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立陶宛九“杠”中共 中南海又遇麻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当中共沉醉在“东升西降”的幻觉中,从国内到外,如狼似虎,猛打猛冲之际,在北欧,在波罗的海沿岸,一个名叫立陶宛的仅有280万人口的小国,却跟中共“杠”上了,无论中共如何晓以“利害”,都不为所动。

8月10日,中共宣布:召回驻立陶宛大使,同时要求立陶宛召回驻华大使。对此,立陶宛总统瑙塞达说:“中国与立陶宛的关系应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否则对话将变成单边最后通牒,这在国际关系中是不能接受的。”

立陶宛九“杠”中共

立陶宛如何令中共这般大动肝火?细数起来,至少有以下九件事,件件让中共窝火:

一,宣布与台湾互设代表处。

7月20日,立陶宛外交部宣布:将在今年秋天到台湾设立代表处。同日,中华民国外交部长吴钊燮宣布,与立陶宛政府经过密切协商后,双方同意台湾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The Taiwanese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Lithuania)。

吴钊燮说:“驻立陶宛代表处是在欧洲国家第一个以台湾为名的代表处,台欧连结是对外工作重点之一,以台湾为名的代表处更能让欧洲朋友明白我们代表2,350万台湾人。”

中共认为,台湾是“中共国”的一部分,中共是2300万台湾人民的代表。在国际上,只有中共才能代表台湾,其他人都不能代表台湾。谁不经中共允许代表台湾,谁就是大逆不道,中共就跟它没完。哪个国家不经中共同意,允许其他人代表台湾,中共也跟它没完。台湾驻立陶宛官方机构的名称只能用“台北”,不能用“台湾”。

其实,中共阻止立陶宛以“台湾”名义设立代表处,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文字游戏。

台湾驻美国的官方机构,名称就叫“台湾美国事务委员会”。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就是台湾的官方代表,她在美国跟很多美国官员有公开的正式的往来,甚至受邀参加了拜登的总统就职典礼,全世界都知道。

中共口口声声反对台湾官员与外国官员有官方往来,不过是中共不愿正视现实,一厢情愿而已。

二,退出17+1合作机制。

17+1合作机制是由中共发起的、由“中共国”与17个中东欧国家参与的跨区域合作机制。

5月22日,立陶宛外长兰斯伯格斯宣布,正式退出17+1机制,并敦促其他欧洲国家也都退出。兰斯伯格斯说,17+1机制对立陶宛“几乎没有带来任何好处”,“对欧洲用处也不大,它在分裂欧洲”。“欧盟现在应该从分裂的16+1模式,转向更团结、效率更高的27+1模式的时候了”,即欧盟27国应团结起来,一致应对中共。

17+1是中共实行“一带一路”战略的重大举措。近年来,参加中共“一带一路”项目的国家,不少陷入债务困境。中共对中东欧国家的一些承诺都是空头支票,没有兑现。美国、日本、欧盟正在采取措施,抗衡中共“一带一路”。捷克、罗马尼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等中东欧国家,在一些重要项目上,已经把中共排除在外了。

2月9日,习近平主持“17+1”视频峰会时,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罗马尼亚、斯洛伐克、保加利亚,这六个国家的元首或政府首脑都没有参加。法广曾发表文章笑问中共:这是“17+1”还是“17-6”?

立陶宛率先退出17+1,对其他中东欧国家可能有示范作用。中东欧国家大多是前共产党国家,在苏联东欧剧变后,这些国家在意识形态上与中共是根本对立的。随着中共越来越不得人心,其他中东欧国家可能步立陶宛的后尘。

三,认定中共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

5月20日,立陶宛议会以86票赞成,1票反对,1票弃权,通过《关于中国(中共)大规模、系统性、严重侵犯人权和维吾尔族种族灭绝的决议》。“呼吁联合国对新疆拘留营中的维吾尔族种族灭绝行为进行法律调查”,“呼吁欧洲议会及欧洲联盟执行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审查欧盟与中国的合作政策”。

立陶宛成为继美国、英国、加拿大、荷兰等国之后,又一个谴责中共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的国家。种族灭绝是违反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的重罪。

四,持续为香港人权发声。

5月20日,立陶宛议会通过的决议,还呼吁中共废除香港国安法,取消“对(香港人的)言论自由和政治权利的限制”。

立陶宛副外长艾德梅纳斯表示,立陶宛正准备向逃离中共镇压的香港人提供人道主义签证。立陶宛已经向受到卢卡申科政府镇压威胁的白俄罗斯反对派成员、活动家、记者以及其他人发放了类似签证,共超过2300份。他说,维尔纽斯还将在需要时向香港人提供旅行证件帮助。

萨卡利埃内是立陶宛社会民主党成员,多次在立陶宛议会为香港与新疆人权发声,因此成为今年3月22日中共制裁的十名欧洲政要之一。对此,萨卡利埃内说,“这种共产政权的老把戏,动辄恐吓威胁别人,尤其是捍卫人权的人,这就代表我们说对了,做对了。但我想说的是,这吓不倒我的,压迫恐吓只会带来更多反抗,这会让我们更加动员、团结在一起。”

