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习近平加强对“一把手”监督有四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6月1日,中共党媒新华社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对‘一把手’和领导班子监督的意见”。有人统计,这份文件中,“监督”一词出现频率最高,除去标题,全文出现多达126次。似乎中共真的把“监督”放在重中之重了。

习近平当局现在发布这个文件,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各级“一把手腐败问题非常严重;二是中共二十大前再给各级“一把手”上“紧箍咒”,强令各级“一把手”,维护“习核心”,确保习在二十大上能够“三连任”。

但是,纵观中共100年的历史,对各级“一把手”的监督问题,实际上,是一个百年未解之难题。

时至今日,习欲对各级“一把手”实施有效监督,难上加难。

为什么?

第一、选择性反腐必然导致对各级“一把手”监督效力大减。

中共反腐一直是选择性反腐,即我认为你对我的权力构成威胁,我就以反腐的名义把你抓起来;我认为你对我的权力不构成威胁,无论你多么腐败,我都不抓你。

中共一边反腐,一边养了许多大老虎。现在国内外都公认,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是中共党政军最高层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但是,习一直不抓江、曾。

江泽民家族、曾庆红家族,加上江、曾提拔重用的李岚清、罗干、贾庆红、吴官正、贺国强、李长春、刘云山、张德江、张高丽等九大家族,共11个中共权贵家族的子女,哪一个不是依靠父辈权势“闷声发大财”的,习动了其中一个吗?

习不能有效监督这十一个中共权贵家族,如何能有效监督与之关系密切的各级“一把手”?

第二、绝对权力必然导向绝对的腐败。

各级党委“一把手”的权力都很大,下级难监督,上面有后台,就很容易搞腐败。

因受贿17.88亿元被执行死刑的原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中纪委官员李中华谈到赖小民时说,赖“把华融公司当成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都失效”。

赖小民说:“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

华融国际原董事长汪平华讲:“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三次,我估计你的工作岗位就要调整了,因为有活生生的例子。”

华融公司总部在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8号。从中共中央、国务院所在地——中南海,或从中共党政最高专门监督机关——中纪委、监察委,到华融公司,坐小轿车,10几分钟就到了。

但是,就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纪委、监察委的眼皮底下,赖小民受贿100万、1000万、1亿、10亿,15亿时,中共四大最权威监管机关,都没能对他实施有效监督。

第三、自下而上的各种监督软弱无力。

中共官员的权力是上级授予的,不是选民授予的,因此,中共官员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中共只强调自上而下的监督,不重视自下而上的监督。

上述中共中央文件说得很直白:“对各级‘一把手’来说,自上而下的监督最有效”。至于自下而上的监督,媒体对“一把手”的监督,民众对“一把手”的监督,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一把手”的监督,民主党派对“一把手”的监督,等等等等,都没有硬性规定,全都是虚的。

第四、中共一党专政的体制决定了它不可能对“一把手”实行有效监督。

中共搞的是“党天下”,强调“党政军学民,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党领导立法、执法、监督,党领导公、检、法、司等。

党的领导如何实现?最关键的一条,是党管干部,即各级立法、执法、监督官员的乌纱帽,公、检、法、司官员的乌纱帽,都掌握党委“一把手”手上。这些党委“一把手”领导下的官员,要想监督党委“一把手”,首先要考虑到他的乌纱帽能不能保得住。如果乌纱帽都保不住,怎么监督?因此,各级党委“一把手”下面的官员监督党委“一把手”很难。

上级党委监督下级党政“一把手”,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是,如果下级党政“一把手”是上级党委“一把手”提拔重用的,或与上级党委“一把手”是一个“利益集团”的,这样的监督也是很难的。

另外,党领导一切,既当运动员,又当教练员,又当裁判员。这样的监督体制注定中共对“一把手”的监督不可能公平、公正与透明。

结语
中共对“一把手”的监督问题已经讲了很多年了。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杀后,邓小平关闭了政治体制改革的大门。从此,中共对“一把手”的监督,一直在旧的政治体制框框内打转,没有任何实质性突破。

尤其是,到2021年的今天,中共已成为全世界最腐败的政党,已丧失自我反省、自我革新的能力。上述中共中央文件,如果说有作用的话,只能扬汤止沸,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