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派干部司马璐的觉醒:中共基本政策就是杀人越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20日讯】5月17日是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先生七七忌日。这一天,中华学人联谊会和司马璐的亲朋好友举办了在线追思会,缅怀其追求自由的一生及对后人的启迪。司马璐曾经自称是“中国最早的毛派”,但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后,他果断逃离了中共,并成为了资格最老的反共历史学家

司马璐原名马义,1919年8月23日出生,江苏海安人。1937年,时年18岁的司马璐受共产党的宣传蒙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年底,他去了他心目中的“革命圣地”延安。次年,他担任了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图书馆馆长,20岁成为《新华日报》延安办事处主任。

司马璐曾经在回忆文章中称,自己可能是“中国最早的毛派”。年轻的司马璐曾经极度崇拜毛泽东,他甚至去模仿毛的声音、背诵毛的言语,以至于离开延安若干年后还被他人误认为湖南人。

1941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发动了整风运动,在这场运动中司马璐也受到了冲击,被开除出党。在亲眼目睹了中共党内的残酷斗争后,他终于意识到了毛泽东的本质。

1943年,司马璐果断逃离延安,参加了民主同盟,继续从事自由、民主活动,创办了《自由东方》杂志。1949年,他从上海迁居香港。

离开中国大陆后,司马璐先后撰写出版了《斗争十八年》、《中共党史暨文献精粹》、《瞿秋白传》、《当代中国政治》、《中国和平演变论》、《红楼梦与政治人物》等二十多本书籍,这些对于研究中共党史具有很高的价值。他还创办了《展望》杂志并主持《探索》杂志。1983年,他移居美国纽约。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在5月17日的追思会上,电视片《河殇》总撰稿人、流亡海外的中国作家苏晓康发言说,司马璐是流亡者的先知,一辈子都在逃离中国共产党这个人类近代史上的恶魔、异数、怪胎。

司马璐曾说:“这个党是一个完全以命令支配党员行动的党,军事化的党,特务化的党。每个党员,毫无保留的毫无还价的服从党的纪律。党的基本政策就是‘杀人越货’四个大字。”

前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裴毅然在发言中表示,司马璐在本能和主义之间,遵循了人性的本能,因而得以从“一片歌颂马列主义的赤色灾难中出走”,寻觅自己的灵魂,成就了“不幸时代中万幸的人生”。

中华学人联谊会前执行长陈破空则指出,如果司马先生没有及时退出中共,那么在延安整风中,他可能因为自己的善良和正直而落得王实味那样的下场,或在之后的反右运动或文革中“身首异处”。

陈破空说:“鉴于中共掩埋历史、没有真实的历史,司马璐对中共历史的记录弥补了中共当代史和近代史的空缺。”

《开放》杂志主编金钟表示,司马璐的党史写法独特,文献材料极其丰富。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共曾经试图收购司马璐手中的党史资料,但遭到拒绝。金钟说:“他(司马璐)对中共的定义是三句话:军阀主义、流氓主义和野蛮的专制主义,这就是中共的本质。”

“中华学人联谊会”现任会长王丹则表示,他将继续搜集司马璐的讲话和文稿,出版《司马璐、戈扬文集》,举办类似“中国论坛”的学术文化和启蒙活动,持续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司马璐晚年一直在美国纽约法拉盛的一家养老院生活。2021年3月28日,他在养老院于睡梦中安然离世 ,终年102岁。

(记者竺颖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晓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