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经贸对话能打破中美关系僵局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6月1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和中共副总理刘鹤进行了介绍性视频会谈。双方各自发出简短声明后,中共党媒高调称,“经贸这块压舱石的分量更重了”,认为美国政府不大可能继续在经贸领域对抗中共,而只能合作。这恐怕又是中共的一厢情愿,或者说,是中共高层急于摆脱目前内外困境的一种说辞。

美国在试探也在权衡

美国财政部的声明仅称,“耶伦部长谈论了拜登-贺锦丽政府支持经济持续强劲复苏的计划,以及符合美国利益领域合作的重要性,同时也坦率地讨论了需解决的问题。”

中共商务部网站也很快发出声明,来源竟然是新华社,也仅简短地称,“双方认为中美经济关系十分重要。双方本着平等和相互尊重的态度,就宏观经济形势和多双边领域合作进行了广泛交流,对彼此关心的问题坦诚交换了意见,愿意继续保持沟通。”

与5月26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和刘鹤首次对话一样,此次仍属于试探性接触,不大可能涉及更多细节。美国新政府上任几个月了,但还需要时间评估以往的政策,这两次沟通应该也算是评估的一部分。美国新政府还没有针对中共的系统性策略,特别是近几个月来,中共频频亮出咄咄逼人的姿态,迫使拜登团队不得不进行更深入的讨论和思考。

中美关系是否能尽快突破僵局,可能发展成什么样子,主动权一直在美国。美国前总统川普曾公开提出了“脱钩”,2020年大半年,中美外交曾处于长时间的“无线电静默状态”,各自关闭了一个领事馆,美国驻华大使离任后,一直无人接替;美国对中共频频制裁,成了中美关系的主旋律。中共十分畏惧川普,并不敢针锋相对。

拜登上任后,中共高层连续误判,企图强势迫使拜登政府放软、让步,结果事与愿违,中美关系没能改善,再次陷入了僵局。中共四面出击,也推动了美国和印太、欧洲盟友进一步联合抗共。

时至今日,中共高层并未放弃与美国争霸的口号。5月31日,习近平主持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时仍然说,我们“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有能力也有责任在全球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

美国新政府越来越意识到了中共公开挑战的严峻性,但对外的说法仍然主要是“竞争”,并希望避免冲突。5月26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负责人坎贝尔(Kurt Campbell)表示,美中“接触(engagement)”时代已经结束。

接下来的美中关系走向,美国政府目前并无清晰、系统的策略,应该还在权衡。不过,中美关系无法再回到过去,中共也应该清楚。

中共党媒高调中的无奈

6月2日,新华社报导耶伦和刘鹤对话,还并排发出两篇文章。第一篇是《两次通话同样基调:务实解决问题最重要》,文章形容“一度静默的中美经贸交流再次启动”,并罕见地引用了美国财政部声明的英文原文。

从原文中看,根本没有“双方认为中美经济关系十分重要”的提法。实际上,美、日、印、澳四方会谈后,美日首脑又会晤,接着G7+4外长会议、美韩首脑会议,都深入讨论了经贸合作,美欧关税磋商已经进入技术层面,《中欧投资协定》却被冻结。这些大致落幕后,美国才开始了与中共的首次经贸对话,哪个对美国更重要已经不言而喻。

不过这两次视频对话,对中共高层仍然算“雪中送炭”,因此被中共党媒大肆渲染。新华社的第二篇文章《6天内,第二场——释放出哪些信号?》,称“具有重启中美经贸谈判的意义”,“拜登时代,中美经贸关系将走向何处?”“经贸这块压舱石的分量更重了”。

这两次对话,应该算是美国政府部门的例行公事,但对中共高层却如获至宝。文章称,“中美关系显然仍不会风平浪静”,“拨开这些纷繁芜杂甚至对抗冲突,经贸关系愈发显得是难得的稳定因素,也是两国之间保持完整沟通的少数领域之一。”

中共的高调实际透露了被动中的无奈。文章还分析道,“美国自身经济情况也让合作而非对抗更合情合理”,但也称“中美大国竞争的格局,双方持续了三年多的贸易争端不可能在短期内平息”,“美新一届政府不太可能取消对华加征的关税,甚至不排除美方采用其它非经济手段从旁施压”。

可见,中共知道将面临什么,但文章仍然称,“再硬的骨头,一点一点,总能啃下”。中共的此种态度,或许也预示了僵局并不容易突破。

中共高层内外硬撑却失底气

中共面对国际孤立的局面,对内自然不会承认,中共高层也极力掩盖失策。6月2日,新华社报导《5月 中国元首外交给世界添“力”》,同时还报导《习近平同哈萨克斯坦总统、阿塞拜疆总统、多米尼加总统通电话》。

与此同时,中共外长王毅也在6月1日与金砖国家外长视频会晤。中共党媒很卖力地要证明,中共并未被孤立,甚至还能组建小圈子与美国和西方对抗。不过,这些说辞更多是给内部人看的。

6月2日,新华社置顶大头条报导,中共印发《中国共产党组织工作条例》。《条例》的总则第一条即称,“为了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之前再无马、列、毛、邓,更无江、胡。中共的《组织工作条例》变成了习近平的独家思想。

同日,新华社还发表文章《破解对“一把手”监督和同级监督难题——七大关键词解读〈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对“一把手”和领导班子监督的意见〉》,第一条就是“突出政治监督”,“对‘一把手’和领导班子对党忠诚”的监督。

中共高层的意图非常明显,不允许内部评价外交层面的重大失误,更不能质疑中央的权威。中共高层对内严控,眼看失了底气,对外却没法轻易放软,实际骑虎难下。

中美经贸的首次对话,被中共当成了中美关系改善的稻草,不过双方的对抗却再次上弦。6月2日,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环球时报》被安排提问,称“中国媒体呼吁世卫组织调查美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面对美国公开宣布的疫情溯源调查,中共再成惊弓之鸟,又迫不及待地甩锅美国。可以预见,围绕疫情追责,美中交锋的巨大波澜即将来临。

经贸对话会成为中美关系改善的突破口,还是会成为另一个对抗的战场,尽可拭目以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