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闭关锁国前奏?习思想取代英文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0日讯】闭关锁国前奏?习近平思想取代英文;党媒轮番敲打各行业,地方官媒罕见怒批;奥运金牌榜折射出什么样的政治环境? | 热点互动 方菲 08/09/2021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8月9号星期一。中共近来对教育领域的监管动作频频,最新是上海市推出新政策,一方面禁止小学期末考英文,另一方面将习近平思想列为中小学的必修内容。另外,河南、陕西一些地方的中学已经从民办学校,转为公办学校。而中共党媒则继续对多个产业连番敲打,继滴滴打车、美团外卖、网游等行业挨整之后,上周官媒又批了酒类和奶制品。

本周一党媒又发文,指医疗美容行业应该加强监管。中共对各领域的严厉控制是闭关锁国的前奏吗?另一方面,东京奥运闭幕,最后一天美国金牌数反超中国,跃居第一。外媒分析这样的结果让中国上下非常失望,不过这种失望是否来源于中共刻意制造的反美情绪,以及对衰弱的美国的设定?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来讨论这些热点事件,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方菲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我们先来谈一谈中共在国内对各行业,特别是教育体制这样一个严厉控制。先请唐靖远先生来谈一谈最新的进展,上海市推出了小学的期末考是不考英文了。而且有些英文APP已经下架了,同时它又把习近平思想指定为中小学的必修内容。而且这个不仅是上海,很多人认为说这个很快就会推广到全国。其实英语这个东西其实是对家长是很敏感的,因为一直以来我知道上海其实很注重英文,全国范围内很多家长对小孩英文也都抓得很紧。所以这样一个东西一出,我觉得是触及了一个非常敏感的领域。您怎么看最新的这样一个政策?

唐靖远:我觉得它其实背后涉及到几重的因素,首先第一个就是我比较赞同你刚才提到这个特点,上海它其实可以说是除了北京之外,数一数二的国际化程度最高的中国的大城市了。它特意选择在上海来做这么一个东西,它的确是含有一种示典的这个含意在里面,就是搞示典。那么在上海这种国际化的大都市,你都能够成功地推行下去,一旦所谓的成功以后,过一段时间那它在全国其他的地方,它可能就会要推广了。

所以你可以看到它现在这一方面,它废除掉对小学英文的考试,同步进行的还有要求对习近平思想要作为小学和中学的必修课的读本。所以你就可以看到这是明显,它是同步来的,同时来的。它刚好其实就有点形成一个很具有象征性的,就是东升西降。

主持人:对。

唐靖远:就是压制你所谓西方文化、西方语言,然后我要抬升中共的红色的思想的这个比重。它明显出现了东升西降的这么一个东西,所以我觉得它其实是一种有意识的安排,它就是要从小学开始起就给你灌输,这个所谓的东升西降这么一种态势,就是你要学习近平思想,你才是有前途的,你要学英文你可能将来是没前途的,它其实的确是有这么一个信号在里面,这个是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我看到上海官方它们发布关于小学教学计划文件,它其实里面是有提到这么一句,它说是为了要弘扬传统文化以及革命文化,所以是基于这样一个原则,所以要把英文的学习要把它给废掉,然后来加强学习习近平思想,以及这些革命注意的教育,加强这方面的内容。所以你就可以看到它明显地第二个我觉得它的用意就是在这,它用这种方式其实在偷换概念,或者说叫做鸠占鹊巢的方式,把中共的这种红色党文化,它要再彻底去偷换,替换掉中国传统文化的概念。

它用披着一件传统文化的外衣,来对这些从小孩开始起就进行这种洗脑。也就是说很多人小孩,他可能从很小的时候,他接受的这种天天读习近平思想,以及所谓的中国革命史的这些东西,其实是灌输著党文化,但是它却以为自己是在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这样一个教育。他就没有这种,这是属于政治灌输、政治教育,他没有一种提防之心。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它想要达到的第二个目的,就是说能够以更加迷惑人的一种方式,来对这些小孩进行洗脑。

那么第三个,我觉得跟英文本身这种有一个特点,英文的信息在大陆的什么删帖、屏蔽这个行业里面,相对来说它没有能够达到这种程度,这么严密的程度。你看中文所有这些敏感词和一些敏感信息的传播,那个封杀非常快的,几乎都是瞬间就没了。但是英文的信息它带来两个问题,一个如果你要是说发出一条英文的信息,可能它在就是我说的删帖方面,它可能反应没那么快。