中共越制裁,立陶宛越不吃中共这一套。

五,禁止侵犯人权官员入境。

5月20日,立陶宛立议会还通过一项法律修正案。其中规定:公开支持、鼓励或直接参与外国违反国际法律和准则,以及实施侵略政策的人,将被列入黑名单,五年之内禁止入境立陶宛。

2017年,立陶宛议会通过了立陶宛版的马格尼茨基法案,禁止侵犯人权,参与大规模腐败活动和犯有洗钱罪行的外国人入境。上述法律修正案是对立陶宛版的马格尼茨基法案的扩展,不仅把侵犯人权的中共官员纳入禁令中,还把替中共侵犯人权摇旗呐喊的人,纳入禁令中。

六,捐赠台湾2万剂疫苗。

7月31日,立陶宛捐赠台湾的2万剂AZ疫苗,由土耳其航空运抵台湾桃园机场。

在疫苗问题上,中共一直企图将台湾纳入“中共国”的政治范畴内,逼台湾承认中共是台湾2300万人民的代表,导致台湾在国际上购买疫苗一再受挫。

今年5月,台湾疫情突然上升,急需疫苗。日本、美国纷纷对台湾施以援手。立陶宛感念台湾去年雪中送炭,捐赠立陶宛10万个口罩,也加入向台湾赠送疫苗的行列,成为欧盟第一个向台湾捐赠疫苗的国家。

继立陶宛之后,斯洛伐克、捷克也宣布向台湾捐赠疫苗。

七,支持台湾参加世卫大会。

由于中共阻挠,从2017年起,2300万台湾人民,连续五年,被中共排除在世卫组织全球卫生防护网之外。

近年来,立陶宛各界一再强烈支持台湾参加世卫大会。比如,2019年,立陶宛80名议员联名致函世界卫生组织干事长,支持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并邀请台湾参加世界卫生大会。2020年、2021年都有立陶宛政要支持台湾参加世卫大会。

八,成立“立陶宛-台湾论坛”。

3月16日,立陶宛政坛和文化界代表成立“立陶宛-台湾论坛”,旨在全面强化对台湾的经济、学术、文化和政治关系。这个友台组织共有50多位创始成员,包括经济部长阿尔莫奈特等。曾任教育部长和国会友台小组主席史特波奈维希亚斯担任论坛主席。

史特波奈维希亚斯表示,立陶宛有反抗苏联极权、重获民主自由的历史经验,对于台湾受到中共武力威胁,特别能感同身受,愿努力让台湾完全融入国际社会。这似有跟中共唱对台戏之意。

九,禁止使用中共公司的安检设备。

1月29日,立陶宛宣布,因国家安全原因,禁止在本国机场使用中共国企同方威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机场安检设备。

立陶宛国会国安及防卫委员会主席卡斯薛昂纳斯表示,战略基建的投资和采购,必须符合跨大西洋安全准则,此次禁用同方威视安检设备显示,立陶宛绝不加入中共创建和控制的技术圈。

为什么立陶宛敢“杠”中共?

从表面看,立陶宛很小,中共很大;立陶宛很弱,中共很强;立陶宛跟中共“杠”上了,似乎没有胜算可能。

但是,以上九件事,件件称得上大事,无论中共怎么晓以利害,立陶宛就是不买中共的帐。这可就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了。为什么立陶宛敢跟中共“杠”上?

一,天下大势已变。

2020年,由于中共隐瞒疫情等,导致大瘟疫从武汉蔓延全世界,给全人类带来最大一场灾难。这场大瘟疫既是中共过去几十年无底线作恶的结果,也让全世界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有了亲身体验和深刻认识。

在川普总统任内,美国把中共作为头号战略对手,以美中贸易战为先导,从经济、政治、军事、外交、科技、金融、香港、台湾、西藏、人权、意识形态等各个领域,发动对中共的全面围堵。

2021年拜登继任美国总统后,继续联合盟友,从太平洋、印度洋到大西洋,合围中共。拜登先后与日本首相、澳大利亚总理、印度总理、韩国总统、7国集团首脑、北约首脑、欧盟首脑、俄罗斯总统等举行会谈,目标都直指中共。

5月26日,拜登下令美国情报部门90天内向他提交“中共病毒”溯源报告。美国情报部门已获得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基因数据库,正在做解析工作。

在“中共病毒”问题上,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找中共算总账的这一天正在到来。

二,立陶宛背靠欧盟与北约。

立陶宛是欧盟成员国,也是北约成员国。欧盟有27国,北约有30国。中共要制裁立陶宛,必须过欧盟和北约两个大关。

3月22日,中共制裁立陶宛国会议员等10人。5月20日,欧洲议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决议,冻结中欧投资协议。中共与欧盟经过长达7年、35轮艰苦谈判,直到去年12月才签署的《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被束之高阁。

中共召回驻立陶宛大使后,欧盟发言人说,这是中共首次因欧盟成员国允许开办台湾办事处召回大使,“我们对此感到遗憾,并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我们不认为在台湾开设办事处或让台湾开设办事处违反一个中国的政策”;“中国与欧盟个别成员国双边关系的发展,不可避免地会对整个欧中关系产生影响”。

