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张文宏医生危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近第二波疫情南京蔓延到北京,涉及二十多个省,虽然感染人数并不高,但中共对此所实行的防制措施却严厉到吓人程度,封城、封区、封房门到封房事,不许夫妻亲嘴,搂搂抱抱。

著名的上海病毒专家张文宏医生,针对新一轮的疫情在微博发文表示:日前爆发的南京疫情,令大家明白疫苗无法将病毒完全清零,只能将感染后的病重率降低,他建议中国当局应学习“与病毒共存”。在这之前张文宏对中国的防疫政策评论道:第一期中国抗疫取得胜利得益于中国体制的优越性,但是在第二期抗疫中,西方国家靠医疗技术与疫苗的防疫开始起作用时,中国靠制度防疫就显出薄弱来。他的微博,他的视频已经成为在政府防疫之外的指导性意见。

作为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上海市新冠病毒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的他,由于在医学界的地位,中共一直都是网开一面,但这一次中共发出了对他下手的信号。发难的是前卫生部长高强,他不点名地批评了张文宏,他说:与病毒共存令人诧异。“与病毒共存”绝不可行,应是“有你无我,你死我活的关系”;并说“令人诧异的是,我们的一些专家也建议国家考虑’与病毒长期共存’的策略,’学会与病毒共存’”。并上纲上线地把“共存论”看作是“投降主义”,是二条路线的斗争。

防疫本是一个医学科学的问题,高强把它看作了二条路线,二种制度的斗争,问题上升到政治层面,这已经是文革的20版了。对张文宏的“共存论”作为防疫措施是可以探讨的,可以不同意他的论点,但上升到政治扣帽子,打棍子就无话可说了。

中共在第一期的防疫中采取的措施,起到的作用无庸置疑,但是在侵犯人权,运用残酷的手段下取得的。当时中共有海外抄中国的作业之说。其实大可不必有此想法,中国的防疫经验是其他国家想抄也抄不了的,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敢于像中共这样的方式来防疫,就是要做也做不到。现在各国的第二期疫情来袭,有些国家开始以新的观念来看待病毒,即认为短期内或相当长的时间内要消灭病毒的可能性相当小,人类也许要像流感一样与新冠病毒长期共存。这种共存论,既有医学的原理,又有人类防治病毒的经验。在中共看来张文宏的说法正是是迎合西方国家的观点,是要抄西方国家的作业。其实中国抄其他国家的作业还少吗?网联网产品哪一个不是抄来的。只不过抗疫是习主席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习与西方不共戴天,才有西方防疫无论好坏绝不学习,要体现中国制度优越性的中国模式,而所谓的中国模式就是法西斯模式。

张文宏这个名字自疫情发生以来广为人知,他那操著上海口音的普通话与方正的脸,也传遍了中国与海外,他可以说是在疫情中唯一敢于直言,不隐瞒自己观点,从医学角度来普及病毒知识与防疫措施。他在疫情防治中所起的作用是其他医生难以企及的,但在疫情表彰大会上却不见他的踪影。当然这种荣誉张医生是不屑一顾的。他是“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的医生。在中国这样的政治环境下,他能这样做这样说非常难能可贵。但具有这样精神品质的人,在中国是难以生存的,他的存在已经是一个奇迹。这一次从高强发文的调子来看,张医生恐怕是凶多吉少。张医生危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