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2亿人“灵活就业”?网友批中共玩文字游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央视财经报导,中共人社部日前公布数据,大陆灵活就业从业人员规模已达2亿人。个人经营、非全日制以及新就业形态成了灵活就业的主力军。创业创新成了灵活就业的新主流,在互联网盛行的当下,不少人也通过互联网+实现了灵活就业。

说是“灵活就业”,其实就是失业,只不过换了一个比较含糊的说法而已。动辄抛出一个新词,这是中共近年来掩盖真相惯用的伎俩之一。可惜这种伎俩实在太low,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因此,2亿人“灵活就业”的官方消息一出来,就遭到了众多网友的抨击。

我们来看看他们都说了什么:

“快别这么装行不?直接说2亿人无稳定工作,多干净利索!”

“我发现共惨党不是没有创造力

在丧事喜办,噩耗报捷这个层面

他们的创造力十分惊人”

“发明‘灵活就业人员’,跟发明‘无薪假’的人一样,应该得诺贝尔奖”

“工厂招不到人,灵活就业2亿人。

怪不得前阵子痛批躺平族,看来躺平一族真的会是中共统治的一大隐患啊哈哈”

“敢问朝廷什么时候裁撤驿卒?人民在呼唤大西王”

“我个人感觉,失业人数比2亿人多。保守也有3亿。
我所在街区有大批饭店关门转让,他们属于真正的‘灵活就业人员’,现在只能选择躺平。
而打工族租房子的小区,通勤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也比疫情前少了将近一半。”

“完全不是什么新鲜货。

记得2015年,何清涟已经写文类比过中国的失业,以及“阿拉伯之春”诸国的失业问题了。
2018年她又写了一篇,推定中国的失业数就是1亿9千212万,真实失业率22.9%,与2016年的持平。”

“失业=灵活就业,衰退=中低速增长,吹牛逼=正能量,逼人啃老=大众创新,没有稳定工作=地摊经济”

“基本上就是有活儿就干,没活儿就散。
以后还会出现灵活医疗,灵活养老,灵活住房,灵活吃饭……”

“天天丧事喜办,看都看烦了,问题闷来闷去,隐患越来越大,最后爆得越精彩。”

“中共国玩文字游戏宇宙第一,倒退能给你说成负增长,失业能给你说成灵活就业,摆个摊说成地摊新经济”

“这意味着有两百万左右张献忠预备役,要把他们完全控制住至少需要1000万以上匪军匪警,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共匪只能消灭其中十分之一二,优先保护一二线大城市交通要地也就是龙骑兵地区,剩下散落在三四线城市和广大农村地区城乡结合部的献忠和芝麻人一起自生自灭”

“这么一群富有创新精神、革命热情的人才队伍不壮大不可惜吗?至少也得发展五个亿吧!”

“次贷危机美国的失业率最高大概10%,就算两亿里1亿是真实失业人员,那么失业率是11.36%,按照官府惯例更可能接近15%甚至20%,这是什么意思?做个对比美国大萧条的年代失业率最高时据说是25%左右,新冠造成民众集体不能上班在家隔离的失业率最高大概是接近15%”

“别的不行,丧事喜办最拿手,别的不行,造新词最拿手
最近流行的——郑州火车脱轨叫技术性离开轨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