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四十七回 公明辅佐闻太师

石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困境,自己却找不到借口脱身。找到摆脱困境、脱身的伦理,是超越“因为、所以”,超越生命的概念。

就像:黄飞虎家七世都是皇家的人,人家说:“你黄飞虎因为一个女人(妻),把整个祖宗都毁了,你不合情理吧!”但最终黄飞虎“顺天意”。是君做了太不该做的事情,纣王他毁了纲常、毁了君臣之理在先,并且不可能再回转,你给他多大机会,他只能往坏去,他不会珍惜你给的机会……

所以遇到困境的时候,你能够意识到“有更高的伦理”在那儿,就可以!因为生命是一层一层升华的,不是僵死的,这就取决于生命的境界高低:境界越高,可以看到的层面越高;往下,也就越深。

历史上,可以帮助人修炼的书太简单了!里头没有任何形容词,讲的几乎都是故事。而故事里蕴含绝对的道理(对人而言),不是现在那种精英文化,充满了形容词——形容词就是骗——用“虚无”强化人这层的道理。而人的理是相生相克的。

任何强化自己道理的人,都有他荒谬的一面。那“境界中的生命”都是退让的,而且永远给别人余地,不会强化自己,更何况人在现实生活中有一些不可名状的……

上回书说到赵公明……闻太师这祸惹大了!

赵公明跟十二门人在同一个层面,他达到了最顶级;他跟燃灯道人不相上下(其实超过燃灯道人),差一点点几乎就圆满了(突破三界)。所以我们讲“十绝阵”一摆出来就是“净化”的过程——是在一定层面里面生命“选择、定位”的过程。

赵公明本事极大,最后毁在这儿(三界)了,他只要不管、不去参与就行了。所以他有这个劫数(劫难),其中致命的就是妒嫉。在他这个层面中没修成的,都是因为妒嫉。在另外一个层面,二郎神他们那个层面(修不成的)牵扯各种因素,有因为色欲的——土行孙非要娶老婆;有因为贪图享受、官位的——黄天化一下山就喝酒、穿上官服。所以各自不同(原因),表现在与人同在的各种七情六欲中。但在高的层面(太乙真人这一层面),你看到修不成的,全是因为妒嫉。

摆出了“十绝阵”是出于申公豹的妒嫉。而道德真君、太乙真人讲“心血来潮”,那不妨碍祂们。在祂们这个时代背景之下就有这东西。没有这东西,祂们就不会遭遇“十绝阵”给祂们带来的麻烦。

而“十绝阵”的麻烦只是祂们锤炼的过程,不是祂们生命的大劫数,中间是有区别的。“十绝阵”却成为阵主们的劫难——废掉他们所有的修行,包括赵公明。

第四十七回,“公明辅佐闻太师”。

诗曰:
异宝虽多莫炫奇,须知盈满有参商。
西山此际多夸胜,狭路应思失意悲。
跨虎有威终属幻,降龙无术转当时。
堪嗟纣日西山近,无奈匡君欠所思。

生命境界不同,就有本质的区别。有修到罗汉的、有修到菩萨的、有修到如来的,对祂们个体的生命来讲都是盈、满,但是在更大范围来讲,祂们出现了本质的差距。

“狭路相逢,棋逢对手”还有一层“相生相克”的道理。赵公明在这一回失去了他众多的宝贝:二十四颗定海珠。“二十四”代表一个首尾相扣,是按著一年里的二十四节气——一个圆满。

后来二十四颗定海珠被燃灯拿走了。赵公明用的二十四颗定海珠却被一个无名的散淡之人给毁掉。他的生命在至高之上,利用二十四颗定海珠就能修成了,结果却毁在了一个最低的“散人”手里,连仙都不是。

散人,就是会一点儿特异功能,可是,他手里有一个宝贝“落宝金钱”——后来赵公明成了民间的“武财神”——他输在了“钱”上。

赵公明支持纣王“欠所思”,根本原因在于他的狂妄。

话说赵公明乘虎提鞭,出营来,大呼曰:“著姜尚快来见吾。”

哪吒听说,报上蓬来:“有一跨虎道者,请师叔答话。”

燃灯谓子牙曰:“来者,乃峨嵋山罗浮洞赵公明是也,你可见机而作。”

天底下真正修行的就那些人,修得境界越高,人数越少。他们都在这一个氛围中,不曾谋面却彼此相知。相信“眼见为实”的, 就认为不太可能……

子牙领命下蓬,乘四不像,左右有哪吒、雷震子、黄天化、杨戬、金、木二吒拥护。只见杏黄旗招展,黑虎上坐一道人,怎见得:

天地玄黄修道德,洪荒宇宙炼元神。
虎龙啸聚风云鼎,乌兔周旋卯酉晨。
五遁三除闲戏耍,移山倒海等闲论。
掌上曾安天地诀,一双草履任游巡。
五气朝元真罕事,三花聚顶自长春。
峨嵋山下声名远,得到罗浮有几人。

刚刚开天辟地的时候,赵公明就与天地同在。赵公明修炼了久远地时、空。对于他来讲,“五遁”(金、木、水、火、土)他都可以;“三除”(天、地、人)随手即来,“移山倒海”就像“张飞吃豆芽”——小菜!

天地都在他的掌控中,他不在天、地中,在天、地之外——他产生于开天辟地(天地玄黄)时,那时候就开始修道德——他伴随天、地的产生。

人家讲“五气朝元”……讲人的五脏对应着金、木、水、火、土(五气),五气精华的东西往上走,到脑门“元真”(人的元神所在的地方),能练到这个程度的人太少——(可以)长生不老!我个人理解:他练到“三花聚顶”了,已经出三界。

我们经常说:“以精化气、以气化神。”而“男人为精、女人为血”——都在人的丹田位置上——五气往下走就是男、女结婚生孩子,传宗接代;五气从丹田往上提,一直提到元神这地方,就是培养你生命真正的东西:精、气、神的“神”。修炼,就是倒著走;人,是顺着走。这个话(题)赶上这儿了:

结婚生子、传宗接代都是走下身。但每一个婴孩出生之后“天灵盖”这地方(头盖骨)都是开着的(没有骨头,软的、空的),元神从那地方进去。如果这个孩子受惊(被吓著)了,魂从那地方跑了,得叫回来,对不对!我干过这个事(叫魂)……四十多年前了,现在我都记得清楚……

这是话赶话,我刚想到这儿:这女人传宗接代生孩子是从人的下体出来的,而人的真正生命是从上边儿进来的,那生命如果反著走的话——藉由你每天吃、喝、拉、撒,来养你的五脏六腑、魂魄,就是修炼。

天、地、人——在人的环境中,男、女结合可以诞生一个生命;如果反著走(人、地、天)——以精化气、以气化神,同样可以从元神这里诞生一个生命……

喜欢给大家分享这些东西,同样是我个人起悟、醒悟的过程。非常感谢大家给石涛这个机会……

精、气、神——纵欲,就是把自己的元神化成精、血的东西流掉、没了。反过来,炼功打坐双盘(腿)时,有的盘得小、有的盘得大,但都盘在人的大腿根上……为什么和尚、老道全打坐?

