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中共否认“泄露” 却阻神秘矿洞探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25日讯】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5月24日晚上6:30,北京时间5月25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神秘的云南矿洞为何不让外国记者靠近?病毒“实验室泄露说”再添重磅证据;中共依旧否认,难解众多疑点;福西博士支持进一步调查。

Sydney:周末,关于病毒溯源的两大新闻引爆西方舆论,其一,《华尔街日报》首次披露情报机构报告称,2019年11月武汉病毒所的三名科研人员染病入院,细节超过美国国务院之前发布;其二,福西博士首次公开说他没有被自然演化说服,暗示支持调查“实验室泄露说”。

秦鹏:周一,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驳斥《华日》报导,却无法解释众多疑点。而《华尔街日报》再发重磅文章,把目标指向了神秘的云南矿洞,正是在那里石正丽等人发现了一个迄今为止最接近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的蝙蝠病毒。这个由警察把守、禁止记者靠近的地方,到底藏着什么样的惊人秘密呢?

华日重磅文章引爆舆论 武汉病毒所“泄露说”再成焦点

Sydney:周日,《华尔街日报》引述先前未公开的美国情报报告,3名来自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曾在2019年11月求医,时间点在中国公告疫情的1个月前。

秦鹏:此前,中共官方称第一个确诊病例,是2019年12月8日发病的一名男子。

Sydney:报告提供了3名生病的研究人员数量、他们患病的时间,以及他们在医院就诊的细节。这份报导可能引发国际社会要求进一步彻查病毒起源的呼声。

《华尔街日报》采访了熟悉这份报告的离任和现任官员,一名官员表示,各种不同途径获得了这些情报,情报资讯很可靠,非常准确。

这份报告,是不是让“实验室泄露说”再添重磅证据?现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又再度成为焦点了。

秦鹏:……

川普(特朗普)政府卸任时,当时蓬佩奥主导的美国国务院,在一月时,曾公布一份资料也指出,几名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员于2019年秋季患病,“其症状与COVID-19和常见的季节性疾病一致。”当时没说几个人患病。

现在这个《华尔街日报》的报告出来,有更多细节了,生病的研究人员数量、他们患病的时间,以及他们在医院就诊的细节都有了。

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国务院前首席调查员大卫‧阿什尔(David Asher)曾说,他“非常怀疑,在高度保护的情况下,在一个研究冠状病毒的三级实验室里,三个人都会在同一周内患上流感,使他们住院或出现重症,还说这与冠状病毒没有任何关系”。

赵立坚随即辟谣 称理由苍白

Sydney:报告曝光的时间点敏感,恰逢世卫组织的“世界卫生大会”(WHA)登场前夕。这个会议是本月24日至6月1日,以视讯方式举行,预计将讨论病毒起源下一阶段的调查事宜。

那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反驳了这份情报报告,说:“美国持续炒作实验室外泄病毒理论。实际上是在关注追踪疫源或是试图转移注意力?”

赵立坚还表示今年3月世卫调查小组到武汉调查得出的结论,是病毒“极不可能”从实验室外泄。

您怎么看他这个说法?

秦鹏:世卫组织的专家抱怨说,中国方面没有向世卫专家组提供早期的原始病毒资料。美国和西方其它国家纷纷要求中国向独立专家完全开放原始数据。

然而,当时美国、韩国、以色列等14个国家都发布联合声明,对此结论的延迟发布和完整数据的缺失表示担忧。连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都承认世卫调查团队在获取原始数据时受阻,对于病毒是否来自于实验室的说法需要进一步调查。

美国政府回应

Sydney:拜登政府针对《华尔街日报》最新的爆料回应,表示,世卫组发布的第一阶段报告中,调查专家无法全面取得资讯跟数据,缺乏透明度,白宫持续要求国际专家团在中国进行全面的新冠病毒起源调查。

这是今天的白宫新闻简报会上,白宫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说的。

她说:没有办法核实,或否定这份报导。这并非来自美国的报导。我之前回应福克斯记者的是说,这不代表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我们没有足够的资讯针对起源得出结论。我们需要采取广泛的选项,我们需要数据,我们需要独立调查。而这正是我们一直在呼吁的。

秦鹏:普萨基批评中国的不透明,并且说拜登政府认为世卫发布的第一阶段报告中,调查专家无法全面取得资讯跟数据,美国持续施压要另外有一个国际专家团到中国进行不受阻碍的独立而且透明调查。

普萨基说:“几个月来我们一直施压要促成一个由世界卫生组织领导的,并且要与全球伙伴们协调合作的国际调查。我们需要中国政府提供数据跟资讯。我们不能够跳过实际的国际程序。目前我们没有足够的数据跟资讯来得出结论。新冠病毒死者的家属们,他们应得到准确的资讯跟数据,而不是在没有必要的资讯来论断病毒起源之前,就跳到结论。”

