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习命悬一线? 竟接棒江卖国条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30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6月29日晚上6:30,北京时间6月30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里外不讨好?习近平接过对俄罗斯的卖国条约,要求全党“忠诚”;美对抗中共动作频频,专家再倡“经济北约”。

Sydney:当自由世界日渐形成对抗中共的联盟的时候,28日,中共给俄罗斯送出一份大礼,宣布《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续约5年,这让外界再次聚集中共的卖国行径习近平讲话提要“我将无我”,向全党喊话索要“忠诚”,话里有话,这其中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秦鹏:美国拉拢欧洲国家、共同应对中共挑战的动作频频。继美国总统拜登欧洲参加G7和北约峰会之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正开展开为期一周的欧洲四国行。政治联盟之外,也有专家倡议要形成联合对抗中共经济胁迫的“经济北约”。这有可能形成吗?

接棒江泽民“卖国条约” 习近平向全党索要忠诚

Sydney:今天最受到海外中文媒体关注的一个话题,中共新华社报导称,6月28日下午,习近平在北京和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举行了视频会晤。双方随后发表联合声明,正式宣布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再延长五年。

这份条约让海外华人聚焦中共的“卖国行径”,很多大陆网民也表示不满。

秦鹏:这份公开声明特别提到,这个条约是“21世纪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长期稳定发展的纲领性和基础性文件”。这是当年中共一直对外宣传的,显示中俄关系密切和联合谋求提升国际地位。

但是外界最关注的是这一段,“中俄彻底解决了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互不存在领土要求。双方决心将共同边界打造成永久和平和世代友好的纽带,并将此作为两国关系的基石。”

Sydney:也正是后面这一段,让外界认为习近平正式接手了江泽民时期的卖国条约。我们先来看一段视频,看看这一段很多中国人关注的领土是怎么回事儿。

秦鹏:嗯,这是历史老师袁腾飞在中俄边境上的一段历史讲解的视频。我们小时候在历史书上看到的也是说,俄罗斯如何侵略中国,让清政府签下了一系列的卖国条约。到今天大陆的教科书也没有改变这个口吻。

Sydney:不过,看起来中共官媒还很高兴,比如,上海的党媒之一《新民晚报》,就写了一篇文章“《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延期,美不出所料地又酸了”,让一些小粉红很兴奋。不过,这个条约怎么和对美关系联系起来了?

秦鹏:因为当前,中共方面正面临着自由世界的联合围剿,感到形只影单,急于抱团取暖,所以当然就希望紧紧拉住俄罗斯,而这个条约因为中共方面承诺了对俄罗斯没有领土要求,相应的俄罗斯也附和了对美国的谴责,所以,中共很高兴。

不过,我注意到,《新民晚报》这篇文章写得有点低三下四,有损国格,这里面对普京极力鼓吹,说什么美国媒体NBC在采访普京的时候,提到了中共的军事威胁等,它这么说“所幸,普京对此洞若观火,既没有落入美国记者在台湾问题上设置的陷阱,还巧妙暗讽美国根本没有资格炒作别国是威胁。”

Sydney:确实。《新民晚报》看起来像是一个民间媒体,但实际上是上海的三大中共严控的官方媒体之一,难怪2020年10月,美国国务院将《新民晚报》列为“外国使团”。

不过,也有人说,江泽民在1999年和俄罗斯签署的条约,是勘分界条约,从国际法上来说,属于你情我愿,也不必然是卖国条约。

你怎么看?

秦鹏:领土问题的条约,国际规则是认为只要是平等情况下签署的,以及尊重历史的,那么就属于志愿的。但是,中共和俄罗斯关于领土的条约,既不符合历史——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俄国通过不平等的《瑷珲条约》、《北京条约》和一系列勘界条约,侵占了中国144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也不符合中共历任领导人的认可,清王朝被推翻后,中国近代主要政治领导人,包括蒋介石,还有中共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等,都对这一系列的中俄不平等条约不认同。是江泽民为了一己之私而签下了这个卖国条约。

毛泽东和邓小平都不认同

Sydney:你是说,中共自己的领导人毛泽东和邓小平都不认同这些不平等条约吗?