(男人为精、女人为血)倒著走!精、血之气往上,走上面的生命——往上一提,走五脏,一直到你的元神上。往下走,也是新的生命:爱情的结晶;往上走,也是生命(生命的永远和真实)。

第一次理解到这儿!所以我们人有两个自己:一个肉身的自己、一个元神。有幸托生为人,一定找到真正的师父……

你生命属性的根本在你的元神上,而普通人有问题,是因为他的生命属性在他的下三路上、在他的纵欲上。那“病毒”一定冲着那阴邪之念的人而去。难道不是吗?……

为什么叫“中共病毒”、为什么冲着共产党和那些精英去?那些“精英”展现出来的一切就是欲望变种的表现。完全活在这块肉上。

话说子牙见公明,向前施礼,口称:“道友是那一座名山?何处洞府?”

公明曰:“吾乃峨嵋山罗浮洞赵公明是也。你破吾道友六阵,倚仗你等道术,坏吾六友,心实痛切!又把赵江高吊芦蓬,情俱可恨!姜尚!我知你是玉虚宫门下,我今日下山,必定与你见个高低!”提鞭纵虎来取子牙,子牙仗剑急架忙还。

二兽相交,未及数合,公明祭鞭在空中,神光闪灼如电,其实惊人。子牙躲不及,被一鞭打下鞍鞒。哪吒急来,使火尖枪敌住公明。金吒救回姜子牙。子牙被鞭打伤后心,死了。

哪吒使开枪法,战未数合,又被公明一鞭打下风火轮来。黄天化看见,催开玉麒麟,使两柄锤抵住公明。又飞起雷震子,展开黄金棍,往下打来。杨戬纵马摇枪,将赵公明裹在垓心。好杀!只杀得:
天昏地惨无光彩,宇宙浑然黑雾迷。

杀过来的这些人都是小辈的。赵公明同辈的人,谁都没出来。

赵公明被三人裹住了。雷震子是上三路,黄天化是中三路,杨戬暗将哮天犬放起,形如白象。怎见得好犬:

仙犬修成号细腰,形如白象势如枭。
铜头铁颈难招架,遭遇凶锋骨亦消。

这哮天犬不得了!

话说杨戬暗放哮天犬,赵公明不防备,早被哮天犬一口把颈项咬伤,将袍服扯碎,只得拨虎逃归进辕门。

闻太师见公明失利,慌忙上前慰劳。赵公明曰:“不妨。”忙将葫芦中仙药取出搽上,即时全愈。不表。

且说子牙被赵公明一鞭打死,抬进相府。武王知子牙打死,忙同文武众官至相府来看子牙;只见子牙面如白纸,合目不言,不觉点首叹曰:“名利二字,俱成画饼!”着实伤悼。

武王为什么面对姜子牙说了:“名利二字,俱成画饼!”……姜子牙是个修不成的人,被尊为相父,被一鞭打死,也就死了,我以为写书的人借助了武王的嘴来告诫读书的人:名利二字,俱成画饼!

正叹之间,报广成子进相府来看子牙。

武王迎接至殿前,武王曰:“道兄,相父已亡,如之奈何?”

广成子曰:“不妨。子牙该有此厄。”叫取水一盏。

道人取一粒丹,用手撚开,撬开口,将药灌下十二重楼。有一个时辰,子牙大叫一声:“痛杀吾也!”二目睁开,只见武王、广成子俱站于卧榻之前。

子牙方知中伤已死,正欲挣起身来致谢,广成子摇手曰:“你好生调理,不要妄动。吾去芦蓬照顾,恐赵公明猖獗。”

广成子至蓬上,回了燃灯的话。“已救回子牙还生,且在城内调养。”不表。

赵公明二十四颗定海珠弹压众仙

现在《封神演义》(第四十七回)越走触及的层面越高了。因为赵公明、燃灯道人他们都出来了,所以触及的层面高。我们会看到里面在描绘这些修行者的生命境界用词上完全不同,所以写书的人起码能够站在所有被《封神演义》描绘的这些人的境界之上。

他能描绘他们的境界来,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关键,因为在他的笔触中,很深刻的描写了不同境界的生命应该表现出来的那种生命品质,而且对应着我们在现实环境中能够知道的一些故事和说法。

就像今天我在另外节目中讲,我说:在形容赵公明的时候说到“五气朝元”,我这么一查(觉得对我个人帮助也满大),才意识到:敢情在医学上;在正经八百的正统中医的角度、穴位的角度、道家角度来讲,人真有三百六十五个穴位。正脉:前面十二条、后面十二条。

我就跟大家分享(我的理解)为什么叫“天、地、人”!为什么炼“周天”最后炼得“无脉无穴”:其实,就是出三界,三界就控制不了你了。因为你已经出去了。

三界里面有三百六十五天,(对应)三百六十五穴位。这种穴位,这种十二、二十四节气的概念,其实都代表在这个框架之内的生命的体会。我能品味到这人确实跟天、地是一体,是相辅相成的,而且内在是一体的,现代医学都解释不了,如果你从另外的经络、修行角度来讲,那简直太轻而易举。

而现在科学最大的问题就是忽视人们的灵魂、元神,根本没能力认识人的生命的另外一部分。人有两个部分,科学只认识一个部分,当然就搞不明白。从有形的角度往无形的角度去认识的话……

你怎么认识手背?你怎么认识手心?你从手背这儿去看手心的话,你是否定手背(否定自己另一部分)的过程。就这么简单的道理,在科学概念中却都不存在……

谁读过这种:认识生命(自我认识)的过程,却是否定自己另一部分的过程。你在清华里学过这个吗?人类眼睛看不见自己,只能看别人。你学的只不过是怎么到华尔街骗钱!骗了钱你干什么呀?……

话说赵公明次日上虎提鞭出营,至蓬下,坐名要燃灯答话。哪吒报上蓬来。燃灯遂与众道友排班而出;见公明威风凛凛,眼露凶光,非道者气象。

所以赵公明的羡慕、妒嫉、恨出来了。他被二郎神的哮天犬咬了一口就更来气了。人妒嫉的无名之火胜过其它。我相信很多朋友自己在生活中都经历过:那个人名你别提上,提起来,你两眼冒火,真想打碎了他,其实他都没理你,你们两都没碰过面,但你一听这个名字就来气。那就是妒嫉——眼露凶光!

