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公务员也减薪 苦日子将击垮中共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3日讯】《有冇搞错》。今天谈点经济话题吧。

最近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从7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银行存款准备金降到8.9%。这个意思是,如果银行有一百元存款,原来必须把9.4元交给央行作为准备金,现在只要交8.9元,降低了。也就是说,银行可以借出去的钱,变多了,同是一百元存款,原来可以借出去是90.6元,现在是91.1元了,多了五毛钱。

别小看这五毛,全中国大陆的银行因此会多出一万亿人民币的资金进入流通。

调整银行准备金比例,是调控经济的三大货币工具之一。降准,就是放水,增加资金供应,目的是刺激经济成长,凸显的是当局觉得经济下行了,不太好了,需要刺激了。

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是政府需要平衡的两大问题。经济增长除了经济数据之外,还有消费、失业等问题需要衡量。所以在美国,一旦就业数据不好,比如领救济金的人多了,股市反而会涨,为什么呢?因为大家估摸著联储要刺激经济,会降息。降息意味着钱多了,意味着股市会涨了。

中国大陆的情况类似。所以中国央行降准之后,中国股市和香港股市都上升了。

中国的问题同样是失业严重。官方百分之五的失业率数据,大家都知道不准确。官方的术语是城镇居民登记失业人口,两个条件,第一是城镇居民,第二还要登记的,没去登记的不在统计之列。所以专家在估算中国失业的时候通常要乘以3,也就是真实失业率大约在15%。

李克强最近说,中国灵活就业人数两亿多人。灵活就业,就是拿不到失业金的农村劳动人口,俗话说的打零工的,工作有一天没一天的。官方那个百分之五的数据,加上这两亿被灵活了的人,当然已经远远超过15%了。

这凸显了中国经济问题的一个侧面,降准,自然是因为这个。事实上衡量中国经济还有其它的,比如说债务水平。因为借钱也可以过日子,企业机构、政府也一样,可以去借钱,但借钱不赚钱,就反映在债务上了。中国总债务水平,去年上升到GDP的百分之300,今年一季度继续上升。还有中国净外汇储备,就是外汇储备减去外债,一季度下降了4,000亿美元。这些都反映出债务出现恶化。

现在全世界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通胀,物价飙升。通常这个时候是加息控制物价,但中国采取降准,反其道而行,当然是因为中共政府衡量,经济下滑带来的危险更大。所以中国大陆现在的情况是滞胀(停滞性通货膨胀),就是一边是物价上升,一边是经济下滑。滞胀是最坏的情况,对老百姓的生活影响最大,物价上升,工资却减少,生活水平当然大幅度下降。

工资真的要降低了吗?起码很多地方的公务员要减薪了。

河南、江西及广东等地公务员及事业单位教师,最近接到当局追讨已发放的奖金、清退绩效奖励。最多的每人被追讨第一季度两万元(人民币,下同),并宣布以后停发奖金。

“七一”百年党庆刚过,7月7日,江西省南昌市水利局发出文件,指根据严格规定,各单位在2021年6月7日以后发放的政府性奖励,要在十天内完成无条件退款程序。德兴市政府则要求全体教师必须在上周三当天把原发放的高质量奖金统一退还到学校银行卡。据称,德兴市一个季度绩效奖为2万元,4个季度8万元,另有年终奖。这些奖励高于教师每年的总工资。

微博上网民聊天内容显示,上海、江西、河南、山东、重庆、湖北及广东等省市,都出现公务员奖金被停发或被责令全部退回的情况。过去四十年财政最好的广东省,潮州市在7月3日发通知,停发公务员住房补贴和绩效工资。其它汕尾市也跟随推行。

还有消息说,深圳市也有国有单位,主要是国企和事业机构,正在统计员工近几年的收入。

中国大陆人均GDP最高的上海,也在第一季度后停发奖金。

中国大陆公务员工资由几个部分组成,基本工资、绩效奖金和各种津贴。

绩效奖金和津贴,占工资收入的百分之六十以上。如果停了绩效奖金和绩效工资,等于是减薪一半以上。这不是小事。虽然我估计这次减薪幅度不会这么大,但减薪过苦日子,大概是免不了的了。

中国基层公务员、小学及中学教师的月薪,大概两千多至四千多人民币不等,收入的大部分来自各种补贴和绩效奖金。突然取消他们这部分收入,很多人的家庭收支顿时出现问题。网传部分单位要求拿不出钱的员工向银行贷款。比如江西省九江银行推出“退款贷”,为拿不出钱退钱的员工提供贷款。

