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打毒针致疯致死 成都女子监狱三头目罪行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4日讯】成都市女子监狱三头目:监狱长毛新、骆利丽、610负责人廖群芳,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被明慧网曝光。至少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精神失常。其中法轮功学员高春秀被打毒针致死;潘晓萍遭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胡霞被迫害致疯离世。

据明慧网报导,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原名川西女子监狱,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2013年起,这所监狱被指定关押迫害四川省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轮功学员。从2014年起,所有被非法判刑的四川省女性法轮功学员全部被关押到此监狱。

毛新、骆利丽是成都女子监狱2013年至今的两任监狱长,在其任职期间,竭力执行中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廖群芳,在2008年至2013年初,曾任副监区长、监区长,2013年至今,任教育改造科科长,是监狱610负责人。毛新、骆利丽、廖群芳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肉体上摧残和和精神上的洗脑迫害,企图在精神上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

从2021年7月14日起,30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开始将最新整理出的一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恶人名单,陆续送交所在国政府,要求对这些迫害人权者实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冻结财产。成都女子监狱毛新、骆利丽、廖群芳也在此次被举报名单之列。

毛新、骆利丽、廖群芳三人简历

骆利丽,Lili Luo,女,2016年初至今,任四川省成都市女子监狱(龙泉)书记、监狱长。2010年~2016年曾任四川省女子监狱(简阳)副监狱长,之前任监狱狱政科副科长。

毛新,Xin Mao,女, 2013年~2016年2月,曾任四川省成都市女子监狱(龙泉)监狱长。2016年初-至今任四川省女子监狱(简阳)监狱长,

廖群芳,Qunfang Liao,女,2008年~2013年初,曾任副监区长、监区长,2013年至今任教育改造科科长(监狱610负责人)。

主要罪行

成都女子监狱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达到“转化”的目的,打着“文明执法”、“人性化”管理的招牌,干着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恶行,其迫害手段包括:毒打、电击、吊铐、背铐、跑步、冷冻、曝晒、罚站、罚坐军姿、注射毒药、捆绑、野蛮灌食、强制训练、强制验血、针刺、淋水、撞墙、限制上厕所、关禁闭严管、剥夺探视权及生活虐待、药物摧残等等酷刑折磨。同时监狱还播放诬蔑、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碟片和一些书刊,企图从精神上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

每周三,监狱610负责人廖群芳还召集所有法轮功学员,强制集体洗脑,宣传他们诽谤大法的歪理邪说,然后还要求对所“学习”的内容写“思想汇报”。廖群芳指挥各监区狱警、犯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胡霞和严红梅在2017年12月被迫害致死。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3年至今,已有陈世康、胡霞、严红梅、胡延顺(胡廷顺)、梁文德、丁国琴、高春秀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精神失常。毛新、骆利丽、廖群芳作为监狱长及610负责人,对成都女子监狱中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的严重情况负有直接的全面的责任。

以下是部分典型迫害案例

案例一、胡霞因不配合“转化” 被酷刑折磨致死

胡霞,女,终年55岁,于2015年7月18日被绑架、非法抄家。2016年3月11日,胡霞被法院非法判刑, 2016年5月被关押到成都女子监狱。在关押期间,胡霞被罚站、殴打,牙齿被打掉,腿和臀部被打成很大面积的淤青。胡霞因不配合转化,每天每餐饭量不足一两,人瘦成皮包骨头。狱警还指使刑事犯将胡霞的头按在监室储水桶里溺水,胡霞的身体和精神都遭受了极大的摧残。

2017年2月10日前一个礼拜,胡霞被单独关在惩戒室中,遭毒打、“熬鹰”(不允许睡觉)、罚站。几天后,胡霞被迫害致神志不清,目光呆滞、呆坐、常常把屎尿拉在裤子里和她睡的地铺上。

成都女子监狱长期对胡霞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致使其身心严重受损,于2017年12月19日在监狱被迫害致死。

案例二、陈世康被迫害致奄奄一息 回家20多天后含冤离世

陈世康,女, 2013年6月26日晚上在家门口被绑架,而后被法院非法判刑5年,在成都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出现严重病症,家属要求保外就医,被监狱拒绝。2016年过年前,陈世康被秘密送回家,狱警威胁陈世康的家人:不准对外说。20多天后,陈世康含冤离世,年仅59岁。

