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再现“官官相斗” 局长打伤副手 妻实名举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9日讯】河北官场近日再现“官官相斗”事件。石家庄市商务局副局长之妻吴女士,实名举报局长打伤其丈夫。吴女士对媒体表示,自己就想要局长一个道歉,至今未能如愿。

综合陆媒4月8日报导,近日,一条视频显示,石家庄市商务局副局长王松林说,局长常志卷“经常骂大街一样”骂他,他都有证据,但没想到这次竟然出手打人。

公开信息显示,王松林今年56岁,长期在商务局任职。2010年5月任石家庄市商务局副调研员,2013年1月任商务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常志卷今年53岁,2000年8月以来历任无极县副县长,市公安局指挥部政委,市政府副秘书长,裕华区委副书记、区长,2017年2月任市商务局局长、党组书记兼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石家庄市支会会长。

4月7日晚,王松林向媒体讲述自己被打的经过。4月1日上午9点半,按照组织部“谈心”活动的要求,他走进了常志卷的办公室,谈话的主要内容是王松林提二级调研员的事,常志卷同意他提二级调研员,前提是免去副局长的职务。

王松林不服气,表示这不符合规定。常志卷将文件卷在一起敲他脑袋,“每说一句话都要砸一下。”随后,常志卷叫王松林滚出去,两人言语冲突升级。王松林说,常志卷就将他推倒在地。

被推倒后,王松林起不来,常志卷喊人把王松林往外拖。王松林感觉头晕胸闷,站不稳,被送医救治,又因生气导致血压增高,急性心脏病发作。

从4月1日至今,王松林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其妻吴女士说,事发后,常志卷既没有电话,也没有当面或者派代表来表示歉意,还对外宣称,王松林是自己进入他办公室倒在地上。

吴女士说,此事发生前常志卷就曾多次辱骂王松林。她表示,希望局长给丈夫道个歉。而常志卷回应称,自己没有打王松林。目前市纪委正在调查。

事实上,类似事件在中共官场早已经屡见不鲜。

官员殴打下属事件频发

1月21日,中共河南地方党报称,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在吃早餐期间走进餐厅,当众掌掴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致使翟“受羞辱,诱发心脏病”,事件引发关注后,河南省委宣布免去张战伟所有职务。

当时中共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批评张战伟耍官威、作风霸道。中共新华社则称,张战伟一巴掌“打掉了自己的‘乌纱’”。

2020年9月23日,山东乳山市党史研究中心主任徐华伟也因对下属工作不满意,连扇下属两个耳光,且是边扇边骂,还把下属手中拿着的文件打掉,其下属则一直低着头。

甘肃省武威市原市委书记火荣贵更是多次殴打下属,一次他和几个下属乘电梯,电梯门开后,市委秘书长想出去手拦电梯门,火荣贵以为他要先走,抬腿就将秘书长踹飞在地;另一次,火荣贵出席某项目开工仪式,铲土奠基时铁锹把突然脱落,火荣贵顿时火冒三丈,手持铁锹把追打区干部。

不仅官员暴力殴打下属事件频发,中共官场“官杀官”事件也屡见不鲜。

2月7日,广东湛江市徐闻县公安局发生一起持枪杀人案。消息称,该枪击案是该县一名派出所所长在公安局党组会议上,枪杀公安局副局长,随后开枪自尽。

2020年6月,黑龙江安达市瑞玛液化石油有限责任公司站长及经理,因公司利益受到影响,对安达市委书记进行报复,在其家中被安放爆炸装置,但爆炸装置未能引爆。

2018年5月3日早上6点左右,陕西咸阳市渭城区法院院长苏俊和妻子刘某在家中被两名下属刺伤。

2017年11月14日,宁陕县烟草专卖局原主持工作的副局长熊博,因对新调来的赵副局长不满,将事先准备好的农药投放到赵某的水壶里,致赵某身体不适就医。

同年1月11日,云南镇康县委统战部副部长蒋钳虎驾驶一辆尼桑逍客,撞死了县国税局副局长袁永康、国税局办公室主任罗桂君。

同年1月7日晚,在四川达州市达川区黄都乡五通村,村委会班子成员莫某德持刀杀死该村委会妇女主任谭某莲、村计生专职干部王某桂。

同年1月4日,四川攀枝花市国土局局长陈忠恕持枪进入攀枝花市会展中心,向正在开会的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人连续射击,市委书记张剡、市长李建勤受伤。陈忠恕逃逸后“自杀身亡”。

有评论文章表示,“官官相杀”和“官官相护”原本就是中共官场的政治原生态。对自己同一山头、同一派系的官员自然是官官相护;如果是权力场上的对头、升迁路上的障碍,自然是你整我我整你,相互坑害,甚至不惜“刺刀见红”。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