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灌食致死致残 八里庄劳教所医生杜宝川罪行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3日讯】原河北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医生杜宝川,对法轮功学员暴力野蛮灌食致死、致残、致伤、精神失常。近日,杜宝川所犯罪行被明慧网详细曝光。

据明慧网报导,杜宝川,在任河北省保定劳教所狱医期间采取电击、殴打、揪头发、针扎(扎手指甲和脚趾甲缝)、灌大粪、往鼻子里灌酒精、注射不明药物等阴毒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凡是在保定劳教所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过他不同程度的迫害,他都负有直接责任。

下面仅举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杜宝川残忍迫害的实例。

一、刘永旺(Liu,Yongwang)性别:男,年龄未知,毕业于天津大学,曾任北京某外企公司的部门经理、总工程师,河北省保定曲阳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一日,刘永旺与妻子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劳教所。刘永旺被关押到一大队。二零零二年一月一日上午,刘永旺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架到办公室,大队长李大勇、教导员刘越胜、副大队长刘庆勇、小队长张谦、刘亮、卫生院的张院长、犯医杜宝川等七人把他按在椅子上,杜宝川一边指挥一边不停的骂“××,让你绝食给我找麻烦,我让你×××绝食。”用钢勺撬开嘴(牙出血),又用钳子把嘴支到最大(上颚出血),固定舌头,捏住鼻子,一勺勺直灌嗓子眼,如同按在水里呛,奶盐水灌到肺里。刘永旺拼命挣扎,但被按住动不了,心里有一种被宰杀的恐惧。灌食后,胸部疼痛,出了一身冷汗,刘永旺被迫害得险些丧命。狱医奸笑着讽刺道:“刘永旺,我以为你不出汗呢,原来你也发汗。”野蛮灌食之后,还把刘永旺与一个肺结核犯人放在一个禁闭室关押,使其染上肺结核,后来不断吐血。刘永旺在非人折磨下,因不断高烧而导致左腿失去了知觉。二零零二年,刘永旺被确诊为“左腿神经损坏”。

刘永旺在保定劳教所,经历了正常人难以想像的酷刑折磨:摧残性野蛮灌食、皮带抽脸、竹板打嘴、打掉门牙、全身遭电棍电击、休克、迫害致大量吐血、染上肺结核、杀绳、绑‘死人床’等酷刑。

二、丘丽英(Qiu,Liying),性别:女,年龄:56岁,河北省石家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在保定劳教所,警察指使犯人杨秀霞用拖鞋底狠抽丘立英的头部,当时丘立英脑袋就麻了,又把灌食剩下的奶泼了丘立英一身。到晚上六点,丘立英开始全身抽搐,警察张国红叫来狱医杜宝川,他用抽血用的针扎丘立英的人中,嘴里还不干不净,恐吓、侮辱丘立英,当时就扎漏了,血顺着人中流下来,当时丘立英抽作一团,他就浑身乱扎,又强行拉丘立英下地走,两个犯人一人拿丘立英一只胳膊,狠命地用铁管床上的铁管抽打,打得丘立英心脏麻木,停跳,当时就昏过去了。醒来后,犯人刘建菊做着下流猥亵的动作,又拿两米长的竹竿打丘立英。一屋子犯人在几个警察和狱医的授意下,污言秽语,连打带骂,对丘立英进行人格侮辱,肉体摧残,使丘立英再次心脏停跳,昏迷,一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三、法轮功学员冯国光(Feng,Guoguang),性别:男,去世时年龄:44岁,大学毕业,河北省保定市易县西陵镇副镇长。

冯国光于九九年十月被抓后,被易县国保大队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保定劳教所。他因坚修大法,备受劳教所的折磨与摧残。二零零一年大队长李大勇、刘越胜等人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冯国光被捆绑在死人床上遭受折磨。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冯国光因绝食抗议野蛮迫害,被大队长李大勇、刘越胜、狱医杜宝川野蛮灌食,造成严重肺积水。一月二十六日又被野蛮灌食一次,晚上八点冯国光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血,非常严重,送保定二五二医院治疗十天,此时冯国光已生命垂危。恶警们看看无法治愈,趁他还有一口气通知家人接走。冯国光回家不久,于二零零二年二月十四日含冤离世。时年四十四岁。事后李大勇还疯狂叫嚣:“死了白死!”

