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脱贫进入小康?美记者揭中国农民真实处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5日讯】中共宣称已完成“全面脱贫”任务,但受到外界质疑。美国一名驻华长达23年的记者最近出版《低端中国》一书,揭示中国农民艰难的生活处境,指户口制度让农民工们形同“中国的二等公民”、“祖国里的异乡人”。

习近平2月发表新年贺词时宣称,“近1亿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如期完成。”但官方所谓的“全面脱贫”,被外界认为是一场政治运动,中国民间对此并不认同。

一位体制内的官员对希望之声披露,中共完成脱贫任务有四大戏法,包括降低标准、数据造假、突击慰问和野蛮封嘴。

河南前官员岳山(化名)表示,中国西北,甘肃、内蒙、陕西、山西、青海等一些地区环境恶劣,生存非常困难。那里的人没有什么资源,就是种地,脱什么贫啊?西北高原照样有很多人住在窑洞里面。

美国资深记者罗谷(Dexter Roberts)3月31日出版的著作《低端中国》,揭示中国农民工在“户口制度”等政策下的真实处境。

罗谷曾担任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中国社长,他被派驻中国长达23年,深入广东、贵州、湖北、安徽、海南、陕西各省,通过与当地底层农民工建立紧密、亲切的关系,做长期的追踪报导。

罗谷在书中指出,农民工虽然对中国经济无比重要,但户口制度让农民工们形同“中国的二等公民”、“祖国里的异乡人”。

2018年2月13日,一些农民工在哈尔滨火车站的地上睡觉。 (Tao Zhang/Getty Images)

户口制度始于1958年,中共限制农民随意将户口迁往就业、居住的城市,农民工无法享受城市的医疗、教育等资源。他们的子女无法就读公立学校、生病不能就医,甚至要忍受警察的随时盘查,被打入“黑牢”勒索贿赂更时有所闻。

农民工得不到政府的保障,只得忍气吞声接受待遇极差的工作。共产党自称信奉社会主义,实际上,他们践踏工人福利、严禁劳工运动与组织。工厂靠这群廉价劳工累积巨大利益,但农民工的平均薪水只有城市居民的1/3。

户口制度也衍生出“留守儿童”的问题。罗谷在书中揭示,“留守儿童”占中国青少年人口的1/5,全中国有6100万“留守儿童”。

孩子被迫做选择:与父母分离、回到家乡就学;或是待在父母身边,但是不能念书,只能打零工赚钱,重蹈他们父母沦落底层的宿命。

罗谷在书中写道,一些农民工为了不让子女成为“留守儿童”,只好将子女送往城市中收费高昂,但教学品质参差不齐的私立学校,这也给农民工造成经济上的困难。

2008年3月10日,湖北武汉的一些留守儿童在教室里。(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近年来,中国经济受贸易战、疫情等影响大幅下滑,城市失业人口激增,甚至出现“无工可打”的现象,大批农民工被迫返乡。

罗谷表示,“乡下只能容纳少部分人,工人回到家乡也不一定有办法找到事做”。

他在书中还写道,中共当局应取消户口制度,让农民工能自由选择住处跟职业,并让身处城市的农民工享有与当地居民同等的权利,否则长久以往,会造成社会动荡。

事实上,中共不仅没有改善农民工的待遇,而且自2017年底起,北京市政府就开始大规模“驱逐低端人口”,激起民愤,也引发舆论批评声浪。但这些言论都被官方火速删除。

3年以来,“清理低端人口”的工作仍在持续,而且每到冬季,北京都会出现强制低端人口迁移的事件。而且其他一线城市也开始仿效,导致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下一个被扫除的“低端人口”会是谁?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