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中南海害怕了 叫停港澳反制裁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1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8月20日晚上6:30,北京时间8月21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终于怕了?中共高层紧急叫停港澳《反外国制裁法》;房地产巨头恒大被约谈,震动房地产业和金融界。

Sydney:本周二(8月17日),中共中央电视台报导全国人大拟讨论将《反外国制裁法》纳入港澳基本法。然而到了周五,中共人大委员长会议决定暂不表决,官方称是要修订、让该法执行有力,但是外界认为,中概股被大规模抛售,中共害怕外资大规模离开香港,所以中共高层紧急叫停了立法。国际资本和商界为什么如此忌惮这部法律呢?

秦鹏:中国房地产龙头企业恒大周四(8月19日)被中共央行约谈,震动房地产业界和金融界,这是中国房地产崩裂前的先声,还是恒大许老板的生死劫?

北京紧急叫停港澳《反外国制裁法》 终于怕了?

Sydney:由于美国带头的西方国家,正紧盯包括新疆、香港等等,中共造成的人权问题,对中共企业、实体及个人实施多番制裁。所以中共人大会议6月10日表决通过《反外国制裁法》,予以应对,让政府有关部门可以把外国的人或组织加入制裁名单。

由于香港和澳门是特别行政区,这部法律应该是不适用的。但是北京有意把法例扩展至港澳地区,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从8月17日起,一连4天在北京开会。这次会议包括审议《反外国制裁法》列入香港和澳门基本法附件三的草案,原本还说预计20日会议闭幕前草案会通过。

但出乎外界预料的是,20日上午的会议中,当局紧急叫停了草案的表决。立场亲中的《星岛日报》称,草案未表决的原因包括实施较为复杂,以及香港各界没有成熟讨论。《南华早报》也引述消息人士称,是中央政府“希望听取更多意见”。

当然实际原因到底是什么,这个海外媒体的分析都挺一致的,就是担忧大量外资逃亡离港。照您的说法,就是中共害怕了。

秦鹏:对。这几个月,我们看到中概股持续暴跌,就在周五(20日),香港恒生指数失守25,000点,一度跌逾700点,中概股继续被抛售。

整体市值净减少7.09万亿人民币

大陆财经界统计,2021年1月1日至8月17日,大中华股市,即包括A股、港股、美股中概股,整体市值净减少7.09万亿人民币,中国年GDP现在是100万亿人民币,他们就讲,如果今年全年GDP增速7%,“可粗略理解为今年是白干了”。

这段时间,不仅是美资基金在抛售中概股,最近德意志银行也加入抛售,据说涉及资金达到2,400亿港元。

一旦通过《反外国制裁法》,那么中共就面临着香港和美国脱钩的问题。所以,连林郑月娥都害怕了。她之前是支持这个立法的,但是在8月17日表示,如果通过把《反外国制裁法》纳入香港《基本法》可能会引起忧虑,所以向人大常委会建议,要经由“本地立法的方法”来实施。

专家:一旦外资全面离开 中国经济势必崩溃

Sydney:前香港资深银行家吴明德向自由亚洲电台说,一旦外资全面离开,中国经济势必崩溃,没有香港经济为中国经济输血了。

现在很多讨论是,如果香港实施《反外国制裁法》,在香港有业务的国际银行执行美方的制裁,可能因法例而面对压力,会需要“选边站”,看是要执行中方或是美方的制裁。

例如美国去年制裁多个香港官员,禁止美国公司或在美国有业务的公司与被制裁人士有业务往来,包括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林郑月娥日前透露,自己已经没有银行账户,香港政府需要以现金支付她的薪水。

虽然美国的制裁在香港没有法律效力,但在香港的金融机构向这些受制裁人士提供服务,可能导致美国的惩罚,让它们在美国的业务受影响。所以香港的银行,包括中资银行,仍然选择遵守美国的制裁令。

逼迫外资银行站队

现在,假使中共一旦在香港实施《反外国制裁法》,在港外资银行的处境就会很尴尬,不得依照本地法律处理,不然也会受到中共惩罚。

秦鹏,您认为国际资本和在港企业一旦被迫在中美之间站队,你认为这些企业会怎么选择?会造成什么影响?

