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谢尔曼访华 美与中共关系无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即将访华,中共首次以《反外国制裁法》制裁美国人员与实体,以回应美国此前发布的香港商业警告和对7名中联办副主任实施的制裁。之后7月25日,中共外交部部长王毅在会见芬兰外长时强硬的表示“新冠病毒要溯源,政治病毒更要溯源”,点名批评美国把疫情政治化,试图转移自身防疫不力的责任,并称美国的防疫工作是人类防疫史上“丑陋的一页”。有观察人士认为,在谢尔曼访华前夕,中共对抗动作频频,王毅攻击性的发言,都表明谢尔曼访华将无果,拜登政府希望与中共缓和关系的想法定将再度落空。

针对中共7月23日宣布的反制措施,白宫发言人莎琪公开回应,美国没有被中国(中共)的举动“吓住”,仍将全面致力于执行美国的所有制裁措施。她还表示,中共自去年7月以来对多名美国官员与组织实施“毫无根据”的反制裁,引发了美国两党的共同反对。莎琪称:“北京企图恐吓霸凌国际上受尊重的非政府组织,只能说明它从世界上的进一步孤立。”对中共的最新制裁是否会影响到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即将开始的访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表示,拜登政府需要与中共进行“建设性”对话,美国希望确保两国关系中有“护栏”,不会让竞争升级为冲突。但现在中共反制裁美国官员和组织,中共外交部部长炮轰美国病毒溯源的情况看来,除非拜登政府对中共采取全面绥靖政策,唯中共马首是瞻,否则美与中共关系永远无解。

无可否认,美与中共关系现在已差到了建交以来的冰点,距离双方断交尽在咫尺。现在的美与中共关系完全是靠着美国的大财阀和美国跨国大公司在维系着,因为美国大财阀们认为它们仍可以从中共那里赚到巨额资金,因为那里有14亿人口的巨大商业市场,所以它们在帮助中共游说美政府要员。但这种单一的想法目前随着美与中共关系的恶化,正在逐步改变,部分美国公司正在把印度、越南、印尼等东南亚国家作为替代市场,以较少对中共的依赖。此外美国国会两党也一再呼吁,美国供应链应避免敌对国家的依赖。7月22日,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下属的一个两党特别工作组发布报告要求,五角大楼将供应链的安全视为“战略重点”,并确定一项计划,使自己摆脱从中共采购的关键材料,包括稀土资源。这预示着,美国两党已把美国对中共的过度依赖这一问题已提上议事议程,美与中共正在供应了上逐步脱钩。

为了对付邪恶且流氓的中共,拜登政府改变了川普时代对中共简单强硬的策略。拜登效仿中共,一边给对方画饼表示愿意谈判,一边拉拢盟国共同对付中共。今年3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出访欧洲之后,英国、法国和德国等北约国家随即宣布派遣军舰或声明要到南中国海及印太地区实施“航行自由”行动。6月22日至29日,布林肯再次密集访问柏林、巴黎、罗马、梵蒂冈以及意大利等国,协调欧洲各国共同牵制中共。这还没完,更让中共闹心的是,美国又跑到东南亚挖中共的墙角。美国国务院7月23日发表称,美国务卿布林肯将于7月26日至29日对印度首都新德里和科威特城进行访问,以重申美国对加强其伙伴关系的承诺,并强调在共同的优先事项上的合作。一边派副国务卿访问日本、韩国和蒙古,最后访华,一边国务卿本人跑去印度、科威特“撒胡椒面”,难怪中共外长王毅会在会见芬兰外长时大骂美国人。为此,很多分析人士对谢尔曼访华“成果”看淡。

