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暴雨“千年一遇”?气象台预报员打脸官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4日讯】河南洪灾造成全省103个县300万人受灾,尤其是郑州地铁以及京广隧道发生重大伤亡,真实死亡人数成迷。官媒以及官方连日来渲染郑州暴雨“千年一遇”,不过这一说法却遭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打脸。

有关河南此次极端降雨天气,郑州气象局周二(20日)曾梳理及总结宣称,当地三天的降雨量达到617.1mm,相当下了以往一年的量,从气候学的角度来看,小时降水、日降水的概率,重现期通过分布曲线拟合来看,“都是超千年一遇的。”

“千年一遇”的说法其后被传媒及网民广泛使用,称雨量太大超过了城市排水系统的负荷,才造成了全城严重水淹的情况。而河南省水利厅更声称,这样的暴雨量“超5000年一遇”。官方口径被网友怒呛把重大伤亡“甩锅老天爷”。

针对“千年一遇”的说法,大陆中央气象台预报员对此也表示质疑。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陈涛近日表示,从目前掌握的气象数据,无法下此定义。

他在7月21日的媒体通气会上介绍,从大气科学研究的角度来看,中国在20世纪50年代之后才有了比较准确和完整的降雨量的科学记录,到现在为止,整个降雨量记录时间是70年左右。“千年一遇”的说法是依据较长的历史记录来推算某一类天气事件,或者通过百分比的统计学方法,来表现天气的极端性,这些都需要基于严谨的气象记录。

陈涛认为,所谓“百年一遇”、“千年一遇”在目前没有得到可靠的、长时效的、有效的降雨记录之前,很难去谈这个问题。

有网友对比了1975年8月河南驻马店暴雨和本次暴雨的降雨量。显示1975年河南板桥水库连环崩坝的时候,记录最高的降雨量是一天下了1005毫米,远比现在说的三天下了600多毫升的雨多得多。

大陆气象爱好者对比1975年河南暴雨同本次暴雨的降雨量。(微博图片)

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21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却直言,其实郑州20日发生的暴雨“绝对不是中国暴雨的极值”。他指出,中国最大暴雨出现在1963年,发生在邯郸、邢台和保定;第二次则发生在1975年的河南驻马店地区,那才是中国暴雨的历史极值。

当被问到郑州日前的灾情原因是较偏向天灾还是人祸时,王维洛直言,“这次水灾是郑州市在自己发展的过程中制造的”。

而据中共官方发布的通告显示,7月20日上午,郑州常庄水库就已经开始向下游泄洪,但官方在泄洪12个小时后才发出通告。

巧合的是,早在2005年7月份,河南就宣传发生“千年一遇”洪灾。当时中共官媒《中国青年报》还曾刊登一篇质问“千年一遇”文章,要求当局拿出依据。

有网友讽刺: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产生奇迹的世代,有幸见证了五千年一遇的特大暴雨!我就想问问,有三年前以上的水文记录吗?

(截图)

也有推友讽刺:真正的灾难不是百年一遇,而是遇到百年的中共。

(记者薛飞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徐耕文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