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专家揭中共生物战计划 武毒所参与其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03日讯】美国白宫首席医学顾问“福奇”此前坦承,没办法保证“武汉病毒实验室”没有做病毒“功能增益”研究。之后,再有生物学专家出面揭露中共军方的生物战计划。他指出,在中共军方的生物战计划下,做“功能增益”研究的机构不只一个。

上个月26号,美国白宫首席医学顾问福奇(Anthony Fauci)坦言,没办法保证武汉病毒实验室没有利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提供的资金做病毒“功能增益”(gain of function)研究。

美国联邦参议员甘迺迪(2021.5.26) :“你没有提供武汉实验室任何资金进行(病毒)功能增益研究。对吗?”

福奇(2021.5.26):“是的。”

甘迺迪:“你要怎么知道,它们没有做这个(病毒功能增益)研究,并且没放在它们的网站上?”

福奇:“没办法保证这一点。”

美国生物学专家 塞林(2021.5.29):“中共军方统筹的蝙蝠冠状病毒骨架,在不同的中心进行实验操作,聚焦开发生物战武器的不同方面。好几个地方都在进行病毒重组和功能增益的研究,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内。”

29号,美国生物学专家塞林(Dr. Lawrence Sellin)出面揭露,中共军方利用蝙蝠冠状病毒(bat coronavirus)开发生物战武器。多年来,总部设在长春的中共军方兽医研究所,牵头展开了大规模的病毒收集工作,武汉病毒研究所等其他机构也参与其中。

美国生物学专家 塞林(2021.5.29):“一些蝙蝠冠状病毒被选来,用在进一步开发生物战(武器),是基于它们从蝙蝠传染给人类的潜力。这是中共军方生物战的基本准则。这样就能够把实际上是生物战攻击的情况,归咎于自然界。”

塞林曾服务于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并曾在阿斯特(Astra)以及合并后的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制药公司进行临床研究工作。之后,塞林还担任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在太平洋地区的参谋长。

中共军方的生物战计划,由中共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与中国广泛的民间科学院,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协调,进行总体指挥和控制。他指出,中共军方生物战计划有三个层次。最核心是秘密军事层级。最外层是中国的大学和民间机构。中间层,则让中共军方能够获得国际病毒研究界的知识和技能。

新唐人亚太电视张祺翎综合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