主持人:反应慢一点。

唐靖远:还有一个,如果说你要是真的是能够大家都普及,都能够懂英文,都能够看英文,他再加上翻墙这些手段的辅助,那么他翻出来以后,他确实能够获得非常多的,就是中共官方不愿意让他所看到的信息。换句话说,他学英文他其实相当于,掌握了英文他就相当于掌握了,可以获取另外一种信息的一个渠道、一个工具。这一点对中共来说,它觉得是一个巨大的漏洞。

因为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它的趋势就是在往这个方向走,就是对一切可以影响思想,影响意识形态的这方面,影响价值观,所有这些方面的渠道,它都在一一地全部给你切断。最后只剩下,你只能一条道,就是你无论是听的、看的、想的,你所有的全部都只有红色文化这一块东西,这个我觉得是它最终的目的。

主持人:其实英文它是一个跟外部世界沟通的桥梁,也是了解外国世界的桥梁。所以现在网上人家传说,马云有一段话精准地解释了,为什么中共不让学英文了。因为马云那个话他就说,我以前不知道,不学英文的时候,老师、家长教我什么我就以为那是对的,然后学了英文以后,说我开始独立思考了。

唐靖远:对,的确就是这个话,他所说的这个反映出来的就是,他通过学英文,其实是给了他一个可以有独立思考的这样一个能力,因为他为什么能独立思考,因为他通过英文了解到了不同的信息,接受到了不同的信息,这样促使他去进行一个独立思考。那么现在反过来,中共它通过这种方式,它其实目的就是要切断你真正可以拥有独立思考的这种能力和这种机会,让你只能单向地,完全一概地接受中共的全方位的这种灌输。

主持人:那如果这样的话,其实我觉得这是不是真的是一种闭关锁国的前奏?因为你像以前很多人说自己的小孩学英语,考托福,还有出国,这那的。中共这个反正是一步一步地,先不让你办护照,然后英文你从小就不能学。那你在以后考什么托福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有什么必要去西方国家呢?变成说又是一种闭关锁国的一种趋势了吧?

唐靖远:这个趋势我觉得是明显的,肯定是。而且这种,我们就把它叫做闭关锁国,其实它也不仅仅是局限在思想领域、意识形态领域,它其实也表现在国民经济这方面。就包括我们现在看到,它不断地使用一些强制的行政的这种手段,来打压很多的这样一些行业。它都表现出来一种它在往内收缩,这个趋势它都在表现出这么一个共同的趋势,甚至主动地与美国进行经济上的,甚至在金融方面的很多脱钩等等,它都表现出来是往内收缩的。

当然距离说真正回到像当初毛泽东那个年代,这么几乎是绝对的闭关锁国,可能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至少这个趋势我觉得是比较明确的。

主持人:其实说到这个趋势,还有一个也想请您解读一下,就是现在中国有些地方,像河南、陕西,它已经开始出现了我把这个学校捐给国家,就是民办学校转为公办学校,好几个,很多学校,直接就说我变成公办学校。这个民办学校转为公办学校,它到底什么意思呢?

唐靖远:我觉得它把这个民办学校转为公办学校,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它要垄断教育的资源。也就是说把你本来之前的局面是官学和私学是并重的,同时都有,同时存在,它现在相当于禁止私学,只允许官学。那么这样就形成一个,就是政府完全垄断这个教育资源以后,这个也是就是刚才我们所提到的,它最关键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切断学生可以通过其他的途径,来获取一些其他的信息的这种方式。

因为我们知道在过去私学,鼓励民办教育的时候,曾经在邓小平那个年代,是有过鼓励民办教育的。那么这些民办教育它为了争夺生源等等,它其实在它的教学方法上面,包括在甚至很多涉及到塑造学生的,叫做素质教育,或者它的这种价值观、思想,很多方面它都会有跟官方是不同的。有不同的这样的一些声音,和不同的立场,那么实质上它就是起到这个作用,就是我们刚刚提到的,它在慢慢地在尽最大限度地利用这种政策空间,去促使学生能够有一些独立思考的这样地形成这么一种人格,形成独立思考的这么一种习惯。

