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炮轰”阿里性侵 用人民战争打击资本

郝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近,阿里性侵案十分火爆。微博热搜、百度热搜上持续数日居高不下。

海内外媒体争相报道,为受害者发声,为妇女权益呐喊,为人性羞愧,为社会净化职场环境,将酒桌文化、江湖规则和性暴力针对中国女性的十面埋伏一网打尽!

纪委党媒齐轰炸

平心而论,打击性侵犯罪是保护妇女的必要法律手段,每年以强奸犯论处的刑事案应该也是有一定数量的,《刑法》对这类案件的调整规范已经有几十年了。

媒体这样的喧嚣尘上,人们在拍手称快的同时,是不是也感到这波炒作有些剑走偏锋?醉翁之意似不在酒?

更有惊雷的是,中纪委网8月10日发评“阿里女员工被侵害”:《铲除潜规则滋长的土壤》,从批评阿里性侵的不良职场生态,转而纵深批判企业的管理权的越界与异化。

文章说:“酒桌上谈项目、靠吃喝沟通感情,如此‘规则’潜滋暗长,劣币驱逐良币,一次次累积,最终演变成胆大妄为、有恃无恐的行为,突破法治、道德和人性的底线。”

此前一天,人民日报旗下新媒体“踏浪青年”发表评论称把资本关进笼子里,“不要妄想大而不倒,自然规律告诉我们,一鲸落,万物生。更不要妄想像韩国财阀一样操控一切,这里是中国。”

同日,人民日报也发表题为《越是扩张发展,企业文化越需“实质校准”》的评论,称“越是扩张发展的企业,隐含的风险度越高,越需要强化价值观引导”“当把位于价值中心的‘人’拿掉,‘企’字就成了‘止’。任何漠视人的企业,很难说其事业拥有长久的价值。”

好一个“这里是中国”

中国一年喝掉好几个西湖,陪酒文化、歌厅文化、性侵文化是昨天才开始的吗?

中纪委不去管党官,刀尖向内,却批判起民企管理权限越界,这是在清除哪块土壤上的潜规则,又在充当谁的卫道士?中共真的是在整顿酒桌文化,剪除江湖陋习,保护妇女权益吗?

那个一大帮西门庆把一个潘金莲给告了的故事,公众还记忆犹新。江苏省灌南县法院2020年12月的一份判决,将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90后许姓辅警,以敲诈勒索罪给判了13年,并罚500万元。

(2020)苏0724刑初166号判决书上明确写着:“被告人许艳同时或不间断和多名公职人员发生两性关系,后以自己家人得知后要闹事以及购房、怀孕、分手补偿等为由,敲诈勒索共计372.6万元。”

舆论曝光后,刘晓原律师在微博上说:“网友评论:这9个大老爷们,把一个年轻女辅警睡了,……说是敲诈勒索吧,为何给钱时也不报警?”

有网友说:“无耻,相当的无耻。不仅把人睡了,还把人给告了。如果非要提供一篇小学语文读后感悟的话,我只能说:千万不要企图敲诈当官的,否则他们有一万种方法弄死你。”

人民日报新媒体在评论阿里性侵时说:“当你能看到一只蟑螂时,就说明这里至少隐藏了200只。”

试问,央视著名主持人朱军性侵大三女生案算不算在内?财新网2018年7月报道中指出,涉事女生表示,朱军是个惯犯。

在她报案的时候,有警察对她说:“这事情发生不止一件,我希望你们坚持下去。”

京东CEO刘强东2018年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商务活动期间涉嫌性侵一名中国女性留学生,一度被警方拘扣,外交部华大妈也一度利用外交话筒帮腔,想必恐怕是不能算在人民日报的统计口径内。

还有,新疆集中营中、中共的看守所和监狱中的令人发指的强奸文化,那些被中共武装了的穿制服的蟑螂,人民日报锐评敢提半个字吗?

酒桌文化背后的党文化

将舆论聚集职场而非官场,炮口对准酒桌文化而非党文化,阿里性侵风波上演大戏起到了替中共洗地,让罪犯当判官的作用。

中共党史中,性侵文化曾有过多个好听的革命名称。

毛泽东究竟有几个媳妇,多少行宫?数不过来。早在延安时代,中共百般标榜的延安精神的源头年代,毛泽东就让丁玲推荐三宫六院的名单。

“无产阶级革命家”90%都换过老婆。刘少奇有过6个老婆;陈毅、贺龙、朱德有过5个老婆;徐向前娶过4个老婆;林彪、彭德怀、刘伯承、徐向前分别有过3个老婆。

中共窃政后南下换老婆,被林昭骂为当代陈世美。那时不叫性侵,叫共产共妻,革命婚姻。

全国一千万女性知青下乡,很多是未成年,大队书记和村干部是怎么用身体“教育”她们的?她们是如何返城的?送礼陪睡,也不叫性侵,叫自愿结合。

江泽民养了三只雌鹰;周永康号称百鸡王;央视是中南海后宫;赖小民100多个情妇住在同一个小区。这里没有性侵,这里是歌舞升平、夜夜笙歌的大好盛世。

吹响打击资本的人民战争号角

如果职场性侵、商场酒桌是大个的瓜,那么官场二奶、公款吃喝就是结瓜的树,中共极权体制是土壤,党文化是肥料。

假如有一天,中共全网全媒体都在数落那瓜上的虫子太多,你以为它是要除虫助长吗?它是要摘那个瓜,好吧。

如何去摘?用人民战争的方式,让资本人人喊打!

整顿吴亦凡饭圈文化大戏还没杀青,将阿里巴巴打成“四十大盗”的人民战争开始了。

从蚂蚁金服已经服了,到滴滴APP下架审查,再到校外培训机构纳入扫黄打非,官方全面收紧互联网资本扩张,打击民营企业势头一波猛过一波。

打击互联网企业借口反贪反垄断。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腾讯、阿里、百度、美团、滴滴等互联网公司公布的贪腐案例超过200起,是互联网反贪案例最多的一年,涉案金额高的一起就多达千万元。

8月10日,业内又报惊讯,新浪集团合规监察部通报称,微博品牌市场部高级公关总监毛涛涛因涉嫌舞弊,已被开除,目前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的始终是我的,你的迟早也是我的。

资本与思想的双重管控

把资本关进笼子,不是意味着资本的有序生长,而是意味着资本将就地蒸发。

随着中共当局双减政策落地,7月26日,A股教育板块大幅低开,学大教育、昂立教育、中公教育等昔日明星教育股均以跌停收盘;港股教育板块集体跳水,新东方收盘大跌47.02%;美股教育股已经先行崩盘,好未来(学而思)、新东方等暴跌直下。

管控资本重在管控思想。

2017年,上海市教委首次推出禁止小学期末考英语规定。今年两会,有代表提出取消外语学习。2021年8月3日,上海市教委再发通知,规定小学不再考试英语,各学校不得擅自使用未经审查的境外教材,却将“习近平思想”纳入中小学必修课。

近日,国际知名英语学习App“Duolingo”(多邻国)也突遭遭下架。中共教育部说中国人每年花1600亿学习外语。意思是花钱太多。

每年三公经费9000万不嫌多,百姓自己掏腰包学外语,嫌浪费。这不是糊涂账,这是坏帐,良心坏了的坏。

8月6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发布公告,腾讯旗下微信的“青少年模式”不符合相关规定,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涉及公共利益。检察院支持相关方提起民事公益诉讼。

都去追星,谁来追领袖?都点击英语APP,谁还戳强国论坛那玩意儿?

资本与思想的双重钳制就能使中共高枕无忧了吗?末日惶惶中的慌不择路而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