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韬政论】中国疫苗外交与受创国的脆弱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日前中国出版《2020美国侵犯人权报告》针对疫情带来的伤害大做文章,除了转移大家关注中共实施维吾尔种族灭绝政策的焦点外,其实另有一个政治目的,就是塑造美国抗疫无能来凸显中国的抗疫成功。北京要告诉亲美国家必须看清现实,在最需要协助的时候,你们心中的老大哥美国只顾着为自己的人民抢疫苗,而只有中国愿意帮忙。对中国而言,既然有一个漂亮防疫数据,那就表示中国就不需那么多疫苗,可以大方输出。

不过,目前只有辉瑞莫德纳AZ及娇生比较得到国际认可,中国疫苗之所以未能得到国际认证是因为没有足够三期临床数据。少数流传出来的报告表明,中国的疫苗虽然被认为有效,但阻止病毒的能力不如辉瑞莫德纳的疫苗。

即使如此,北京政府只认可中国制的疫苗,这除了是一种保护主义外,更重要的是为疫苗外交铺路,由于疫苗持续遭西方国家垄断,中国科兴疫苗成为发展中国家最便宜、最容易获得的疫苗,北京当局慷慨地令至少有53个国家获得疫苗试用,另有20几个国家向中国下疫苗订单。外交部之前提供的数据显示,至少已有超过80个国家分别以各种名义获得中国疫苗

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下台,以及巴西疫情再次大爆发,之前表示不愿巴西人民当中国疫苗白老鼠的总统博尔索纳罗不得不与中国重修旧好,要求他们加快运送数千万支疫苗,以及在巴西大批量生产所需的疫苗原料。博尔索纳罗政府在中国疫苗问题上之所以转向,是因其政敌圣保罗州长多里亚曾与中方直接谈判疫苗问题。人民如果发现不是中央政府找来了疫苗而是政敌取得,那么政府就会遭到批评。

北京的策略其实很简单,对于那些原来就亲中的国家如巴基斯坦,中国疫苗可以巩固原有关系,继续主导其国内政治,对原来亲美的国家,只要以疫苗扶植跟执政党领导人对抗的政敌,现政府就不得不府首称臣,乖乖听话。以5G建设为例,《纽约时报》报道,在美国特朗普政府时期,巴西以拒绝中国间谍活动为由拒绝华为参与该国5G建设投标,特朗普政府曾积极采取行动,阻止华为的参与。

在去年11月访问巴西时,时任国务院经济政策高级官员的克拉奇称华为乃行业无赖,必须将其拒之于5G网路之外。但有报道指出,华为替巴西争取疫苗,已经重新得到投标5G的门票。华为除了为医院提供软体,帮助医生在疫情前线工作,亦加码捐赠巴西医院急需的医疗设备。受武肺病毒伤害的国家是多么脆弱,易受摆布,巴西牺牲网路安全而换取疫苗。

打了中国疫苗没用,疫情反升温,中南美洲以及中东多国,包括巴西、智利、巴基斯坦和土耳其,在施打科兴疫苗后,确诊数激增,加上强烈的副作用,导致人心惶惶。其中巴西、智利及土耳其已经超过了去年六月或十月的高峰期。巴西疫情更是已经失控,3月份染疫死亡人数超过6万6千多人,3月21日至27日一周内的确诊人数高达近54万。巴西热带雨林其中一个亚马逊种族,更因疫情惨遭灭绝。巴西批准施打科兴疫苗,却阻挡不了病例数攀升,现在大家担心巴西会出现传染力更高,更具侵略性的变种病毒。

– 梁文韬(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