燃灯打稽首,对赵公明曰:“道兄请了!”

公明回答曰:“道兄,你等欺吾教太甚!吾道你知,你道吾见。你听吾道来:
混沌从来不记年,各将妙道补真全。
当时未有星河斗,先有吾当后有天。

道家是修全真的。赵公明的境界……从他嘴里可以阐释出阐教、截教的当初:星河都不存在时,我们的修行已有了。内在涵义就是:他们这门的根脉在天(宇宙)之外。

中国人讲“人是女娲造的”,那他们修行的原处远远超过女娲,远远超过“为了神造人而营造的这个天地”,所以赵公明能够随口用语言描绘到那儿,来表明他的境界(同样,作为截教的其他人也能讲述出这样的话——这就是境界不同)。所以我想这里不是说他能够揭示出他本门派的根底,但是,他可以讲出这“混沌”之外去。

道兄,你乃阐教玉虚门下之士;我乃截教门人。你师、我师,总是一师秘授了道成仙,共为教主。你们把赵江吊在蓬上,将吾道藐如灰土。吊他一绳,有你半绳,道理不公。岂不知:

翠竹黄须白笋芽,儒冠道履白莲花。
红花白藕青荷叶,三教元来总一家。

很有趣,他把燃灯道人归为阐教门下。我跟大家解释过,燃灯道人比较特别,祂实际是“雷祖”来的。截至现在,我们并没有看到祂跟元始天尊、老子之间的关系。祂介于元始天尊的门下之上,但一定是在元始天尊之下,所以祂是这么一个位置。

所以在这里面,赵公明就把元始天尊称为燃灯道人的师父。所以燃灯道人可能祂生命的来处高过普贤真人、文殊……在实际转入佛家的时候也是,祂是燃灯古佛。文殊菩萨祂们是后来的,是在观世音菩萨那个“现代佛”当中我们看到的。

当然,人家都是修行得道之生命了,我们不便去讨论。但我跟大家解释的就是“境界决定了一切”。

这里的“三教”是元始天尊、老子跟通天教主。三教原来本一家。所以当初燃灯为什么把赵天君给挂在蓬上?这可能就是燃灯自己的问题(这也确实是燃灯自己的问题)。那同样,燃灯内心中带着某种恨。在下面,其实讲出来了:有某种原由,祂遭此劫难。

燃灯答曰:“赵道兄,当时佥押封神榜,你可曾在碧游宫?”

赵公明曰:“吾岂不知!”

燃灯曰:“你既知道,你师曾说:神中之姓名,三教内俱有,弥封无影,死后见明。尔师言得明明白白,道兄今日至此,乃自昧己心,逆天行事,是道兄自取。吾辈逢此劫数,吉凶未知。吾修天皇成于正果,至今难脱红尘。道兄无束无拘,却要强争名利。你且听我道来:

盘古修来不计年,阴阳二气在先天。
煞中生气肌肤换,精里含精性命团。
玉液丹成真道士,六根清净产胎仙。
扭天拗地心难正,徒费工夫落堑渊。

所以这里面就讲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在当初签封神榜的时候,封神榜上有名字,但是没告诉他们是谁。那各自教主都对各自的徒弟有所交代——元始天尊、通天教主都对自己的徒弟有交代。

老子没有太多徒弟。老子又是老大,听起来是三个人一起做的决定。

所以燃灯道人说:“弥封无影,死后见明。”对他们所有做弟子的都是个谜。他们都不知道。在真正的这种劫难过程中,他们将如何做、遇到什么东西,他们不知道(他们师父知道)。但是他们的师父都给他们定下了规矩。所以遵不遵从师父的规矩,就成为了衡定他们唯一的保证。

所以,当初都定好的事情,那你赵公明不应该下山,当你埋怨我(燃灯道人)挂赵天君的话,那其实赵天君当初他们就不应该摆这十绝阵。这样的一系列做法就是违背天意、违背当初规定,所以你不能怪我如此对他。

燃灯道人祂说:“我们整个这一辈都是遭遇打击的。”就像我之前跟大家讲:“十绝阵”实际是针对他们整个这一辈的。

天皇的年代,燃灯道人祂已经修成了正果。那就是在远古的伏羲年代,他与伏羲同在。这是燃灯道人讲的。所以当祂这话一说出来,你就知道祂远远超越了广成子他们。

广成子是元始天尊的大徒弟。“黄河阵”里面听到的就是他修了一千五百年。但燃灯道人不是。燃灯道人祂说祂“至今难脱红尘”,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讲就是“根本没修成”,还没有修成。

封神演义》给我自己的体会:对修行的人、宗教人来讲,要明白一个道理:“不遇到天、地间这种大变更,没有人修成。”

我们换个角度理解:修成就有神位,对不对!那没有这种大变更的话,上哪儿腾出一个神位给你?还是你自己就修上去创造一个神位(道的、佛的位置也好)!

《封神演义》里面封了三百六十五个神,原来那些神在哪儿?肯定有啊!但他没有交代。对吧!原来那些神在哪儿?没了!在一种人不配知道的净化过程中,没了!所以才出现劫难,进行一次大清洗。

换个角度来讲,净化到了最早那一批神那个层面的时候,那一批没有了,等到了这儿(到了燃灯道人说的,吾辈逢此劫数,吉凶未知),对于他们来讲,全是谜。燃灯道人也不能保证自己完全是对的。

所以,我以为赵天君被绑在那上面,就表现出有他的劫难,就是遭此劫数之理由。我以为,你可以追溯到这一次文明的最始点。

……

阴阳对应、相生相克的理,贯穿的境界太高了,所以对燃灯来讲叫“先天”。

六根清净,就是指抛弃肉身、超越欲望,使得你肉身的一切为你的元神产生自己的世界。他炼丹的,就成为他真正生命的根本所在(产胎仙)。借助身体修成仙体。其实是这样的。

可以换天、可以换地、可以扭天拗地,但是,人心难正(修心难)……什么都可以行,你不去修自己的心,千年、万年的修行也就一朝而废(徒费工夫落堑渊)。

其实上面有燃灯道人劝赵公明的含意在里头。因为书里面燃灯道人先看到赵公明太凶!对吧!“见公明威风凛凛,眼露凶光,非道者气象。”所以才会说出这番话,让他改变心态。

所以赵公明他的狂妄,他的自以为是,其实正好去对应了燃灯道人的这番话:“扭天拗地心难正,徒费工夫落堑渊。”

赵公明大怒曰:“难道吾不如你,且听我道来:

能使须弥翻转过,又将日月逆周旋。
后来天地生吾后,有什玄门道德仙!

