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议员提案禁中共党员买美土地

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不要招惹德克萨斯。美国德州共和党众议员奇普‧罗伊(Chip Roy)代表第21届国会选区,包括奥斯汀和圣安东尼奥的部分地区。他最近以“德克萨斯风格”向中国共产党出击。罗伊提议禁止中共党员在美国购买土地。

这是一个简短、明晰、尖锐的提案,应该尽快通过投票成为法律。

这份两页长的提案有一句有力的话:“尽管已经有其它法律条款,总统还是应采取必要的行动,禁止中国共产党成员购买位于美国的公共或私人房地产。”

罗伊提案的新闻稿毫无保留地表达了他的观点。

“在寻求全球霸主地位的过程中,中国(中共)一直在全球和美国购买土地和战略基础设施。”新闻稿写道,“中国(中共)对美国经济的直接投资对美国的生活方式构成重大威胁。这就要求我们采取严肃行动以阻止中共夺取美国具有战略价值的国内资产的控制权。”

该法案被称为《保护美国土地免受外国干涉法》(Securing America’s Land from Foreign Interference Act)。根据罗伊众议员的一份声明:“来自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外国投资者控制着近三千万英亩的美国农田,大约相当于俄亥俄州的面积。德克萨斯州有着第二高的外国所有权,有300万英亩土地由外国控制。”

新闻稿指出,一家中国能源公司在德克萨斯州购买了13多万英亩靠近空军基地的土地。这家公司“目前试图建设一个风力发电场,以接入美国电网”。

罗伊的办公室指出,中共是澳大利亚第二大外国土地拥有者,包括一个澳大利亚岛屿,该岛现已禁止澳大利亚居民居住。中共在澳大利亚租用了一个机场,租期为一百年。现在,“中国(中共)拥有机场领空。未经中国政府批准,澳大利亚公民不能在本国降落。”

长期批评中共并卖空中国和香港货币的德州亿万富翁凯尔‧巴斯(Kyle Bass)支持这项提案。

巴斯提出了一系列与中共党员土地所有权有关的尖锐问题。“有多少中共购买的土地靠近美国军事基地?他们已经控制了多少美国电网的直接链接?这些土地有多少是在拥有宝贵的基因种子的农场购买的?他们从这些农场窃取基因种子,然后运回中国大陆。为什么我们允许一家中国公司收购美国最大的家禽生产商?”

去年11月,他呼吁,在向中共党员出售土地时,美方应该采取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所支持的互惠原则。

他问道:“中国(中共)不允许前美国军官在使用中的中国军事基地和与台湾的边界之间购买200平方英里的土地……那么,美国为什么要允许中国公民进行这种战略购买呢?”

今年4月,巴斯就中共在德克萨斯州的土地所有权问题向德克萨斯州参议院作证,具体来说,“广汇集团美国公司(GH America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其领导人——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孙广信——拥有德克萨斯州多块土地(至少10个德州牧场)和商业所有权(占地至少13万英亩,包括Val Verde县的蓝山风电场)。”

巴斯在证词中指出:
“GH美国、孙广信、广汇集团与中国军方和中国共产党有着密切的联系。孙广信曾任新疆第八届、九届、十一届政协委员。孙与现任和前任共产党领导人保持着密切和积极的关系。这些关系可能是他在中国取得商业成功的关键。广汇集团的网站强调了集团支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决心,以及在员工中搞‘党建’是集团的优先任务。截至2018年,广汇集团共有40个内部党委、227个地方基层党支部,聘用党员六千余人。……看来广汇集团比大多数其它‘民营企业’更融入党和国家机器。”

孙广信和他的GH美国正是罗伊的CCP土地法案的目标类型。

但是,该提案的批评者将抛出一些反对观点来。

首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CFIUS)已经审查了中国公民(包括中共党员)购买的部分土地。因此,CFIUS可以取消任何对国家安全有影响的销售(注:意即罗伊的提案是不必要的)。CCP对非战略性土地的投资,比如在美国诺沃斯维尔(Nowheresville)的中部,给美国提供了某种对中共的经济制约。

例如,如果美国政府需要没收中共在美国的财产,作为对COVID-19经济损失的补偿,那么中共在美国拥有财产对美国来说是有益的。中共在美国拥有的财产越多,它就越不愿意伤害美国而冒这些财产被征用的风险。

然而,鉴于中共由于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流行所欠的损失规模(全球至少19万亿美元),中共购买的土地数量微不足道,无法起到上面说到的作用。而且,如果购买的土地的战略位置优越,或者它能为中共的政治影响力、间谍活动或笼络精英提供立足点,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反对该提案的第二个主要论点是,该提案将令人想起19世纪末的外来土地法、1882年的《排华法》和1875年修订的1790年《移民法》以及其它此类法律。许多人认为这些法律是种族主义的。

例如,1923年的一项法律针对的是日本后裔美国公民的土地所有权。1921年在华盛顿,一项针对日本人的法律得到最高法院的认可,并导致与日本的外交紧张局势。有些法律针对于新的亚洲移民,但不包括新的斯堪的纳维亚移民。

然而,这类论点可能混淆了种族主义与支持美国民主的爱国主义以及反共产主义,而且还否定了一个国家控制移民的主权权利。持此观点的人通常忽视了21世纪中共日益增强的军事、经济和外交实力,以及中共统治下的极权主义特征。今天的中国不是19世纪的中国,也不是20世纪20年代的日本。

今天,中国是共产主义的。中共侵略它国领土,在全球提升其政治影响力,并在大小国家收罗精英。今天的中共在国内和全球破坏政治、文化和语言多样性,包括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中共主导了这场种族灭绝。

因此,罗伊提出的法案在2021年是正确的。但它需要更多的支持才能成为法律。巴斯指出,“要使该法案强大,我认为它需要民主党的发起人和共和党的发起人。”

完全正确。与罗伊一起提出该法案的三名联邦众议员都是共和党人。他们是兰斯‧古登(Lance Gooden,德克萨斯州)、肯‧巴克(Ken Buck,科罗拉多州)和兰迪‧韦伯(Randy Weber,德克萨斯州)。

民主党在哪里?共和党领导层在哪里?至少,在土地所有权问题上,要求与中国互惠的声音在哪里?

美国尚未对中共的威胁采取果断行动。如果这种犹豫不决继续下去,将是美国自己的毁灭。

罗伊的法案是决定性的。它是对过去错误的一个纠正。

随着这项法案的提出,罗伊不仅对中共,而且对国会其他议员都提出挑战。谁会挺身而出,谁会与反对者辩论,谁会做正确的事来共同支持这个法案?两党的美国政客还要允许中共走多远?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2008年)政府学博士学位。他是《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尔分析公司委托人。他在北美、欧洲和亚洲进行过广泛的研究。他撰写了《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Ban CCP Land Ownership in the USA: A New Bill From Texa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