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医疗产业化恶果:女作家右肾被炸成糊状(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13日讯】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中共的“医疗产业化”改革,席卷中国大陆。从那时起,医疗就成了中国社会“最缺德”的产业代名词之一。今天,我们来关注福建女作家范燕琼的惨痛经历,她在医疗产业化衍生出的“过度医疗”产业链中,经历九死一生,右肾被置入的支架炸成糊状。

“右肾未探及”!

这五个字,重重击中了范燕琼两年多来挥之不去的疑虑。

2018年,范燕琼在多家三甲医院做彩超,得到的结论都是一致的,自己的右肾没有了!

从此,她走上艰难的维权路,一个接一个浮出水面的真相,触目惊心。

涉事医师陈群,是福建省立医院心血管病研究所内科主任医师,和范燕琼是相识近30年的朋友。

2015年6月,因左腰和脊柱疼痛的范燕琼找到陈群问诊。当时诊断是腰部疼痛,血压正常。但陈群要求范燕琼住院。

范燕琼:“现在大医院一票难求的住院的床位啊,他能够给我去找床位,我就非常开心。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要动手术,他也没跟我说动手术,只说做一个检查。”

对好友完全“不设防”的范燕琼,如何也想不到,她正踏入一场无尽深渊。

在未签手术同意书的情况下,她被以造影检查为名麻醉,做了在右肾安装心血管支架的手术。

手术过后,麻醉退去,范燕琼突然疼的死去活来。这让在场的多位福州访民吓坏了。这些访民平日里受过她的恩惠,此时成了护理她的人。

福建访民甲:“那个状况很糟糕,讲话就是半天的应我一句。他们讲今天还算好了,昨天看的吓死掉了。所以跟我说快不行了。大小便都不会呀,都在床上弄啊,很严重很严重!”

根据仅有的8天病历纪录和彩超报告等,范燕琼术前血肌酐66,术后140。血红蛋白从术前136g/L急速降至68g/L。术前她双肾完好,血流畅通,轮廓清晰。术后右肾“呈糊状分布”。

这意味着,手术导致范燕琼大出血、肾功能损失、双肾变单肾。

而这份术后第二天的彩超报告,是两年多后范燕琼千辛万苦才拿到的。

当时的她并不知道,右肾的支架在手术两个小时后已经爆炸。而范燕琼还得支付5万多元手术费。

范燕琼:“总共11天的住院,只有8天的病历记录。那3天肯定是更严重的,那时候血红蛋白肯定是比这个低,病历记录也肯定比这个恐怖。但是这3天的病历记录看不到。”

上海某医院医生匿名:“没有病历本身就错,没有病历本身就是犯罪!而且你说她上支架也掉(炸掉)了,你这就是胡搞嘛!草菅人命嘛,谋财害命嘛!”

术后11天里,范燕琼不断呕吐。疼痛,迫使她哀求要“安乐死”。

而这过程中,没有一个正规医生前来探视,只有一个实习生不断的给她开吗啡止痛。

直到24号,陈群突然自己推著一架运输床跑过来,要紧急追查彩超。这个举动让在场的人都深感意外。而医院通知范燕琼,26号才去做彩超。

范燕琼:“陈群他可能是来上班的时候来看了一下,发现电脑上的病例记录可能相当严重。你说一个主任医师自己推一个病人出来,是不是很离谱的事情?然后要访民给我抱到(运输)床上去,给我做了彩超。”

24号的这份彩超报告,医院至今不肯出示。范燕琼推断,报告内容相当惊悚。

福建访民乙:“26号就被迫叫她出院。我们几个访民就问他是怎么搞的?一下子就叫我们出院!”

而那时的范燕琼,完全无法站立,只能奄奄一息的躺着。

范燕琼:“你前面对我进行过度医疗,我根本不需要装支架的。然后那时我血红蛋白68,我还在输血,说明我还在大出血,在这种情况下,你就可以给我出院吗?完全就是故意杀人啊!出院以后找他两次要求复查,他都不给你复查!”

范燕琼右肾里的“进口支架”,既没有中文标签、中文说明书,更没有中文品牌,涉嫌假冒伪劣产品。

无奈,范燕琼只好被家人抬回家,靠自己慢慢吃药康复。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