即使谢尔曼能促成拜习会,拜习会谈完,美与中共关系依然无解。现在美国的诉求是要求中共遵守现有国际秩序和美国制定的各种国际游戏规则,并保持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不被中共取代。但现在的中共诉求是要建立新的国际规则,这个规则当然是由中共来制定,并且世界各国政要都要听中共指挥,为此中共不惜血本推行了“一带一路”国际战略,在全球实行了“千人计划”广招人才,并准备推行人民币国际化等重大金融战略,取代美国并管控美国政要的意图十分明显。中共的称霸世界的野心,早已被精明的美国国会两党议员和智囊们所洞悉,在一致对付中共问题上,美国两党空前团结,这决定了拜登政府很难向中共妥协。对中共而言,依照目前中共党魁的个性,也很难对美国人妥协,毕竟他仍有“流芳百世,超越毛泽东”的想法,况且现在的国内国际形势容不得他有软弱的形象。现在日本、美国等很多国家在台湾问题上屡屡踩了中共的红线,中共除了让外交部例行叫骂外,无任何反制措施,令中共在世界上丢尽了脸,所以中共很难对美国再做出额外的妥协。

不仅如此,中共在香港问题上强推港版国安法,遭到了美国的五轮制裁,为此中共党魁早已恼羞成怒。第一轮制裁了11人,把中共香港政府的高官全列入了;第二轮制裁了4人,把中共香港政府暴力机关的副职全部纳入;第三轮制裁了14人,把中共港版国安法的立法机构副职全面纳入;第四轮制裁了6人,补充了中共统战部部长尤权、和其他作恶者;第五轮制裁了7人,中联办副主任全部纳入。美国的这一系列的制裁措施令中共最高领导人对美国恼羞成怒,在他看来这是美国对中共赤裸裸的“奴役和压迫”,没撕破脸就算不错了,谈判?谈个屁!所以在中共强烈自尊心的驱使下,也决定了谢尔曼访华,甚至是拜习会均将无任何实质性的结果,美与中共关系永远无解。

现在所谓的“美与中共关系”,说白了就是美中权贵、财阀之间的相互利用的利益关系,与广大的美国人和中国人无关,两大权贵在竞争博弈中如果都赚不到钱,那么这种关系就没有了。其实,一个杀人如麻的中共邪恶政权,一个大规模活摘弱势群体器官的中共邪恶政权,一个出尔反尔没有一丝信誉的中共邪恶政权,一个与美国谈了40多年的中共邪党,一个正在极力反制裁美国高官就差活摘它们的邪党,与这种东西有什么可谈的呢?这个谈判都持续了40多年了,若谈判能解决中共带来的系列问题,美国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中共还会主动的与美竞争,并大规模反制裁美国官员?这些客观存在的棘手问题都决定了美与中共关系永远无解!

目前美国与中共的竞争,说到底是正义与邪恶的终极决战。是以美国为代表的人类普世价值观持有者,对以中共邪党为代表的邪恶残暴极权价值观持有者之间的终极对决。现在中共鼓吹极权统治的“各种优势”,鼓吹人类普世价值的过时,正被一个个极权制度下的灾难惨案所否定。武汉肺炎的蔓延全球,湖北十堰天然气大爆炸,郑州京广隧道泄洪惨案,都在警示着世界上的所有人,共产主义到哪里,哪里就有灾难。

在一个极权社会,普通民众的生命永远都没有独裁者的权力重要,普通民众的基本人权都将被残暴独裁者剥夺。无论是武汉肺炎的爆发,还是郑州京广隧道泄洪惨案的发生,极权统治者始终都在宣传它们的“伟、光、正”,从不对自己的过失进行检讨,更不用说自己引咎辞职了。因为在邪恶残暴极权价值观持有者看来,普通民众只是供养其奢华生活的奴隶,人权与普世价值对极权统治者所拥有的奴隶们都是多余的。一个持有人类普世价值和基本人权观的正常人不可能通过谈判,通过道理去说服这帮残暴的极权统治者,双方竞争博弈的最后结果必将是,要么美国及世界被中共极权所统治,要么中共被美国为代表的正义势力所解体,所以美与中共关系注定永远无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