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菁:三孩政策立法背后的党国意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陆媒报道,6月18日国务院已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草案〉》,并交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二孩政策法案是2015年10月29日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国务院于当年12月2日通过了此法的修正案,人大于12月27日通过,2016年1月1日起施行。时间上不超过两个月,可谓应对迅速。由此相信,此次三孩政策法案的通过也会非常快,这难免不让人感觉中国的人口问题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程度了。

那么,是不是放开二孩,甚至放开三孩政策的立法意味着中共把生育权多多少少还给了老百姓一些呢?并非如此。中共认为,“有关生育政策是执政党的政策主张……要通过立法机关的法定程序成为法律,上升为国家意志。”党媒更是纷纷把三孩政策的出台称为“三孩红包”,似乎这是从天而降的大好事,老百姓应该像抢红包那样争先恐后。

可现实却与中共的愿望相悖,网上各种评论翻车,不但生三孩意愿不足,还有很多网友被激怒了:“上有四老,下有三宝,中间两个,死了拉倒”。所以我们又看到了这样的报道:“多地部署全面了解育龄妇女及生育意愿,已开展问卷调查”。报道称,国家统计局济南调查队在济南市对366户家庭开展的调查结果显示:三孩的生育意愿,中年高于青年,农村高于城市,制约三孩生育意愿的因素主要为:经济压力、时间成本、工作压力、身体状况。

生育意愿调查是国际通行的一种调查方式,理想子女数、生育计划和生育行为构成了整个生育意愿的所有环节。理想子女数反映的是妇女的生育观念。实际上,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大部分妇女的理想子女数在2以下,因为政府之前是不允许这个数字大于2的。

为何中国人会形成这样的观念呢?之前公布的一份调查表明,在“只生一个好”时代,计划生育工作做得越深入,当地的年轻人对独生子女的认可度越高,该地区的理想子女数就越低。可见,中共此前对独生子女的疯狂宣传恰恰对目前二孩、三孩的生育意愿产生了反蚀作用,那些被一孩化政策洗脑的人无法马上转变观念,接受二孩或三孩政策。

可以说,中共为了自身的利益,对民众的生育控制从来就没有放松,韭菜不够割了,就要求多种韭菜。自1980年以来,一孩政策实施长达35年,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仅6年,就又迎来了三孩政策。当年能够逼死人的一孩宣传漫画和标语让人记忆犹新,如“一人超生,全村结扎!”,在二孩时代变成了“一人打胎结扎,全村都得生俩!”和“一人拒绝多生,全村人工授精!”。这同样触目惊心的二胎宣传标语,只能表示老百姓仍然只是中共国的韭菜制造工具,让你只生一个,你就不能多生,让你生两个,你就既不能生一个,也不能生三个。“一胎罚、二胎奖、三胎四胎不要想”,真不敢想像这个口号在三孩政策下能改成什么样。

虽然放开了三胎,但肚子还是国家的,国家现在让你生三胎了,你不愿生还不行,生育意愿是来自人的主观感受的,是人性方面的,中共要执行的却是国家意志,甚至通过修法来保证这个国家意志。

历史上把妇女肚子视为国家工具的例子往往在共产主义国家中出现,苏联斯大林时期由于内部清洗屠杀和战争导致人口快速减少,1936年修改《家庭法》,医生不准做堕胎手术,违者被抓去劳改,鼓励妇女生育多个孩子,对生育7胎以上和11胎以上的母亲给以奖励。但婴儿出生率峰值仅出现了一年,后续下降至比原来还低,最终以失败告终。

罗马尼亚党魁齐奥塞斯库为了提高人口数量,增强国力,1966年颁布法令,禁止堕胎、禁止离婚、每对夫妻至少生四个孩子,不能受孕的妇女要缴纳税金,“月经警察”进驻各个单位,对妇女经期进行严格的监控。在这种泯灭人性的法令下,胎儿的出生率高了,但随之而来的是各种设施不足导致的婴儿死亡率增高,为此,齐奥塞斯库下令,只有满月以后的婴儿才能申报户口,将那些满月内死亡的婴儿排除在统计数字之外。

可见,专制集权政府在乎的只是自己的权力和利益,事实证明,“国家意志”往往无法代表和操弄民众的意愿。中共匆忙修改法律让中国人多生孩子,恰恰说明中共已经开始品尝其强权统治给其自身带来的恶果,正在走向穷途末路。或许,中国人能够真正拥有自己生育权的时代已经不远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