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重磅!中共被吓坏 美获取武毒所基因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07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8月6日晚上6:30,北京时间8月7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Iris;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重磅!美国获取武汉实验室的基因数据库,中共恐慌,胡锡进提前给中国民众打预防针;赵立坚要求调查的美军德特里克堡,到底藏着哪些秘密?

8月5日,美国有线新闻网CNN独家消息称,美国获取了武汉实验室的基因数据库,专家称这是调查病毒起源最重要的一部分数据。消息引发中共恐慌,《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通过微博向中国民众提前抹黑,试图打下预防针,以对冲可能产生的后续影响。

最近一段时间,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多次把目标瞄准位于马里兰州的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环球时报》还发起了一个中国网民要求世界卫生组织WHO调查该实验室的集体签名。

然而,在中共官方和媒体提出的众多质疑中,到底有哪些可信的消息呢?我们今天一起来谈一下这个神秘的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美国获取武汉研究所基因数据 吓坏中共

我们首先来关注第一则消息。

Iris: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昨晚发表了一篇重磅的独家报导,披露美国情报机构正在挖掘一个“基因数据的藏宝库”(treature trove)。而一旦他们能够成功破译这些基因数据,就可能可以补上解开病毒起源谜团最重要的一块拼图。换句话说,就是“挖到宝了”。

而关键是,多名知情人士告诉CNN,这个被美方获得的数据合集中,就包含着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病毒样本得出的基因蓝图。

秦鹏:我们知道,拜登政府此前下令,要情报界在90天内,出台关于病毒溯源的报告,现在只剩下17天的倒计时了。在过去的一年八个月来,病毒已经使全世界接近429万人丧命,全世界对这个病毒源头的追究也因此愈演愈烈。而随着这次数据的获取,美国情报界似乎离答案又更近了一步。

Iris:那么情报界,是什么时候,又是通过什么方式,突然间获得了这么多武毒所的基因数据呢?CNN说这两点暂时都不清晰,但是有消息人士给出了一种可能:说由于创建和处理这种病毒基因数据的机器,通常都要连接到外部的云端服务器,所以不排除可能是这些服务器被黑进去了,才获得的大量数据。

秦鹏:的确,美国情报界的具体信息获取方法,一般不会轻易向外界公布。但不管获取方式如何,CNN的报导中挖出了许多关于这些数据的关键信息。首先,大家可能好奇,说是“藏宝库”一样的原始数据集,那到底有多少呢?是情报界中的哪些人在试图分析、破译他们?破译中,又具体正在攻克哪些难点?

Iris:CNN报导,这些”mountain of raw data“如山般的原始数据”,多到情报界需要动用到美国能源部国家实验室的超级电脑,才能够有足够的运算能力去处理他们。而具体去研究这些数据的人,更是百里挑一:因为这些人首先得是情报机构里的科学家,还得能是懂解读复杂基因序列数据的科学家。而因为情报的机密程度,这些人还要有安全许可(security clearance),也就是得能通过经手机密文件的背景审查。最重要的是,这些科学家还得会说普通话,因为这些信息里很多含有中文的特殊词汇。

一个线人告诉CNN说,光是人力这一块,就造成破译的难度。因为会说中文的生物科学家里,能通过针对政府机密工作人员的安全审查的,实在是太少了。

秦鹏:那么重点来了:不惜动员这么多情报部门的力量,也要从中挖出的答案是什么呢?这些数据里都藏着什么?

报导说,美方调查人员要探究的重点是:武汉病毒所或中国境内其它实验室,存不存在这样的病毒样本或者背景资讯,是能让研究人员搞清楚病毒的演化轨迹,病毒的演变历史。说得简单一点,他们想通过这些基因数据,摸清一条基因演变的链条,看看这个病毒是怎么一步一步,成为这个现在传播到全世界的病毒的。

Iris:消息人士也指出,这也只是找到缺失的基因中的链接,或者是把这条线给画得完整一些,但还不能完全盖棺定论,说病毒到底是从武毒所出来的,还是一开始自然生成的。官员需要结合背景线索,才能够确定真正的起源。

CNN还指出,美国官员并没有预计会从找找到一个“smoking gun“(冒烟的枪,确凿的罪证),比如拦截到什么通讯之类的,这种板上钉钉的证据。拜登政府预计会通过科学,而不是情报,来揭开谜题。

那秦鹏先生,您觉得,这些病毒数据本身,有希望帮助科学界或情报界推导到“终极”的问题吗?它能成为那颗“板上钉钉”的“钉”吗?