保定劳教所向记者证实了冯国光于在押期间死亡,但当记者询问死因时却说:“好几千人,我们办公室怎么知道。”

五月十一日下午,杜宝川到保定劳教所一大队,对法轮功学员们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时间长的人可能认识我,我就是你们明慧网上说的恶人,我不怕当恶人,……,不吃饭就得灌,从鼻子、从嘴怎么都能灌,我值班有的是时间,给你插十几次也没问题。”

四、郭贵菊(Guo,Guiju),性别:女,年龄未知,河北省雄县法轮功学员。

郭贵菊被雄县国保大队劫持到保定劳教所后,杜宝川先是拿大长针扎人中、脚心、脚趾、手指,后开始药物注射进行迫害。十三天后劳教所还不放人,并勒索家人要输液钱,后又对她野蛮灌食,还把她双手铐在床上二十四小时。

五、魏秀玲(Wei,Xiuling),性别:女,五十多岁,河北省保定市易县裴山镇白虹村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魏秀玲被易县国保大队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关押,二零零四年,魏秀玲眼睛看不清东西、腰疼、腿疼且胀、麻,整天头昏脑胀、出虚汗。一天,白洁带她到医务室,给医生使眼色,医生不给魏秀玲好气。还有一次,朱曼带她去医务室,恶医杜宝川装模作样的拿药,问她现在有病没有,旁边一个狱警录像,她不配合他们妄图玩弄栽赃法轮功的鬼把戏,她正告说:“我没病,有病也是你们迫害的!”这些人不顾她身体状况,再次将她带到专门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四楼(女大队)强行“转化”:强迫罚站、不许睡觉。她承受不住,精神受到刺激,理智不清。一天,她身体出现病态,便血,当天,白洁把她带到二楼六班。易县犹大李淑梅(大班班长)又把她带到一楼“转化班”,魏秀玲身体虚弱,难受地在床上一会儿躺,一会儿坐,犹大们给点东西就吃点儿,不给也不吃,大队长李秀琴认为她是在装病,假装关心地叫她几声,就这样观察了她四天,看她是否真的有病。

六、刘辉(Liu,Hui),性别:男,年龄未知,河北省保定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十月,有一天劳教所狱医杜宝川,以治病为由将刘辉拉到医务所强行灌食,灌食后由于皮管扎破鼻腔,鲜血直流。十一月初的一天晚上,狱医杜宝川用很粗的针头,扎他的人中,将人中扎透,扎十个手指甲缝,十个脚趾甲缝,及脚心,一个手指(脚趾)一个手指(脚趾)的扎。

七、董春玲(Dong,Chunling),性别:女,年龄:65岁,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 保定市原糖酒集团食品科退休职工。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董春玲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到八里庄劳教所,劳教两年。董春玲不配合他们一切要求,绝食抗议,被关小号,因胃已损伤,他们不敢插管灌食。天天强制董春玲到门诊打吊针。狱医杜宝川阴险毒辣,每次见到就骂脏话。一次他在药里加了毒药,董春玲顿时全身痛的打哆嗦心急火燎,痛不欲生。狱医杜宝川用大针头狠狠的扎董春玲的人中,连扎几次。

八、赵彦平(Zhao,Yanping),性别:男,年龄未知,河北省涞水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三月被绑架到保定劳教所。因严重的胃溃疡,家里想保外就医,四月五日给恶警李大勇送礼品价值2千多元,后又通过别人给其送去了5千元人民币。因李大勇其丑行外泄,就把5千元退了回去,因此对赵彦平怀恨在心,利用各种办法迫害他。在赵彦平病重期间,李大勇指使四个人把赵彦平抬到卫生室去,其实不是给治疗,卫生室医生杜宝川拿木棍击打其脸部,用针头扎其脸部、胳膊。针都是带钩的,扎进去就带出一团肉,还往他的鼻子、嘴里灌酒精。实施迫害时,赵彦平已有一个多月不吃饭了。最后他的血压高压一百、低压九十,奄奄一息,生命垂危。后来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将其放回家。