但是,赵公明他修到这份儿上,他确实是来自于后来的天、地之前,所以他手里的宝贝对很多神仙而言,都是远古的宝贝,那后面的修行人根本无法跟他过手的。时间是个神,那生命越久远,他的境界就越高,因为时间永远是这么流动的。

有人说时间根本不存在,这话,完全对,但是太飘了!我觉得,带着人身来讲,(如果)时间不存在,然后你呢?这事就不好办!所以我觉得有些东西“徒悟其空理”不是不好,而是应该有一种“生命境界”的伴随。如果没有生命境界的伴随的话,后面就容易歪,就像赵公明似的,他就不容易知道自己是谁了。

赵公明道罢。黄龙真人跨鹤至前,大呼曰:“赵公明,你今日至此,也是封神榜上有名的,合该此处尽绝!”

这黄龙真人是满有趣的。我们最早看到,一直都是他挡在前面。

公明大怒,举鞭来取。真人忙将宝剑来迎。鞭剑交加。未及数合,赵公明将缚龙索祭起,把黄龙真人平空拿去。赤精子见拿了黄龙真人,大呼:“赵公明少得无礼!听吾道来:

会得阳丹物外玄,了然得意自忘筌。
应知物外长生路,自是逍遥不老仙。
铅与汞,产先天,颠倒日月配坤乾。
明明指出无生妙,无奈凡心不自捐。

写书的人是在描绘生命各自的境界(他们对生命认识的程度)……“得道”本身是一种无形的玄妙,不是“有求”所能得到的东西。

(我试着解释啊)赤精子骂赵公明:“你这么狂妄,钓了鱼就把鱼竿扔了。”其实就是骂赵公明把“本”给扔了。上鱼了,你就把鱼竿扔了,鱼也跑了。其实这里是嘲笑他。

在一开始,燃灯道人就说赵公明面露凶相、有杀气,不像一个修道者。所以这十二个人跟他对垒的都是劝他,都是明确点名他:你现在有状况。

但是赵公明确实有本事,这就是他无法自省,无法清醒的地方。

“应知物外长生路”,长生路,就是真正了然之处,不在所谓的现在手之中;你只有摆脱人世俗的这一面,才能看到“不老仙”,但是当你很狂迟、很自以为是的时候,你根本没有能力知道另外一面。

铅与汞,应该是道家的说法,在炼丹当中一种相应的东西在里头,就是道教里面修炼的东西(我们不便说)。扭转乾坤的本事,用人的话讲是“特异功能”。

所以赤精子这首诗其实是在点赵公明的麻烦之处,在说他:“同为修行者,你已经展现你的问题了。”但是赵公明根本不管。

话说赤精子执剑来取公明。公明鞭法飞腾,来往有三五合。公明取出一物,名曰定海珠,珠有二十四颗。此珠后来兴于释门,化为二十四诸天。

二十四,代表二十四节气,代表一年的轮回,一个“春夏秋冬”,那就包罗万象。因为一年、一个“春夏秋冬”是时间的概念,它走了一个完整,后来就变成二十四诸天。

赵公明手里握著二十四颗定海珠,他可以修出去,可以修成,就像他的法器一样,也可以说这是他最终能修成的基础。

所有的法器都可以这么解释,当你修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手里的东西都是你的法器,而你的境界走到那儿的时候,你手里的东西一定跟你的境界相匹配,否则你根本用得不顺手,你也根本不会用它。其实我觉得这么理解就对了……

每个人的法器不相同,但是它会跟这个人相匹配。人真正的法器是与生命的本来相关。

做个不洽当的比喻:申公豹在说姜子牙的时候,申公豹说他修几千年了。申公豹修几千年等著一个只修四十年的姜子牙?他如果不是姜子牙,他是另外一个人,甭管是谁,在这个时间点上一定有这个人出来!

我申公豹几千年就等着他出来,给他找麻烦——其实没给他找麻烦,就是形成了这一次劫难的一份理由、因由。框在这个层面上。

公明将此宝祭于空中,有五色毫光,纵然神仙观之不明、瞧之不见,一刷下来,将赤精子打了一交。

赵公明正欲用鞭复打赤精子顶上,有广成子岔步大叫:“少待伤吾道兄!吾来了!”

为什么赤精子看不着二十四颗定海珠?因为二十四颗定海珠比赤精子高。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动漫”也是,高的时候只能用光去描绘。

他看到的就是一道光,什么东西不知道!其实看到光,就是物质形式变成无形的。无形的,对任何一个生命来讲,就是高。我们看到被雷劈的人其实是被闪电烧焦。

雷是有声音的,是闪电去打的,这(雷、电)是有差距的。金光圣母就是闪电(她练的跟别人不一样),所以在十绝阵的时候,她用闪电(光)对着二十一面镜子(三个七)——三魂七魄。

那闪电不对着三魂七魄,打不死人——表面形式是把这人烧焦了。魂魄不在人身体上,这人就死了。

姜子牙被赵公明一鞭给打死了,扭脸吃个药就回来了——他的魂魄没出去,就在他身体里头,只是这边死了(脑死亡了)。魂魄没走就没事。姚天君弄他的时候,是把魂魄给他弄走了。

这里讲的二十四颗定海珠高过他们,他们看到的就是一道光。那就一点招儿都没有了。

公明见广成子来得凶恶,急忙迎架广成子。两家交兵,未及一合,又祭此珠,将广成子打倒尘埃。道行天尊急来抵住公明,公明连发此宝,打伤五位上仙。玉鼎真人,灵宝大法师五位败回芦蓬。

赵公明连胜回营,至中军,闻太师见公明得胜大喜。公明命将黄龙真人也吊在旛杆上。把黄龙真人泥丸宫上用符印压住元神,轻容易不得脱逃。营中闻太师一面吩咐设酒,四阵主陪饮。

这里讲“用符印压住元神”——真正修行的就是元神。

其实看《封神演义》看明白了,很多故事就知道了:真正的生命就是元神——“五气朝元”就奔那儿去了。

五气朝元,就是丹田之下“以精化气”,(往上走)“以气化神”,借助你的身体,使你的元神真正的成功。这是生命的真谛。

所以在民间流传的这本《封神演义》,文化大革命、毛泽东、习近平,谁也没封这本书。为什么没封?在他们眼里“这本书在胡说”,他根本看不懂!所以才说是假的。

就是因为这样的障眼法,《封神演义》留在了民间,这是真正的书。学校里读的很多书都是骗人的。不读清华、北大、哈佛,你落得一个干净。那个学位拿下来,你整了一身污浊的东西。