秦鹏:基因被很多人作为上帝的密码,实际上是可以说出很多话的,病毒基因就像人类基因一样,可以看出这个家族的演化史,看出他们什么时候和外族联姻,什么时候发生了某些病变,爷爷辈和孙子辈到底有什么不同,就可以分析出发源地,变化地,等等信息。所以,如果基因数据库足够庞大和完善的话,实际上是可以找出2012年武汉病毒所在云南矿洞的病毒基因序列是什么样的,和后来爆发的新冠病毒到底有什么关系。而如果有更早的病毒序列,那么也可以看出他们之间做了什么样的演化。所以,还是可能成为“板上钉钉”的“钉”的。

所以,我们看到报导仍然肯定地说,这些genetic code,也就是病毒的“遗传编码”,能够提供病毒演变的线索,其中包括因为这也会留在病毒的基因历史之中。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前几天我们看到国会共和党的中国工作组发布的报告里面,还有大量的其它信息,也是可以结合在一起分析的,这样依然可以锁定武汉病毒所。

Iris:其实调查界早就盯上了武毒所的数据。CNN报导,美国政府内外的调查人员,长期一直在寻求武毒所研究的22,000个病毒样本的基因。但在2019年9月,这些数据就被被中共从互联网上删掉了,此后中共一直拒绝向世卫组织和美国交出这些数据或者其它关于早期病毒病例的原始数据。

那么这曾经公开,但是后来被删除的22,000个样本,现在是不是美国情报部分正在分析的内容呢?CNN引述一位熟悉调查的消息人士,他说对这点既不确认也不否认。

秦鹏:无论如何,消息人士表示,现在“最珍贵的技术数据”,正是这些基因序列和数据库记录,特别是关于病毒样本从哪儿来的,它采集的具体时间和环境等等,这是拜登政府目前最重视的那一块关键的拼图。

Iris:而这次美国的情报界,用报导自己的话来说,真是挖到了一个病毒数据的宝藏,而且是直接针对武毒所。这一点可让中共吓坏了。我们来看看中共这边的反应如何。

首先来关注深受广大民众“喜爱”(这里带引号)的胡编,胡锡进。胡锡进今天(8月6日),在新浪微博上发文,开头就说“老胡要给大家做一个预警:美国正在有步骤地为栽赃中国展开一个大型阴谋”。他说昨天这篇CNN的报导,是在“在配合情报机构”做“舆论铺垫”,“形成病毒就是出自那个实验室的强烈猜测。”

他仿佛还对拜登的病毒溯源调查,颇感失望。提笔写道:“拜登政府和美国情报团队为栽赃中国殚精竭虑、百折不回”。他更把十几天后即将到来的报告期限,称为“华盛顿栽赃中国的政治游戏”中“打开底牌的高潮。”

秦鹏先生,您怎么看?

秦鹏:中共媒体在转载的时候,用了很有意思的一个陈述,说“接下来的近20天时间里,中国方面需要好好研究对策,避免被美国打一个措手不及。”你不做坏事儿,怎么会被打个措手不及呢?

