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四十九回 武王失陷红沙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封神演义》越往后,触及到的高人了!不太好讲!

我讲《封神演义》其实也是我生命的一个过程。有些东西我觉得满有趣的!但是,我讲的只是《封神演义》当中我可以看到的故事,没有别的东西……

我们看到在远古的时候生命之间的关系,对我们今天的提示。我们今天现实生活中的人太糜烂了——修炼中说:“太常人了!”

这块肉(身),就叫常人。

我们前三期节目一再跟大家分享说,赵公明陆压“钉头七箭书”就给钉死了,他没有三魂七魄……只有人,才会有三魂七魄。我跟大家解释那就是“时空”。

“三魂”就是天上、地上、地下。赵公明的境界达天上,他没修成(他几乎要修成,出三界)。地上,就是姜子牙(的境界)。地下,就是当初的武吉(死刑犯)。

我们通常说的“天、地、人”,你可以叫做“精、气、神”,“事不过三”的根本原因,就是在人的环境中。任何生命上、下对应都有三个他——天上一个他、地上一个他、下面的一个他。一定是有个归属的。所以为什么连瘟神都走三下,什么都是三下,就这么回事儿。

为什么结婚要去拜三下,就是天上、地下拜上,才能照顾到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全部。这是跟大家解释的“三魂七魄”。

金、木、水、火、土组成了万物,这是“物质”层面。日、月是阴、阳。凡物都有阴、阳,连个螺丝,都有公、母。一定是并生的,不并生就待不了。

有天上、地下,所以“地上”是天上跟地下的一个结合面。我们说了“有过去、有未来,现在不存在”,是因为“时间”就是一个过程。

你要能理解这一些,没有你看不懂的,任何的烦恼——人现实生活中带着肉身,不可能没有烦恼——根本就无法左右你。会出现(烦恼),但是“刷”就没了,自己值当说“没意思”!

这人一生里,都能理解这些,你怎么还苦恼!它是正常的。因为你带着肉身就来了。

那金、木、水、火、土是万物,你加上一个阴、阳,你不就一切都存在了。可是他又在时间上——太阳系上的金、木、水、火、土五颗行星,加上日、月,是一个“时间”的概念,这几颗星星走动起来,不就是白天、黑夜、一个星期。

玄妙就在于“时间是物质”,物质又是时间。人随着时间推移不就是生和死,万物不就朽了嘛!所以这是对应的,物质的本身是透过时间体现出来的,然后在我们这个环境中完全展现出它的魅力、它的诱惑。

所以我们的身体就是一个真正的“时空”。濒死经验里那个出来的魂,就是我们“真正的自己”、真正的“元神”。真正的自己钻到了我们肉身的这个时空里,人,就真实了。人,就能修炼。

而现代的人只是盯在了这块肉(身)上。所以父、母、男、女在一起造了一个空间,因为里面有时间、有物质,又蕴藏着万物,沟通在一起。

我们跟大家解释过,身体表面有八万四千个汗毛孔(《封神演义》里头都这么说的),应该是八万四千汗毛孔对应着佛家的八万四千法门。而道家是讲脉的,血脉里面的穴位应该有三千六百个,对应道家说的三千六百法门。

身体就是给修行用的,这是我们生命的真谛。我希望朋友能听懂。因为当我自己理解到这一点就非常感慨——没有什么能诱惑你,你什么都看得明白,你能看明白你自己的毛病,这是难得的。而且能坦然面对它。

我相信朋友能理解,为什么信仰是永远不可能战胜的——信仰是在魂魄上,战胜的是这块肉(身),根本就不在一个生命层面上。

所以为什么我们说“天灭中共”,那神展现的一切,是与人的灵魂同在的,摧毁的是这块肉身所拥有的。摸不着,但是又真实存在。

所以人们改变想法、改变念头、抛去邪恶,这是真的。“人之初性本善”就讲人的灵魂。“人之初性本恶”讲的是这块肉,因为恰恰这块肉这么伟大、玄妙,却是透过了男、女结合,阴、阳共生,给生出来一个。所以人人就会带有这个肉的品质(欲望)。因为他靠欲望去传宗接代,他要把这个环境保持住,这个环境就这么造的。结果人忘了自己的本来,就忙乎男、女这点事儿。

但是,实际的婚姻又不是,所以我们民间现在还流传着一个概念叫明媒正娶、原配,这些都是跟人的灵魂相关的,那今天的人们只残留下一些说不清楚的“道义”。这些道义残留的太少了……所以,完全失去了他的生命本来!因为根本不明白这块肉(身)干嘛!

借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封神演义》,确实是我个人的一个生命过程,我个人也非常珍惜的。很多东西跟燃灯道人一样,我没啥准备,随口来的,所以当我脑子里出现的时候就得给说出来,我说不出来的时候,我就一点都不知道!很感谢朋友给我这机会。

第四十九回,武王失陷红沙阵。

“十绝阵”拖得满长。我们说了“红水阵”跟“金蛟剪”同时出现,实际是指人的思维。能够逃避金蛟剪的,只能“化为一道虹光”。

燃灯道人也有看走眼的地方,他都准备好了,预先借助他的木遁走了,他失掉了他的梅花鹿,被金蛟剪剪了。陆压不是,陆压化成虹光走了——祂肉体的这一面已经完全超越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空间,祂才能化作虹光走了;情欲、色欲的东西对他没用了。那赵公明也就失在这儿上,他表现的是妒嫉诱发出来的傲慢——相生相克……

“天灭中共”提醒大家的是“一个时辰”——时间走到那儿自然发生的!我们在这个环境中能够使自己生命超越出来(就像我刚才讲的那些故事),如果自己在生命中,就在现实的红尘中,你有这种感悟的时候、完全能够理解到的时候,那玄中之玄妙,无人能知道,只有你晓得其中的奥妙,那一份生命的珍贵,无可分享,语言很笨拙;形容词,那是瞎扯……

我为什么老说中文的形容词是瞎扯呢?它,助长了人的贪欲、淫荡、欲望、贪婪、占有。闭月羞花、沈鱼落雁、倾国倾城,到了,都是这块肉(身),对不对!而它并不是像古书中形容的那些真正尊贵的生命的那一份尊贵!所以,用形容词描绘的东西,我劝大家离开得远一点儿!

诗曰:
一煞真元万事休,无为无作更无忧。
心中白璧人难会,世上黄金我不求。
石畔溪声谈梵语,涧边山色咽寒流。
有时七里滩头坐,新月垂江作钓钩。

这首诗满深的,我们跳着说。下期节目再解释。

道德真君一叶莲舟破红水

话说道德真君领燃灯命,作罢歌,提剑而来。

真君曰:“王变!你等不谙天时,指望扭转乾坤,逆天行事,只待丧身,噬脐何及。今尔等十阵已破八九,尚不悔悟,犹然恃强狂逞!”

