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真面目】残害生命 揭中共计划生育的罪恶(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5日讯】5月31日,中共宣布推行三胎政策。当年中共强制一胎政策的受害人丁铭瑜,呼吁中共当局对计生政策造成的堕胎和家庭损失做出赔偿和交代。回忆起被迫打掉二胎的那段心酸故事,丁铭瑜泣不成声。

“我说因为共产党的奴隶不够用了,那现在是更不够用了,政治局常委通过说生三胎,生三胎,那么当时那么残忍的杀了几亿的小孩子,现在又要来鼓励大家生三胎,那他们对我们这些受害者该怎么样赔偿?怎么样负责?他们要给我们一个怎么样的交代?”

丁铭瑜回忆,2002年暑假期间,计生委的人突然来她家敲门。不给开门他们就不走,没日没夜的敲门,一家人被折磨得不能休息。几天下来,吃的也没有了,实在没办法,只好开门。

“我老公坐在马桶上哭,我推门进去就在那个那种bathroom,就在厕所里面哭,从来没有见过他哭,我推门进去我们两个人抱着哭,他说他无能,他不能保护我们的孩子,他说我没办法,我们保护不了,我们两个人抱头哭,因为没办法,每吃的,实在没有办法了。”

丁铭瑜被强行带到镇政府,为了生下已经五个多月的孩子,她想过逃跑,也曾以死抗争,但都因为太危险而放弃了。在校方和政府的强大压力下,她只好去医院,被迫接受残忍的堕胎

“然后就在第二天下午,就开了六粒的药丸给我,我拒绝吃,我知道那是要杀我孩子的东西,她说她不她真的不愿意做这种事情,但是她没办法,她要吃饭,她不做的话她就会要丢工作,所以她就来劝我,她说你如果不想让你的孩子走得难受,你就吃了这个药。”

“那个助产师,是那个人还是另外一个护士,我记忆不来,手上拿着我的孩子,那个孩子就这么小,卷曲著在她手上。就是憋的那个不是粉嫩红色,是那个有点猪肝,比猪肝浅一点颜色的那种,卷曲在那边,眼睛、鼻子、嘴巴看得很清楚。她还告诉我那是个男孩。”

幼小的生命还没出生,就这样悲惨的死去了。倔强的丁铭瑜不肯屈服,她一定要再生一个孩子。

再次怀孕后,她东躲西藏,终于在2003年生下一个男孩。

“我怕他们来捣乱来抢我的儿子,不敢让他们知道,不敢让他们的人看到,用那个保龄球的那种袋子,那种提着的那种运动的那种袋子,里面放着厚厚的纸皮在底下铺着床单,把我儿子放在里头,我妈妈提着那个袋子回家。”

孩子虽然回家了,可还是不敢让人知道,这日子还得悄悄的过。

“然后我跟我儿子在家里面整整呆了五个多月,不敢出来,孩子也不敢出来,就在阳台,不是阳台,在床在那个,在那个卧室的窗口,晒太阳,晒晒太阳,见见阳光而已。”

随着孩子慢慢长大,家人通过请客送礼给孩子上户口,到了上学的年龄,又开始发愁。刚好有人透露一个信息,让丁铭瑜看到了一线生机。

“到了好像我儿子要上一年级的时候,那一年我的我儿子的干妈,她告诉我说,有人告诉她新加坡可以去,小孩子可以去留学,大人可以去陪读。告诉了我这个信息,我相信就像抓到了那救命稻草一样的。”

丁铭瑜准备带着孩子去新加坡闯一闯。这或许是一条艰辛的路,但为了自由,为了孩子,她觉得再苦也心甘。母子俩的新加坡之旅是否如愿以偿?我们下期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