我们注意到,新华社8月4日,发了一个两万多字的雄文:《美国同盟体系“七宗罪”》,这实际上也是中共为了应对美国月底的病毒调查报告发布对中国国内造成冲击,导致中共政权不稳,而提前做出的洗脑预防。

我们之前也说过,其实中国民众有相当大的比例,是怀疑病毒就是来自于武汉病毒所的,所以胡锡进这个微博,对那些有分析能力的人来说,相当于提前通报信息。当然,中共的主要目的,是能够继续欺骗一部分小粉红,这个微博,实际上证明中共是准备打信息战,怕中国民众在美国政府报告出来之后,认识到了中共的邪恶,动摇中共的统治基础。所以,接下来,中共肯定会加紧对美国栽赃,制造虚假信息。

美金融大鳄爆料 中国买网红炮制“疫情真相影片”

Iris:而提到这点,这几天还有一则新闻,揭露中共在疫情起源问题上,试图混淆视听。

美国金融大鳄、海曼资本管理(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创办人巴斯(Kyle Bass)最近表示,中共政府针对正进行一项“恶魔的计划”,募集制作“COVID-19阴谋论”的TikTok短片并在脸书上转发,引导此一议题的风向。

他在推特上爆料,中共通过买通网红,炮制所谓的“疫情真相影片”。他在推特上公布影视创作者招工平台“Mandy.com”的截图,上面可以看到,影片制作计划为有偿拍摄COVID-19主题的影片,由中方提供影片内容的脚本,拍摄酬劳为100英镑。每名创作者拍摄5则背景不同的短片,影片不要求专业的拍摄手法,但必须“看起来”在医学上有说服力。

秦鹏:这就有点尴尬了,中共直接把自己的罪证暴露在了国际社会面前。

当然,我们知道,中共现在不仅是是利用非政府资源,试图利诱国内外的民众来引导舆论,而且,中共的官方媒体和外交部,更是不遑多让,最近也在拚命地甩锅美国,特别是栽赃美国的德特里克堡。

大甩锅 中共要求调查德特里克堡 闹笑话

Iris:这一次,披挂上阵的,不仅有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还有诸多的官方媒体配合编造材料。不过,虽然可能欺骗了一些不翻墙的小粉红,还是被网民发现堂堂的中共科技部官方大网,为了拼凑材料,居然在意大利的犄角旮旯找了一篇文章来凑数。

秦鹏:看来,我们今天的节目里面,又要扒出更多党的黑资料和笑话了。这就有点意思了。这样,我们先来看看赵立坚的甩锅之路,然后看看科技部的甩锅文章是如何炮制出台的,最后一起看看中共瞄准的德特里克堡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Iris:好的。最近最忙碌的是赵立坚,他几乎每隔一两天就要在病毒溯源方面,攻击一下美国。

他在推特上,老调重弹,再次要求美国公布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的病例数据,并指责美国犯下“病毒扩散”、“病毒隐瞒”和“大搞溯源恐怖主义”三宗罪。他还把最近10天的新闻发布会,几乎都变成了攻击美国散毒的专题会。

比如,7月25日、7月26日,他先后两次说,美方应尽快邀请世卫专家赴美、调查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

为了证实这个要求的民众代表性,中共党媒“环球时报”还发起了一个“中国网民要求世卫组织调查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联署公开信”,开始搞联署签名,到7月28日,赵立坚挟民意发声,称已有1800万网民联署要求调查德特里克堡,美国应该回应。

7月30日,赵立坚再次表示,美国还应该邀请世卫专家,调查美国在海外二百多个生物实验室。当时,签名人数已达2008万。

秦鹏:不过,也有网民说,中共现在是在玩火,搞什么联署啊,如果中国民众可以投票决定事情的话,那么以后是不是这样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你们也可以公投选举领导人,或者决定更多的国家大事儿了?

