摘辣椒,还破口大骂。

一天,赵德珍洗衣服,贾瑞芹逼她去干活。赵德珍没及时干,贾瑞芹立即搧了她两个大耳光,并指使犯人把她连拉带拽弄到放风场扔在地上。贾瑞芹再对她拳打脚踢,脱下鞋,用鞋底子打她的脸。

赵德珍的鼻子和嘴被打破,鲜血直流。当她慢慢爬起来时,贾瑞芹又接着打她,打累了就用手铐把她铐在监室的铁门上。赵德珍的脸被打得面目皆非,全身疼痛难忍,睡不着觉。

野蛮灌食

2000年10月1日下午,白龙乡北东峪村法轮功学员赵志云被区国保大队人员绑架到区公安局,当晚被送到区看守所。

赵志云因炼功,被贾瑞芹劈头盖脸地打了无数个耳光,牙被打掉一颗,鲜血直流。

2001年5月,赵志云及其他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被关进铁笼。

每当笼子的铁门“哗啦”一响打开后,贾瑞芹带着七八个犯人,气势汹汹地一拥而上,把她们一个个连拉带拽,拖出铁笼子。

贾瑞芹扒下她们的鞋用鞋底抽脸、打头,还说:“这是对你们的‘仁慈’”。

贾瑞芹将二尺多长的胶皮管子从她们的鼻子插到胃里,有的鼻子被插得血往嘴里流;贾瑞芹再将放了很多盐的满满一小盆半生不熟的玉米面粥加菜汤灌进去;灌完后,把她们扔在地上或铐在铁笼子上,管子不给拔出来。

贾瑞琴怕她们把管子拔下来,就把管子绕在她们头上。胶皮管在嗓子里像一条大虫子一样恶心,胃部火烧火燎地难受。

棍棒暴打

2000年正月十四,白龙乡李家庄村法轮功学员赵玉芝上北京为法轮功鸣冤遭绑架,被劫持到区看守所。

一天,她因炼功被人发现,贾瑞芹拿着棍子和国保大队长赵玉霞闯进监室,两人朝她身上乱打,逼她弯腰。

贾瑞芹再拿着棍子打她的腰、臀部,边打边骂,打累了,就逼赵玉芝跪在地上。等贾瑞芹歇够了,再接着打。赵玉芝的腰和臀部全是青紫硬块,疼痛难忍。

有道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大小小的凶手许多都遭厄运,有的被判刑、有的死于癌症、有的遇车祸、或连累家人。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高官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周本顺已落马、成阶下囚。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