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福奇迷信科学?武毒所论文揭石正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30日讯】5月29日,星期六,还讲疫情,主要讲福奇,这几天对福奇的曝光比较集中。可以说因为功能获得性研究,福奇被放在火上烤了。

今天焦点:福奇称即使引发大流行,功能增强研究也值得,健康不再是医学研究的目标?新发现武毒所三篇论文再指RaTG13疑点,凸显造假也有难度。

我们知道,福奇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和兰德-保罗交锋时说:“NIH从来没有,现在也没有给武毒所功能获得性研究资助。”

新泽西罗格斯大学的Dr. Richard Ebright对此表示不同意,艾伯莱特是化学教授和生物安全专家。他表示功能获得性研究是有明确定义的。

2014年,美国政府决定暂停美国国内功能获得研究时,定义是:‘可以合理预期会赋予流感、MERS或SARS病毒某些特征,从而使该病毒通过呼吸道在哺乳动物中具有增强的致病性和/或传播性。”暂停的原因是太危险。

2017年福奇推动政府重新给功能获得性研究拨款时写的定义是“增强了的潜在的大流行病原体(PPP)”或那些“增强了传播性和/或毒力的病原体”。艾伯莱特认为福奇的陈述明显是假的,NIH资助WIV的基金中至少有一部分研究可以定义为功能获得。

他举例说,发表于2017年的题为 Discovery of a rich gene pool of bat SARS-related coronaviruses provides new insights into the origin of SARS coronavirus 的论文就符合这些定义。 这篇文章1)最后通讯作者是石正丽,文章说明基金包括NIH: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AID R01AI110964), the USAID Emerging Pandemic Threats (EPT) PREDICT program to PD and ZLS,这里,PD是达萨克,ZLS是石正丽,正是那笔通过生态健康联盟给的。

具体项目是美国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新兴大流行威胁预测计划。就是福奇任所长。也就是那笔基金不仅是NIH的,更具体就是福奇的。这笔基金也可以从NIH公开的基金项目中查到。

这是不是一个偶然的错误呢?显然不是,因为不是第一次拨款,而是政府注意到危险暂停后重启,需要足够的理由。此外,新发掘出的证据也指向福奇。

周末澳大利亚人报发现了福奇2012年给美国微生物学会的文章, 福奇的文章认为即使引发大流行,功能获得性研究也是值得的。原话是这样说的:如果研究者被感染了,导致疫情甚至全球大流行,实验从一开始就该不该做/文章该不该发表?他说,这些实验的好处以及从此获得的知识要胜过这个风险。周末澳大利亚人报还说,作为美国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的福奇,在2017年重启资助时并没有警告白宫官员这种研究的危险性。

我很想知道福奇现在是否还这样认识?相信不只我一个想问这个问题。

NIH有没有资助武毒所?

 

健康不再是医学研究的目标?

当科学走到极端就是科学万能了,为科学而科学就很危险了。

福奇是不是中共的人?我没有证据,从已有的证据,我说至少在不惜大批民众健康和生命而追求纯科学成果方面,有共同语言。中共要科学成果是为了证明其伟大从而证明其政权的合法性。福奇为什么?也许是为了科学?

科学的问题,科学或医学研究,目的是什么?防病治病、健康,在流行病研究上,是研究其发生发展流行规律,以防止大流行的爆发,如果研究本身造成疾病大爆发,和医学的原始目的就相反、对立了。即使由此得到了一些知识,绝对是得不偿失的,因为这些知识之所以有价值是可以预防疾病。除非知识本身有独立的价值。

这就是现代科学自身的弊病。功能获得研究的结果可以用来发表,发表论文、研究成果本身可以有自己的价值,不需要和实际作用挂钩。激烈的竞争、发表论文的动力,超过了医学研究真正的目的,即为人类造福。

武毒所三论文再指RaTG13疑点

有人在推特上披露了武毒所三篇论文,被法国世界报发现,咨询了专家,对论文进行分析,有所发现。 这三篇论文分别是2014、2017和2019年的答辩,一篇博士论文,两篇硕士论文。这里最有价值的是关于RaTG-13的。

RaTG13从一出现就争议不断,中共病毒(学名应该是SARS-Cov-2)基因序列一出来,分析的结果发现大部分序列和南京军区发现的舟山蝙蝠冠状病毒相似,但刺突蛋白则和SARS相似,和同族其它病毒不同,按照自然进化或起源说,缺少一个中间过程,于是RaTG13应运而生,由石正丽团队于2020年2月在自然杂志发表,基因全序列上传到美国基因序列数据库,这是一个和中共病毒最接近的,96.2%同源,似乎是作为进化过渡阶段用的。

不过当时是有疑问的,因为石正丽团队声称是7年前在云南岩洞发现,这么重要的发现却被冷藏了7年。又不少质疑认为这是个电脑编出来的。几周后,一个意大利研究人员发现,RaTG13的部分序列已经由石正丽团队在2016年发表,不过那时候叫另一个名字,BtCoV/4991,2020年,《科学》杂志网站采访石正丽, 石正丽证实BtCoV/4991就是RaTG13,后来改名的。

然而法国科学研究中心的病毒学家Etienne Decroly在比较了这次发现的2019年论文发现,RaTG13与Ra4991序列有差别。不过在法广的报导中只说了论文中用Ra4991和中共病毒比较,并没有和RaTG13的比较,应该是用了论文中Ra4991的序列来和RaTG13比较的结果,而基因数据库里Ra4991本来就是部分序列,无法比较。

现在无法检查世界报的报导,也找不到推特上那三篇论文,只能以法广的中文报导为准。一般情况我都要核实最原始报导的。

这说明什么?Ra4991部分序列是2016年发表的,是疫情爆发前4年,没有造假的动机,而RaTG13是最需要病毒进化中间过渡阶段时候出现的,而且武毒所说他们已经没有样本了,不可能再做基因测序,就是死无对证了,所以以Ra4991为模板造假的可能性就很大了。但很可能2019年的论文是用了Ra4991病毒的原始测序数据,和改写过的RaTG13就不同了。

这说明一个问题,就是造假也是很难的,因为总有地方和真的对不上,造假的时候是不可能把所有可能都考虑到的,而且因为不是真的,也不可能和外部的真实都对上。现在可以知道为什么中共把三百多篇相关论文都从网上删除,因为那些论文有很多会揭穿中共在疫情上的谎言。

这和早期疫情时是一样的,中国医生和研究人员用英文发表的很多论文,包括在柳叶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发表的,揭穿了中共政府和宣传部门的谎言,也是早期很多揭露中共的文章进行分析的基础。

订阅横河观点:https://bit.ly/3pHMthA
支持我们:https://donorbox.org/henghenews
订阅“横河观点”Youmaker 优美客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HengHe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