秦鹏:是的。毛泽东时代,多次强调“新中国”不承认“旧政府”与外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1972年毛泽东会见美国总统尼克松时还说:“苏联占领我们的领土太多太多了,其中包括沙皇帝国和红色苏联占领的。”

当然,毛虽然不愿承认历史上俄国的不平等条约,中共出版的地图却把俄国割占去的144万平方公里土地划到了中国边界线之外,而没有用国际惯用的虚线方式表示这是未定、争议区;只是对俄国霸占的那些土地上的城市,仍使用中国原有名称标记,如海参崴、伯力、库页岛、海兰泡、尼布楚、双城子、外兴安岭等,而不使用俄国人后来起的名字。

Sydney:邓小平是什么态度?

邓小平也不承认。据《邓小平文选》记载,1989年5月,邓在北京会见来访的戈尔巴乔夫时说,“后来中苏进行边界谈判,我们总是要求苏联承认沙俄同清王朝签订的是不平等条约,承认沙俄通过不平等条约侵害中国的历史事实。”

他既然说这些是不平等条约,当然就是不肯承认那些领土是俄罗斯的。卖国贼的帽子,他也不肯随便戴。

Sydney:我们看到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就一反毛泽东和邓小平时代的说法,承认了全部中俄条约。

江泽民执政后,和俄国签署了两个条约,一个是1999年底和叶利钦签的中俄边界《议定书》。对俄国过去割占去的全部144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给予法律上的认可和确定。第二个是2001年7月,江泽民和普京签的《中俄友好条约》,对1999年的那个边界条约给予认定。

也就是现在续约的《中俄睦邻友好条约》。

江泽民被要挟签约

那为什么江泽民要做出这种卖国行为呢?当时中国国力远比毛、邓时代强大了,而俄罗斯则远比当时的苏联时期削弱了。

秦鹏:这和江泽民本人的经历有关。中国二战历史研究专家吕加平考证,江泽民是“二奸二假”,所谓“二奸”是指江泽民本人和他的亲生父亲都是“日伪汉奸”,而且江泽民还是“效力克格勃的苏俄奸细”,并因此向俄罗斯出卖奉送大片中国领土。

江的父亲江世俊是汪伪政权时期的副宣传部长,江泽民当时在南京当公子哥儿,曾经加入过侵华日军的特务机构。1945年苏联军队突袭东北,获得土肥原贤二的全部特工系统档案,当然包括江泽民曾接受培训的青年干训班的文字及照片档案。

此后在江留学苏联时,苏联情报部门查看江的档案,发现了江充当汉奸的历史,便威逼利诱将其发展为远东局特务。那么,到了叶利钦时期,就利用了这一点要挟他签署了中俄新的勘分界条约。

习近平陷入保党危险中

Sydney:那在你来看,习近平为什么要接受这样一个卖国条约呢?

秦鹏:尼采说过,“与怪兽搏斗的时候要谨防自己也变成怪兽。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习近平也许开始执政的前些年还在努力想改变共产党,但是后来当他越来越大权在握之后,就开始为了权力,和中共江泽民势力等妥协,这就导致无法否定江泽民。因为抓捕和审判江泽民,当然可以为索回土地形成一个有力的法律基础,但是也会让中共进一步丧失合法性,他又没有勇气和魄力抛弃中共,所以,后来就一直这样延续了保党的策略。

现在,为了和美国对抗,他不是采取对中国进行民主化,而是采取了毛执政前时期的与俄罗斯结盟,所以也就对这个条约进行了继承。当然,邓小平时期,据说也了解了江泽民的黑暗汉奸历史,但是也因为党的颜面和稳定,最后没有清算。这是一个悲剧,只要在共产党的框框里跳舞,每个人都无法获得自由,慢慢地自己也就成了中共那只野兽一样的思维和行动。

Sydney:看起来,习近平也陷入了保党的危险中了。

6月29日,他向29名中共党员颁发“七一勋章”,并在讲话中提到“我将无我、不负人民”。还说共产党员应该具有四种品格,他还刻意把忠诚排在首位。要求全党党员“信党、爱党、为党”,要求他们“永远”忠于党,要求他们为党“奉献自己的一切乃至宝贵生命”。

秦鹏:其实,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都明白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完全不是一回事儿,相反的,它在建政之后,和平时期害死了了6,000-8,000万中国人,这一次中共鼓吹历史功勋的时候,就没有敢正视大跃进饿死的三千多万人的历史,十年文革浩劫的历史,还有“六四”对学生的屠杀,1999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以及现在因为掩盖疫情对全世界包括中国人民的伤害,这样的党怎么可能是代表中国人民呢?对这样的党“忠诚”只能是与人类为敌。

