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人物故事:10岁女孩经历的72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0日讯】1999年7月20号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这场迫害不止涉及到成年人,连孩子也被波及。720二十二周年之际,当年只有10岁的周昂回忆了自己的经历。

1999年,周昂只有10岁,那一年,她们一家命运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旅加天津法轮功学员周昂:“7月19号的深夜,我本来已经睡着了,当我突然惊醒的时候,发现屋里的灯是亮着的,家里面来了很多警察,我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他们就把我妈妈带走了,当时是7月20号凌晨。”

周昂的妈妈张立,当时是天津冶金研究所实验室的一名化验员。1996年她在一位朋友家里听闻法轮功,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那年才7岁的周昂看见妈妈炼功,也开始炼法轮功。修炼之前她患有心肌炎,不能剧烈运动,经常出现憋气,炼功后心肌炎不治而愈。

因为母女俩都从修炼中身心受益。当99年4月,何祚庥在《青少年科技博览》刊登了《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抹黑法轮功以后,张立作为天津法轮功学员的代表之一,去向杂志负责人反映真实情况。几天后她还去了北京,参加425万人大上访。

虽然这次上访和平落幕。但是到了7月20号,当时的党魁江泽民一意孤行,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警察又来到周昂家抄家。

周昂:“我记得当时我家的床头柜里面放了很多的大法书还有录音带这些资料,我当时不想让他们把书都拿走,所以我就挡在那个柜子的前面。警察让我让开我不让,后来他就使劲地把我拽开,我的头差点就撞到桌子上。我当时很着急,我就一边哭一边跟大喊,我说这是我的书,你们不能拿走。但是最后他们还是把书全部都抄走了。”

快40天后,张立才回到家。三个月后,她再次被抓。当时的小周昂不理解,政府怎么又来抓好人了?但她更没有料到的是,迫害政策还进入了学校。

周昂:“天安门自焚事件之后,学校准备了一个条幅,上面印着‘校园拒绝法轮功’,要求每个班每个学生都要在上面签字。当轮到我的时候,我就跟老师说我不能这个签字,因为我就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让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这并没有错。而且法轮功根本不是像电视上讲的那样。”

周昂的信仰被校方知道后,压力随之而来。

周昂:“校长就找到我谈话,他威胁我说,你如果还炼法轮功的话,就不能评三好生不能当班干部了。后来他还找到爸爸,让我爸爸劝我放弃修炼。当时我爸爸受到很大的压力。”“我本来在班里面人缘是很好的,后来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我发现周围的同学都不怎么理我了,本来跟我很要好的同学也很少和我说话了,我感觉我在班里被孤立了。”

压力没有让周昂屈服,但铺天盖地的迫害还是造成了恐惧。

周昂:“我还发现我家里面楼下经常停著一两辆警车,我们出门的时候也经常发现有便衣警察在跟踪我们。这种恐惧感持续了很长时间。”“我当时担惊受怕还有一个点,就是特别担心我妈妈,今天从家出去了,她就回不来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被抓了。我经常有这种恐惧感。”

中共甚至在高考中搞政审,并明文列出,参加过所谓“邪教”组织的高考生,算作思想政治考核不合格。在高二的那一年,周昂开始准备出国,在2009年来加拿大上大学。

周昂:“今年的720是迫害的第22周年了。这场迫害不止涉及到大人、成年人,还波及到很多像我这样,当年还是孩子的人。”“直到现在我还经常看到明慧网上有报导,说国内的同修被抓了,酷刑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他们的孩子也遭受了(我当年)同样的痛苦。我希望这场迫害能早日结束,国内的同修能拥有自由的修炼环境。也希望中国人能重新拥有信仰自由和表达自由。”

采访/易如 拍摄/舒灿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