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中共酷刑:高分贝噪音折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7日讯】连续不断的对人播读高分贝音乐或其它噪音,会让人精神崩溃,或造成听力严重受损、心律不齐、双耳出血发炎等。今年的“国际反酷刑日”,我们采访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她曾经连续约三年时间,遭受中共的这种酷刑迫害。

广州法轮功学员朱洛新,曾在中国大陆的知名企业担任高管职位。因为坚守信仰,她被中共非法重判十年,经历了长达八年不间断的酷刑。

2003年,在广东省女子监狱,狱警指使两、三个重刑犯,24小时对朱洛新贴身包夹。每天清晨5点,她就被拉到三、四平方米的小屋迫害,一直到晚上12点多,才放她回监仓。犯人不停的在她耳边大声诵读污蔑法轮功的内容。与此同时,电视机也一齐上阵,高音量播放中共制作的造假视频。

朱洛新:“长期这样,我的耳朵就像震动的很厉害,就是听到他们很大声在我耳朵旁边读读读,读到我都听不到。”

看到朱洛新听不清了,犯人不仅没有停止,反而还加大音量继续读。最后她的耳朵出现了水声。

朱洛新:“那种说不出来的痛苦,耳朵是不断的轰轰轰的那个,有水在里面摇了。我就是听不清他们在读什么了,我的听力我觉得很懵,老是嗡嗡的那个感觉。那个房间很小,它的门又关起来,就是在那里还有回音,他大声这样(读),所以是非常非常痛苦的。”

每天十几个小时被连续不断的高分贝噪音洗脑,朱洛新身心俱疲,内心艰难的抵制着。

朱洛新:“完全不能入睡,长期是失眠。我已经非常疲劳,疲劳到有时候就是已经完全都大脑都麻木了,很头晕头痛的那种感觉。我就靠晚上那几个小时,我要不断的自己鼓励自己,我要活下去!我一定不能要那东西,他们灌到我里面的东西,让它占据了我原来的那个已经变成好人的那种思想。这是非常非常痛苦的一个过程。”

长达三年,朱洛新被单独关押、强化洗脑。她的心跳也出现了过速的问题。

朱洛新:“经常心跳得很快。而且人像发慌啊,心里发慌的那种感觉,就是人在长期的承受不住那种高压的,超过人体正常的那种迫害的过程,非常难受。”

2002年上半年,在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朱洛新被施加了铐地环、脚镣酷刑。

三十多平米大的地方,关了五六十人。朱洛新大小便、换衣服,都被迫在众人面前进行,警察还不许其他犯人帮助她。

这种酷刑,造成她精神和肉体上的极大羞辱和痛苦。14天后,卸下3、40斤重的脚镣时,她小腿以下已经没有了知觉。

朱洛新:“带的那个环的那个位置,它就陷了进去,又有那个脓水,有血水出来的那种流出来。1703很长一段时间我才能够站起来学会扶着墙边走。”

每分每秒都可能遭到的迫害,让朱洛新无数次险些失去生命。但是,在物质紧缺的监狱里,她还是把自己的肉和菜,包括每天仅有的一杯水,都分给其他犯人喝。

朱洛新:“所以他们是很感动,非常感动。我又跟他们讲真相说,我们(法轮功学员)都是无辜的,受迫害的。”

看守她的犯人,明白了法轮功学员是受到中共迫害的真相后,不忍再下狠手。

为了维持迫害,监狱很快安排新的犯人换上。就这样,一批犯人走了,又来一批。

朱洛新:“我很痛苦啊我内心。后来我就想,我都是个等死的人,当时,医生都要我回家等着,没药可救了。但是我就是炼的这个法轮功,我的师父,李洪志师父救了我的命,他没收我一分钱。那我现在只是想做个好人,你们这种执法者都这样折磨我,我想我有什么大不了的?人出生的时候,不就是来的时候也是光条条的,走的时候也是光条条的吗?那我说这个苦算什么?我就是不屈从。”

朱洛新说,高分贝噪音的折磨,对大脑神经会造成严重破坏,让人不能正常思维。自己因为一直坚信法轮功无罪,才能够坚持下来。可是很多人很不幸,被迫害到已经精神不正常了。

采访/易如 编辑/王子琦 后制/王明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