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大抓捕6周年 维权律师:生存空间越来越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9日讯】7月9日是709大抓捕6周年,大陆维权律师仍然持续被打压。有维权律师表示,中国法治环境持续恶化,令维权律师难有生存空间。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宇,是“709大抓捕”事件的首批被捕律师。她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获释至今已将近五年,心理阴影至今无法消除,每天仍活在被监控的状况中,经常被公安、国保骚扰,一直无法过正常生活。

王宇表示,自己没有护照也不能办理护照,在国内的旅行经常被限制,很难回到正常人生活。这不只是不公平的问题,他们的做法行为完全是违法。

王宇被注销律师执业证后,改以公民代理人的身份接办案件,但她表示,过程当中,中共政府机构对她施加特别多限制,需要比一般代理人多10倍的力量,才能成功争取为当事人出庭。

她早前曾参与多宗备受关注的案件,包括重庆民营企业家李怀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以及“恶俗维基”案被告牛腾宇等。王宇表示,协助的律师都受到官方不同程度的威胁,她更被警告,若不放弃会重演709事件。

王宇形容,中国的法律如同花瓶,法治环境的恶化,已令维权律师难有生存空间。

王宇:“中国法律是花瓶一样,看来很好看,但这些法不是用来限制有权力的部门或人员,只是限制不服从的人,尤其是这几年,法治环境持续恶化,你没有亲临其中,根本不知道中国政府违法的内幕。我们这些律师努力争取生存和工作空间,但感觉空间越来越狭小,已无法呼吸,有时候觉得中国法治已死。”

王宇表示,困难中仍有不少律师愿意牺牲,办理维权案件,并鼓励她不能轻言放弃,在争取领回执业证的同时,也会继续以公民代理人的身份,协助弱势社群。

去年才获释的维权律师王全璋,律师执照被吊销后,也尝试以公民代理人的方式,为拆迁户求助者提供法律支援。

王全璋表示,自己总结被捕经验和家属应对方法,能成为求助者有用的参考资料。

王全璋认为,维权律师的工作比以前更难,只通过法律程序,为当事人维权的做法,已走到尽头。

王全璋:“我写一些申诉书、控告书,到法院就普通民事案件立案,法院说我被加在黑名单,不能当原告,作为一个法律人和人权律师,我被迫使用法律反抗时,经历挫折和失败,对我来说,无力感更严重,律师越来越是走过场,稍为抗争和不合作,就可能被整肃,我感觉得个案维权已走到尽头。”

不过王全璋指出,在民事和经济案件,维权律师仍有生存空间,他没有后悔当上维权律师,也不会自废武功,会继续以人权捍卫者和法律人的身份,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协助和发声。

也因“709大抓捕”被中共官方抓捕的维权律师谢燕益则向德国之声表示,现实对维权律师来说是很残酷也艰难的。不过,这些状况都是中国社会在尝试转型时要付出的某种代价,所以当许多维权律师持续遭到非法迫害时,维权律师的社群应该继续关注他们的命运。

他提到,“像余文生律师、张展、丁家喜跟常玮平等维权律师现在还在被非法迫害,我们也希望继续关注他们的安危,关注这些受到不公不义的冤狱,因为这就是关注我们自己。在每个冤狱内,维权律师都能争取权利跟尊严。”

谢燕益也指出,目前维权律师在中国必须面对多重的考验,除了执照被吊销外,也面临被限制出境,或注册公司受阻的各种情况。

他表示,很多维权律师的生存之路都被堵死了。尽管如此,维权律师仍有使命让社会大众意识到其实这些违法的压迫,不只是对少数个体的侵害与打压,而是对社会整体权利的侵害。

709大抓捕,是指2015年7月9日,中共当局在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约谈涉及300多名维权律师、民间维权人士及其亲属的事件,引发国际社会关注。

7月9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发表声明支持中国维权律师,呼吁北京释放因709镇压而被拘留或监禁的人,并恢复他们的律师执照。

布林肯在声明中说:“今年7月9日,我们向2015年7月9日被中华人民共和国(PRC)当局不公正拘留、审讯和监禁的三百多名律师和人权捍卫者致敬,这就是所谓的‘709 镇压’。”

“中国(中共)政府针对这些人发起了一场运动,对那些寻求在中国法律体系内工作,以帮助中国履行其人权义务和承诺,并对其社会产生积极影响的人进行恐吓和压制”他说。

布林肯还说,“六年后,中共政府继续对许志永和丁家喜等许多最初被捕的人进行审前拘留。当一些人站出来代表这些勇敢的人权捍卫者时,中国(中共)当局取消了他们的律师资格,并拘留和起诉他们,其中包括李昱函和余文生律师。”

他写道:“我们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释放因709镇压而被拘留或监禁的人,确保他们的家人不受骚扰,并恢复他们被取消的律师执照。”

布林肯最后表示,中国(中共)将矛头对准那些只是想为同胞寻求法律救济的律师和维权人士,此举破坏了社会稳定和法治。美国将永远支持那些寻求建立一个更加公正、稳定和繁荣社会的勇敢之人。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