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毛泽东夫人江青的生活细节 令人瞠目结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14日讯】今年清明节期间,中共当局将毛泽东夫人江青的墓地对公众开放,引起舆论热议。毛泽东死后,江青就被捕入狱,最终自杀身亡,终年77岁。江青的秘书和厨师曾经向外界披露她鲜为人知的一些生活细节,令人瞠目结舌。

“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当时权力很大的中央文革小组成员,住进钓鱼台国宾馆。钓鱼台,始建于金代,昔日原是帝王游乐休憩的行宫。1958年,中共当局将钓鱼台进行了大规模修建,作为接待外宾的住所。这是一座幽静高雅的园林别墅式建筑群,园内有十几栋别墅,每一幢楼房,周围都是林木环抱,鸟语花香。

钓鱼台国宾馆。(rahuldlucca/维基百科)

文革小组的办事机构设在16号楼,组长陈伯达住在15号楼,顾问康生住在8号楼。江青先住在6号楼,后又住11号,再往后住10号楼。张春桥、姚文元合住9号楼。

江青身边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位秘书杨银禄,撰写了《庭院深深钓鱼台:我给江青当秘书》一书,书中描述了江青在钓鱼台生活的一些细节。

江青晚上不睡觉 生活习惯奇特

杨银禄称,江青生活习惯很奇特,她晚上不睡觉,熬夜、熬人、玩乐,打发时光。

江青每天下午一时左右起床(这叫早晨起床)。

一年四季,每天早、中、晚,工作人员都要向她请安。江青起床前,先打铃通知护士。护士听到铃声,把事先准备好的漱口水、麦片粥用托盘端到江青的床边,轻轻放在她的床头柜上,然后,拉开半边厚窗帘,透进一点光亮。

她起床时不用力坐起,怕伤了心脏,要护士轻轻把她托起。从里到外的所有衣服包括贴身短裤,都要由护士给她按前后次序穿好拉平。穿好衣服以后,给她报风向、风力、天气温度。

给江青穿鞋袜时,她连脚也懒得抬动一下,护士只好跪在地上给她穿。穿快了,她说护士动作粗野,搞得她紧张出汗,于是就破口大骂,说对她没有温柔的感情;穿得慢了,她说护士故意磨磨蹭蹭,有意使她着急出汗,也破口大骂,说是用软刀子杀人。

江青穿着睡袍半躺在床上,护士帮助她漱完口、吃完粥,换上另一件睡袍,由护士搀扶到卫生间解大小便,洗手、洗脸。洗完以后,脱去睡袍,穿上衣服,到办公室看文件。

1973年9月8日,法国总统蓬皮杜访问北京,与江青等人会面。(AFP via Getty Images)

江青霸占的电影片 周恩来也不敢看

办公时,江青还吃一次水果。办公的时间多则一个小时,少则几分钟。然后,打铃通知警卫员准备散步。散步除步行外,坐汽车、骑马也算。散完步,到17号楼,不是打扑克,就是看电影,有时还打打乒乓球。

江青下午4时左右回住楼吃午饭,上床睡午觉。6时左右起床后,中央有会去参加会;没有会,看半个小时的文件,又到户外散步或骑马,到17号楼打扑克、打乒乓球。约8时左右回住楼吃晚饭。

晚饭后,江青通常是约上陈伯达、康生、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到17号楼看外国电影。有时还约上影视界的导演、摄影师及著名演员陪看,说是叫他们学习外国的摄影、灯光和表演艺术。

看外国的原声影片时,就请来外文翻译,边看边给她翻译。偌大的礼堂,往往只有四五个人看电影,有时只有江青一个人看。有时看一部片子,有时看两部片子,有时抽出几部片子中的几本看。

《党史博览》中记载,当时江青被称作是钓鱼台的霸主。那个时候,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江青经常用的东西,别的中共领导人就不好用、不能用、不敢用。如果用了,叫她知道,她就会不高兴,弄得大家都很不愉快。

江青不但长期独占着两栋楼,还有4匹军马长期供她独用,即使是到北戴河休息,去八达岭游玩,马匹也上专列与她一同前往。放映厅的近百部电影片,由她一个霸占着,没有她同意谁也不敢拿出去看,包括周恩来、陈伯达、康生和叶剑英在内。

江青在钓鱼台散步时,如果有汽车经过,司机在很远的地方看到江青散步,就会立即停车、熄火,静静地等待江青走过去;如果行人发现江青,会立即绕道避开,如果无道可避,就会往回走,不能也不敢和江青碰面。

钓鱼台国宾馆。(rahuldlucca/维基百科)

如果江青出去参加会议,无论回到住处时间多么晚,也要到17号楼看上一两部电影再回住楼睡觉。不想睡的话,再打一两个小时的扑克。大约凌晨4时左右入睡。

上床睡觉之前,护士帮江青把所有的衣服、鞋袜脱掉,给她穿上睡袍和拖鞋,小心翼翼地扶她去卫生间,架着她坐在浴盆中特制的木墩上洗澡。洗澡的办法,是让护士拿着喷水蛇管,在其全身均匀喷洒。要求水温不凉不热,水流不急不慢。如果水速快了,她说刺得皮肤疼,水速慢了说是故意使她着急出汗,快慢她都骂人。