看起来,中共现在已经火烧眉毛,就顾不上后面的事了。

Iris:中共科技部的官方报纸《科技日报》也很忙碌,不断发表所谓的科学文章,这些文章被《北京日报》、《央视新闻》、《新华网》、共青团中央等喉舌媒体先后转发,也充斥着中国社交媒体。同时《人民日报》等党媒还做深度报导、系列报导热炒。

其中,最火热的一篇文章,引述“美国世界新闻网”wn.com的报导,声称中共病毒的源头是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在2019年美军通过其血液项目将中共病毒带到了欧洲。

秦鹏:不过,相信很多生活在美国的网友没有听说过这个网站。那么,这个神秘的网站到底是什么呢?有网民就认真的扒了一扒,结果发现很多猫腻。

这个网友的推特有点长,我来简单的归纳一下,有几个意思,

第一呢,这个所谓的“美国世界新闻网”,并不是独立采编的新闻媒体。其官网简介中写道:“英国《卫报》将我们描述为‘互联网上新闻迷们最强大的搜索工具之一’”,也就是相当于百度或谷歌等搜索引擎。

Iris:我们做研究或作新闻的知道,这种情况下,“美国世界新闻网”是根本不能作为独立的新闻来源出现的。就是说,《科技日报》在这里故意犯了一个错误。

秦鹏:它的目标,是要掩盖真实的新闻来源。

第二,网友发现,用德特里克堡的英文名字Fort Detrick在“美国世界新闻网”上搜索,出现的媒体,基本上是中国的媒体,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网、北京日报等等。

Iris:这就有点尴尬了,怪不得《科技日报》不肯说具体的消息来源,难道是出口转内销?

秦鹏:可能还不是。网友的第三个发现,是这个文章的最初来源是一个意大利阴谋论的小网站“Voce Delle Voci”,最初发布了这篇文章,然后《科技日报》的编辑张梦然在“美国世界新闻网”这个搜索引擎发现这篇文章后翻译成了中文。

这个意大利网站有多小呢?只需500欧元,就可以在首页上方出现为期六个月的广告;它的官方脸书主页,点赞量为2500+,而同类意大利媒体官方脸书主页点赞量为百万级。

Iris:我们学新闻的也知道,这样的网站也是没有办法作为可靠的信息源使用的。中共为了编织材料真的是煞费苦心,一个堂堂官方大网站,居然闹出了新闻界的最低级的笑话。

不过,是不是也有可能,也可能就像找人写Tik-Tok脚本、再雇人拍摄视频那样,这篇文章,也是中共找这个意大利阴谋论网站编辑写的,然后再翻译成英文的呢?否则说这个叫张梦然的编辑懂意大利文,我觉得不可信。

秦鹏:我也怀疑是中共又搞了一个复杂操作,出口转内销。因为害怕直接写出英文被发现,所以就先写成了意大利语,最后装模作样“翻译”成中文,还弄出了一个“美国世界新闻网”伪装成美国网站揭露美国,欺骗了不少大陆网民。

Iris:其实,中共这样是欲盖弥彰了,有网友就说,结论只有两个:
A,美国制造了病毒。那中共一直阻碍世界溯源调查为哪般?还不惜和澳大利亚翻脸,难不成中共坚决维护美国的利益?既然如此,中共就不该反控病毒来源美国。即A不成立。
B,中共就是病毒制造者,因此极力阻拦,最后知道证据确凿,澳大利亚要查我,我报复她,美国查我,我污蔑她!结果成立。

秦鹏:是。逻辑错乱。实际上,中共现在说德特里克堡造毒、传毒,和中共官方之前说的也是自相矛盾。

我们也来看看,2020年5月4日,中共中央电视台的一个视频,当时中共因为川普政府说病毒来自中国,还大发雷霆,说病毒来自自然、来自自然、来自自然。

Iris:去年2月,中共的老朋友“生态健康联盟”主席达萨克,组织了27个世界著名科学家,在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Lacent》上,撰文称“认为新冠病毒并非天然起源的阴谋论”,中共当时也是如获至宝。既然病毒只能来自自然界,怎么中共现在又开始攻击美国造毒了呢?