普萨基说,拜登政府多次要求世卫进行不受阻碍的第二阶段独立调查,所有人都有权利知道新冠病毒的起源,同时也可借此避免未来相同的疫情再度发生。

秦鹏:《华日》追踪,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顶级专家石正丽称,疫情不是源自她的实验室病毒泄漏。石正丽曾告诉今年早些时候前往武汉调查疫情起源的WHO领导小组,其实验室所有工作人员新冠抗体检测都呈阴性,该冠状病毒研究团队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变动过。

Sydney:石正丽好几次说谎被抓到。包括她说当时没人染疫,说武毒所没和中共军方合作。后来都被打脸。

秦鹏:……

神秘的云南矿洞登上泄漏说中心舞台

Sydney:另外,《华尔街日报》今天再度发布了一个重磅报导,就是,近几周,中共当局阻挠了几名外国记者对中国云南墨江一处矿场进行调查,还在附近设立了一个检查站。

《华尔街日报》表示,一名《华尔街日报》记者骑自行车到矿场,但随后被警察拘留并讯问了约五个小时,还删除了其手机中矿场的照片。村民更告诉记者,当地官员警告他们不要与外界讨论矿场。

秦鹏:这个由警察把守、禁止记者靠近的地方,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明显有鬼?这座蝙蝠洞可能隐藏着一个重大秘密。

Sydney:这就要从七年多前发生的故事讲起,法广一篇报导写得很详尽,2012年4月25日,中国云南墨江县通关镇,一名42岁的男子被送进昆明医院,他已连续咳嗽两周,发高烧,呼吸窘迫。第二天,又有三名年龄32至63岁的类似患者住进了医院。第三天又有一名45岁的男子住进了医院,一周后,一名30岁的具有同样症状的男子也住进了同一医院。

他们全都或多或少具有相同的严重肺炎症状。他们的胸部扫描显示双侧肺部受损,并伴有磨砂玻璃混浊,现已公认这是2019新冠病毒的特征。其中三个患者显示出血栓形成的迹象,血管阻塞也是2019新冠病毒并发症的典型特征。

他们六人都在墨江县通关镇的一个废弃矿场工作。那里住满了蝙蝠。六个人在矿洞里工作长达两个星期,在飞来飞去蝙蝠的鸟粪坑中挖掘。他们中的三人死亡。两个最年轻的住了不到一周后脱险,另一个46岁的男子住院四个月后才出院。

死亡事件发生后,武汉病毒所的科学家们开始认真地对通关矿洞的蝙蝠进行取样。不出意料,他们在接下来三年里多次走访并检测出293种冠状病毒。但除了一篇简短的论文外,关于他们在这些考察中收集到的病毒的信息发表甚少。

BBC报导说,这三人的死亡现在成为有关该病毒的起源,以及病毒是来自自然界还是实验室的重大科学争论的中心。

秦鹏:这之中有几个疑点……

Sydney:如果中国一再否认实验室泄漏说,那为什么不让进蝙蝠洞调查呢?说不定破解蝙蝠洞的秘密,或许就破解了新冠源头之谜?也许调查后,就能彻底撇清了病毒到底来源于自然还是实验室泄漏的说法。

秦鹏:……

Sydney:英国媒体《星期日邮报》(The Mail)4月底爆出拿到的文件显示,2012年开始,武汉病毒研究所与中共军方就开始了大规模的病毒研究项目,目的是发现新病毒并检测涉及疾病传播的生物学“暗物质”。该项秘密计划仅在启动研究的前3年,就发现多达143种新疾病。该计划有5名团队负责人,包括当时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以及高级陆军军官曹务春。

福西博士:未被“自然演化说”说服 支持调查病毒来源

Sydney:周日和周一,众多美国媒体还报导了一则消息,就是美国位置最高、影响最大的传染病专家福西博士,去年曾指出病毒并非中国实验室制造,也不认同“实验室泄漏”说。但他这一次在出席一场活动时,却改口,明确说他没有被病毒来自自然的说法说服,而且他还支持对中国进行调查。

秦鹏:实际上福西的这个讲话,来自于他十几天前PolitiFact的一个采访。我们来看一下这个视频,让Sydney来给大家翻译一下。

Sydney:主持人前面是提问:“COVID-19的起源周围仍然有很多疑虑,所以我想问,您仍然相信它是自然演化的吗?”

福奇:“没有,我没有被说服……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调查中国发生的事情,尽最大的能力去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福西现在是改口了,在去年5月的时候,他曾经驳斥了实验室泄漏说。他当时告诉《国家地理》杂志说,“如果看看蝙蝠病毒的演化,和现在的病毒,非常强烈显示,病毒不可能是人工或故意操作的。”他当时还说,病毒是自然进化的,然后换了物种传播。

福西怎么现在就改口了呢?

秦鹏:……

Sydney:福西博士上周出席参议院听证会时,参议员保罗问他,愿不愿意说病毒不是实验室泄漏的?他没有完全排除“实验室泄漏说”,还说他不知道“中国可能做了什么,但完全赞成对中国当时发生的一切做进一步调查”。然后他说,“但是,我要再度重申,美国国家卫生院(NIH)和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绝对没有资助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的研究。”

为什么福西着急辩解美国没有资助武汉病毒所的研究?

秦鹏:……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