而这个现在对当前的中共来说它觉得已经是不能够再容忍了。所以它要通过这种方式强制地把这条路给切断以后,官方只有官学,你要想学知识,要想出人头地,要想考得文凭、上大学、有好的工作,你所有的这些资源相当于全部都垄断在政府的手里。换句话说呢,它把所有这些学生的未来,他们的未来的人生,全部都掌控在了自己的手里。也就是说我让你学什么你就学什么,而且你还得必须去考出高分数,你得完全按照我的意识,这个意识形态来走,你才可能有好的未来。所以它其实是走了这么一条路,我觉得它的目的是这个。

主持人:是,就是说对教育领域的这些新政策推出,还有各种严厉的管控,我觉得是相当,就是高度的让人警觉。因为它确实像您所说的,一个是独立思考的能力进一步的掐断,另外一个它可能觉得它的洗脑还不够,所以这个红色洗脑要全面铺开。但是呢,您觉得为什么在现在这个时候,习近平当局觉得说它有必要采取这样的一个高压管控的方式?为什么它完全一点都不能让人在意识形态上有任何的这样的一个不同呢?

唐靖远:我觉得这背后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我们可以用一句话就是过去大家可能都很熟悉的叫做“攘外必先安内”。它其实为什么它会现在出现这么一种往内收缩的,我们要说得稍微夸张一点,它其实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一点“备战、备荒”的感觉了。就是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趋势,是因为它外部的压力非常大了,就是这个当然我们就不用再多去重复了。我们看见美国也好,加上它的盟国,在南海、在台海、在金融、在科技各方面,是全方位地在对中共进行围堵和遏制,而且这种态势越演越烈。

主持人:对,包括病毒的追责。

唐靖远:对,这个也是,病毒的追责更是,就是可以说是就在迫在眉睫的这么一个大的问题了。那么它其实已经,我相信中共高层他们已经做出了一个判断,就是说在这种背景之下,要想和整个西方还不光是美国,要想和整个西方达成一个缓和,这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之内是不太可能了。所以这种情况下,它就必须要做出一个,要全力抵御外来的这种压力的姿态,那么就回到我们刚才那句话,就说它要“攘外必先安内”。它必须要确保内部,就是把内部的所有可能针对它的,可能对它带来不利影响的这些因素,全部都要把它清除掉。有明显的因素,它一刀就杀掉。

那么即使有些还不是那么很明显,只是处于萌芽状态的,它认为是不利的因素,它也要把它在萌芽状态就先敲打你。所以这个就是我们看到它在做出了一系列,大家都觉得好像是有点不太好理解的,像类似于自杀式的这种行为。其实我觉得它在背后是有它的这么一个内在的这个原因和逻辑在里面。

主持人:好,那Jason博士也请您谈谈您的看法,就是我们看到我们刚才谈到的最近这一系列,比如说对教育板块,对教育行业的整顿,包括最新的这个淡化英语的这样一个方面。包括甚至还有人说这个高校中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政审,那这个消息我们没有办法核实。但是从现在这个趋势来看,是相当有可能的。所以很多人就觉得说,一个它是不是一个闭关锁国的前奏?还有人觉得说这有点像是这个文革的一个开始,就已经在开始了,您怎么看呢?

Jason:它不可能闭关锁国了,就是说因为本身来说的话呢,它也知道,包括这个英语这个事情,它也知道高端的人口他自己的孩子,应该还是能学到英语,而且能学得很好。所以说呢,他该出国的人还是可以出了,该跟国外交往还是可以跟国外交往。只是习近平意识到一点,就是说呢,不是每个韭菜都要长脑子的,大部分的这个韭菜,它事实上是只需要它这个足够强壮,做党让它做的事情。越有脑子越不好,所以说呢,从这一点上来说的话呢,他意识到了把身体锻练地好好的。然后呢,这个思想上就不要再追求什么英语,你学了搞了英语,万一你开始看美国的电影,美国的剧。这样的话呢,会不会就这个思想,就想法多了,就控制起来就难了。

