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赵婷奥斯卡摘冠与中共党庆“三百”计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东时间4月26日,美国华裔导演赵婷凭执导作《无依之地》(Nomadland)拿下第93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成为获此殊荣的第3位亚洲导演,更是华裔女性第一人。此外,该片还另摘取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2项大奖。此事引爆国际舆论。

这对华人来说,本该是件高兴的事;但是,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52年来第一次不转播本届奥斯卡奖典礼,大陆媒体则集体封杀。有评论称,赵婷征服了奥斯卡,却被中共治下的中国“放逐”。为什么呢?

无依之地》讲述的是一个女人离开自己的小镇在美国中西部地区游历的故事,与中国无涉。39岁的赵婷,作为一个在中国出生的人,在颁奖礼现场致辞时说:“这个奖是给有信念和勇气坚持自己内心的善,并且无论在如何艰难的时候仍然坚守着彼此善心的每一个人。”

赵婷为什么强调“坚守内心的善”呢?她说这要“回溯到我小时候学到的东西。”“我在中国长大的时候,我爸爸曾经跟我玩这个游戏。我们会记中国的古诗词,我们还会一起背诵,一个人说一句,再由另一个接。”“我非常记得的一部是叫《三字经》。它的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这六个字对小时候的我影响是那么大,直到今天,我仍然真心相信它。”“哪怕有时候好像现实是相反的,我去到世界任何地方,也总是能够在我遇见的人当中找到善。”

从赵婷的自白中,我们真要感谢悠久而辉煌的中国传统文化,其所蕴含的普世真理,使20世纪80、90年代一个相当叛逆的女孩,真切感受到了人心、人性的价值所在,这对赵婷的人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十几岁几乎不懂英语的情况下,家境优渥的赵婷,被父母送去了一所英国寄宿学校学习。异国的环境,出人意料,赵婷开始了反思,她竟选择了学习政治学(当然,这也并非孤例)。对此,2013年接受《电影人》(Filmmaker)杂志采访时,赵婷如是说:“我小时候收到的很多资讯都不正确,我开始对自己的家人和背景变得非常叛逆,于是我突然去了英国,重新学习了我的历史,在文理学院学习政治学是我弄清事物本质的一种方式,用资讯武装自己,然后挑战它。”

如果话只说到这个程度,赵婷应该不会遭到今天的“放逐”,而依然能被中共称之为“中国骄傲”;但是,赵婷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要从我小时候在中国说起,这是个充满谎言的地方(It goes back to when I was a teenager in China, being in a place where there are lies everywhere.)”,中共就不能容忍了。

笔者倒不认为赵婷说中国“这是个充满谎言的地方”有多大政治目的,这只是一句率直的话而已;虽然她学过政治学,但她的人生目标是当个电影人、艺艺术家,她所追求的只是创作自由,在艺术自由表达她的人生感悟和对当今世界的理解。这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不幸的是,中共偏偏不是一个正常的政党,中共治下的中国恰恰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于是,赵婷的上述公开言论,本已淹没在信息的汪洋之中,居然被人特别的捞出来,在大陆网络上掀起波澜,对赵婷开始了口诛笔伐。

今年3月初,赵婷还是中共官媒口中的“中国骄傲”,但如今,她历史性斩获奥斯卡奖的消息却在中国面临着严格审查和全网性的封杀(虽然其后该存取文章被修改,删除了有争议的表述)。据BBC报导,在微博上,“赵婷”、“无依之地”和“奥斯卡”等似乎都成为了敏感词,相关网络帖子被大面积移除。

在4月26日下午的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当有记者问及有关赵婷及其电影是否遭遇审查时,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你提到的不是一个外交问题。”

的确,对中共而言,这不是一个“外交问题”,而是一个“内政问题”:中共的统治无远弗届,别说赵婷是个中国人,跑到哪说了中共不喜欢的话都得承受“风波和代价”(胡锡进语)。君不见,中共对外国人也是如此,2019年10月4日,NBA队伍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达雷尔·莫雷在推特发布“为自由而斗争,与香港同一阵线”英文标语,中共大发雷霆,搞了一连串的抵制洋货、政治站队、外交事件,诸如央视体育频道、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李宁公司、腾讯体育等相继发表官方声明,宣布暂停或终止与火箭队的相关合作,所谓“祖国尊严高于一切,祖国主权不容挑战”,一场丑剧闹腾得臭不可闻。

而且,今年2021,是中共“百年党庆”之年,政治气氛特别浓烈,变态的事儿就更多了。赵婷之遭中共“放逐”,也就自在其中了。

虽然《无依之地》在中国放映遥遥无期(原计划于2021年4月在中国上映,但目前豆瓣已删除了影片的中国上映时间及中国版海报,微博也屏蔽了有关话题),可是中共还是有本事把中国电影市场搞得火热。

例如,中共文化和旅游部特意制订“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舞台艺术精品创作工程”, 并于3月29日宣称,将推出三百部优秀舞台艺术作品,包括“百年百部”创作计划、“百年百部”传统精品复排计划、“百年百项”小型作品创作计划;其中包括《白毛女》《红色娘子军》《党的女儿》等“红色经典”,说是“重温党史故事,探寻百年风华”。

可是,这些根据中共文艺政策所制造的所谓“舞台艺术精品”,又有哪一部能被国际主流社会接受呢?

早在1942年,中共延安整风运动——实为整人恐怖运动——期间,毛泽东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要求文艺为中共服务,政治挂帅,这从此成为中共文艺政策的核心(对毛这篇讲话不感冒的胡风及其支持者,被毛亲定为“胡风反革命集团”,直到1988年才得到官方彻底平反,这时毛已死去10年,胡风也于1985年去世)。72年之后,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再一次在北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听取七位文艺界人士发言后,发表了约两小时的《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仍然强调“加强和改进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

毛时代,中国最出名的“舞台艺术精品”,就是八个样板戏;现在,任何一个正常人去看,都会觉得作呕,这都是政治的道具,宣扬的都是政治恐怖主义,何来一点艺术,何来一点审美?毛时代之后,虽然有所松绑,但对艺术的政治控制仍旧存在;到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又被“向左转”了,艺术自由、创作自由仍旧是一纸空文。

毛时代至今,中国陷入文化荒漠,能让人享受审美的艺术创作与表演少之又少。真正令人好奇的“舞台艺术”,倒是那些政治禁片,例如被毛泽东禁映的第一部电影《武训传》,被邓小平禁映的电影《苦恋》,被江泽民“杀无赦”的纪录片《伪火》,等等。

现在,中共为“百年党庆”所推出的“三个一百”舞台艺术作品,除了政治聒噪、糜费百姓钱财之外,还能剩下点什么?

为什么赵婷仅仅率直的说了那么一句话,就被扣上“辱华”的大帽子,奥斯卡获奖影片《无依之地》就与中国观众无缘呢?

欲了解其中奥秘的读者,大可一看当今中共最为恐惧的一部片子《九评共产党》,播放网址:https://www.ntdtv.com/gb/prog57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