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强调建军百年目标 释放什么信号?

中国军事观察之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7月30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32次集体学习上,最高层强调要确保如期实现建军一百年目标。这事实上是中共穷兵黩武的一个重大信号。

事实上,自2012年十八大以来,中共国家战略的军事化走向就越来越突出。这既有习个人的因素,更有中共本身的因素。在500个权贵家庭控制中国的命脉、0.4%的人掌握了中国70%的财富的背景下,中共在国家战略军事化道路上快跑,这是极其危险的。本文仅从战略目标规划角度讲三条。

首先,在“两个一百年”目标之外,又增加第三个即建军“一百年目标”,凸显中共的军事化走向。

1997年,中共十五大报告首次提出“两个一百年”目标:到建党一百年时(2021年),使国民经济“更加发展”,各项制度“更加完善”;到建国一百年时(2049年),基本实现现代化。自此,“两个一百年”目标的提法沿用下来。

不过,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对其作了细化: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2049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就不仅将“基本实现现代化”的目标提前了15年,而且强调2049年是“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特别突出一个“强”字。

这个“强”字体现在哪呢?在中共心目中,最重要的是在军事上,跟它一贯的假想敌——所谓“万恶的美帝国主义”干一仗,把美国打下去,称霸世界。那么,又怎么落实这个战略规划呢?重要一环,就是突出“建军”的重要性,在“建党一百年”目标和“建国一百年”目标之间,增加了一个“建军一百年”目标。2020年10月,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确保2027年实现建军百年目标。

建军百年目标”的公开提出,绝不仅仅是个时间衔接、目标细化问题,而是国家战略军事化的一个标志性动作。否则,“建军一百年”怎么能与“建党一百年”、“建国一百年”相提并论呢?

其次,把原先的军事建设“三步走”规划第三步目标实现时间提前十五年,变成了“新三步走”,凸显中共军事扩张步伐的加快。

1997年12月7日,中共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提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分三步走的战略目标:第一步,从现在起到二〇一〇年,用十几年时间,“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打下坚实基础”;第二步,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使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有一个较大发展”;第三步,到二十一世纪中叶,“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当时,中共军队还是“机械化尚未完成,信息化刚刚起步”的状态,“三步走”并不好走。

2012年11月,胡锦涛在交班习近平的十八大上仍是说,“按照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三步走’战略构想,加紧完成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双重历史任务,力争到二〇二〇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请注意这里的“力争”两字,底气明显不足。

但到了2017年11月的十九大上,中共却将原先的“三步走”规划中的第三步目标提前了15年,提出了“新三步走”:到二〇二〇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到二〇三五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这表明中共大幅提升了军事方面在国家战略中的地位,大大加强了军事方面的资源投入。中共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就此撰文称,十九大“对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作出新的战略安排”,“加快强军步伐”。

这个“新的战略安排”、“加快强军步伐”,落实在哪?“百年建军目标”就应运而生了。如此,从2027年到2035年再到2049年,“新三步走”成型。

再次,建军百年目标的核心是“三化”,尤其是“智能化”,凸显中共军事扩张的危险性。

长期以来,中共军队建设规划的提法是“两化”:机械化和信息化。比如,2017年的十九大仍提到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

但是,2020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第22次集体学习上,首次提出了智能化,要求“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

2020年10月,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确保二〇二七年实现建军百年目标”。如何理解这个“建军百年目标”呢?当年11月26日,中共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2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讲了四条,第一条就是“要求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

也是在这次例行记者会上,任国强首次宣称:通过长期努力,中共军队已经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也已取得重大进展。也就是说之前预定的阶段性战略目标已经达成。如此,“智能化”就是今后的重中之重了。

此外,官方出版的《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学习辅导百问》一书中,对“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作了如下解说:随着战争形态加速演变,建设智能化军事体系已成为世界军事发展重大趋势。今后不再有单纯的机械化,需要发展信息化互联、智能化赋能的崭新形态的机械化;信息化向更高阶段迈进,重点是提高网络信息体系和武器装备体系的智能化程度;智能化加快发展,势将渗透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各领域各方面,牵引军事体系转型重塑。

为什么中共要把“智能化”作为军队建设的重中之重呢?除了“智能化”在战争中的惊人表现外(例如2020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爆发的冲突中,阿塞拜疆使用的土耳其TB-2中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几乎统治了战场),更重要的是,智能化是科技发展的“加速器”,而且在未来5到10年内将有突破性的发展和运用,中共将此视为“弯道超车”的良机,企图“跳跃性”发展,逆袭美国。

此外,也不能不指出,“智能化”所导致未来“无人战争”的可怕。如果未来战争将生杀大权完全交给一个自主的武器系统,它的毁灭性不亚于爆发核战争。而对中共来说,它是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什么样的“智能化”它都敢干。如果中共在人工智能(AI)方面领先,全人类都将面临威胁(可参见笔者“中美AI战的三大问题”一文)。

结语
孙子兵法讲“上兵伐谋”。中共当局现在如此强调“确保如期实现建军一百年目标”,释放的信号是相当危险的。在中共总理明确说6亿人月收入仅千元的现实中,中共却在穷兵黩武的道路上快跑。这对中国人民、国际社会,都是巨大的威胁。各界都需要有效的战略应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