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济公“玩”量子 科学家望尘莫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3日讯】我们生活的环境处在分子与星球之间,在这个广阔的空间,包含着我们所有的酸、甜、苦、辣。比星球更小的微粒就是分子了,分子以下是原子,原子是由电子和原子核组成的,而原子核又是由质子和中子组成的。原子核占据了原子核几乎全部质量(达到99%以上)。原子核和原子的大小对比,大约是足球场上放上一粒米,足球场就是原子,米粒就是原子核。虽然原子核的体积很小,但它的质量几乎就等同于原子的质量,所以要把原子核“捏碎”,也就相当于原子被“捏碎”了。

稳定状态下,质子和中子在收到了强大的结合能的作用形成了稳定的原子核。在元素周期表中,铁元素的平均结合能最大,约为7.71×10^-11焦耳。所以摧毁铁原子的原子核只需要这么一点点能量就够了。

但是咱们也别小看了这一点点能量,一滴0.1立方厘米的水大约只有0.1克重。我们知道水分子的化学式,是H2O,意思是说有两个氢原子跟一个氧原子所构成的。 翻翻化学课本,可以算出来水的分子量是18,意思是说,每莫尔(mole)的水分子重18克。因此我们得到:

一滴水中所含的原子数量= 0.1/18 x 6 x 1023= 3.3 x 10^21个!或者说 3,300,000,000,000,000,000,000个!

虽然说水分子的结合能要小于铁元素,但是10^-11量级的焦耳数在遇见10^21量级的原子核数依然产生10^10量级的能量。

一颗核弹能轻易的摧毁一座城市。对于原子弹来说,是由核裂变驱动的。裂变是指较重的原子核,主要是指铀或钚,分裂成较轻的原子核的一种核反应形式。原子弹以及裂变核电站的能量来源都是核裂变。发生裂变的铀原子核能再放出2到4个中子,然后中子再去撞击其它铀原子核,从而形成链式反应而自持裂变。对于氢弹来讲,是由核聚变驱动的。核聚变是指由质量较轻的原子核,主要是指氢、氘或氚,在一定条件下(如超高温和高压),发生原子核互相融合作用,生成新的质量更重的原子核,并伴随着巨大的能量释放的一种核反应形式。

但是,无论是哪种核弹都说明了一个问题,越往微观走能量就越大。目前人类对于核能的利用还仅仅局限在表面,因为核能被释放出来的时候是不定向的,能量被释放的多少也还不是不可控的。如果人类能够定向、定量的利用微观能源,那才是未来的霸主~~

所以小说中或者古代书籍中记录的那些武林高手,能够随时随地的发出能量,搬运很大的物体这其实并不是玄幻的东西。相传,济公初到西湖时,在灵隐寺当一名烧火和尚,后来被长老点醒灵性,一时悟彻,又恐被人看破,所以假作癫狂,以混世人耳目。自从转到净慈寺当上抄写经籍的“书记”后,便做出桩桩奇事来。

那是少林寺高僧妙崧禅师受朝延委派担任净慈寺第二十九代住持后,为了重建寺院,急需向各方募化筹资。长老深知济书记文思敏捷,便请他起草一道募资的榜文。济公道:“长老有命,岂敢推辞。只是酒不醉,文思不佳,求长老赏酒一壶,以助文笔。”长老即叫人买酒,济公喝得快活,兴致一上来,提笔一挥而就,榜文中有这样的妙句:“下求众姓,盖思感动人心;上叩九天,直欲叫通天耳。”

这道榜文张帖出去以后,轰动了全杭州城,传抄传阅,连南宋皇帝也读到了。皇上又见文中有“上叩九天”,“叫通天耳”等妙语,便派人押送三万贯钱布施给净慈寺重建成寺院。

妙崧长老谢过皇恩,又找济书记商量如何去四川措办建寺急用的大木材料。济公说:“我为净慈寺做事,‘天耳’都叫得通,只是四川路远,须得让我吃个大醉,三日后保证你有木头好用。”于是 ,又喝得烂醉如泥,足足睡了三天,等到醒来时,突然大叫大喊:“木头到了!木头到了!”长老听见,问:“木头在哪里?”济公说:“木头已从钱塘江上运到寺里的醒心井,叫人到井品口搭起木架,装上辘轳,一根一根拉上来就是了。”一会儿,果然井中有一根大木头露出水面。众僧人用辘轳将木头拉了上来,拉了一根,井中又冒出一根,一直拉到第七十根,在旁边估算木料的木匠师傅随口说了声:“够了!”话音刚落,井里还有一根木头再也不上来了。从此后,醒心井被称为“神运井”,又叫“运木古井”,井上还建起亭子,那最后一根木头就留在井底,让人点了蜡烛系在长绳上缒入井中观照,成为净慈寺最吸引人的“古迹”之一。

济公从远处将木头从井中运出来,用的是修炼中所称的“搬运功”。即用功能移动物体。功能大的能搬运大的物体,功能小的搬运小的物体。济公能从千里之外搬运木头,其功能之强可见一斑。

所以疯癫和尚济公才是科学家们敬仰的前辈~~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