案例三、女教师严红梅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严红梅,女,美术教师,于2014年8月4日被绑架、抄家,2015年3月7日被非法判刑4年。严红梅在成都女子监狱遭严重迫害,被迫害致出现癌症病症,2017年9月2日就住进监狱医院,严红梅病情严重,监狱方却以没有单位接收为由一直拖着不给办保外就医,直至严红梅离世。

案例四、泸州市善良农妇丁国琴被迫害致死

丁国琴,女,于2017年10月16日被绑架,2018年8月下旬被非法判刑2年6个月。2018年8月22日,丁国琴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迫害。当丁国琴的儿女第一次去监狱探视时,见母亲是被人背着出来的,手脚都不能动弹了。得知,入监不到3个月,丁国琴已被迫害成四肢瘫痪。不几天,家人接到监狱丁国琴病危的通知,并说人已经送进了监狱医院。2019年5月21日,丁国琴在监狱医院含冤离世,终年69岁。

案例五、高春秀被注射不明药物含冤离世

高春秀,女, 69岁,于 2014年7月8日被绑架、非法抄家,之后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高春秀被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期间,被迫害致三次昏迷,住进医院,被注射过不明药物。2018年元旦高春秀回家,身体出现严重病变,滴水不能进。2019年9月24日,高春秀含冤离世。

案例六、陈志连在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陈志连,女,70岁,2018年被绑架、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于2020初被送到成都女子监狱迫害。在成都女子监狱陈志连被毒打致颅骨骨折,导致颅内大出血,头部多处受伤,生命垂危,被非法关押在四川司法警察医院,至今不让家属见面。

案例七、遭药物迫害 潘晓萍精神失常

潘晓萍,女,2015年被判刑3年。在监狱两年多的时间中,狱警们对她实施了不让睡觉、冷冻、浇凉水、溺水(把人头按进凉水桶里)、坐小板凳、电棍电击、面壁罚站、吊铐在床柱上、灌食等,他们为了不让潘晓萍炼功,就用筷子绑在她的手腕上和脚腕上,后来他们又给她穿上“约束衣”(酷刑)、不让上厕所、关到严管组。后来狱警干脆污蔑潘晓萍是“精神病”,就强制给她灌“治”精神病的药,在潘晓萍回家前两个月开始灌药,有时隔一天灌一次,有时每天都灌。具体灌了多少次潘晓萍已记不清了,一直到她出狱前一天还在灌药。自灌药后,潘晓萍身体出现了不正常状态,出现手杆痛、牙痛、身体僵硬、走路时脚痛、听力下降、头部出现很多疯癣、心慌意乱、心里很难受。潘晓萍出狱几个月后,出现了更为严重的精神失常的现象。

案例八、汤云霞被酷刑折磨 强制“转化”迫害

汤云霞,女,于2018年6月6日被判刑5年,同年11月7日被关押到成都女子监狱。狱警逼迫汤云霞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汤云霞一直不从。狱警开始对汤云霞罚站,从早上6点起床开始罚站,一直站到半夜12点。在站的过程中,汤云霞被迫要站成军姿,不能动,共被罚站了56天。汤云霞所在监室的主管狱警下令全监室的人不准借卫生纸给她用。在站的过程中,汤云霞若一动,帮教人员就打她,用笔尖戳她的手。汤云霞站了一个多月后,2019年1月中旬,狱警开始又对她“罚坐”(施酷刑─坐军姿,背要直,两只手掌平放在膝盖处,坐在离床三寸远的一地砖内。)凳子只有四寸高,巴掌大些。(见下图)汤云霞从早上,坐到晚上深夜。当时正值寒冷冬天,狱警不准汤云霞穿棉衣、棉裤、棉背心。并且在坐的过程中,汤云霞若一动,帮教人员就用冷水从脖子向下灌。

刑具:强迫法轮功学员坐的小凳(明慧网)
(明慧网)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成都市女子监狱监狱长、610头目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