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政府为何遣返古巴难民?

大纪元专栏作家Dinesh D’Souza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拜登政府正在遣返那些逃离本国政治迫害的古巴人。就在上周,美国海岸警卫队抓获了两艘船上的27名前往佛罗里达的古巴难民,并宣布将他们遣返这个共产主义国家。

这是自7月古巴发生抗议活动以来,在前往美国的途中逮捕的第一批“巴塞罗斯”(balseros,西班牙语,特指古巴漂流逃亡者)。从7月11日开始,数千名古巴人在多个城市走上街头游行。虽然美国媒体普遍将示威者的动机描绘成抗议COVID-19疫苗匮乏,但他们的口号传达了他们的真正目标:自由并结束六十多年的共产主义统治。本财政年度,海岸警卫队截获了五百多名来自古巴的难民。

拜登政府完全知道,当古巴逃亡者被遣返回国后,他们的命运是可怕的。哈瓦那政权长期以来一直监禁、折磨甚至杀害那些试图逃离该岛的人。这与前苏联和东欧的共产主义政权的一贯做法是一样的。实际上,将难民遣送回国实际上就是对他们判处死刑。

此外,美国法律通常对逃离政治迫害的难民非常友好。美国历来欢迎俄罗斯叛逃者、东德寻求庇护者和其他寻求自由生活的受压迫人民。美国移民法特别区分了那些来自贫穷国家仅仅试图改善生活的人(这几乎适用于整个发展中国家)和那些逃避极权主义政治压迫的人。只有后者才有资格获得政治难民的称号。

国土安全部部(DHS)部长亚历杭德罗‧马约尔卡斯(Alejandro Mayorkas)本人是古巴后裔。他向打算逃离自己国家的古巴人发表了一份严厉的声明:“让我说清楚:如果你出海,你也来不了美国。”

依照拜登政府的命令,美国海岸警卫队也发表了一份严厉的声明:“违反美国移民法并非法将外国公民带入美国或试图将外国公民带入美国的人,可能会被逮捕,并面临没收船只、每天最高25万美元的民事和刑事罚款,和5年监禁。”这似乎是针对古巴裔美国人,他们可能帮助古巴难民进入美国。

如果拜登政府正采取强硬立场反对移民,采取“美国第一”政策,对局外人关闭大门,移民只能通过通常繁琐的法律程序进入美国,那么我们还可以理解这些严苛的声明。但是事实上,拜登政府基本上已经打开了通往南部边境的大门,成群的非法移民蜂拥而至。

通过南部边界的非法移民大多不是逃避极权主义迫害。他们来自墨西哥、萨尔瓦多和尼加拉瓜等贫穷、运转不良、受停滞和腐朽困扰的国家。这种停滞和腐朽困扰著中美洲和南美洲、非洲、中东和远东的许多国家。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还有大量非法移民流入亚利桑那州、德克萨斯州和加利福尼亚州。他们来自更遥远的地方,如海地、埃及、巴基斯坦和中国。有些是惯常的罪犯。毫无疑问,其他人是间谍。有些人是COVID-19病毒的携带者。他们的整个行动由毒品贩子和其他犯罪集团管理。然而,拜登似乎完全接受这种非法入侵。事实上,是他邀请了他们。

拜登政府拒绝寻求自由的古巴人,同时向通过南部边境的海地人、墨西哥人和中国人敞开大门,这一惊人的双重标准的原因是什么?

如果只听马约尔卡斯的言论,你会以为他担心古巴人自己的生命和安全。“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保护和拯救生命”,他说,“海上偷渡从来都是不合适的。对于那些冒着生命危险这样做的人来说,这种风险是不值得的。”

这种说法既傲慢又虚伪。

说它傲慢,是因为冒着生命危险的人更有能力判断风险是否值得冒。毫无疑问,他们觉得古巴的生活是如此的压迫,所以宁愿为了自由而死。马约卡斯怎么有资格替他们做这种风险计算?这是他们的生活,不是马约尔卡斯的。

马约尔卡斯也是虚伪的。为什么?因为在拜登政府支持下,非法移民横穿南部边境也冒着生命危险。整个行动由勒索钱财的团伙管理。它充斥着性贩运。作为使成年人能够通过边界的工具,中美洲各地的儿童被绑架。那么,拜登政府为什么单单对古巴人如此关切呢?

简单的事实是,这与安全无关。拜登政府根本不关心古巴人的安全,就像他们根本不在乎南部边境的难民的安全一样。我相信,他们阻止古巴人,同时又向其他人敞开大门,是出于三个原因:惩罚古巴裔美国人;将反对共产主义的人拒之门外;让那些可能依赖美国政府提供福利的人成为未来的民主党选民。

古巴裔美国人一向倾向于共和党。在20世纪下半叶,他们非常支持共和党,因为他们认为共和党是反对共产主义的。然而,他们的孩子对共产主义没有太多接触,因此政治上更加多样化。但是,在川普(特朗普)执政期间,古巴裔美国人社区似乎又向右移动,令川普在左右摇摆不定的佛罗里达州大获全胜。拜登对此无疑感到愤怒,将绝望的古巴人送回家接受惩罚和死亡是他表达愤怒的一种方式。

其次,逃离古巴的古巴人本身很可能强烈反对共产主义。如果给予他们难民身份,然后获得公民身份,他们的政治倾向很容易预测。这些人都将是忠诚的共和党人,即使他们自己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拜登政府知道。他们不希望反对共产主义的共和共选民进入在美国。他们想把这样的人拒之门外。

第三,这一点经常被忽略:拜登政府,就像奥巴马政府一样,希望帮助支持古巴政权。还记得奥巴马和古巴独裁者劳尔‧卡斯特罗(Raoul Castro)一起观看棒球比赛的情景吗?访问古巴之后不久,奥巴马就改变了美国的政策,以确保逃往美国的古巴人无法自动进入美国。奥巴马的目标是巩固卡斯特罗政权。

拜登也希望在委内瑞拉和古巴等地保持完好的左翼独裁政权。拜登的古巴政策基本上是奥巴马政策的延伸。作为一种奥巴马式的传统,拜登官员发表空洞的声明——“我们与委内瑞拉人民站在一起”,“我们与古巴人民站在一起”——但他们实际上并没有做任何事情来帮助这些人。事实上,他们的意图是支持迫害人民的政权。

我的观点似乎过度苛刻,但实际上这种苛刻是恰当的。在世界各地有一些非常糟糕的政权——古巴和委内瑞拉——由非常坏的人管理,但我们在美国也有一个由坏人管理的坏政权。这些政权是相互声援的,正呼应了一句老谚语“物以类聚,人以群分”(Birds of a feather flock together,直译为“长著同一种羽毛的鸟儿聚集在一起”)。

作者简介:

迪内什‧德苏扎(Dinesh D’Souza)是作家、电影制作人和迪内什‧德苏扎播客主持人。

原文:“Sending Back the Cuban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