我们上期讲到“红水阵”没完,就到这期来了。

我上期节目讲了道德真君他收了几个徒弟都没修成。他自己其实就是……人性当中恶的一面成分高。

道德真君的几个徒弟是因怒气、因怨气、因杀气,他给收走了,这都是人性中恶的。而怨、怒、杀都跟人的色欲直接挂钩的。如果贪这淫色东西的话,人会发怒,发愿杀人。

那燃灯道人让道德真君去破红水阵,是一对一,对着来的。所以《封神演义》里面的生命对应,是非常非常严谨。

王天君听得道德真君如此之语,大怒,仗剑来取。道德真君剑架忙还。来往数合,王变进本阵去了。道德真君闻金钟击响,随后赶进阵中。王变上台,也将葫芦如前一样打将下来,只见红水满地。

真君把袖一抖,落下一瓣莲花,道德真君双脚踏在莲花瓣上,任凭红水上下翻腾,道德真君只是不理。王天君又拿一葫芦打下来,真君顶上现出庆云,遮盖上面,无水黏身。下面红水不能黏其步履,如一叶莲舟相似。正是:
一叶莲舟能解厄,方知阐教有高人。

……莲花,是出污泥而不染,所以,“一叶莲舟能解厄”,就是道德真君身上有这(恶的)东西,他才遭遇这一难。但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无论他有多大毛病,他又是一个真正修行的人,那东西伤不了他。偏偏他叫“道德真君”——与情色相关的,是容易损失道德。

道德真人脚踏莲舟有一个时辰,王变情知此阵不能成功,方欲抽身逃走。道德真君忙取五火七禽扇一搧。

此扇有空中火、石中火、木中火、三昧火、人间火,五火合成此宝。扇有凤凰翅,有青鸾翅,有大鹏翅,有孔雀翅,有白鹤翅,有鸿鹄翅,有枭鸟翅。

为什么是这五火?给我点儿时间,我再看看……

道德真君他有七禽扇,所以他有不同的禽类的翅膀:凤凰、青鸾、大鹏、孔雀、白鹤……在这个时辰的环境当中,“五火七禽扇”有“包罗万象”的概念,里面有时间(只要有七,里面就有时间)的概念。就是过去、将来他都可以照顾到。

七禽翎上有符印,有秘诀。后人有诗单道此扇好处,有诗为证,诗曰:
五火奇珍号七翎,授人初出乘离荧。
逢山怪石成灰烬,遇海煎干少露泠。
克木克金为第一,焚梁焚栋暂无停。
王变纵有神仙体,遇扇搧时即灭形。

……王天君即使他修得相当高,只要他出不了三界,这把扇子同样能烧掉他。那“五味火”来了之后,他搧扇子,那风就来了。火见风势而成的。

《封神演义》太高了!

道德真君把七禽扇照王变一搧,王变大叫一声,化一阵红灰,迳进封神台去了。道德真君破了红水阵。燃灯回芦蓬静坐。

燃灯每次都是破完阵,即刻回去静坐,都这么写。其实,燃灯回去静坐,应该是指祂另外一边的元神去做什么事情!破十绝阵是祂自己单挑的,祂来破阵的时候,就讲“有祂自己的了怨之处”。

祂在了去祂自己的恩怨。我不知道是否会在后面文字中展现出来,或者即使展现了,我们是否能读出来?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能意识到祂在表现一个修行的人在处理这样事情的时候,祂的行为方式。

陆压七箭书射死赵公明

且说张天君报入中军:“启太师:红水阵又被西岐破了。”

闻太师因赵公明有钉头七箭书事,郁郁不乐,纳闷心头,不曾理论军情;又听得破了一阵,更添愁闷。

且说子牙在岐山拜了二十日,七篇书已拜完,明日二十一日,要绝公明,心下甚欢喜。

钉头七箭书,是七篇书,所以我以为七是时间。赵公明没有三魂,他已经到了顶天了,所以他没有三的问题。但是他有时间的问题。

你看,是三天一篇书,三天一篇书,一共七篇。如果我能理解的话,就是七篇书把赵公明他过去修行的时间轴(他是从天皇年代修起)的一切全给他毁掉。所以非常悲剧。可以把它理解成“功亏一篑”。他输在一个念头上。

任何人处理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要保持平和的心态,你一定要退,而不是进。再难的事情,一定先退半步。要尽自己可能,把自己身在这件事情当中的情感、利益,与肉身同在的一切,你要淡化一下。

也就是把自己放在“不是当事人”的角度,而是一个“第三者”的角度,你就看到了事情的真相。起码接近真相吧!起码更接近你判断事情的真谛部分。

赵公明就错在这里。错在了他的狂妄。他的狂妄促成他的妒嫉。他表面上是替截教去打不平,他在闻太师去找他的时候就说:“你闻太师干嘛非要叫他们十个天君来,你直接上我这儿来,你这事不就办了。”他同样看不起截教他们。

他也确实有本钱看不起截教。与其说,赵公明去帮助闻太师,不如说是在展现自己的才华。如果用现在的话讲:“他很想出名。”其实你怎么解释都可以,都可以解释出来。一句话,就是他的“自我”。

再说赵公明卧于后营,闻太师坐于榻前看守。公明曰:“闻兄,吾与你止会今日。明日午时,吾命已休!”

这个说话的他,是赵公明的元神。他的元神知道这些,但是他修行的功夫都在他的副元神身上。所以副元神被七篇书给拜没了,给拜散了,所以他这边其实看起来就是植物人了。但他的元神还能说,能表达,而身体完全是一个普通的人,鼾声如雷。

这就是讲:生命的真实,在元神上,不在这块肉(身)上。反衬过来,也是我们一再说的,人是珍贵的,他的珍贵就是灵魂的那一部分。

太师听罢,泣而言曰:“吾累道兄遭此不测之殃,使我心如刀割!”