其实就是中共在很多时候,刚才唐靖远也谈了,就是很多时候它是要控制。最近要加强控制,当然我们也分析就是说,加强控制可能是有外部的这个因素在,当然其实我觉得是内外交困。中共它在过去经济高速发展的这一、二十年,二、三十年。中共它是以经济发展作为它的政权合法性的一个基础。你看我中国经济GDP每年多少多少,老百姓的生活不断在提高。但是呢,它知道它目前因为政治体制,因为国际环境,它的经济发展的速度,而且本身它也这个盘子已经发展很大了。再发展的GDP增长速度各方面,是不可能再恢复以前的状态。那么它就反倒,以前以经济发展为它政权合法性,这样的一个持续多年的一个政权合法性的理由,反倒成了它的一个包袱。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的话呢,它觉得解决方案就是控制。因为习近平他看了,他说六十年代那么苦,中共的控制领导也没有人在质疑。原因是啥呢?就是控制。其实呢很多人相信说,唉呀这个你就是中国如果生活不好了,中国人就可以反抗了。不是的,任何一个社会,你如果控制得足够严,在很多情况下你会惊讶于发现,这个社会的容忍度。你就比如说,当时那个就是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中共说灾难,其实呢就是中共的这种人政出现了灾难,就是彻底系统崩溃地那种讲,饿死了几千万中国人,中国人反抗了吗?一点都没有。

就包括说这次郑州发洪水了,其实历史上我们知道了,就是马鞍山那次洪水,光淹死淹死了几十万,有问题吗?没有问题。其实呢习近平发现,不是说我一定要把经济发展好,我才能把整个中国控制好。我只要把中国人控制死死地,我就是经济发展不好,他依然会听我的话,随着我走。所以说从这一点上来说的话呢,他又觉得就说呢,外部有美国,内部经济发展有难度。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加强对于中国人的控制,从思想上、从形式上,给他实施控制。那么整体来说中共的统治是不会有被威胁到。反倒不用在背一定要GDP每年增长百分之十这样的一个压力了。

所有现在你可以看到的很多事情,就是说包括对于这个一些互联网公司的这种控制,包括各种行业在打压。股市在因此这个公司损失几千亿,那个公司市值损失四万亿,整个这个它经济上账面上是在损失,但是为啥它不在乎?连着天天有个网上有句话叫做,“中共的媒体一天团灭中国股市一个行业”。就是它整个只让已经把整个社会发展的重点,从过去以算经济账,以经济数据作为衡量标准已经扭转。

它现在事实上是以,我说的这个方式为准,按我这个方式走是对的。不按我这个方式走,你从经济上,我是让你损失惨重无比。你比如说滴滴被它折磨这一下子,据说滴滴现在准备想从美国退市的想法都有了,跪求就是留自己一条命。所以说在中共各方面来说,不管是学生对经济,它其实一个核心的转变就是,经济数据已经不是它发展的方向,对于整体社会的控制是它核心的思想。而要控制的话呢,最关键是从小孩控制。小孩它不是说中学不让你英语,它是说从小学,上海这边试点,从小学不让你学。而小学同时一个不让你学英语,不让你接触西方的这些文化思想。

另一方面的话呢,从小学开始给你灌习近平思想,给你灌习近平新的这个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样的学生读本。让你每年学一册,这个其实就是一个一减一加的过程。你就完全可以清楚地展现出,中共对于整体未来这个小孩子思想发展的这种指导思想。因为小孩子脑子是空白,空白的东西最大的特点就是,只要他的空白,你写什么他就是什么。空白的土地你种什么,它就长什么。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它的思路已经展现得非常清楚。它就是要加强控制,让所有的下一代中国人严格按照它的韭菜标准来成长。我把它解释为壮而无脑。

主持人:我觉得您刚才说这个很有启发,实际上它要把这些人训练成所谓又红又专的一些人,这样的话就非常容易控制了。我突然想起我这两天在网上看到有一个录像,我不知道是摆拍的还是怎么样?这个视频,说这些防疫人员在那封门,有个小女孩居然还在门里对这些封门人员唱歌,鼓励他们还是表扬他们还是什么。如果你把人都培训成这种又红又专的人了,你就不需要太多力气去控制他们了。

Jason:对,事实上是这样,你会非常惊讶于人一旦被控制了以后,他的行为是多么地好管理。刚才那个视频我也看到了,人家好像是准备焊他们家的门,封它的时候,小孩子就是载歌载舞的,感谢那些人。

主持人:有人说是摆拍,我不知道。

Jason:对,当然中国的事情现在都没法说了,但是,确确实实你可以看到就从中国网上的一些小粉红的思想状态,包括这些人到海外发表言论的一些思想状态,你可以清楚地感到,中国现在已经有大量的人,已经基本上按中共的调子,协调一致地在发展自己的思想了。中共唯一不放心的,是觉得还有些杂音,它控制这个声音之外的声音,它不希望有60%的人跟我走,70%的人跟我走,它需要99.9%的人完全按它的节拍走。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是从减弱英语教育,加强习近平思想教育,把私立改成公立等等,它其实都是觉得我要不留死角地、严格地、完全地按我的想法灌输下一代人的思想。而且这个灌输,你刚才谈到了又红又专,其实更准确地说,它的想法现在是先红再专。因为对它来说,你如果不红,你专对它来说是个害处。

主持人:现在中共对各个行业的打压,从这方面来讲,也可能可以得到一些解释,比如我刚才说的什么奶粉啦、制酒类啦、医疗美容啦,你说你去打这些行业干什么呢?