秦鹏:这个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我举一个例子,美国去年针对多个香港官员实施制裁,禁止美国公司或在美国有业务的公司与被制裁人士有业务往来,其中包括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受制裁影响,林郑月娥后来透露自己已经没有银行账户,香港政府需要以现金支付她的薪水。

那么,可能很多人想,香港还有很多中资银行啊,可以帮助这些被制裁的官员。但还是,所有香港的银行都选择了遵守美国的制裁令,包括中国银行等中资银行。

法新社早前也引述银行业内人士指,如果要选择执行中方还是美方的制裁,银行大槪都会选择执行美国的制裁,因为“可以使用美元对银行来说太重要”。美国制裁可以禁止这些银行使用美元结算,相当于扼杀它们的国际结算功能,做不了国际业务量,所以这些银行当然害怕。

Sydney:香港经济学家罗家聪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香港有二百多间银行,其中8成为外资,若中国和欧美等国扩大制裁规模,外资银行不会放弃美元业务,若真的要选择,外银会选择离港,届时可能使在港的外银数目少掉一半以上。

罗家聪还说,现在美国股市创新高、欧洲股市也持续飙升,只有香港市值无法回到历史高位,倘若再增加限制,只会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不过现在回头看看,当时6月10日通过《反外国制裁法》,可以说是急于推动,当时为什么中共就不怕国际资本撤离?

秦鹏:我们看到,中共去年6月30日强推《国安法》,香港市场并没有太大变化,国际反应也没有太大变化,所以,中共就认为国际社会不能拿它怎么样。于是,这一次中共全国人大在6月份通过《反外国制裁法》,就认为香港和澳门也通过没有问题。

但是,它们忘记了,这相当于逼着国际大企业和财团站队,是不一样的,而且国安问题和国际金融问题不一样,前者可以说有欺骗性,很多企业认为伤及不了自己,而逼企业站队,当然就相当于会断掉很多财团的财路,要么和美国作对被美国制裁,要么和中共作对被中共制裁,所以,跑路是唯一的选择。

当然,现在局势恶化,也跟中共这一段时间国内瞎折腾有关,包括收拾滴滴、阿里、腾讯、教培行业等等,让国际投资者真实感受到了中国的政策危机。所以,开始逃避。

金融市场“用脚投票” 中共受压

这种市场用脚投票的变化,体现在了金融市场上,让中共感受到了压力。

Sydney:这一次周二还在通告要表决,周五就叫停,也是相当突然,您认为,有可能是谁叫停了这次立法?

秦鹏:只能来自中共最高层。定于一尊嘛。

Sydney:中共还会进一步推出这部立法的新版本吗?

秦鹏:中共特别是现任领导人有一个特点,非常刚性,我是怀疑中共很难改良,也许会评估,会推出修改版本。

Sydney:自由亚洲采访一位亲中的学者,“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表示,北京现在要评估法律在香港落实时,美国和香港需脱钩的风险,以及香港经贸地位的挑战等因素。现在《反外国制裁法》细节仍未公布,如果要在港实施,也要研究在港企业,面临外国制裁及中国反制裁时,如何做出商业决策、以及能否申请豁免等安排,官方需要再做讨论,确保法律能发挥作用,也对市场带来的冲击降至最少。