黄龙真人元神被符印压住就逃不了了,所以到他们这个境界,只要元神一出来,他带着自己的肉身就走了,根本守不住他。所以那些人他可以控制自己的元神。

我们普通的人,即使你天目能看,有人做梦,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只是随着你看到的东西走,你分不清这一些,你并没有用自己的元神去看待这一切。

当你有本事用你的元神去看待今天我们看到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时候,你就没事了!因为中共病毒攻击的是人的肉体,你能够用自己的元神看,用自己元神掌握一切的话,那个病毒根本构不着你,反而你摸过的地方所有病毒全都没了,因为你境界比他高。这在生命道理上都可以解释得通。

那个病毒伤及的是人的肉体,有形的把肺毁了,它再小,它也是伤及肉体,而你自己是在元神的角度去把握自己的生命,你自然就可以把自己的肉体升华,如果没有你肉体的升华,你元神根本把握不了自己,你就会坠在其中。

所以“战胜自我的人是伟大的”那话是错的。“不在自我中”才是对的,战胜自我,你战胜不了,那是欲望。不在自我欲望中,那是境界。

且说燃灯回上芦来坐下,五位上仙俱著了伤,面面相觑,默默不语。燃灯问众道友曰:“今日赵公明用的是何物件?打伤众位。”

灵宝大法师曰:“只知着人甚重,不知是何宝物,看不明切。”

五人齐曰:“只见红光闪灼,不知是何物件。”

燃灯闻言,甚是不乐,忽然抬头,见黄龙真人吊在旛杆上面,心下越觉不安。

所以他们不该去,但是燃灯道人也讲了:“是吉、是凶?他们也不知道。”所以这就有悟的成分。你看到的过程,对彼此都是劫难,就像今天我们遭遇的一切(瘟疫),对所有的人都是劫难,同时也是机会,

所以节目中我说“2020年天灭中共——生与灭”,这份劫难,没有再生的机会,因为灭跟死,是两回事,死是可以复生的,灭是永远消亡——在时间的背景之下“你不存在了”。但对每个人来讲,就有“选择”在里面。所以,生命的珍贵就在这里。

燃灯道人同样是有选择。所以没有什么对、错。但是,祂的麻烦是祂自己惹来的。

众道者叹曰:“是吾辈逢此劫厄不能摆脱。今黄龙真人被如此厄难,我等此心何忍!谁能解他愆尤方好。”

玉鼎真人曰:“不妨。至晚间再作处治。”

众道友不言。不觉红轮西坠,玉鼎真人唤杨戬曰:“你今夜去把黄龙真人放来。”

杨戬听命。至一更时分,化作飞蚁,飞在黄龙真人耳边,悄悄言曰:“师叔,弟子杨戬奉命,特来放老爷。怎么样阳神便出?”

作者管他(黄龙真人)的元神叫“阳神”?可能是人家道家的说法,就是真体。

真人曰:“你将吾顶上符印去了,吾自得脱。”

杨戬将符印揭去。正是:

天门大开阳神出,去了昆仑正果仙。

这地方(天灵盖)一打开,阳神就可以出来,肉体对他来讲就是一件衣服……他的说法就跟濒死经验一样的,濒死经验是被动的出去,他是主动的出去,而且当他主动的出去的时候,他可以左右他自己的身体。

真人来至芦蓬稽首,谢了玉鼎真人。众道人大喜。

且说赵公明饮酒半酣,正欢呼大悦,忽邓忠来报:“启老爷:旛上不见了道人了!”

赵公明掐指一算,知道是杨戬救去了。公明笑曰:“你今日去了,明日怎逃!”

彼时二更席散,各归寝榻。次日,升中军,赵公明上虎提鞭早到蓬下,坐名要燃灯答话。燃灯在蓬上,见公明跨虎而来,谓众道友曰:“你们不必出去,待吾出去会他。”

燃灯乘鹿,数门人相随,至于阵前。赵公明曰:“杨戬救了黄龙真人来了,他有变化之功,叫他来见我。”

燃灯笑曰:“道友乃斗筲之器,此事非是他能,乃仗武王洪福,姜尚之德耳。”

武王、姜子牙只是人,但燃灯道人祂是仙,祂为什么要这么说呢?这叫“天意”。所以不在个体生命的高、低,而在个体能顺天意!而赵公明正好是反的——赵公明就是今天的“精英”、精英的态度!

公明大怒曰:“你将此言惑乱军心,甚是可恨!”提鞭就打。燃灯口称:“善哉!”急忙用剑来招架。未及数合,公明将定海珠祭起。燃灯借慧眼看时,一派五色毫光,瞧不见是何宝物。看看落将下来,燃灯拨鹿便走,不进芦蓬,望西南上去了。

燃灯的功底超过那几个人,祂可以用慧眼——祂的天目看,但祂也没看着,只看到五色毫光(看不到那东西)。那几个人干脆什么都看不着,燃灯能看到这东西本身发出的光。当他看到“一派五色毫光”的时候,这个东西就打不着他了。相当于祂能看破它,但是却收服不了它。

公明追将下来,往前赶有多时,至一山坡,松下有二人下棋,一位穿青,一位穿红,正在分局之时,忽听鹿蹄响亮,二人回顾,见是燃灯道人,二人忙问其故?燃灯认不得二人,燃灯把赵公明伐西岐事说了一遍。二人曰:“不妨老师站在一边,待我二人问他。”

这两个人认识燃灯道人,燃灯道人不认识他们。我以为这两个人应该有来处,这个来处的本身与燃灯道人不回到蓬上直奔西南而来是有原因的。

赵公明再出来的时候,燃灯道人不让其他道友出去,是他自己知道其他道友已经不是赵公明的对手,所以只能自己亲上,当祂自己亲对的时候应该知道一个大概。祂看到了那个东西无法治服,祂也不败走回蓬,他往西南而去,正好碰到这两人。

武夷散人落宝金钱辱公明

《封神演义》越往后头,出来的人物越来越高。写书的人太厉害!可以把他们写出来,包括元始天尊、老子,写书的人都可以写出他们不同的特点和境界,只剩下我们读书的人看不懂了!这是可想而知的。

随着跟大家分享《封神演义》,对我个人来讲,在理解上变得更加容易、明细。我刚才在另外节目中跟大家说:“如果你用元神控制自己身体的话,你看到的东西肯定是连贯的。”

我看(留言)有朋友说:“涛哥,你也太厉害了!”他也觉得是连贯的,而且可以长生不老!不用三千童男、童女上日本去找“不老药”了。

为什么找童男、童女?为什么要纯阴、纯阳?如果身体自身就是一个“宇宙”,童男、童女就是指人这边的身体不被破坏,不坠入人的环境(红尘)中——他们是在红尘中,但又保持了先天的东西。

