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甘肃夺命赛爆细节 中共捧袁藏意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25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5月24日,星期一。

今天关注的焦点:甘肃夺命越野赛更多细节曝光,四大疑问谁来解?中共“神化”袁隆平,背后藏啥意图?加国调查记者力作,揭中共蚕食西方政客手段;美情报曝光:疫情爆发前,武汉病毒所三人病倒。

甘肃夺命越野赛更多细节曝光 四大疑问谁解?

我们首先来说说,甘肃马拉松越野赛21名选手遇难,这出悲剧背后的细节,被越来越多地曝光出来;而官方把原因归咎于天气,也遭到越来越多的质疑。

5月22日,来自中国各地的172名越野跑运动员参加“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这段坡陡弯急、险峰林立的赛事,被中国田径协会授予“自然生态特色赛事”、“中国马拉松铜牌赛事”。

但是,开跑仅3小时后,赛事的微信工作群里就炸锅了,不断有消息传来说:“有几个人已经没有意识,口吐白沫了”、“速来救援”等等。

网络上流传的图片和视频显示,当时狂风大作,一些穿着短袖短裤的参赛者趴在陡峭、光秃秃的山坡上抱团取暖。

也有亲历者透露说,“风吹得站不住”,裹在身上的保温毯“瞬间就被风吹散开,什么用都没有。还有选手的保温毯,直接被大风给撕碎了”。

由于大风、冰雹、冻雨和气温骤降,轻装上阵的选手们体温过低引发不适,其中21人不幸遇难,很多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包括中国超级马拉松、越野圈内的顶尖选手梁晶,和中国残奥会全马冠军黄关军。

在23日的通报中,举办地白银市政府把事故原因甩锅给天气,说是“极端天气所致”。但当地居民表示,即使天气突变难以预料,也不能证明赛事主办方,也就是白银市委和市政府,没有责任或失误。

就目前公布的信息来看,还有四大疑问等待解释。

第一,天气预报为什么没能发挥有效预警作用?甘肃一著名户外俱乐部负责人宋明说,事件最大的失误是运营方没有对气象部门提供的预警做出正确预判。

第二,赛道保障是否完备?补给站设置是否合理?这次越野赛对参赛者列了一个装备清单,冲锋衣等保暖装备仅作为“建议选项”,而不是“强制装备”。同时,赛道最险要的地方没有设补给站,外界认为这是不合理的。

第三个疑问是,举办方有没有及时叫停比赛?接受陆媒采访的参赛者都表示,他们在失去意识或受伤前,没有接到举办方叫停比赛的通知。当天12时,参赛人员在微信群里发布求救信息;14时,举办方才叫停比赛,中间隔了整整2个小时。

第四个疑问是,有无应急救援预案?救援能力够不够?

参加比赛并跑完全程的幸存者李涛向陆媒透露,选手们都拨打救援电话和120急救电话;他本人也拨打了四十多个求救电话,但电话那头没有说清楚如何救援。

一名遇难者的女儿也对赛事组委会提出质疑,包括明知参赛者已经失踪,为何不在第一时间与家属取得联系,而是拖到次日凌晨;家属赶往事发现场,为什么找不到具体的联系人等。

此外,赛事的运营方“甘肃晟景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被爆只有22名工作人员;2020年,公司缴纳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人数为0人。

就是这么一家实力平平、2016年9月才成立的公司,却9次拿下政府部门的马拉松项目“大单”。其中到底存在什么利益关系、该公司是否适合负责此类营运,也值得调查。

中共“神化”袁隆平 背后藏这意图?

就在这场夺命越野赛闹得沸沸扬扬之际,中共官方对“侮辱袁隆平”的网民大举出击,这背后的意图也引发质疑。

5月22日,中国著名水稻专家袁隆平因病逝世,年91岁。随后,中共官媒高调赞扬他,并密集报导。比如,新华社称“袁隆平为全人类做出贡献”、“举国同悲”、“建议降半旗”,还把他与中共联系在一起,称袁隆平“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在官方的定调之下,一些大陆网民却发出不满或嘲讽的言论。结果,他们被警方以“侮辱袁隆平”为由,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从22日到24日,至少七名网友被通报,范围遍及北京、天津、河南、广东、福建、江苏、重庆等地。

与此同时,微博管理员24日发布公告称,由于“发布侮辱攻击袁老的有害内容,造成恶劣的影响”,该平台已经对64个账号做出永久关闭处罚。

对于中共的举动,北京异议人士季风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大部分网民并没有对袁隆平的贡献不满,而是对中共把人捧为“神”的行为感到愤怒。

他说,“绝大多数评论者是理性的人,不会冲着袁隆平本人去的。公正地说,袁隆平作为一个科学家,他是有足够资格的,值得人们尊重。大家不愿意看到官方造神,把他神话化,认为如果没有他,中国人会饿肚子。但事实并非如此,现在我们还在大量的进口欧美的粮食。”

实际上,袁隆平生前在接受中共官媒采访时也曾说过,“中国的粮食是不够吃的,别国不卖,就麻烦了。”但这些话,中共现在当然不会提起。

此外,福建独立媒体人刘全认为,当局不容网民质疑,是因为很多英烈人物的事迹其实都是编造的,目的是“要凸显中共自己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