张天君进营来看赵公明,正是有力无处使,只恨钉头七箭书。把一个大罗神仙只拜得如俗子病夫一般可怜,讲什么五行遁术,说不起倒海移山,只落得一场虚话!大家相看流泪。

《封神演义》是混在一起写的,当他所练的功夫都在副元神身上,而副元神被拜走了,他这边当然就是个俗子病夫。

五行遁术……都是一场虚话——真正的东西没了!就像我们跟大家说的濒死经验一样,这块肉就在那儿,那出去的魂魄可以看到下面的人,只是交流不了。这道理完全一样。

不相信神、佛,只相信这边有形东西的朋友,从中一定要体会自己的珍贵!当你体会到这一步的时候,你看东西会完全不一样,而且会帮助你自己内心的生命有巨大的提升,那是你本质的跨越。

且说子牙,至二十一日巳牌时分,武吉来报:“陆压老爷来至。”

子牙出营迎接,入账行礼。序坐毕,陆压曰:“恭喜!恭喜!赵公明定绝今日!且又破了红水阵,可谓十分之喜!”

子牙深谢陆压:“若非道兄法力无边,焉得公明绝命。”

陆压笑吟吟揭开花篮,取出小小一张桑枝弓,三只桃枝箭,递与子牙。“今日午时初刻,用此箭射之。”

子牙曰:“领命。”

当陆压他去强调“时辰”的时候,表明陆压参与这件事情也有他需要修行的部分。在陈九公去偷七箭书的时候,陆压意识到:七箭书要给拿走的话,全部都完蛋了。所以陆压拼了他所有修行的功力。

一有局限,他一定强调“时辰”、强调“形式”、强调“他搭的台什么样”,这些东西都是他的道术要求的。有了局限,没有这些东西就不灵。

七箭书本身既是陆压的功夫,也是他的局限。那本事再大的,就不用七箭书,“想一想”就把赵公明给想没了,是不是!但是,如果那么大本事的,也不会来,这事跟他没关系。

是因为局限性。如果,在时辰上等时辰,是有讲究的!

二人在帐中等至午时,不觉阴阳官来报午时牌。子牙净手,拈弓,搭箭。

陆压曰:“先中左目。”

子牙依命,先中左目。

这西岐山发箭射草人,成汤营里赵公明大叫一声,把左眼闭了。闻太师心如刀割,一把抱住公明,泪流满面,哭声甚惨。

子牙在岐山,二箭射右目,三箭劈心一箭,三箭射了草人。公明死于成汤营里。

一个大罗汉就这样被射死了!射三箭,我以为这里面包含着“天、地、人”——左为天,右为地,最后一箭射的是人心。眼睛代表人的魂魄。

后面的诗在形容赵公明,我觉得满有趣的。

有诗为证,诗曰:
悟道原须灭去尘,尘心不了怎成真。
至今空却罗浮洞,封受金龙如意神。

红尘的一切、心念的一切都要去掉。我以为是忍。

忍,就是去掉人心。我能理解到:“人的肉身出生之后,他自然就带着这些人心。”我偶然意识到:学音乐的、拉小提琴的、拉二胡的得会童子功。因为他到一定程度会拉不下去,只有学童子功才拉得下去……

后来我理解到:练童子功,是元神在被开启。经过这样的训练之后,一直是这小孩的元神在控制着琴,而不是这边人的肉身强调的技巧(这是表面),所以本来真正的东西应该是元神。

因为小孩没有概念,小孩没被灌输任何东西,他一出手自然就是元神的东西。就像婴儿为什么受惊吓,是他自己的魂跑出去。你现在让你的魂跑出去,跑得出去吗?

……肉身自带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对修炼的人来讲,这就是“常人心”,就是肉身所带的一切。灭掉他、压住他,你才能使自己真正的元神出来。

什么叫悟道?就是让自己的元神说话。完全灭掉自己肉身所带来的欲望。灭掉尘心、红尘的一切,自然元神就出来了,你就悟道了。悟性高,就是能够把人心屏除掉,这人的元神能不被自己的欲望所诱惑。

就像佛祖打坐,魔王的女儿就来了……这种诱惑是有的,男人的诱惑也是一样的。“尘心不了怎成真”这个真,就是生命的真谛,自己真实的自己。所以尘心灭掉,肉身的欲望没了,就“成真”了,其实就跳出来了。

罗浮洞,是赵公明的洞府。在道家里“罗浮”这个词是有个说法的。可能后来他就是武财神、如意神,是被人供奉的。

闻太师见公明死于非命,放声大哭。用棺椁盛殓,停于后营。邓、辛、张、陶四将心惊胆颤。“周营有这样高人,如何与他对敌!”营内只因死了公明,彼此惊乱,行伍不整。

且言子牙同陆压回蓬,与众道友相见,俱说:“若不是陆压兄之术,焉能使公明如此命绝!”燃灯甚是称羡。

但他们没有人知道陆压是谁,陆压不会告诉他们。所以道行高的人对道行低的人仅仅出手而已。但是,很显然,那是陆压必须要做的,因为他拿出七箭书的时候,他已经把他的命顶进去了,所以对陆压,同样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命里注定了。

天命有在 周主洪福

且说张天君开了红沙阵,里面连催钟响,燃灯听见,谓子牙曰:“此红沙阵乃一大恶阵耳,须要一福人方保无虞。若无福人去破此阵,必有大损。”

子牙曰:“老师用谁为福人?”

燃灯曰:“若破红沙阵,须是当今圣主方可。若是别人,凶多少吉。”

要武王去,我现在并没看明白“红沙阵”到底代表着人间的什么东西?红水阵代表色欲的东西!而红沙阵代表着什么呢?我到现在没看出来。那是神仙摆的阵,可是破阵的是个人,而不是十二金门里面的任何仙。

这里讲“红沙阵之恶”,没说有多凶恶,暗语是:越是人的东西、越是肉身的东西,对生命越具有破坏力。我想不出高于情色的东西是什么。用武王的命去破阵。他死了一百天,顶里头,才能破这个阵,就连燃灯自己都不敢去。反过来说,是专门毁神仙的,只要你出去,就一定毁你。

换句话说,是对修行人的一种告诫:“即使你是正的,但你的凡心不去、你的人心不去,是麻烦!”

子牙曰:“当今天子体先王仁德,不善武事,怎破得此阵?”

燃灯曰:“事不宜迟,速请武王,吾自有处。”

子牙着武吉请武王。少时,武王至蓬下。子牙迎迓上蓬。武王见众道人下拜。众道人答礼相还。

武王是凡人,他可不是修行人。他是王,见到修行的人,他下拜!他知道诸位都是仙。

武王曰:“列位老师相招,有何吩咐?”

燃灯曰:“方今十阵已破九阵,止得一红沙阵,须得至尊亲破,方保无虞。但不知贤王可肯去否?”