九、侯曼云(Hou,Manyun),性别:女,年龄:五十多岁,河北省涞源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侯曼云被当地国保大队劫持到保定劳教所。二零零二年春,侯曼云绝食抗议强制转化,劳教所狱医杜宝川将侯曼云的手、脚铐在椅子上,五六个犯人往她口腔中灌食,将她活活憋得昏死过去,直到侯曼云呼吸停止,恶医才罢手。

十、黄凤华(Huang,Fenghua),性别:女,年龄未知,河北省保定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日接见室外有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警察等人拽著黄凤华胳膊灌食后在地上拖回去,裤子磨破。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五日,在劳教所黄凤华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四天时张国红骗她说要跟她谈话,将她骗下楼拖着她去灌食。灌食时,医生杜宝川用张国红的电棍电她,灌食后不拔管,一直插著,她们将她抬回女队铐着她,晚上还灌食,其实是故意折磨她。而后因她身体虚弱干不了活,为逼她干活强行给她打针,且超期关押三个月。

十一、党会英(Dang,Huiying),女,45岁,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保定市省建公司职工。

二零零四年党会英第二次被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再次遭受了不让睡觉、罚站立、抱头蹲的体罚。还是三天两头都是一天不让去厕所,党会英被迫绝食。恶警张国红强行给她灌食,灌的是凉水、剩玉米粥加了半袋盐,灌食时喷在了脸上,劳教所医生杜宝川就牵来一条狗去舔,狗的爪子抓党会英的脸。灌食后杜宝川强行给打了一针,党会英被打针后身体麻木、眼发黑、四肢无力、口渴的厉害。党会英被迫害的身体致残,走路一拐一瘸。

十二、张小丽(张晓丽)(Zhang,Xiaoli),性别:女,年龄:43岁,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县东吕乡南王庄法轮功学员。清苑县东吕乡南王村教师。

张晓丽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东吕乡乡长樊文志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

张小丽多次被暴力灌食,一次恶医杜宝川用管子从鼻孔插进胃里,被全部呕吐出来,杜把吐在地上的秽物往她脸上抹,并搧耳光。并给她灌大便汤,用脚踹她脑袋,杜宝川拿钳子拧,犹大打,吊铐半个月。还强行在头上注射不明药物。最终张小丽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经常晚上不睡觉,自言自语。腹中长了瘤子,身体瘦弱只剩一把骨头也不放人。

十三、范志娟(Fan,Zhijuan),性别:女,年龄未知,河北省望都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六月一日,恶警把范志娟叫到四楼,对范志娟进行新一轮迫害,范志娟绝食反迫害,虚弱的走路都需要别人搀扶,恶警仍逼范志娟出工,回来再强行灌食,几人把范志娟摁在靠背椅上,恶医杜宝川一手揪住范志娟的头发,往下拽,一手拿钳子撬范志娟的嘴和牙,犹大宋艳红帮忙往鼻孔里插管子,把管子插进去,却什么也不灌,他们说:就是让你难受、难受!

杜宝川的灌食方法:把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铐在椅子上,将头从椅子靠背上往后扳、往下压,(椅靠背从脖子后面顶住),直到按下去为止。也就是把食管几乎折叠在一起,用手捏住鼻子,用刀子撬开法轮功学员的嘴,弄的满嘴是血,将食物灌往口中。杜看到挣扎的法轮功学员几乎快无力动弹,估摸着心脏快停止跳动了,在心脏部位使劲挤压几下松开手让食物落下,如此反复,一次灌食需反复六、七次。杜还得意的说:“怎么样,好受吗?明天接着灌。”很显然,这么做的目的与最终导致的结果并不是让法轮功学员进食,而是让人活活憋死。因为这种情况下,食物一滴都不可能从食管进入胃,而是一滴不少的堵在嘴里,此时鼻子被掐得死死的。据受过这种虐待的法轮功学员说:非常痛苦,生不如死。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原河北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医生杜宝川的罪恶簿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