Jason:我现在看明白了,它不是说是有个谱的,它就是让你人人处于惊弓之鸟的状态。实际上比如说靠蚂蚁金服,让你就是损失得没法计量,因为本来是要全球人类历史上最大一次上市行为,现在变成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市,整个企业不知道怎么估值了。紧接着像阿里巴巴,罚你上百亿。最近美团又罚你近百亿,这都是小数字了。再紧接着,像滴滴说让你在美国股市生不如死,你现在就是生不如死。

它把这些事做完了以后,它开始不用做了,它只用敲打,就像那个鸟已经被弓箭射了以后,剩下的它只弹弓小而省,每奔著一个方向弹弓,那个方向的鸟就惊落,就是属于惊弓之鸟,就是坠落。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它其实就是在调教整个社会,而且它调教的方式是没有谱的。刚才你说了,今天是奶粉,明天就是美容行业,再往前一点就是芯片行业,它整体就是让你人人自危,在这个过程中的话,这种自危的状态,颤颤巍巍地等待它什么时候来打你,打你之前就立刻处于下跪的状态,这是它要求,这是它必须的。

整个过程中把股市搅得一塌糊涂,整个股市完全失去了正常的一个股市24:26**指导的一个基本概念,这是它不在乎,在乎的是,它让你全身会非常清楚地按它的眼神形式,这是它最关键的一个目的,这就是形成了它对社会的全方位控制。

主持人:唐靖远先生,我想问你一下,我们看到前一阵子最早的时候,因为它政策的出台,包括对教培的, 变成非盈利嘛,所以就影响了股市的很多问题,中共官方也出面安抚了一下,当然它现在接着连续地对各个行业仍然持续地做舆论的绑架。所以我们看到说地方的媒体现在也很不高兴,他们深圳的报纸说央媒在舆论绑架干扰股市。我想它也许不理解党中央要干什么,党中央可能是有一个思路,但另外一方面也有人认为说,这是不是反映了中共高层政策上的混乱?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呢?

唐靖远:我是这么来看的,首先习近平最近这段时间,连续打压了这些行业,我觉得他其实还是有一定的区别,就是把它分为两大部分。首先第一个针对是像滴滴、美团,像蚂蚁这些,他去打,这些基本上都是互联网的,在这个某一方面地形成了这种巨型的垄断企业。他打这些企业,我觉得他最主要的这个目的,他还是有消藩的含义在里面,就是削弱这些企业的实力。

他就是刻意,就是让你损失钱,其实目的就是防止他们最终变成一种尾大不掉的这么一个局面,这个方面,我觉得因素是占这个主导。至于说他后面,就看他轮番地开始,从教培行业,他就不是针对某一家企业了,是针对某一个行业,从教培到游戏,再到什么医美,到现在的奶粉,还有白酒等等这些。这些行业挨个儿来进行整治,我比较赞同刚才杰森提到的一个分析,他是用这种方式,有点相当于在用这种方式立威。

一方面现在打的这些行业,基本上绝大多数都是属于比较消费型的行业,就是比较泡沫的,我们一般认为是那样的一个行业。他可能想通过这种方式挤压,把从事这些行业的这些人,他们都能够挤压到更倾向于比较实体的,像制造业等等,这些方面去。

另外一个,通过这种方式的立威,我觉得他是在通过制造一个社会的恐惧感。中共我们都知道,其实它是靠依靠恐惧来加强对人的控制的,加强对社会的控制,多少年以来,尤其是在毛泽东年代,一直到邓小平年代,其实最主要的通过杀人。现在习近平我们看见,至少从他上任到现在为止,这种大规模的杀人,习近平,我们还没有看到,但是他其实也是通过这种方式,他同样的能够起到,就像刚才杰森所提到的惊弓之鸟,惊弓的效应来强化,达到这种恐惧的目的。所以你看现在整个社会很多人的确是感觉到非常地恐慌,稍微党媒发一篇文章出来,立即股价就狂泄,很多人就觉得糟糕了,我这辈子,我对前途已经没戏了,已经完蛋了,它的确是能够起到这样一种震慑的效应。