武王曰:“列位道长此来,俱为西土祸乱不安而发此恻隐。今日用孤,安敢不去。”

这要放在今天,说习近平你去破阵去!“这不是借刀杀人吗?”今天大陆任何一个人听到这样的话:“这是阴谋!燃灯道人想做皇帝……”

阴谋论的东西缺少生命的真实!也缺少了自我生命的珍贵!不是有没有阴谋论,而是落脚不要落在“阴谋”——人从来没说了算过。

燃灯大喜:“请王解带,宽袍。”

武王依其言,摘带,脱袍。燃灯用中指在武王前、后胸中用符印一道。完毕,请武王穿袍,又将一符印塞在武王蟠龙冠内。燃灯又命哪吒、雷震子,保武王下蓬。

只见红沙阵内有ㄧ位道人,戴鱼尾冠,面如冻绿,颔下赤髯,提两口剑,作歌而来。歌曰:
截教传来悟者稀,玄中大妙有天机:
先成炉内黄金粉,后炼无穷白玉霏。
红沙数片人心落,黑雾弥漫胆骨飞。
今朝若会龙虎地,便是神仙绝魄归。

意思是:只要有一点点人心,就会被毁掉。

红沙阵主张绍大呼曰:“玉虚门下,谁来会吾此阵?”

只见风火轮上哪吒提火尖枪而来。又见雷震子保有一人,戴蟠龙冠,身穿黄服。

张绍曰:“来者是谁?”

哪吒答曰:“此吾之真主,武王是也。”

武王见张天君狰狞恶状,凶暴猖獗,諕得战惊惊,坐不住马鞍鞒上。张天君纵开梅花鹿,仗剑来取。哪吒登开风火轮,摇枪赴面交还。未及数合,张天君往本阵便走。

哪吒、雷震子保定武王,径入红沙阵中。张天君见三人赶来,忙上台,抓一片红沙往下劈面打来。武王被红沙打中前胸,连人带马撞下坑去。

哪吒踏住风火轮就昇起空中。张绍又发三片沙打将下来,也把哪吒连轮打下坑内。雷震子见事不好,欲起风雷翅,又被红沙数片打翻下坑。故此红沙阵困住了武王三人。

且说燃灯同子牙见红沙阵内一股黑气往上冲来,燃灯曰:“武王虽是有厄,然百事可解。”

子牙问其详细:“武王怎不见出阵来?”

燃灯曰:“武王、雷震子、哪吒三人俱该受困此阵。”

子牙慌问:“老师,几时回来?”

燃灯曰:“百日方能出得此厄。”

子牙听罢,顿足叹曰:“武王乃仁德之君,如何受得百日之苦,那时若有差讹,奈何?”

燃灯曰:“不妨!天命有在,周主洪福,自保无事。子牙何必着忙。暂且回蓬,自有道理。”

子牙进城,报入宫中。太姬、太妊二后忙令众兄弟进相府来问。

子牙曰:“当今不妨,只有百日灾难,自保无虞。”

子牙出城,复上蓬见众道友,闲谈道法。不提。

话表张天君进营对闻太师曰:“武王、雷震子、哪吒俱陷红沙阵内。”

闻太师口虽庆喜,心中只是不乐,止为公明混闷而死。

张天君在阵内,每日常把红沙洒在武王身上,如同刀刃一般。多亏前后符印护持其体。真命福人,焉能得绝。

雷震子、哪吒不是凡人之体。讲到这儿,我意识到为什么最后一阵用了武王?就是首尾相扣的意思。

最后一个阵由“人”来破,透显出武王他是洪福“真主”。就是顺天意背后的因素远远胜过人这一面的任何理由。

悟道原须灭去尘 尘心不了怎成真

燃灯道人每破一阵回到芦蓬,就是打坐,没有聊闲篇的!什么都不提,也没说祂卧倒睡觉。

神仙不睡觉!截教不是,截教一定是喝酒、吃饭、聊天。从两个教派弟子的行为当中就已经揭示了谁是正、谁是邪。

所谓邪,就是用了红尘中俗人的一套。对修炼人来讲就是邪的。修炼就是超越于人,如果你不超越于人,而留在人的氛围中,你就等于是邪的。

换个角度讲,有的人去教堂,说“上天堂”,上天堂你得否定人,才能上天堂。如果你不否定人,就上天堂,那这地方就是天堂,还上什么天堂?因为你跟大家一样了,同样的物质结构。

如果你能够到天堂,那天堂就跟这儿一样了!水就是水,油就是油,水通过热量,变成了水汽。水汽就是水汽,它不是水,水汽能飘起来、水飘不起来。

你说不对,那个水汽也是水。对!没错,当它走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是水,但是,它“物质存在型态”改变了。人也是一样的,你要到天堂,你要改变物质结构、物质本身的状态,你才能上天堂,有外界的条件。修炼的人,你有师父,你才行。这是一个相当特别的地方。

突然就明白写书的人一直说的:“燃灯道人回去就打坐……”是燃灯道人修行的过程。来破十绝阵的时候,燃灯祂知道这事归祂管——这里面有祂自己的东西。

前头祂提了三个条件(来主持破十绝阵),其中一个“有祂自己的原由”。等到第十阵红沙阵,当祂让武王去的时候,就看出来祂已经与之前大不一样了。

一步一造化,一难一修行,燃灯道人经历过九难,等到第十难的时候,从祂修行的角度来讲,已经升华了相当的程度。所以每破一阵,祂回芦蓬上打坐,那就是祂升华的过程。祂也是副元神修炼,祂的副元神经过这样的磨难、历练之后,得以升华。

所以,当初破十绝阵,祂说我们得死十个道人,结果实际上是死了八个。佛家讲十面八方(东、南、西、北四个,加上对角四个,再加上上、下),因为中间加了赵公明和三仙姑,加了两个大难(因为三仙姑合成一个了,他们是一块儿设了黄河阵),所以遇到的是十二个(难)。但是在破十绝阵当中,死了八个。

其中,文殊菩萨、普贤菩萨、慈航道人,包括燃灯道人,最后都归为佛家。

在一开始,大家看到的东西,是在那个时间点看到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修行人,要知道“是改变的”,而不能固守自己曾经以为的。燃灯道人一开始以为必须死十个人,其实不是,所以祂在改变中,在否定自己的过程中升华。

书中没有明确表现出来,但是言语表现出来了。广成子没去质疑燃灯道人:“你开始说死十个,现在才死八个,还差两个。”没有吧!大家都能接受的。在《封神演义》中没有去解释,只是在文字中这么描绘过来的。