他们的身体是封闭的……简而言之,身体所有有缝隙的地方都连为一体,而且尽量不让身外之物阻饶自己……所以,婚姻中男、女结合,却把身体破掉,男、女都一样。先天的东西破掉了,人就不一样了……

你今天如果遇到真正厉害的大道,(修炼)问题不大。但是,会影响人们在修行中对欲望的把握(就会有难度)……但一切都不是绝对的。一切都有相互对应的说法。

且说赵公明虎走如飞驰电骤,倏忽而至。二人作歌曰:

可怜四大属虚名,认破方能脱死生。
慧性犹如天际月,幻身却是水中冰。
拨回关捩头头著,看破虚空物物明。
缺行亏功俱是假,丹炉火起道难成。

我们试着说(解释)啊——

很显然,“四大”是境界的表现,当时的截教就已经修到这份儿上。应该赵公明可以达到这个境界,所以这两个武夷山的散人就嘲讽他:“可怜四大属虚名,认破方能脱死生。”

就是说,你赵公明号称已证悟四大,也不过如此,你根本没有识破。

我现在可以理解的:道家讲无、佛家讲空,“空、无”谁都懂,但何为空?何为无?可是另外一回事!……“空、无”讲的是人的肉身不存在。肉身是存在的,但在你的“生命境界中”是不存在的!存在的本身都没有……

就像我们常说的大肚弥勒:“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实际祂在哭,不是笑。祂慈悲众生:今天每一个众生能托生成人。因为人不知道祂是谁,人人都抱着大肚弥勒回家当摆设,但是人人却不知道他的苦衷。

拥有“四大”,你看不破它,都难逃生死(劫数),你还在这个空间神的控制之下;你的慧根、智慧、成功就像月亮一样看得着、构不着;你现在以为的一切却是水里面的冰,扭脸就化了,一切都是乌有,一切都是不可能。你识不破这“四大”,一切都不存在。

改变目前的想法,什么都成、什么都明白。回心转意,你就能够成;看破虚空、看破一切,你就什么都明白。

“看破虚空”有两种说法,一个是看破了一切,一切成为虚无的,那什么东西对于你就是明白的。另外一个说法就是“虚跟空都看破了”(空跟无都不存在了),那才是真正的境界,但那就高了、太难了!表面追求的功德也好、技法也好,其实都是没用的。

道家可能比较讲究这些功夫,“行”、“功”就是讲功夫。如果你不能真正回心转意的话,你炼丹其实是炼不成的,也就变成你是修不成的。

且说赵公明正赶燃灯,听得歌声古怪,定目观之,见二人各穿青、红二色衣袍,脸分黑、白。

他们代表元始天尊。两人穿的衣袍是一青、一红;脸却分成黑、白。黑、白,在太极中是最低档的,是世俗间的东西,他们自己称是武夷山的“散人”(最低的)。但是他们穿着青、红袍,他们是有使命来的——暗指元始天尊派来的。

我刚刚跟大家解释过,我说:为什么燃灯却奔西南下方跑,就冲着他们两来呢?燃灯有能力与元始天尊有着某种境界上的沟通——燃灯知道往这个方向跑是生路!如何是生路?他不知道!

所以,两件衣服,是青、是红,不是这两个人的境界,是元始天尊的法力对他们的加持,就像姜子牙骑的四不像、拿的杏黄旗一样!当他们被加持的时候讲出的话很古怪——是他,又不是他……在修道中,他们是最低的,可是他们却得到最高的加持。

公明问曰:“尔是何人?”

二人笑曰:“你连我也认不得,还称你是神仙!听我道来:

堪笑公明问我家,我家原住在烟霞。
眉藏火电非闲说,手种金莲岂自夸。
三尺焦桐为活计,一壶美酒是生涯。
骑龙远出游苍海,夜久无人玩物华。

他们把自己讲得很高。上两句,讲他们是大道修炼的那部分。下两句讲黑、白两色——自己。“三尺焦桐”是琴。他们还喝酒呢!

吾乃五夷山散人萧升、曹宝是也。俺弟兄闲对一局,以遣日月。今见燃灯老师被你欺逼太甚,强逆天道,扶假灭真,自不知己罪,反恃强追袭,吾故问你端的。”

他们讲述的是一番大道理!是顺天意的。以他们散人的概念,我以为,背后是有元始天尊的因素。

在破“十绝阵”的时候,姜子牙被姚天君弄走魂魄,赤精子去找师尊,师尊不帮他。师尊意思是说:“我也在其中呢!”

燃灯在遭到赵公明二十四颗定海珠打祂时,当祂跑的时候就是一种感觉,奔西南跑,不回蓬,祂知道西南那儿有生路,才会出现这个场面。

所以,我在节目中也常跟大家说:“你别问为什么!”生命不是为什么,生命就是境界的过程。人,才问“为什么”。当你得到答案的时候,就是被灌输的理论,不是你!

赵公明大怒:“你好大本领,焉敢如此!”发鞭来打。二道人急以宝剑来迎。鞭来剑去,宛转抽身。未及数合,公明把缚龙索祭起来拿两个道人。

萧升一见此索,笑曰:“来得好!”急忙向豹皮囊取出一个金钱,有翅,名曰:落宝金钱,也祭起空中。只见缚龙索跟着金钱落在地上。曹宝忙将索收了。

赵公明见收了此宝,大呼一声:“好妖孽,敢收吾宝!”又取定海珠祭起于空中,只见瑞彩千团打将下来,萧升又发金钱,定海珠随钱而下,曹宝忙忙抢了定海珠。

公明见失了定海珠,气得三尸神暴跳,急祭起神鞭。萧升又发金钱,不知鞭是兵器,不是宝,如何落得!正中萧升顶护,打得脑浆迸出,做一场散淡闲人,只落得封神台下去了。

二十四颗定海珠,后面成了佛家的“二十四层天”,这么大的宝贝,已经证悟到“四大”,但是遇到钱就完了!所以,赵公明后来成为了“武财神”爷!

赵公明跟祂三个妹妹,代表人间修行的最大麻烦,一个是财、一个是色。后面赵公明将去借金蛟剪——两条龙尾巴交织在一起——连燃灯都无可奈何!