立陶宛在欧盟成员国中有不少志同道合者。比如,捷克参议长维特齐去年不顾中共强烈反对率近百人的代表团访问台湾,轰动世界;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长贺瑞普取消与北京的姐妹城市协议,转而与台北结为姐妹城市;匈牙利六名总理候选人联合宣布,如果他们中的任意一人当选,将阻止两个大型中国项目。

北约是跨越欧美的全球最强军事同盟。北约军事开支占世界国防开支的70%以上。公约第五条规定,一旦确认成员国受到攻击,其他成员国将作出即时反应。

中共召回驻立陶宛大使当天,美国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在媒体简报会上强调,美国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盟友立陶宛站在一起,谴责中共的报复性行为。“各国都应自己决定其‘一中’政策的样式,不受外力胁迫,美国就是这么做的”。

三,立陶宛对共产党本质有深刻认识。

立陶宛被苏联共产党统治近50年,对共产党的霸凌、欺侮、迫害深恶痛绝。立陶宛1944年被苏军占领。之后,苏共将许多立陶宛政治犯流放到西伯利亚,毁灭立陶宛的一切国家象征,对立陶宛抵抗运动实施“种族灭绝式”镇压,对笃信天主教的立陶宛人实施残酷迫害等,所有这一切,给立陶宛人民造成的伤害创深痛巨。

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最高委员会签署立陶宛复国法案,宣布立陶宛恢复独立,成为第一个宣布从苏联独立的加盟共和国。当时,苏联又是经济封锁,又是策动兵变,又是派兵镇压。但是,立陶宛不为所动。仅仅过了一年半,1991年9月6日,苏联正式承认立陶宛独立。

当年苏共对立陶宛人的高压与欺骗,正是今天中共对新疆人、香港人等所做的。当年苏共表面很强大,有庞大的核武库,内部却腐败透顶。立陶宛人对此有透彻了解,没有被苏共表面强大的假象所迷惑。今天,立陶宛人看中共,一如当年看苏共。

四,立陶宛不惧中共经济制裁。

对不顺从中共意志的国家,中共动不动就以“经济制裁”相威逼。比如,中共对澳大利亚就是这么干的。

去年4月,澳率先提出对“中共病毒”源头进行独立调查。中共对此非常恼怒,对澳的大麦、小麦、羊毛、牛肉、煤炭、铜、棉花、龙虾、糖、木材、旅游、大学、葡萄酒、精酿啤酒、龙虾等,祭出一波又一波制裁。今年5月6日,中共宣布:“无限期”中止中澳战略经济对话下的所有活动。

但是,立陶宛不担心这一点。过去十年来,立陶宛对中国出口额虽然从8100万美元增加到3.57亿美元,但金额并不高,在立陶宛出口市场中,中国仅排第22名;相对而言,立陶宛每年从中国进口额达18亿美元,10年增加了两倍。不过,立陶宛从中国进口的东西,大多可在其他国家找到替代市场。

 五,立陶宛外交以价值观为导向。

去年10月25日,由立陶宛“祖国联盟”、自由运动党、自由联盟领袖组成的新执政联盟,在国会大选中获胜。新执政联盟明确提出,执行“以价值观为基础的外交政策”,“积极反对任何侵犯人权和民主自由的行为,并将捍卫从白俄罗斯到台湾,全球各地争取自由的人们”。

立陶宛新政府所持有的价值观,是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共享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普世价值观。

中共不承认普世价值,固守与普世价值相对立的马克思主义。目前,全世界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只有中共等极少数政权。

立陶宛“杠”上中共,说到底,是两种不同价值观之战,是包括美国在内的绝大多数国家与中共的价值观之战。

6月30日,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的民调显示,17个发达经济体平均近七成民众对中共持负面看法。中共报复立陶宛,只会让中共失更多人心。

结语

1990年3月6日,小小的立陶宛,面对苏联这个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红色帝国”,没有畏惧,没有退缩,而是顺天而行,站在历史的潮头,在15个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中,第一个宣布独立,打响了解体苏联的第一枪。

之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全部宣布独立。1991年12月25日,圣诞节之夜,在从克里姆林宫上空飘扬了69年的苏联国旗缓缓降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正式解体。曾经不可一世的“红色帝国”——苏联,转瞬间,灰飞烟灭。

2021年的今天,立陶宛“杠”上中共,会否导致苏联解体的历史故事重演,尚难以判定。这件事将如何发展,也有待观察。

但是,必须指出的是,小小的立陶宛率先从苏联独立,率先退出中共主导的17+1,率先同意以“台湾”名义建代表处,对四面楚歌的中共的冲击力无疑是相当大的。如果立陶宛坚持同意以“台湾”名义建办事处,可能产生连锁反应,其他国家可能会跟进。

中共报复立陶宛,如同中共报复澳大利亚,中共报复加拿大等国一样,只会给自己再树一个“敌”或一批“敌”,中共在国际上将更加孤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