第十阵,红沙阵为什么是武王去破阵?而且是雷震子跟哪吒陪他去?有朋友说:红沙,暗指的是红尘——燃灯道人、太乙真人他们那个层面,没有这个问题。

从第一阵转到第十阵最恶的,是由人中最圣洁的、最纯净、最道德的人——武王,去破红沙阵。这样的话“首尾相扣”。十个阵延续下来,上、下就连为一体了,有一个生命的形式。

我解释过,道德真君是人心最重、麻烦最大的一个,所以他破的是红水阵,而他演绎出来的东西就有那个涵义在里头。接着道德真君破阵的是武王,是人中的圣者。

我昨天说了“十绝阵”是摆在修炼人面前的一些问题,所以这就能解释出来:随着一阵一阵往下走,对修行人来说是最恶的阵,因为它更接近于人。这样就连成一体。

如果第十阵,比如说是广成子或他们谁破了,那就把人(层面)给切开了,就把人生命的层面跟上面被封的神以及更高的神给切断了。《封神演义》是要“把人跟神连成一体”的。有内在的涵义在里头。

另外,为什么是哪吒跟雷震子(陪武王进红沙阵)?他们是七个“肉身修成神”当中的两个,而这两个跟武王配在一起,其实是天、地、人(的含义)。

周朝的几个人:武王,是文王的老二,他哥哥是伯邑考;伯邑考,以那样的方式死了;文王也走了,但文王拿出了《周易》。《周易》对人而言是至高的东西。

文王、伯邑考、武王,这三个人代表了人中的天、地、人。文王是天,他能演绎出《周易》;伯邑考是地,因为他的那一份圣洁、他的那一份定性,他没有老婆,但他能超越女妖对他的诱惑……

就像天皇、地皇、人皇:在人间,人们供奉的是“黄帝陵”(我们通常叫“炎黄”,但看到供奉的只有黄帝),没有炎帝。炎帝是“地皇”,通常说的神农……商朝灭亡,周朝树立文化,延续了三千多年,他们父、子三个人表现出来的就是天、地、人。所以到武王,人那儿,最后创立了周朝。这么算是一条线。

雷震子是武王从墓地捡来的,因雷而生,所以雷震子是天;哪吒是肉身扔了,他是莲花身,是地;武王是人。

当燃灯道人破了九个阵,包括射死掉赵公明之后,祂的功力大长、境界长了,所以祂这时候走到第十阵,就知道怎么破第十阵了。而进去破第十阵的都是“三个人”,这三个人生命的来处,却代表着天、地、人——是在“三界”中(完整的空间)。

所以为什么不让杨戬去?杨戬是肉身来的,不是那个角色。而哪吒跟雷震子这两个人的角色就非常的清楚。

第四十九回刚开始那首诗我没看明白,后来讲完上集后,我看明白了,他其实讲的是一个境界,其中没有太具体指谁,讲述了一个真正修行的人应该如何看待在红尘中的故事,因为祂是从红沙阵过来的。

“一煞真元万事休”,守住自己真正的元神,其它都不要。他们修的是副元神,我自己师父教的是:修真正的主元神。守住自己的元神,其它都是身外之物,就包括身体。

上期节目说“三魂七魄”是“时空”,我估计很多朋友听不懂。

因为我们的元神进来了(人身),同时,受制于身体所在的空间(现在天黑了,受制于这个空间,不就是时空吗)。当进入这个空间,可以天上、可以地上、可以地下,就是这么个理。

“无为无作更无忧”。不做任何有为的,心中无忧,心里不能有事情,是空的、无的意思,因为道家讲无。

“心中白璧人难会”,内心中什么都没有,像一块洁白无瑕的玉一样,那么圣洁(人根本理解不了,世俗中的人没有)。

所以这首诗是对着红沙阵而来的,你可以说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解释红沙阵。

“世上黄金我不求”,你讲的黄金在我眼里是没有的,这里应对着赵公明后来是武财神。所以我说这是对着修行的,既有感叹、又有修行的概念。

“石畔溪声谈梵语”,梵语是佛家的,也可以说在描绘经过十绝阵后的燃灯道人。

“涧边山色咽寒流”,这是讲一个修行人真正的氛围。

刚才上面说的四句话,是讲这一个人,下面四句话讲述的是他所营造的氛围。

“有时七里滩头坐,新月垂江作钓钩。”

你也可以说这是姜子牙。我以为应该讲述着燃灯道人祂今天可以达到的境界,因为用了“梵语”两个字,就解释了。这是整个这首诗既谈到了赵公明的遗憾,对应的,也谈到了燃灯道人的境界。我个人觉得是相当到位的。

群仙顶上天门闭 九曲黄河大难来

且不说张绍困住武王,只说申公豹跨虎往三仙岛来报信与云霄娘娘姐妹三人。及至洞门,光景与别处大不相同。怎见得:

烟霞袅袅,松柏森森。
烟霞袅袅瑞盈门,松柏森森青绕户。
桥踏枯槎木,峰巅绕薜萝,
鸟衔红蕊来云壑,鹿践芳丛上石苔。
那门前时催花发,风送香浮,
临堤绿柳转黄鹂,旁岸夭桃翻粉蝶。
虽然别是洞天景,胜似蓬莱阆苑佳。

话说申公豹行至洞中,下虎,问:“里面有人否?”

少时,一女童出来,认得申公豹,便问:“老师往那里来?”

公豹曰:“报你师父,说我来访。”

童儿进洞:“启娘娘:申老爷来访。”

娘娘道:“请来。”

申公豹入内相见,稽首坐下。

云霄娘娘问曰:“道兄何来?”

公豹道:“特为令兄的事来。”

云霄娘娘曰:“吾兄有什么事敢烦道兄?”

申公豹笑曰:“赵道兄被姜尚钉头七箭书射死岐山,你们还不知道?”

只见琼霄、碧霄听罢,顿足曰:“不料吾兄死于姜尚之手,实为痛心!”放声大哭。

为什么云霄三姊妹这么大的功夫,却不知道兄长死了?