咱多讲一句:习近平为什么到秦岭?大秦岭就是伏羲山、女娲山——原为兄、妹两人,大洪水后为了大地复苏,兄、妹两人结合,产生了人。所以人们说:“女娲造人。”

人看到的女娲像都是“人面蛇身”,伏羲也是。在吐鲁番看到画在丝绢上的画像,伏羲和女娲的蛇尾是交叉的。习近平去那儿拜神呢!同时,他是属蛇的,跟这个有关系,那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告诉他去的。我不认为他自己有这么大的本事……

源自于赵公明的妒嫉,祂的宝贝被那“落宝金钱”给落了。那“落宝金钱”是带翅膀的,钱会找人的,就像色欲会诱人,是一个道理的。太多修行的人因金钱而完蛋……

人的贪欲,在身体里面就是色欲,在身体外面就是金钱……多高的神仙,碰到钱就完!那修炼中犯了色戒,一毁到底!

曹宝见道兄已死,欲为萧升报仇。燃灯在高阜处观之,叹曰:“二友棋局欢笑,岂知为我遭如此之苦!待吾暗助他一臂之力。”忙将乾坤尺祭起去。公明不曾提防,被一尺打得公明几乎坠虎,大呼一声,拨虎往南去了。

燃灯近前,下鹿施礼:“深感道兄施术之德。堪怜那一位穿红的道人遭迍,吾心不忍!二位是那座名山?何处洞府?高姓?大名?”

道者答曰:“贫道乃五夷山散人萧升、曹宝是也。因闲无事,假此一局遣兴。今遇老师,实为不平之忿,不期萧兄绝于公明毒手,实为可叹!”

燃灯曰:“方才公明祭起二物欲伤二位,贫道见一金钱起去,那物随钱而落,道友忙忙收起,果是何物?”

曹宝曰:“吾宝名为落宝金钱,连落公明二物,不知何名。”

取出来与燃灯观看。燃灯一见定海珠,鼓掌大呼曰:“今日方见此奇珍,吾道成矣!”

曹宝手里拿着“落宝金钱”,能把这么大的宝贝(定海珠)给落了,曹宝却不认识这宝贝。所以,我刚才跟大家说的,他两一黑脸、一白脸,这是他们真正的水平,而他们一个穿红衣服、一个穿青衣服,那是(暗指)元始天尊真正的法力。那藉这个机会,等于圆满了燃灯道人(后来的燃灯古佛)。所以,这里,祂说:“吾道成矣!”——借着二十四颗定海珠,燃灯道人修成了燃灯古佛,在今天的秦岭,那是祂的道场。叫“迦叶(摄)佛”。没有二十四颗定海珠祂修不成。

所以,燃灯道人主持了(破)“十绝阵”,自己也是身在难中,而身在难中,随着天意而行,却成为了祂最后修成的关键一步——得了宝贝,其实就得了境界。

这么讲吧:祂经过了生死大劫,过来了!你想,祂往西南跑,本身就是打不过赵公明——打不过定海珠!祂够境界,才认识这个宝贝,祂就能修成;曹宝不够境界,不认识!这不是训练出来的!

曹宝忙问其故,燃灯曰:“此宝名定海珠,自元始以来,此珠曾出现光辉照耀玄都,后来杳然无闻,不知落于何人之手。今日幸逢道友收得此宝,贫道不觉心爽神快。”

这个定海珠,原来是老子的。所以也不用说是燃灯夺了赵公明的,而是物归原主,回到本家来!我以为,当初老子修出去的过程中,曾经借助二十四颗定海珠,修成了!

那赵公明的宝贝是从通天教主那儿得来的(应该是)。那老子是老大,元始天尊是老二,通天教主是老三,很显然,祂们三个师兄弟之间发生了某些事情,那二十四颗定海珠就从老子手里面落到了通天教主手里。通天教主后来分过宝贝,分给了赵公明。如果我没看错的话。

曹宝曰:“老师既欲见此宝,必是有可用之处,老师自当收去。”

燃灯曰:“贫道无功,焉敢受此?”

曹宝曰:“一物自有一主,既老师可以助道,理当受得。弟子收之无用。”

你看!他(曹宝)收著没用,他连认识都不认识。所以这里也讲述了一个概念:很多人去找宝贝,没用的!天大的宝贝,你不认识,在你眼前你都不认识,对吧!

那今天很多朋友看我节目,提到:“涛哥!你怎么知道这些,你如果这个、那个……”我觉得,你不用如果……我自己有自己的师父,我凭口可以讲出这些,如果你觉得真的是不错,你为什么就不能成为我的师弟、师妹呢?你不知道比我强多少!真的!跟这个道理一样。

曹宝得到二十四颗定海珠,他根本不认识,他随手就给了燃灯道人。现在的人,得什么也得装兜里,他没有那个生命境界……

燃灯打稽首,谢了曹宝,二人同往西岐,至芦蓬,众道人起身相见。燃灯把遇萧升一事说了一遍。燃灯又对众人曰:“列位道友被赵公明打伤扑跌在地者,乃是定海珠。”

众道人方悟。燃灯取出,众人观看,一个个嗟叹不已。

这二十四颗定海珠不输给太极图。

赵公明逼借金蛟剪 三仙姑同毁大劫中

不说燃灯得宝,话说赵公明被打了一乾坤尺,又失了定海珠、缚龙索,回进大营。闻太师接住,问其追燃灯一事。公明长吁一声。
闻太师曰:“道兄为何这等?”

公明大叫曰:“吾自修行以来,今日失利。正赶燃灯,偶逢二子,名曰萧升、曹宝,将吾缚龙索、定海珠收去。吾自得道,仗此奇珠。今被无名小辈收去,吾心碎矣!”

公明曰:“陈九公、姚少司,你好生在此,吾往三仙岛去来。”

闻太师曰:“道兄此去速回,免吾翘首。”

公明曰:“吾去即回。”遂乘虎驾风云而起,不一时来至三仙岛下虎,至洞府前,咳嗽一声。少时,一童儿出来:“原来是大老爷来了。”忙报与三位娘娘:“大老爷至此。”

三位娘娘起身,齐出洞门迎接,口称:“兄长请入里面。”打稽首坐下。

云霄娘娘曰:“大兄至此,是往那里去来?”

公明曰:“闻太师伐西岐不能取胜,请我下山,会阐教门人,连胜他几番;后是燃灯道人会我,口出大言,吾将定海珠祭起,燃灯逃遁,吾便追袭。不意赶至中途,便遇散人萧升、曹宝两个无名下士,把吾二物收去。自思:辟地开天,成了道果,得此二宝,方欲炼性修真,在罗浮洞中以证元始。今一旦落于儿曹之手,心甚不平。特到此间,借金蛟剪也罢,或混元金斗也罢,拿下山去,务要复回此二宝,吾心方安。”

他(赵公明)修到那个位置,才会拿到这两个宝贝。他要在罗浮洞中借助二十四颗定海珠,修到与元始天尊等同的境界。

云霄娘娘听罢,只是摇头,说道:“大兄,此事不可行。昔日三教共议,佥押封神榜,吾等俱在碧游宫。我们截教门人封神榜上颇多,因此禁止,不出洞府,只为此也。吾师有言,弥封名姓,当宜谨慎。宫门又有两句贴在宫外:

紧闭洞门,静诵黄庭三两卷;
身投西土,封神榜上有名人。

赵公明他大妹是相当遵守师父嘱托的。他们这个境界的都知道有(封神榜)这么回事,他们当时都在,但具体(封神榜上)是谁,不知道!