Sydney:这种忠诚,外界也有分析说根据中共党内斗争的习惯,党内最高领导人公开提出某种口号,发出某种呼吁的时候,往往就是党内发生了最高领导人呼吁反对的行为。现在习近平大喊要党员忠诚,实际上应该是在向全党发出警告,中共或许正面临新的重大分裂。

秦鹏:现在共产党已经丧失了民心,也被世界看透,保党只会平添麻烦,对习近平本人和他的家人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儿,他可真糊涂,现在又背上了汉奸、卖国贼的罪名。

美对抗中共动作频频 “经济北约”可能成立吗?

Sydney:美国拉拢欧洲国家、共同应对中共挑战的动作频频。在拜登前不久的欧洲抗共之行后,国务卿布林肯也紧接着展开为期一周的欧洲行。

布林肯拉拢教廷

布林肯周一访问了教廷,也与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谈到中共议题。他是将叼着橄榄枝的金色和平鸽雕塑,送给了教宗,而两人讨论的问题,就涉及了中共称为敏感的“中国的人权与宗教自由”等议题。

秦鹏:梵蒂冈是台湾在欧洲大陆仅存的邦交国。梵蒂冈与北京于2018年签署关于主教任命的协议以来,就有声音认为教廷对香港与中国的宗教自由发声不够积极。

Sydney:布林肯这次能成功拉拢教廷吗?

秦鹏:我对教廷方面不是很乐观,它们有一些势力是亲共的。教廷一直希望与中共达成任命天主教领袖的协议,所以之前对中共的侵犯人权视而不见,不肯公开谴责。

但是,教廷的主要支持力量来自欧美,现在欧洲和美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甚至从欧美联合制裁中共新疆人权问题之后,欧洲和中共也交恶,这种情况下,教廷至少不敢再那么公开地支持中共了吧。

Sydney:传统上,欧洲国家与北约成员国(NATO)更关注俄罗斯对东欧地区虎视眈眈的种种作为。但去年十月,欧盟主动提出要与美国成立专门的美欧中国议题对话组新平台。

白宫副国安顾问:美欧合作面对中俄

最近白宫副国安顾问范纳(Jonathan Finer)表示,在面对中共与俄罗斯的威胁时,美欧团结一致的目标很清楚。

他说,“美欧更广泛的接触合作……我们负责任的国家先团结起来,才能一致面对敌国。”

我觉得他说“敌国”很值得注意,已经把中共当敌人,而不只是竞争对手了。不过,美欧团结一致抗共,有没有可能是美国单方面这么觉得?因为我们知道,有一些欧洲国家的态度,还是比较暧昧的。

秦鹏:确实还有一些欧洲国家对中共希望贸易和人权、国家安全两不耽误。但是,大方向上来看整体来看,欧洲也在走向与中共对抗的路。我们之前在G7会议和北约峰会上都看到了,它们在公报中,公开声称中共在太空、高科技和领土安全等都构成了“系统性威胁”。

这个大趋势很难改变了。特别是中共越来越具有侵略性的时候,这些国家都不得不面对中共的挑战。即使是德国现在面临总理换届,也因为民意在那里,新总理也一定会比现在的德国政府要强硬,这一点很像现在美国拜登政府,虽然很多人觉得如果川普(特朗普)在任会更加强硬,但是很明显,拜登政府也远比之前的民主党政府对中共强硬了。欧洲也在发生类似的变化。

意大利表态靠近美国

Sydney:还有一件事,意大利是七大工业国中第一个加入中共“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一直让美国很紧张。现在,意大利外交部长迪马尤(Luigi Di Maio)周一在与布林肯会后的共同记者会上,说“罗马政府跟美国的关系,比起跟中国的关系来得更重要”。

意大利算是表态了。

但是,他还继续说,意大利是中国坚定的贸易伙伴,有着历史性关系,但是这些关系绝对无法与意大利和美国、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以及欧洲联盟的关系相提并论。因为这些“不仅仅是战略联盟,而是价值观的联盟,使民主能够面对侵犯人权等问题”。