而且这些党媒,我觉得它发文章,应该不会说是属于媒体的自作主张,应该是非常有序的,就是有目的拿出来的,因为我们都知道,尤其是它对游戏那篇文章一出来,引发狂跌四千多亿一下蒸发掉,反响非常大,所以导致它的文章一度还被删除。虽然后来又恢复了,但是至少是恢复了以后,措辞也都做了一个调整,说明它是吃了一点教训的。但是你看后面的文章照样发出来,说明它就是按照一个既定的东西在走,并不是说是哪个编辑一不小心闯了祸,它不是属于这样的一个状态,我是怎么看。

主持人:我觉得现在不管是因为要立威也好,还是因为外部内外交困也好,总的趋势真的是对社会的严控,包括对整体地左转,我觉得说中国现在已经进入一个文革2.0版一点不过分。

唐靖远:对,的确是这样的。其实说到文革,我想补充几句,我们都知道文革有两个非常突出的特征。第一个特征,文革顾名思义它就是要革文化的命,革什么文化的命呢?其实文革大家都知道,它要革的就是除了中共红色党文化之外的一切文化,它全部都要清除掉,一切意识形态全部都要清除掉,把政治正确变成为一个绝对的、至高无上的这样一个标准,把它甚至走到了极端化,这个是它的一个突出的特征。

第二个特征,在文革期间,它也是表现出来极其狂热地,走入到极端的民族主义式地排外和仇美,也是走到非常极端的。你可以看到这两大特征,在现在的大陆,其实基本上已经具备了。唯一的区别只是说毛泽东时代的文革,它是自下而上的,它是用发动大规模的群众运动的方式来实现这个目标,所以就全都乱了,甚至鼓励群众起来夺权,就把整个统治的系统全部都给冲击了,都动摇了。

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习近平的做法,他是反过来,他是自上而下的。是通过自上而下的方式强有力地用行政命令,甚至是司法的手段来清除他所有认为不符合红色意识形态的这些所有的这些文化,他认为有害的文化。这个时候我看到是一个最大的区别在。但是它实质上形成了这种效应,比如说文革期间我们都知道,文革过去它是讲文斗也讲武斗的,对吧。你看看现在中国大陆其实文斗不是已经都有了吗?网路红卫兵的这种大字报式的这种批判和游街式的这种批判,可以说比起文革那个时候规模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唯一欠缺的就是武斗还没有说是达到这样的一种,因为还没有习近平这么一个伟大领袖出来说你们可以大家就…

主持人:我怀疑现在的中国不需要武斗了,因为经过中共这么五、六十年的这种洗脑和这种把文化的剔除,今天的中国人和六十年前的中国人不太一样。

唐靖远:对,还有一个就是说其实毛泽东当初发动武斗最主要目的,他还是要夺权。就是要把这些不在他掌控的…

主持人:对,党内的反对派。

唐靖远:党内的这些人的权力全部都要把它给摧毁掉。那么现在习近平我觉得至少看起来他还没有说走到那样一个程度。至少整个中共的这个大局,尤其是他有了这个大数据,有了数位极权这套系统之后,他其实对党内的控制,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超过毛泽东那个时候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不需要要通过这种武斗的这种,天下大乱的这种方式去来巩固他自己的这样一个权力。

主持人:是,而且刚才您提到的这个排外和仇美,谈到这两点正好和我们下面讲的话题是吻合,就是这次的奥运会。奥运会闭幕最大的热点就是这个奖牌榜,金牌榜。美国在最后一天赶超中国,我看外媒都在分析说,让中国上下都很失望。当然这中间有多少人,我们不知道,当然也有很多人可能他比较清醒。但不管怎么说外媒分析一个,认为是这中间因为这种官方的宣传造成了这种仇美的情绪,让中国人对这个金牌榜非常在意。那另外一个也是所谓对东升西降的这样的一个设定、假设。所以有人就说这次奥运会就是高度政治化的民族主义是一个最大的特点。您怎么看?就在中国方面。