如今阐教道友犯了杀戒,吾截教实是逍遥,昔日凤鸣岐山,今生圣主,何必与他争论闲非。大兄,你不该下山。你我只等子牙封过神才见神仙玉石。大兄请回峨嵋山,待平定封神之日,吾亲自往灵鹫山问燃灯讨珠还你,若是此时要借金蛟剪、混元金斗,妹子不敢从命。”

当时(签押封神榜),让阐教出手——他们开杀戒、有他们的磨难——截教徒不出门,就行了。但是,命中注定在封神榜上有截教的人。他们的师父(通天教主)只是告诫,不点名是谁。只要过了这个时辰就没事了——守住、忍住!那赵公明他忍不住啊!

公明曰:“难道我来借,你也不肯?”

云霄娘娘曰:“非是不肯,恐怕一时失手,追悔何及!总来,兄请回山,不久封神在迩,何必太急。”

公明叹曰:“一家如此,何况他人!”遂起身作辞欲出洞门,十分怒色。正是:

他人有宝他人用,果然开口告人难。

三位娘娘听公明之言,内有碧霄娘娘要借,奈姐姐云霄不从。且说公明跨虎离洞,行不上一二里,在海面上行,脑后有人叫曰:“赵道兄!”公明回头看时,一位道姑脚踏风云而至。怎见得,诗曰:

髻挽青丝杀气浮,修真炼性隐山丘。
炉中玄妙超三界,掌上风雷震九州。
十里金城驱黑雾,三仙瑶岛运神飙。
若还触恼仙姑怒,翻倒乾坤不肯休。

赵公明看时,原来是菡芝仙。公明曰:“道友为何相招?”

道姑曰:“道兄那里去?”

赵公明把伐西岐失了定海珠的事说了一遍:“方才问俺妹子借金蛟剪,去复夺定海珠,他坚执不允,故此往别处借些宝贝,再作区处。”

菡芝仙曰:“岂有此理!我同道兄回去。一家不借,何况外人!”

菡芝仙把公明请将回来,复至洞门下虎。童儿禀三位娘娘:“大老爷又来了。”

三位娘娘复出洞来迎接。只见菡芝仙同来,入内行礼坐下,菡芝仙曰:“三位姐姐,道兄乃你三位一脉,为何不立纲纪。难道玉虚宫有道术,吾等就无道术?他既收了道兄二宝,理当为道兄出力。三位姐姐为何不允!这是何故?倘或道兄往别处借了奇珍,复得西岐燃灯之宝,你姊妹面上不好看了。况且至亲一脉,又非别人。今亲妹子不借,何况他人哉!连我八卦炉中炼的一物也要协助闻兄去,怎的你倒不肯!”

这个嘴,永远是惹祸的,所以,明白的人不说话。嘴,永远是挑拨离间的,人的环境就是这样。

碧霄娘娘在旁,一力赞助:“姐姐,也罢,把金蛟剪借与兄长去罢。”

云霄娘娘听罢,沈吟半晌,无法可处,不得已,取出金蛟剪来。云霄娘娘曰:“大兄!你把金蛟剪拿去,对燃灯说:你可把定海珠还我,我便不放金蛟剪;你若不还我宝珠,我便放金蛟剪,那时月缺难圆。他自然把宝珠还你。大兄,千万不可造次行事!我是实言。”

各自的宝贝代表各自本身。只要一出手就代表这个人出手,所以他妹妹的麻烦就在这儿;不祥,也就在这儿。

公明应诺;接了金蛟剪,离却三仙岛。菡芝仙送公明曰:“吾炉中炼成奇珍,不久亦至。”彼此作谢而别。

公明别了菡芝仙,随风云而至成汤大营。旗牌报进营中:“启太师爷:赵老爷到了。”闻太师迎接入中军坐下。正是:

入门休问荣枯事,观见容颜便得知。

太师问曰:“道兄往那里借宝而来?”

公明曰:“往三仙岛吾妹子处那里借他的金蛟剪来,明日务要复夺吾定海珠。”

闻太师大喜,设酒款待,四阵主相陪。当日而散。次早,成汤营中炮响,闻太师上了墨麒麟,左右是邓、辛、张、陶。赵公明跨虎临阵,专请燃灯答话。哪吒报上芦蓬。

燃灯早知其意:“今公明已借金蛟剪来。”谓众道友曰:“赵公明已有金蛟剪,你们不可出去。吾自去见他。”遂上了仙鹿,自临阵前。

燃灯可以知道赵公明已借来金蛟剪,祂却不知道那武夷山的两个散人在那边待着!?所以,每个生命都有他迷惑的地方,特别是遇到难的地方都会有迷。修行中的功底,也是靠这样长上来的。

公明一见燃灯,大呼曰:“你将定海珠还我,万事干休,若不还我,定与你见个雌雄!”

燃灯曰:“此珠乃佛门之宝,今见主必定要取,你那左道旁门,岂有福慧压得住他!此珠还是我等了道证果之珍,你也不必妄想。”

燃灯有着祂生命背后真正的来处。祂是“雷祖”,应该跟佛家有关,所以祂自己道出来“此珠乃佛门之宝”。也就是说,赵公明拿到手的东西,当初就不是好来的。所以,为什么赵公明在最关键的时候失去这东西?——宝贝本身就不是他的!来处有问题。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任何偷来的、不是正道的东西,能借此而修成?不可能!到了劫难的时候,一定跑不了。

公明大叫曰:“今日你既无情,我与你月缺难圆!”

这道人,诗曰:
跨虎临锋胆气雄,圆睁怪目吐长虹。
神鞭闪灼游龙尾,黑虎飞腾起旋风。
借来蛟剪称无价,要夺奇珠立大功。
造化不如周王福,千年道行一场空。

话说燃灯道人见公明纵虎冲来,只得催鹿抵架。不觉鹿、虎交加,往来数合。赵公明将金蛟剪祭起。

这是赵公明非常坚持、非常执著、非常狂暴之处。他一出金蛟剪,就把他三个妹子全毁了!不但他毁了他自己,还毁了他妹子。但这些都是命运所在。所以,有的时候,很难去说……

不知燃灯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