我理解:一个人无论功夫多高,在三界中修行,凡是他自己参与进去的,他全都不知道,这就是他的迷,也就是他的命。除非有天意的背景。

闻太师非得死到临头了他才去算。早算,就不灵!就是不同的生命都迷在自己的境界中。想破这个迷,只有无和空。

对比之下,就像燃灯道人。燃灯道人来破阵,祂心目中知道是怎么回事,然后就去破了,祂不会打技巧,不会做计划。随着破阵的过程中,祂在改变自己。

而燃灯道人在一开始出阵的时候,祂摆好了十个道人,元始天尊的十二金门全到,广成子敲着金钟、赤精子捧着石磬,剩下的一对配一对出阵了。在第一个阵是这么出去的,所以在当时的燃灯道人已经订好了谁去破阵,但是在过程中改了,所以叫“一步一造化,一难一修行”。

这是在大的天象背景之下,作为个人在参与这种天象的过程中,改变着自己。可能也正因为这个过程,使得燃灯道人最后成为燃灯古佛,也就是在佛家里面的第六个佛。没有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个过程,也就没有祂后来成为古佛当中的原由。

所以我觉得最具有借鉴的是:自己不知道自己的难,不知道自己的麻烦。所以为什么“不去管闲事”,关键就是不要把个人的情感放在里头——我喜欢、我不喜欢,这事应该、不应该——这都不能要的。

申公豹在旁又曰:“令兄把你金蛟剪借下山,一功未成,反被他人所害。临危对闻太师说:我死以后,吾妹必定来取金蛟剪。你多拜上三位妹子:吾悔不听云霄之言,反入罗网之厄。见吾道服丝绦如见我亲身一般!言之痛心,说之酸鼻!可怜千年勤劳修炼一场,岂知死于无赖之手!真是切骨之仇!”

前头说的都对,后头这话是申公豹说的。他天生“挑拨离间”。

云霄娘娘曰:“吾师有言:截教门中不许下山;如下山者,封神榜上定是有名。故此天数已定。吾兄不听师言,故此难脱此厄。”

琼霄曰:“姐姐,你实是无情!不为吾兄出力,故有此言。我姊妹三人就是封神榜上有名也罢,吾定去看吾兄骸骨,不负同胞。”

这里讲的就是亲情。破了红水阵、赵公明死;申公豹到这儿来挑(拨),就进入了七情六欲的情感概念,这是修炼当中最难的。而在修行过程中,每每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人们会掷地有声的讲出自己为什么要去做的道理。琼霄讲得非常有道理。

人讲道理、讲情感,那神是不讲人道理的。修行人只讲境界,不讲道理。

我相信,今天满朝文武没有人看明白《封神演义》的,包括毛泽东都没看明白。他要看明白,绝不会让这两本书(《西游记》、《封神演义》)留下,他一定毁了它。所以这两本书背后的涵义、因素超过了共产党,如果超不过,共产党一定毁了这两本书……

这么一本书他们都看不懂,但是他们觉得自己什么都懂。他自己的思想,要求所有的人以法律的方式……那,不就完蛋!

琼霄、碧霄娘娘怒气冲冲,不由分说。琼霄忙乘鸿鹄,碧霄乘花翎鸟出洞。

云霄娘娘暗思:“吾妹妹此去,必定用混元金斗乱拿玉虚门人,反为不美。惹出事来,怎生是好!吾当亲去执掌,还可在我。”

这里都是从人的情义上去出手的。都是不听师父的话惹出的事。姜子牙也是不听师父的话惹出了事,道理是一样。所以师徒如父子,它所代表的涵义是指修行中的师父是在灵魂中、在你的神体归位的过程中是你的父亲。你不听他的,你就回不去。

娘娘吩咐女童:“好生看守洞府,我去就来。”

娘娘跨青鸾,也出洞府。见碧霄、琼霄飘飘跨异鸟而去。云霄娘娘大叫曰:“妹妹慢行!吾也来了!”

二位娘娘道:“姐姐,你往那里去?”

云霄曰:“我见你们不谙事体,恐怕多事,同你去,见机而作,不可造次。”

三人同行,只见后面有人呼曰:“三位娘娘慢行!吾也来了!”

云霄回头看时,原来是菡芝仙妹子。

菡芝仙妹子,我觉得挺邪门的,有点倒楣蛋。“十绝阵”的时候,十位洞主一出面她就出来了。现在这三个姊妹一出来,她又出来了。

问道:“你从那里来?”

菡芝仙曰:“同你往西岐去。”

娘娘大喜。才待前行,又有人来叫曰:“少待!吾来也!”

及看时,乃彩云仙子,打稽首曰:“四位姐姐往西岐去,方才遇着申公豹约我同行,正要往闻道兄那里去,恰好遇着大家同行。”

五位女仙往西岐来,顷刻,驾遁光即时而至。正是:
群仙顶上天门闭,九曲黄河大难来。

在讲述文殊菩萨他们,都说“天门开”;在这儿讲“群仙顶上天门闭”。这里说的群仙,是指赤精子他们遭遇了“黄河阵”。

顶上天门闭,意思就是他们修成的仙体不管用了,遭遇了大难,他顶不了这一次的麻烦。

黄河,叫“大地的母亲”、“中华民族的母亲”。三个妹子出手,一切都在情上——兄妹、姊妹之情;亲情。所以他用黄河来隐喻……

话说五位仙姑来至营门,命旗门官通报。旗门官报入中军。闻太师出营迎请至帐内,打稽首坐下。

云霄曰:“前日吾兄被太师请下罗浮洞来,不料被姜尚射死。我姊妹特来收吾兄骸骨。如今却在那里?烦太师指示。”

闻太师悲咽泣诉,泪雨如珠,曰:“道兄赵公明不幸遭萧升、曹宝收了定海珠去。他往道友洞府借了金蛟剪来就会燃灯,交战时便祭此剪,燃灯逃遁,其坐下一鹿闸为两段。次日有一野人陆压会令兄,又祭此剪。陆压化作长虹而走。然后两下不曾会战。数日来,西岐山姜尚立坛行术,咒诅令兄,被吾算出。彼时令兄有二门人陈九公、姚少司,令他去抢钉头七箭书,又被哪吒杀死。令兄对吾说:悔不听吾妹云霄之言,果有今日之苦。他将金蛟剪用道服包定,留与三位道友,见服如见公明。”

闻太师道罢,放声掩面大哭。五位道姑齐动悲声。太师起身,忙取袍服所包金蛟剪放于案上。三位娘娘展开,睹物伤情,泪不能干。

……情,是修炼人的大麻烦。赵公明遇到的是钱,三位仙姑遇到的是情。他们四个人都修到了至顶的位置,而他们的宝贝——混元金斗、金蛟剪都有着情、大地母亲的意思。

不同人对混元金斗有不同的解释,如果你去查的话,它是产生于混沌时期,跟中国人的繁衍相关。就是这么个故事。

后来三仙姑被封了神,就是生儿育女的神。

琼霄切齿,碧霄面发通红,动了无明三昧。

碧霄曰:“吾兄棺椁在那里。”

太师曰:“在后营。”

琼霄曰:“吾去看来。”

云霄娘娘止曰:“吾兄既死,何必又看?”