他愿意和美国一起,谴责中共的侵犯人权,但还是不愿意放弃和中共的贸易。

秦鹏:意大利作为G7国家,也是北约国家。它是G7国家里面,唯一和中共签订了“一带一路”协议的一个成员。就是说,它寄希望于中共给它钱。但是,我们也看到了,拜登政府在推动与中共的部分对抗,重新布局,因此在拉拢盟友,在之前的G7和NATO峰会上,意大利都进行了表态。

我觉得,美国看来对意大利还是不放心。所以这一次才对意大利进行了专门访问沟通。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有美国版本的“一带一路”,即全球新基础设施计划的力量在里面,美国为了对抗中共,在采取大撒币模式,争取各个国家的一致行动。这方面我们之前有一期节目里面专门做了分析,提到了美国至少在8个方面在大撒币。

Sydney:的确。中共经常动用经济作为武器对意见不同的国家进行打压,确实让很多想发展本国经济的政治人物感到很为难。很多国家因为经济上的关系,不得不对中共低头。所以,在这方面,西方国家应该找到解决方案。

专家:建立经济北约

现在,有专家表示,西方民主国家应该建立一个贸易上的北约组织,在中国利用经济胁迫获得政治利益时,团结一致惩罚中国的经济霸权行为。

华盛顿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和英国保守派议员成立的中国研究小组(China Research Group)委托编写的一份报告提议,西方民主国家应该成立“民主国家联盟条约组织”(Democracies’ Alliance Treaty Organization)以对抗中共。

根据这份报告,以贸易为基础的联盟将效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条例,在任一成员国受到中国的经济胁迫时,其它成员国将无条件统一采取报复措施。

报告称:“欢迎任何民主国家的加入,包括台湾。但如果任何成员国在组织决定后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进行回应,他们将失去成为会员资格。”

秦鹏,您认为这个建议有可能成立吗?

秦鹏:这份报告的背景是,中国凭借经济实力的不断壮大,开始利用经济胁迫来达到政治目标,特别是威胁西方民主国家不要在人权等问题上挑战中国。

报告作者、ITIF主席阿特金森(Rob Atkinson)指出,中国已将保护性市场政策和经济恐吓结合起来,以实现其国内目标并抵御外国竞争。

最明显的例子是,在澳大利亚要求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独立调查后,中国对澳大利亚采取了一系列贸易制裁措施,两国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随着中国的经济胁迫越演越烈,更多民主国家开始意识到威胁,并且呼吁挑战中国威胁以公平为基础的国际贸易秩序的行为。

这份报告展现了西方民主国家的鹰派议员,正就如何应对中国经济胁迫的协商,在不久的将来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

Sydney:按照这份报告的设想,如果中国威胁要禁止中国学生到成员国留学,那么所有成员国都将拒绝接受中国留学生;如果中国将成员国的公司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那么其它成员国应该限制从中国公司的进口。

您怎么看这样的设想?能有效达到目的吗?

秦鹏:中国往往对欧盟等西方经济体采取各个击破的策略,擅长许诺经济利益来换取具体的政策优惠,如何团结西方各个经济体将成为挑战。

报告作者阿特金森在周一的活动上坦言,德国一直在捍卫民主价值观和与中国的经济交往中走钢丝。

Sydney:我们看到,拜登上台后,采取强化盟友的合纵连横态势来应对中共。

《金融时报》原本引述知情人的话报导说,美中双方讨论过布林肯这几天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晤的可能,被美国国务院否认了。而在此之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表示,白宫将考虑安排拜登总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10月在意大利G20峰会间举行会谈。

拜登政府如果推动美中高层对话,是否意味华盛顿的对华政策将出现变化?

秦鹏:即将卸任的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其告别信中说,美中关系正处在关键的十字路口,“美国对华政策正经历新一轮重构,面临在对话合作和对抗冲突之间作出历史选择。”

华盛顿知名中国问题专家、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亚洲项目主任葛莱仪(Bonnie Glaser)对美国之音表示,在拜登政府巩固了与印太和欧洲的盟友的关系后,接下来会把焦点转向中国。

Sydney: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高级分析师阿里‧韦恩(Ali Wyne)表示,尽管美国政界对中国给美国构成的挑战和威胁已形成高度共识,但在具体的对华策略上仍有分歧。美国需要在与中国的竞争、合作和对抗三者之间找到平衡点。那您认为,新的共识会是什么样子?

秦鹏:⋯⋯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