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专访香港连侬画家: 用画笔记录反送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19日讯】两年前,香港立法会就逃犯条例的立法程序展开激烈攻防,悄悄拉开了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序幕。今天流亡英国的香港人,仍然用不同的方式支持着这场运动,其中一位是连侬画家奥托,他仍然坚持用画笔纪录两年来的这段故事。

“连侬墙”曾经是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一个无声的战场,也是一道民主的风景线。

在香港原本经营广告公司,负责为广告拍照、设计的奥托(Otto),在香港发生抗争运动后,放下他最擅长的电脑绘图,选择用手绘的方式,一笔一画描绘香港抗争者的神情。

连侬画家奥托:“我记得我是2019年,7月份连侬墙刚开始的时候,我就下去画画,我画的画比较大,最小的1米多,最大的有7米。然后我是在隧道里面画的,那时候是夏天,画完画以后很热,全身都湿透了,但是我很希望我在隧道里,看到我画画的人,可以关注我们年轻人争取什么。”

在奥托笔下一张张年轻抗争者的脸庞,诉说着相同的故事,就是他们只是孩子,所做的一切,无非是为了争取香港自由,却要面对警察残酷的暴力镇压,有些人甚至因此失去了生命。

连侬画家奥托:“其实我画画的主题,从来都只有一个,就是我们出来和政府对抗的,其实很多都是小孩子,他们全身黑色,给那些人说什么暴徒,都是破坏香港,其实他们每一个把口罩脱下来,其实都是一个小孩子而已。他们都是很爱香港的。”

香港政府于2019年提出修订逃犯条例,5月在立法会展开激烈攻防,港府决定绕过委员会,6月12号直接交付二读,引起民众大规模上街抗议。当时许多香港人,像奥托一样,放下手边工作,用各种方式支持这场抗争活动。

去年中共在香港强行实施《国安法》后,有朋友建议他销毁画作,以免被秋后算账,但是,为了保留这段和抗争者一起走过的过程,他带了二百多张手绘画作,流亡英国。

此刻的香港,笼罩在红色恐怖的阴影下,一些流亡海外的抗争者,也在不同的社群平台上,遭到恶意的中伤、抹黑,目的是阻止他们继续在海外发声。

连侬画家奥托:“现在很多都是网络上攻击我,他们是往我身上泼污水,其实我只是画画,我没有做过什么,但是他们就用很多方法来攻击我,但是我不会停止画画来帮香港,我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奥托还发现,许多流亡海外的人,和他一样,并不开心,特别是很多做父母的,他们都是为了下一代,忍痛离开香港。

连侬画家奥托:“其实很多带着儿子过来英国的香港人,他们没有想像中的开心,他们带着儿子过来,都很担心他们儿子以后,不会再说广东话,0030但是他们都没办法,他们不希望他们的儿子在香港那边,被中共洗脑,他们一定要带他出来。”

在英国流亡的日子,白天打工,晚上画画,遇到放假日,奥托就一个人带着画作,到英国街头上办一个人的街头画展,呼吁人们关注香港。

连侬画家 奥托:“我现在从香港来英国了,我一直都是保持画画帮香港,就是用我的时间来画很大的画,其实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我要画这么大的画。我就是想告诉人家,我们香港人争取自由的坚定。”

奥托最大的心愿,就是有朝一日可以看到香港恢复到他们还是孩提时的香港,一个能够自由表达、自由画画,不用担心被抓、坐牢的地方。

2019年6月,香港反送中大游行,即将届满两周年,奥托最近将画作陆续寄到世界各地的纪念活动上,和支持香港的朋友们,一起为抗争者打气,“盼望不要放弃我们争取自由的初心。”

采访/易如 林岑心 编辑/林岑心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