其实云霄姊姊是可以阻挡的,或者说,如果云霄姊姊抛弃亲情的话,这事就没云霄姊姊的事了。但是很难。修炼的东西就是要干净。

……境界是一条线,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你有一丝在线下面,你整体就在下面。在这一回跟下一回,通篇你都可以看到:云霄都是被迫又被迫的……最后他没死,他是被老子给降走了,但是并不能使他逃此厄运。所以修炼的道理就是最干净的……最严肃的。

碧霄曰:“既来了,看看何妨?”

二位娘娘就走,云霄只得同行。来到后营,三位娘娘见了棺木,揭开一看,见公明二目血水流津,心窝里流血,不得不怒。琼霄大叫一声,几乎气倒。

碧霄含怒曰:“姐姐不必着急,我们拿住他,也射他三箭,报此仇恨!”

云霄曰:“不管姜尚事,是野人陆压弄这样邪术!一则也是吾兄数尽,二则邪术倾生,吾等只拿陆压,也射他三箭,就完此恨。”

问题就在这儿,如果“不看”,没事!都是一步一步逼得走到这份儿上,从而勾起了三个人内心中的情感,要报仇!一出手,就完了!

又见红沙阵主张天君进营,与五位仙姑相见。太师设席与众位共饮数杯。次日,五位道姑出营。

闻太师掠阵,又命邓、辛、张、陶护卫前后。云霄乘鸾来至蓬下,大呼曰:“传与陆压,早来会吾!”

左右忙报上蓬来:“有五位道姑欲请陆老爷答话。”

陆压起身曰:“贫道一往。”提剑在手,迎风大袖飘飏而来。

云霄娘娘观看陆压虽是野人,真有些仙风道骨。怎见得:
双抓髻,云分瑞彩;水合袍,紧束丝绦。
仙风道骨气逍遥,腹内无穷玄妙。
四海野人陆压,五岳到处名高。
学成异术广,懒去赴蟠桃。

大概就是“游神散仙”!用“四海野人”来描绘陆压。陆压不去“蟠桃会”,这是前、后对应的。

云霄对二妹曰:“此人名为闲士,腹内必有胸襟。看他到了面前怎样言语,便知他学识浅深。”

写书的人厉害,都要把境界写出来,那看书的人看得明白、看不明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我说,现在朝廷里头如果有看得懂《封神演义》的,还能跟习近平说说话,习近平能听明白了,立刻能改变现在一切。他看不懂,命该如此。

陆压徐徐而至,念几句歌词而来。歌曰:
白云深处诵黄庭,洞口清风足下生。
无为世界清虚境,脱尘缘,万事轻。
叹无极,天地也无名。
袍袖展,乾坤大;杖头挑,日月明。
只在一粒丹成。

干、坤在他的袖袍中;日、月在他的杖头挑。我以为陆压祂境界“虚无”的概念,超越了天、地的本身。

陆压歌罢,见云霄把个稽首。琼霄曰:“你是散人陆压否?”

陆压答曰:“然也。”

琼霄曰:“你为何射死吾兄赵公明?”

陆压答曰:“三位道友肯容吾一言,吾便当说;不容吾言,任你所为。”

云霄曰:“你且道来!”

陆压曰:“修道之士,皆从理悟,岂仗逆行。故正者成仙,邪者堕落。

“皆从理悟”是指顺天意;“岂仗逆行”:你仗着本事来欺负人,那绝对是错的——岂能允许仗势欺人。这是一个善、恶分明的时候。是生,或是灭的年。我们任何人都没得选择,没别的去处,你只能选择善,或者选择恶。

这里说:你选择正,还是选择邪。

吾自从天皇悟道,见过了多少逆顺。历代以来,从善归宗,自成正果。

这话说得很到位:“顺天意而为之,自成正果。”是因为你与天地同在,而不是你努力修成,是你选择了成功,选择了正。

岂意赵公明不守顺,专行逆,助灭纲败纪之君,杀戮无辜百姓,天怒民怨。且仗自己道术,不顾别人修持。此是只知有己,不知有人,便是逆天。

所以陆压的境界高!“只知有己,不知有人,便是逆天。”所有出毛病的,都是为自己……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要修成”、“我要成仙”、“我要上天堂”,这些话都有问题。其实那个念头都是恶的。如果说,我还没进门,我是凡夫俗子,突然我想去天堂,这个还不在其中,那个算好的。

所以这是泾渭分明,不同阶段的表述……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从古来逆天者亡,吾今即是天差杀此逆士,又何怨于我!吾劝道友,此地居不久,此处乃兵山火海,怎立其身?若久居之,恐失长生之路。吾不失忌讳,冒昧上陈。”

就是说,陆压此来,是奉天意而为。所以陆压能胜赵公明,是因为有天意。赵公明悟道于天皇,陆压同样悟道于天皇……修行的时间,他们不分彼此。

云霄沉吟良久不语。琼霄大喝曰:“好孽障!焉敢将此虚谬之言,簧惑众听!射死吾兄,反将利口强辩!料你毫末之道,有何能处。”

琼霄娘娘怒冲霄汉,仗剑来取。陆压剑架忙迎。未及数合,碧霄将混元金斗望空祭起。陆压怎逃此斗之厄!有诗为证:
此斗开天长出来,内藏天地按三才。
碧游宫里亲传授,阐教门人尽受灾。

“天、地、人”三才,都在混元金斗里面(这就没有一个人能出去)。“此斗开天长出来”——还没有辟地就有了,与天同在。这是通天教主亲自传给三姊妹的,是密授的,所以“阐教门人尽受灾”。

碧霄娘娘把混元金斗祭于空中,陆压看见却待逃走,其知此宝利害,只听得一声响,将陆压拿去,望成汤老营一摔。陆压纵有玄妙之功,也摔得昏昏默默。

碧霄娘娘亲自动手,绑缚起来,把陆压泥丸宫用符印镇住,缚在旛杆上,与闻太师曰:“他会射吾兄,今番我也射他!”传长箭手,令五百名军来射。

箭发如雨,那箭射在陆压身上,一会儿,那箭连箭杆与箭头都成灰末。众军卒大惊。闻太师观之,无不骇异。

陆压是火来着,所以“烈焰阵”是陆压去的,箭去射他都成灰了,他本身是火之源。到后面讲述的都是书中人物“生命的来处”。生命的来处有他真正的玄妙。

云霄娘娘看见如此。碧霄曰:“这妖道将何异术来惑我等!”忙祭金蛟剪。陆压看见,叫声:“吾去也!”化道长虹,径自走了。来到蓬下,见众位道友。

燃灯问曰:“混元金斗把道友拿去,如何得返?”