好不容易伺候江青上了床,护士还要给她拉平睡袍。拉睡袍时,她的身子一动不动,护士只好拖着她的身子一点一点地轻拉,拉慢拉快她都发脾气。

江青吃的鱼 一般厨师都没见过

江青吃饭非常挑剔,饭菜要清淡,又要有营养。炒菜、烧汤不准用骨头,也不准放味精,说骨头汤里胆固醇高,说味精是化学制品,含有害物质。但是,她又要求菜、汤必须有骨头汤和味精的鲜美味道。

鸡蛋只要蛋清,不能有一点蛋黄,说蛋黄有胆固醇高。雏鸡要半斤的,老母鸡要七至十斤的。鱼要切头去尾,只吃中间的。螃蟹只要公的不要母的,她说母蟹胆固醇高。菠菜要做菜泥,芹菜要抽掉丝,豌豆要剥老皮,绿豆芽要掐掉头和尾。饭菜的温度要求适度,既不能烫嘴,又不能不热。

不但要吃中餐,而且要吃西餐。吃点心要法国式、德国式和俄国式的。

喝的水既不能稍微凉一点,也不能烫。有一次,江青要水要得急了,水温稍微高一点,就对护士破口大骂,说故意烫她,把水喷了护士一脸,还用力把水杯摔了个粉碎。

吃水果也要求有一定的温度。苹果和梨,要切成长条,泡在温水里,浸泡到一定温度江青再吃,温度稍不适口就骂个不停。

1973年9月8日,法国总统蓬皮杜访问北京,与江青等人会面。(AFP via Getty Images)

江青的专职厨师程汝明说:“说句心里话,谁也不愿意给江青做饭。”江青那个饭不好做,她事多,婆婆妈妈的,谁都知道她的情况。

江青喜欢吃烤鲥鱼,鲥鱼比鱼翅还贵,一千多一斤,这个鱼只有长江和钱塘江出,别的地方还不出,现在已经没有了。一般的厨师都没见过这种鱼。

江青到大会堂开会,要吃烤鲥鱼,大会堂的厨师老做不好,做一次不行,再做一次还不行。最后只好请程汝明亲自去做。

程汝明说:“一听说‘让大会堂的师傅给江青做饭’,大会堂的师傅也‘转腰子’。他们老说做不好江青的饭。”

江青不论到中南海开会,还是到大会堂开会,经常带着程汝明,如果他没去,中南海或大会堂的师傅们总要打电话问程汝明江青的口味——程因而得了一个外号:“遥控”。

坊间关于江青如何吃饭的传言极多。有人说江青吃饭时,不吃这,不吃那,嫌这个菜不好吃,嫌那个菜做的孬。她要吃鱼,你给她送来后,她又说光吃鱼头,还必须要一样大小的。

有一次,江青提出喝鸡肉汤,炊事员忙忙碌碌给她把鸡肉汤做好,让服务员送去,谁知送到她那里,她一点不喝,并朝服务员大发脾气,说“我喝鸡汤,怎么里面还有鸡肉丝,给我端回去。”

还有一种说法,江青到北京某大学分校,为了吃饭,每天要用一辆汽车从几十里以外送来不能掉一片鳞的武昌鱼。每顿一只母鸡,每天要5个当天下的鸡蛋,还要注明什么时间下的。米饭要用小碗蒸,并且要一粒粒地精选。每顿还得有花生,饭后还吃苹果。这样丰盛的饭菜,她有时还不满意,还得叫跟来的高级厨师做小灶饭。

江青每天换十几次内衣

江青的衣服繁多,样式各异,有中式的、西式的、古式的,一应俱全,并经常翻新。光是大衣就有长的、短的、中的、单的、夹的、棉的,还分便装和军装。她的内衣不知有多少,身上稍有汗渍就要立即更换,每天要换十几次。春夏秋冬,天天如此。

给她换内衣也够难的。护士帮她脱掉衣服以后,要用毛巾擦干身子,擦劲大了小了都不行。供她使用的毛巾足有四五百条,都要很松软的。江青无论走到哪里,护士总得背着一个大挎包,里面装的全是衣服和毛巾。

江青特别注意世界名人的穿戴。在电视上,她看到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夫人的衣服很特别,就非常羡慕。有一次,马科斯夫人来华访问,江青为了和她比美,特意叫服装研究部门仿照“唐三彩”,为她昼夜赶制了一件黑色绣花连衣裙和一双云头鞋,还叫有关单位给她特制了三种发型的假发和头套。

江青的住房要求高大、宽敞,还有大卧室、大办公室、大卫生间、大客厅、大餐厅,还有大放映室、大娱乐室。不论在北方或南方,她所住的房子内,冬天必须有暖气,夏天必须有空调,要求保持恒温。室内凡是她能活动的地方,都要求铺上地毯,连卫生间都要求铺满地毯。她说:“在地毯上走有脚步感,如果不小心摔倒了,也不会摔坏。”

江青住室、办公室的窗子玻璃要四层的,窗帘要三层的(纱帘、绸帘和厚绒帘)。室内墙壁、屋顶、窗帘、灯光、地毯以及各种家俱等的颜色,都要求有一种柔和的感觉。住进之前,要求用紫外线消毒。

(文中资料来源:杨银禄:《我给江青当秘书》;钟波《毛泽东的假象与真相》;人民网刊登的《专职厨师程汝明谈江青》;北京:《百年潮》杂志1998年第5期第56页、1998年第6期第65、66页。)

(责任编辑:唐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