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谈“实验室泄毒” 海外知名科学期刊受中共操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1日讯】近日,中共病毒从实验室泄漏一说,成为舆论焦点。然而在此之前,多个著名科学期刊都忌谈“实验室泄毒说”。有法媒批评这些科学期刊掌握限制科学讨论的权力,受中共操控,沦为北京当局“有用的白痴”。

法国“世界报”科学记者傅卡(Stephane Foucart)日前发表“新冠病毒与对北京有用的白痴”一文,批评“自然”、“科学”、“柳叶刀”等欧美一些著名的科学期刊,不公平对待“实验室外泄”一说。

文章称,一年来,有关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所泄漏的说法,是一个很禁忌的话题。但最近几周话风突然逆转,实验室泄漏说正强而有力地卷土重来。以至于某些人错误地以为已经有了定论:中共病毒很不幸就是出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场事故。

事实上,中共病毒究竟是动物自然传播的,还是从实验室泄漏的目前都没有确凿证据。那为何公众的态度会有如此大的转变,这是怎么发生的?

文章指出,引发舆论转向的是美国“科学”杂志5月13日发表的联署声明。18名科学家在声明中指出,我们必须严肃对待所有涉及自然传播和实验室泄漏的假设,直至我们掌握足够的证据为止。

而在科学家发表声明之前,实验室泄毒论一直被科学期刊“系统性摒弃”。

傅卡质疑,为什么在18个月之后才会发表科学家的这样一篇声明?这种前后不一的情况,凸显“科学”、“自然”和“柳叶刀”等知名科学期刊拥有框定、限制科学讨论的偌大权力,它们决定提出某些问题,同时对另外一些问题关上讨论的大门。

对此,英国“独立报”前副主编比瑞尔(Ian Birrell)曾在新闻网站UnHerd撰文质疑,这些著名刊物在尚未掌握坚实可信的证据前,就为病毒自然传播一说保留大篇幅页面,是否充当了北京的“有用的白痴”?

事实上,一些科学期刊为北京站台的情形有时非常严重。2020年2月19日,“柳叶刀”发表了27名科学家的一封简讯:“坚决谴责关于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并非来自自然界的阴谋论”,排除中共病毒可能源于实验室泄泄漏事故。

从此,有关病毒是否源自实验室事故的讨论成为禁区。

不过,仍有一些科学家指出,“柳叶刀”这份声明的表述是错误的,与科研精神背道而驰。因为这像是在告诉科学界应该提什么样的问题,不应该提什么样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柳叶刀”这份声明后来被证实,主要执笔人是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总裁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达萨克与中共存在利益关联,他主导的“生态健康联盟”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了数十万美元研究资金。

达萨克与武毒所亲密合作发表过二十多篇论文,他本人与该所的研究员石正丽合作发表与蝙蝠冠状病毒有关的论文至少有3篇。

根据非政府组织“美国知情权”(USRTK)依据美国信息管理法获得的电子邮件证明,达萨克在2020年初给其他26名科学家发电邮,要求与他们在“柳叶刀”上发表联署信,认定中共病毒是自然生成的,并谴责有关病毒是从武汉研究室外泄的言论。

达萨克还告诉其他科学家,连署信是为了支持对抗病毒的中国科学家、公卫专家和医疗人员。他声称,中共病毒只能是自然来源,否则会造成“恐惧、谣言和偏见”。

达萨克在署名时为了避嫌,把自己的名字排在第四位。有意思的是,这位与中国有利益关联的专家,也是世界卫生组织(WHO)武汉调查团的主要成员。

今年2月,世卫专家结束在武汉对病毒起源的调查后,给出的结论是:病毒从实验室传出的可能性极低。这一结论引起美国及国际社会强烈反弹,世卫最终承认,中共当局没有给世卫专家组提供有关病毒的关键信息,对实验室泄漏一说仍需进行调查。

美国总统拜登5月26日下令美国情报机构,在90天收集信息,给出中共病毒起源的调查报告。

在邮件被曝光后,77岁的达萨克做出重大的转折,他表示对于中共病毒起源,仍需进行彻底调查。但他对于签署上述联合声明拒绝评论。

另外,美联社披露的一封中共政府的文件指出,中国大陆所有有关中共病毒的研究,在公开之前必须经过政治审查。文件还补充,所有有违这一从2020年2月起执行的新规定的做法,将被“严厉惩罚”。中共一直声称,中共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一说是“政治阴谋”。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