陆压有着去启悟云霄娘娘的意思,有他善的成分,他早就可以走,但他不走,展现出他的能力,告诫云霄!

他讲的那段“天意”之话是真的:无论你拿什么宝贝,最终你伤不了我。所以云霄娘娘看见如此,没说话。碧霄不成,又把金蛟剪祭起来。已经封了陆压他的泥丸宫了,他怎么还能走呢?所以他不在其中。碧霄写的任何符印都是在三界之内管用,但是陆压他不在三界之内。

陆压曰:“他将箭来射吾,欲与其兄报仇。他不知我根脚,那箭射在我身上,箭咫尺成为灰末。复放金蛟剪时,吾自来矣。”

陆压也不跟燃灯说他是谁。现在的人,吹牛皮,干什么都得说说自己的来处。那时候的人都不说。

燃灯曰:“公道术精奇,真个可羡!”

陆压曰:“贫道今日暂别,不日再会。”不表。

那赵公明是你陆压射死的,人家妹妹会找上这儿来,你怎么走了?从人情世故上来讲,这讲不通。陆压自己也讲不通。

我想说的意思就是:到了仙界(真正到了某个境界)……他不能有任何人情世故的说法。是他的事,他过来就出手了;他办完他的事,扭脸就走——是我的事儿,我一定担,不是我的事,我一点都不管。

陆压的做法,可以反衬三仙姑。三仙姑不是没有这个悟性,祂们知道自己的哥哥下山做的事情是错了,违背了他们师尊通天教主的嘱托,其实就是欺师灭祖。但是他们敢这么做!我们后面会看到:包括通天教主也是这么做。所以,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上梁不正下梁歪”。

可是,其中还是有个别修成的,也有生的机会。三仙姑、赵公明对比陆压就能够显示出来——陆压办完自己的事儿走了。三仙姑做不到“那是兄长做的事情,到这儿结束了,我们不往下走”。才出现相生相克这种状况。

云霄共五道姑会子牙

且说次日,云霄共五位道姑齐出来会子牙。

子牙随带领诸门人,乘了四不像,众弟子分左右。

子牙定睛看云霄跨青鸾而至。怎见得:
云髻双蟠道德清,红袍白鹤顶朱缨,
丝绦束定乾坤结,足下麻鞋瑞彩生。
劈地开天成道行,三仙岛内炼真形。
六气三尸俱抛尽,咫尺青鸾离玉京。

道家一定有紫色——红袍白鹤顶朱缨。

云霄跟赵公明不相上下——劈地开天成道行。

道家讲返本归真——三仙岛内炼真形。

三尸,是道家说的(上尸、中尸、下尸:存于人体的三种虫)。六气,好像也是道家说的,叫“五运六气”。六气,讲的是风、热、火、湿、燥、寒,是指天气,是对整个外部环境、人生活环境的一种描绘。

长江天气湿,西北天气是燥、干,那新疆的盆地是热,温差很大。所以这里说的“六气三尸俱抛尽”是反向走(从外界的环境走),几乎脱离了红尘。

“玉京”是指老子、元始天尊的地方,也表示修成,超过了三界。“咫尺青鸾离玉京”意思就是“离咫尺之遥就能修成”。跟赵公明差不多——几乎可以修成。

话说子牙乘骑向前,打稽首曰:“五位道友请了!”

云霄曰:“姜子牙,吾居三仙岛,是清闲之士,不管人间是非,只因你将吾兄赵公明用钉头七箭书射死。他有何罪,你下此绝情,实为可恶!你虽是陆压所使,但杀人之兄,人亦杀其兄,我等不得不问罪与你,况你乃毫末道行,何足为论,就是燃灯道人知吾姊妹三人,他也不敢欺忤我。”

就是一还一报啰!这说的都是实话。因为燃灯道人是打不过三仙姑的,燃灯道人道行是不如祂们三个。从宝贝的角度来讲就可以描述出来。

子牙曰:“道友此言差矣!非是我等寻事作非,乃是令兄自取惹事。此是天数如此,终不可逃。既逢绝地,怎免灾殃!令兄师命不遵,要往西岐,是自取死。”

凡是自负、自以为是的人,对天命而言都不太接受。它不是不知,而是麻烦一到自己脑子上啊,他就另类解释。其实我觉得今天在中共的体制之下有很多这样的人。不是这样的人,他们身边的人也不会有一些特异功能……他不会去追求这些。

他们追求那些,他们就信这些,但是呢,实在拗不过自己现实人这一面的“自以为是”,他总想让那些(你说神奇的也好、特异的也好,令人不解的也好)有本事的人去服务于他。

都是这样的——权力者的愚蠢,精英者的愚蠢!明明他知道那个东西跟俗世中的一切根本攀不上,但是总觉得我不一般,我是谁。

谁知道你是谁?

“既逢绝地,怎免灾殃!”这话(子牙)说得对,他不该来,一来就麻烦。那三仙姑,同样!三仙姑如果不把金蛟剪借出去,就没有这些事。金蛟剪只要在凡人中一露面,与这样的宝贝同样境界的生命即刻就知道。

越往高,境界越高,那生命存在的数量就越小。围绕着一个中心的事件所相关联的生命,任何一方只要有动静,那另外一方就知道。

同一个境界的生命本来就不多,任何一方只要有“心血来潮”(其他人心里都是静的,没东西的),立刻知道那方出事了。你可以说:气场是通的(这是现代人能够理解的)。其实那时候的人(修行有道者)都是功能、都是本事,所以静如止水。

静如止水,首先得干净,不是安静。干净方得安静……

琼霄大怒曰:“既杀吾亲兄,还借言天数,吾与你杀兄之仇,如何以巧言遮饰!不要走,吃吾一剑!”把鸿鹄鸟催开双翅,将宝剑飞来直取。

我记得鸿鹄鸟应该是大鹏。有的说不是,有说是白鹤、天鹅啊。估计只能“人神同在”的那么一天才能知道,才能恢复,现代的人已经恢复不了了。现代人把神完全“人化”的时候,怎么能够恢复、洞澈到那时候的神鸟之样呢?返回不去了!

子牙手中剑急架相还。只见黄天化纵玉麒麟,使两柄银锤冲杀过来。杨戬走马摇枪,飞来截杀。

这壁厢碧霄怒发如雷:“气杀我也!”把花翎鸟二翅飞腾。云霄把青鸾飞开,也来助战。

彩云仙子把葫芦中戳目珠丹抓在手中,要打黄天化下麒麟。

戳目珠,就是伤人眼睛,打下做记,然后飞将过去,砍下脑袋。

不知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