唐靖远:的确是这样的,这一次我觉得这次奥运会可能是历届奥运会来表现得最突出的一次。就是说是中共自己通过官方的这种刻意的引导和炒作渲染,把这个奥运会,它把它的确是渲染成了一个想要展现所谓东升西降,展现这个大国崛起的这么一个形象。所以再加上这些我们把它叫做网路红卫兵,它真的就是网路红卫兵差不多。你看它表现出来非常激烈地攻击日本的运动员,攻击台湾的运动员,是吧。包括现在美国在最后一天奖牌榜反超以后,甚至生拉硬拽地都要把什么说港澳台的奖牌全部算过来,我们就算是超过第一了。

它为什么表现出这么极端地一定要去追这个金牌第一?是因为中共它其实自己在非常刻意地渲染这个,就是它把这个政治内涵带入到了这个金牌里面去。实质上整个西方国家反倒对这个金牌榜的这个并不是说那么地看重。你可以看到在美国或者说在其他国家,说我们这个国家要是拿到这个金牌当然觉得也高兴,但是没有拿到第一,他其实并没有觉得这个有什么太大不了的东西。

我们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说只有在中共这种非常极权化的这种叙事背景之下,它才会把金牌榜的第一把它替换成为一个什么概念呢?替换成就是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的一个比较。你看我们赢了拿了金牌第一,就是说明我们的制度是更加优越的。其实我们只需要回头稍微回溯一下你就可以看到,过去在苏联时代,苏联曾经是长期占据这个奥运会金牌榜的霸主地位,甚至连东德,东德那还只是德国的一半,这个金牌榜都曾经超过美国的,那你也能说明说是社会主义制度就比他们优越吗?你看到头来不还是一样说解体就一夜之间就解体,东德那个柏林墙说倒一夜之间就倒塌了,也就是说它同样很快就烟消云散。

就是金牌的数量和这个社会制度的优劣本身,其实它并没有一个必然的联系在里面。这种内涵其实是中共它这种过度政治化地操作,它自己把它给强加进去。然后再用它来不断地去给中国人进行洗脑,才造成这么一种极端化地民族情绪的这种大爆发。

主持人:不过也有人去比较体制,有人说你这个举国体制的金牌数还是赶不上人家自由国家自由人的选择的结果。所以认为你这举国体制也并没有什么太大优势。我想请Jason博士谈一谈,您怎么看就是这一次奥运会对这种奖牌榜、金牌榜围绕这出现的热议。

Jason:现在奥运会其实已经完全丧失了奥运会的初衷,奥运会奥运精神的这个体现,已经完全被中共成了一个它自己炫耀自己所谓国力的一个炫耀场。中共其实已经把国际上好多组织都玩坏了,你比如说联合国啦、WHO、WTO,这些东西都被中共玩坏了,现在奥运会也被它玩坏了。说老实话,我奥运会一场比赛没看。那个金牌数量,我还是在推特上看到的。其实在我看来,我当时看到了以后也是觉得有点惊讶,我说最后美国还反超了。其实我自己虽然已经是属于美国公民了,但是我对于美国得金牌这个概念是有一点,因为我对于一些左派的这个我不是很喜欢。所以就是我跟很多美国人那种感觉一样,你比如女足,美国的女足。

主持人:对。

Jason:在她表现出极端的下跪、反美或者说是反对美国最基本价值观的,她踢败了没得金牌,我觉得还是好事,而且美国的女排能得,我觉得很好。美国女排是清一色地站起来,迎接美国国旗的那个团队,这样的团队就应该得胜。在我看来的话某种意义上讲,我对于金牌的本身,其实还不如我更看重就美国团队里头它体现的那个精神。

其实奥运本身来说的话,它这个精神已经完全在这种运动体制这种过程中,被苏联、被中共这样子完全搞坏了。但是中国人偏偏信,就刚才唐靖远已经分析了,就是偏偏信中共这一套。而且非常简单地,不能说是愚蠢,就是说至少是头脑极其简单地,把金牌数量和国家的强盛等同起来。从这一点上来看的话,我觉得这是中共洗脑成功的一个表现。但是偏偏天不做巧,因为今年其实是中共最有希望的一年,因为毕竟美国这边按中国的说法是属于一种。