秦鹏:就像大陆作家李承鹏说的那样:“我们的报纸每天都很正确,只是不方便看合订本。”

中共撒谎多了,难免会露馅,所以要不断的修改党版历史,只以当前版本为标准,任何想了解中国真实历史的人,就是走在了犯罪的道路上。

Iris:不过,我想我们的观众朋友也还是希望,我们能够具体来批驳一下中共的这些说法,看看神秘的德特里克堡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自由亚洲电台做了一个事实核查的文章。我们来一一看看。

中共的第一个指控,是美军人带病毒到武汉?事实:当事人早已否认。

这个是中共中央台说,要向前追溯源头,最可疑的是美国军人在2019年10月参加武汉军运会时的患病经历。报导重提美国YouTuber韦伯(George Webb)在去年3月提出的理论。他指控美国陆军预备役军人贝纳西(Maatje Benassi)是把病毒带到武汉的“零号病人”,并说她于前年10月赴武汉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出战单车项目期间,受命透过单车“播毒”。

秦鹏:事实是,当事人贝纳西接受CNN采访的时候说,自己从来没有染病,而那个所谓的YouTuber韦伯则被YouTube判定传播阴谋论,被关闭频道。

另外,就像很多网友说的那样,如果是美军传播,为什么中共在那么长的时间里,还要打击李文亮等等造谣,坚持说是自然起源?

Iris:中共确实难以自圆其说。我们看到的中共的第二项指控,2019年10月18日武汉军运会开幕,美国“恰好”演练冠状病毒爆发。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和比尔与美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等举行了

秦鹏:自由亚洲电台翻查资料,发现其实当天的演练只是“桌上模拟演习”

(tabletop exercise),主办方也发表声明指,卫生安全中心(the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也收到相关提问,指有关演习是否预测当时中国新冠病毒爆发的问题。他们回应指是次模拟场景并非预测,旨在准备和应对当前非常严重的大流行中可能出现的挑战,而所模拟的虚构病毒的潜在影响及输入亦与nCoV-2019 不同。

Iris:说到演练,早在军运会之前,2019年9月18日,中共党媒新华社等都报导了,武汉海关联合军运会执委会在武汉天河机场举行应急处置演练活动。演练以实战形式,模拟在机场口岸通道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演练了从流行病学调查、医学排查、临时检疫区域设置、隔离留验、病例转送和卫生处理等多个环节。而恰恰在之前的9月12日,武汉病毒所下线了22000个病毒的数据。这似乎更难以解释。

Iris:中共方面的第三个指控,是为何美军的德特里克生物实验室突然关闭?事实是:消毒设施出现故障,已重开。其实德特里克堡是2019年7月被疾病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关闭的。当时美国媒体有报导,关闭原因是“蒸汽消毒工厂出现了故障”,并没有“足够完善的系统对其最高安全等级实验室的废水进行净化”,因而未能通过美国联邦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的安全检查。

秦鹏:有媒体公开报导,而且时间也对不起来,如果2019年7月就在附近爆发了,那么中共编造的美军用人肉在军运会传毒又何必呢?而且,就像2020年2月底,张文宏说的那样,境外输入,中国应该是多点爆发。

Iris:中共对德特里克堡的第四个指控,是实验室附近两老人院爆“不明肺炎病例”。但核查显示,和电子烟相关。

秦鹏:这个也适应于张文宏那个反驳。

Iris:所以,中共这样的谎言,也就只能欺骗国内一般的人。

《北京之春》的名誉主编胡平先生就说:“那么你说美国是源头那应该美国先爆发,怎么会老远的中国先爆发。包括你说美国军人带病毒,这就更可笑,当时人不是说得很清楚吗。这个美国军人坐飞机,到中国还要坐火车、汽车,到了运动会还要团结一起比赛,那应该传染很多人了。而且她从美国来那应该先在美国爆发,一定在中国前头。一个最无可否认的事实是,新冠疫情大爆发是大家看得到的事实,是先发生在武汉。而美国、欧洲的爆发都在2个月(左右)之后。”

秦鹏:其实说起来,中共知道欺骗不了国际社会,因为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包括WHO都在要求到中国进行第二次调查,但是中共更关心的是它在国内的统治,所以,编造那么多文章也好,赵立坚的讲话也好,新华社和胡锡进的各种奇怪举动也好,其实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欺骗和绑架国内不明真相的中国人,维护中共自己的统治。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