过去几年中国一直说要过苦日子,要准备好,今年下半年看来是真要开始了。

为什么减薪,还要退钱?原因很简单,经济出现大问题了。

去年上半年,中国财政赤字激增三成,地方债务激增三万四千亿元。官方报导,31省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收支,仅上海市出现财政盈余,其余三十个省市都存在收不抵支的问题,压力最大的河南、四川、云南等省,收支缺口都在2,500亿元以上。

赤字上升,意味着财政要靠债务来维持,但借钱不是无限制的,虽然政府可以印钱,但接下来就是恶性通货膨胀,整个经济就垮掉了。委内瑞拉就是个例子。

去年5月,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就说了,各级政府必须真正过紧日子,中央政府要带头,中央本级支出安排负增长,其中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压减50%以上。

当然,真正的苦日子,只能是普通公务员和教师去过,中央政府各部委的公务员、党务系统的人员、离退休的,都不会过苦日子的。

中国大陆的社会结构,公务员处于社会地位和平均收入的顶端,顶端如此,下面的普遍情况当然更糟糕了。我有朋友在大国企的,是那种大型央企的,也说了去年奖金大幅度减少,而且上面说了,今年还会减。

过去中国收入最高的,是大型科技企业,阿里巴巴、华为、腾讯什么的,今年恐怕也够呛了。比如说清华紫光,还不起钱,被徽商银行申请破产。紫光是中共和美国高科技对抗战争中的主力部队,负责硬件设计和半导体,基本上是中共高科技未来的希望。

过去十年获政府大量资金,到处买企业买人才。习近平的亲信刘鹤,被指定为负责中国高科技发展。紫光等于是刘鹤的精锐部队,结果现在被申请破产。当然,我估计紫光会获得来自当局的全力支援,但这个现象很清楚,中国高科技遇到瓶颈障碍。阿里巴巴、腾讯这些企业,过去这些年都是赚钱机器,也是融资机器,主要吸引的是美国的高科技资本。

但现在的情况很糟糕。滴滴出行APP被下架之后,一个严重的后效应是国际资本害怕了,以后中国企业海外融资会越来越困难。另一方面,今年上半年中国民间投资也发生了严重萎缩。这个完全可以理解,“割韭菜”的大风潮中,“躺平”都未必能够自保,怎么可能会继续扩大投资呢?

过去十年,大陆民间投资风头最劲的,是这些所谓高科技企业,包括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他们自己去海外融资,然后大量投资大陆的所谓新产业。

谈到阿里巴巴,还有另外一个问题。阿里的崛起,是和中国大陆中小型实体商店衰落同步的。我看过一个资料,一个中等城市中最热闹的商场中,两百家商店,过去三年倒掉了一百二十家。因为敌不过电商加速递的商业模式。

所以所谓高科技企业的崛起,实际上,很大程度是财富跷跷板的效应,就是把实体商店的销售和利润转到自己手里了。这种急速的变化,会造成严重的结构性失业问题。

你说实体商店老板,商店倒闭,自己失业了,转行去写程序搞电商?基本不可能,所以这种转型的速度,往往是国家政府要认真考虑的问题。比如美国,成熟的电池技术,20年前就出来了,为什么一直到现在才慢慢推动电动车?

十多年前美国有一个纪录片,讲述GE试产的几千部电动轿车,最后只卖了一辆。不是不好卖,很多消费者想买买不到,结果有人调查,发现车都放在一个地方封存了,不卖了。这个纪录片追查了很久,也没有得出到底是谁把这些车藏起来了。

他们理出来的线索当中,大概可以看出来,是石油公司和联邦政府联手。当时还是小布什在位,他公布的新能源汽车政策,是推动混合型而不是纯电车。那个纪录片没有给出整个事件的最佳分析。我后来问过一些专家,他们认为产业急速转变常常会带来严重的社会冲击,所以政府要小心谨慎,给的例子,就是石油和汽车行业对美国影响极大,很大一群人的就业问题。

过去十年中国大陆的电商崛起,摧毁了中国传统的商业营销模式,是好是坏,是利是弊,这个还有待分析,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数以千万人原来赖以生存的模式,就是那些小商店,无法生存了。这是谈中国失业出现的问题。

曾经有人说,中共倒台万事俱备,只差发生两件事:一是一场输掉的对外战争,二是一次深刻的经济危机。目前看来,全面的经济危机已经开始,外部环境和内部因素叠加,可能出现完美风暴。而对外战争也蠢蠢欲动,只是会不会输掉,输多惨的问题。

中共九十年代提出超限战战胜美国,所以现在是超限战对超限战,所以战争也可以说开始了。咱们还是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