主持人:衰落。

Jason:疫情持续了一年多的一种持续混乱的状态,政治上出现纷争。

主持人:衰落的美国。

Jason:疫情持续混乱。对,而中共那边自己声称疫情已经完全控制,整个跟正常社会一样。而且从时差的角度来说,美国这边是倒一个时差而中国那边基本上就是当地举行运动一样。从各个角度来说中共这边觉得这一次一定是要拿第一的,因为东升西降,习主席已经说了,我们中国要崛起了。各方面因素结果没拿到,最后一天反超了,而且反超的反倒是女排这样的概念。以前美国女排没有算进去能得金牌居然得了,而中国女排是历史上赚钱最多的女排,都是上千万的这种广告费用,结果最能赚钱的女排,其实成了一个历史上最糟的女排。其实这一点上本身,如果中国人能看明白的话,它实际上能够让人长进的,但是看不明白。

主持人:这世事还是公平的,天意是有体现的。

Jason:对。但是这个过程中你刚才谈到了,对于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展现出来一种状态各方面,包括骂出国骂的这样一种现象,都可以看到其实这个舞台,某种意义上讲的话是全世界人看着的舞台。它已经不是奥运舞台,它已经是一个众生相。就是某种意义上讲的话,中共它的一种愚民的这种教育,造成全民的这个状态,和在它教育下不管是运动员还是观众展现出来的这种民族性,其实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清楚地意识到了,中国其实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跟整个世界格格不入的状态,不是说是在缩短距离。也许从服装上,从你使用的这种技术上在拉近距离,但是从思想上、从普世价值上你可能跟世界拉的距离更大。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你就是金牌第一又能怎么样呢?全世界没有人真正会敬仰你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展现出这样一个状态。

主持人:是,确实是。我看到网上有人说这次有一个现象,就是说反正是好像是中国vs.世界。很多中国的队输,很多人都反而高兴,就说只要是另外一个队赢就行。因为中共的这种恶行在全世界确实引发了太多的这个反感。而且说到美国金牌,我就插一句。我跟你有同感,我觉得如果美国不是因为这种左派的思潮影响了体育界,我认为他的金牌数会更多。

Jason:是这样。

主持人:现在只是反超一个。其实另外一个大家也在关注的事情,就是这个14岁的女孩全红蝉。全红蝉她赢得了跳水冠军之后,引发的一系列的这样第一个反响和事件。那她本人当然她在讲话的时候就是满天真的,所以有人就觉得很心酸说14岁了都没有去过动物园,也不知道“性格”是什么。当然了中共的官媒立刻把她包装成忠孝两全,马上就满满的正能量。

然后也有人说她因为要挣钱给母亲看病,那你就可见中国农村这种医疗保险缺乏保障等等。所以我觉得您怎么看它这个现象,一个就是很多人觉得说这样一个14岁的女孩儿,基本上生活中除了训练什么都没有,去拿了金牌。那对她本人的这样的一个前景和她走过的这条路的看法?另外她拿了金牌了,但是背后有多少人通过这样残酷的训练,但是却默默无闻什么奖牌都没有拿到。那这样的一个东西反映出来什么样的问题呢?您怎么看呢?

Jason:对,其实刚才我们都反复谈到那个词叫举国体制,其实它是把运动员作为挣金牌的机器,它不是把这个人作为一个人。美国这边的话实际上是从小以兴趣为特点来发展的,基本上都是这个小孩子在他小的时候,家里人带着,根据他的兴趣最后确定一个方向。而那边的话它基本上是按它的需要选一些人,然后从小开始封闭式地教育,体操、跳水等等等等这些方面都可以展现出来。

而且从这个孩子刚才说不知“性格”是何物,实际上那个视频你可以看看,这个孩子又天真又让人心酸。就问:你的性格怎么样?她就听成了“谢哥”姓谢的一个哥哥,谢哥怎么样?。然后说:不是,是性格。性格?,就是她完全不明白“性格”这个词。

主持人:对,她好像说,是谁?

Jason:对,她说:谢哥是谁?就是这么非常简单一个词,对于这个孩子来说是个高深的词。那么其实我们都知道就是这个举国体制中,很多举重运动员历史上有就是他吃激素,吃到了最后整个运动生涯的结束,也就是这个人几乎一生的结束。身体变形,然后做什么行业都没法做了,因为他的身体也坏了。就是整个这实际上是对人的摧残,这是我刚才谈到的,中共这个举国体制是毁坏奥林匹克精神的状态,同时也是毁人的状态。它在全面控制地这个状态下,没想到一个姓全的小女孩,把整个这个体制揭露无疑。

主持人:又给戳破了。好的,非常感谢。因为今天节目时间又很快到了,感谢二位的精彩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 杰森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关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