还有网友表示,袁隆平“最后被中共利用,成为统治中国人的工具。在中共国,如果不是赵家人,作为一个老百姓,只有两种命运等着你。一是成为韭菜,二是成为镰刀的磨刀石。很不幸,袁隆平成为了那块高效且华丽的磨刀石”。

加国调查记者力作 揭中共蚕食西方政客

对内,中共利用一切机会洗脑民众、巩固政权;对外,它的特务网络遍布全球,进行渗透活动。在这次疫情爆发之后,中共的渗透和蚕食不断被西方国家关注。

近日,加拿大调查记者库柏(Sam Cooper)发布新书《有意无视:毒品走私贩、商业大亨和中共特务如何联手渗透西方》。书中明确指出,他在追踪加拿大温哥华赌场的洗钱活动时,发现加国的毒品走私组织和香港三合会以及和中共的密切联系。他说这是一个国际犯罪网络,渗透和利用民主国家为己牟利,但多人对此视而不见。

书中记述库柏在2017年开始调查加国卑诗省的赌博活动,他发现其内部资金被用来炒作温哥华的房价,以及毒品走私。同时,当地政治人物不断施压,让执法人员束手无策。而相关人员,则长期和中共领事馆人员有密切联系,并长期和加国政治人物有往来。

库柏在书中介绍,中共希望通过控制海外华人在各国统战。他提到自己曾报导,在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初始阶段,中共统战部曾要求加国各地华人大量收集个人防护物资,并寄回中国。但很快,基于事实进行报导的他就被冠以“种族主义”的污名,而这也是来自北京的要求。

库柏认为,这一切的一切,是贪婪、愚蠢、腐败、阴谋和故意的失明所致。

前加国驻中共大使博顿(Charles Burton)在新书的发布会上直言,中共的游说者深入加国各领域,使加国政治体系逐渐腐败,阻止加拿大推出针对中共利益的政策,这些人也间接从中得到好处。

加拿大“香港之友”组织发言人李艾薇(Ivy Li)也证实,有时,某些加国政治人物和社区领袖甚至反过来,充当中共喉舌。

书中还说,无情的企业家正在利用加拿大和温哥华,将他们的犯罪模式出口到世界其它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与此同时,澳洲安全情报局最近发现大约五百起外国间谍活动,企图秘密干涉澳洲国内政治和社会,而其中最活跃的就是中共。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及其中国政策顾问余茂春之前就多次提醒,中国是一个被中共“高度集权、高度垄断”的国家。中共不仅仅在奴役自己的人民,中共模式,正在威胁世界。

美情报:疫情爆发前 武汉病毒所三人病倒

下面,我们再来关注一条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最新消息。

周日(23日),《华尔街日报》披露了一份此前未公开的美国情报报告,指在2019年11月,也就是中共承认疫情爆发前一个多月,就有三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同时病倒就医。

报导称,这份报告提供了生病的研究人员数量、他们患病的时间,以及在医院就诊的细节,可能会引发国际社会要求进一步彻查病毒起源的呼声。

之前,中共官方称第一个确诊病例,是2019年12月8日发病的一名男子,中方也多次驳斥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说法。然而,武汉病毒研究所却未分享针对蝙蝠冠状病毒研究的原始数据、安全日志和实验室记录等。

《华尔街日报》指出,熟悉这份报告的离任和现任官员,对这份报告的可信度提供了不同的看法。一位不具名人士说,这份报告是由国际伙伴提供,可能具有重大意义,但仍须进一步调查及证实。

另一名官员则认为这份报告更加可信,他说,“我们从各种管道获得了很可靠的消息,这是非常精确的。它只差在没告诉你,他们(研究人员)究竟为何会生病。”

5月24日,世卫组织(WHO)的最高决策机构“世卫大会”(WHA)就将召开会议。这份情报在这个节骨眼上被曝光,世卫大会预计将讨论疫情起源的下一步调查行动。

目前,拜登政府拒绝对这份情报发表评论,只是表示世卫组织和国际专家,应该对所有技术上可信的理论进行调查。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发言人说,美国政府正与世卫组织及其它成员国合作,支持由专家主导的对病毒起源的评估,“以免评估受到干扰或政治化”。

即使美国政府这样表态,中共还是气得跳脚。

24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倒打一耙说,“美国不断炒作实验室泄漏问题,究竟是关心溯源,还是想转移视线?”他称,关于武汉病毒所3个人患病“完全是不符合事实的”,还要求美国有关部门“尽快澄清”。

与此同时,武汉当局近日的一项行动也引发外界关注。

当地江夏、洪山等区的社区和防疫部门张贴通知、或在微信群发通知,称近期,武汉部分城区发生偷渡事件,有来自东南亚国家的人员以武汉为目的地偷渡,武汉目前存在疫情输入风险。从22日开始,当地会展开“拉网式排查”;居民如果发现“语言不通的外来人员、身份不明的外籍人员和其他可疑人员”,也要及时报告。

这就让不少网民觉得奇怪了。有人问,“东南亚的人为什么要偷渡去武汉?”也有人质疑,当局是不是故意放出假消息,以此甩锅当地可能出现的新疫情?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云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