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将洗脑班谎称关爱之家 武汉工程师韩凯被劫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2日讯】中共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将洗脑班对外谎称为关爱之家以掩盖真相,实质就是非法关押迫害。武汉工程师韩凯因信仰被绑架到洗脑班,他的妻子周慧云是小学优秀教师,现已下落不明。

据明慧网报导,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韩凯,于六月十五日在单位上班时被绑架,劫持到江岸区洗脑班。随后,他妻子周慧云也失去了联系,没有音信。

洗脑班是中共私设的一个无法无天、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信仰的黑监狱。中共在二十多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将洗脑班对外谎称为“法教班”、“转化学习班”、“法制教育中心”和“法制教育所”等。今年,中共当局又对外谎称为“关爱中心”、“关爱之家”、“关爱人家”。如:武汉江岸区石桥洗脑班被称为“关爱之家”、武昌区洗脑班被称为“关爱人家”等,以此来掩盖迫害真相。

韩凯,男,50岁左右,是武汉市中南设计院的高级工程师,家住武汉市江岸区百步亭温馨苑。韩凯是一名出色的技术骨干,单位每次接到重大工程设计项目基本都有他参与设计和技术把关。同事们都知道:遇到的技术难题韩工要解决不了,那就没有人能解决的了。韩凯的工作态度和待人接物在单位是有口皆碑。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技术人员,在这次所谓的“清零”运动中,也成了主要骚扰迫害的对像。在武汉市江岸区政法委部署下,从二零二一年五月份开始,百步亭社区管委会及居委会多次到韩凯的家里和单位,对韩凯进行所谓的“清零”转化。

韩凯本着善心,一次一次的同百步亭社区人员、单位领导、和辖区派出所警察等讲述法轮功真相,这期间,也唤醒了他们中一些良知尚存的人,表达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同情和对政府的不理解。但是百步亭社区主要负责人以韩凯“与境外势力有联系”为名(可能是接到海外的真相电话),不愿放过韩凯,一意孤行,于六月十五日,在韩凯上班时将其绑架到江岸区洗脑班。

韩凯的妻子周慧云,女,40多岁,江岸区黄陂路小学优秀教师,也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周慧云的教学态度和教学经验在学校可以说是首屈一指,多年来她带的班级学生成绩在学校都是名列前茅。周慧云多次担当学校公开课的主讲老师,为学校赢得了很多荣誉,深得历届校领导的好评、同事们的尊重、家长和学生的爱戴。

这届学校的书记、校长是新调来的领导,还不了解法轮功学员的为人,在这次“清零”运动中,被百步亭社区综治办人员胁迫共同对周慧云施压。他们三天两头找周慧云谈话,以工作相威胁,强制要求周慧云转化“签三书”。周慧云顶着压力多次与各方人员讲大法的真相。不少同事私下表达对周慧云担心:你的课上的这么好,我们不想失去你这样优秀的老师。周慧云在丈夫被绑架到洗脑班后不久,也失去了联系,没有音信。不知现在的周慧云身在哪里?是否平安?

周慧云的父亲周克兰,男,70多岁,铁道部第四勘探设计院退休职工;周慧云的母亲余玉英,女,70多岁,家住武汉市江岸区建设新村社区。因为修炼法轮功,在2021年五月份他们家门口就有人蹲坑、盯梢。六月八日,一伙来历不明的人来到他们家,想进屋骚扰,由于大门关闭没找到人,很长时间后才散去。其中大部分是社会闲散人员,还有建设新村村委会工作人员和一些不认识的人。六月中旬,几个身份不明的人在周家门口安装了两个摄像头,一个对着大门,一个对着卧室的窗户,监视周家人的一举一动。

周慧云的姐姐周慧蓉,她与妹妹周慧云一样,长的美丽端庄。周慧蓉因为体弱多病修炼了法轮功,之后身体健康、心情愉悦。一九九九年十月为法轮大法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单位江汉饭店无故裁员。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江岸区新村街办事处高志安带着二十余名恶警与保安,冲入周慧蓉家中,没有任何缘由的抄家,并对其连拖带拉,欲强行绑架至洗脑班,导致其身体又出现严重病症,于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时年36岁。

韩凯的母亲蔡桂珍,81岁,原铁道部江岸车辆厂退休职工。家住江岸区百步亭幸福时代社区。二零二一年五月份以来,百步亭社区管委会综治办和幸福时代社区居委会多次上门骚扰威胁蔡桂珍,要求老人“签三书”。在遭到拒绝后,社区人员扬言不签就把人送洗脑班。

蔡桂珍的老伴去年疫情中去世,老人刚从悲痛中解脱出来,在被社区人员多次无理纠缠、骚扰威胁中一直承受着很大的精神压力。现在儿子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关押迫害,儿媳没有了音信。谁能想一想这位独居一室的81岁的老人每天是个什么样的心情?人在做,天在看。善与恶的选择中就在决定着每个人自己的未来。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武汉工程师韩凯被劫持在洗脑班 妻子下落不明

(文字整理:李乐真/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