其实这一连串,用您一句话简单来说,就是中共怕了,一直以来装威风也装不下去了,这次这个紧急叫停,也让全球目光看到了中共的破绽。

中共央行约谈恒大 震动金融市场和房地产业
Sydney:另外,我们看到另一则新闻,8月19日,中共央行和银保监会,罕见公开约谈了地产龙头恒大集团。

中国恒大拥有恒大汽车集团、恒大物业集团、恒大童世界集团、恒腾网络集团、房车宝集团等八大产业。

当天,在香港上市的恒大相关公司,都出现价格暴跌。

秦鹏:在中国,被管理层约谈往往意味着可能遇到了麻烦,否则的话,可能叫私下的会面。而从媒体公布的信息,也可以看出监管部门对恒大的不满,已经还不仅是债务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市场听到约谈消息之后,产生恐慌性抛售的原因。

Sydney:我们来看一下媒体是怎么说的:“央行、银保监会指出,恒大集团作为房地产行业的头部企业,必须认真落实中央关于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战略部署,努力保持经营稳定,积极化解债务风险,维护房地产市场和金融稳定;依法依规做好重大事项真实信息披露,不传播并及时澄清不实信息。”

秦鹏:这短短的三段话显示,第一,恒大没有落实好中共中央关于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的部署,发展激进;第二,债务风险太大,已经影响到了房地产行业,甚至可能引发金融危机,造成系统性金融风向;第三,没有依法依规做好信息披露,涉及到了传播不实消息。

这是罕见的公开指责,作为龙头企业获得这种评价,显示出现在双方的矛盾已经不能完全调解了。

Sydney:作为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恒大集团和老板许家印,经常高调出现在媒体面前,从10年前投中共最高领导人所好,宣布1亿元收购广州足球队,到投资千亿造车。

债务危机曝光 求助政府解决?

然而,从去年9月,一份恒大集团给广东省政府的文件曝光开始,恒大就和债务危机的负面新闻捆绑在了一起,从此也开始步入多事之秋。

秦鹏:恒大在这份给广东省政府的报告中说,恒大截至2020年6月30日,有息负债余额达8,355亿人民币。由于2016年和多家战略投资者达成借壳深深房上市的计划没有完成,必须在2021年1月31日前偿还战略投资者1,300亿元本金,并支付137亿元分红,而这可能导致恒大地产现金流断裂。因此,希望广东省政府帮助。

为了表明事情的严重性,恒大报告还说如果现金流断裂,将直接影响本公司和合作企业多达331万人的就业;恒大已售未交楼的61.7万套商品房涉及204万业主,他们将面临工程烂尾或无法收楼的风险,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Sydney:但恒大后来辟谣说文件截图是“凭空捏造、纯属诽谤”?

秦鹏:不过,我当时说过,这恐怕是恒大自己透露出来,给中共高层施压,逼迫他们给自己解套。这一次,央行和银保监会约谈恒大的时候说的,“依法依规做好重大事项真实信息披露,不传播并及时澄清不实信息”,应该也有指责恒大此意。

Sydney:不过,我们看到,后来,去年11月22日,恒大千亿爆雷风险得以解决。

恒大集团宣布,1,300亿元投资全部协商完毕,其中1,257亿元策略投资转为普通股,剩余的43亿元由恒大回购。

快速夸张 债务危机再现

那么,为什么,最近恒大的债务危机又出现了呢?

秦鹏:是,当时恒大1,300亿债务危机是躲过去了,但是,恒大的高负债远远比这个多,2019年、2020年恒大集团年利润连年下降,总负债增至3,01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9万亿,其中当然很多是上下游企业和客户的订金,但是有息负债5,700亿元,也就是借银行和金融机构的钱规模依然非常庞大。

这样的负债,在房地产市场并不理想的大环境下,依然会压垮恒大。所以我们看到,到了今年7月底,甘肃兰州市自然资源局、“淮北矿业”和廊坊发展等的一连串催款公告,又把恒大华丽外袍下面的脓疮给戳开了——恒大的债务危机又浮出了水面。

我们看到,世界三大评级公司惠誉、标普、穆迪,也在7月底和8月初,相继给恒大下调了评级,这也让恒大的债务危机进一步雪上加霜。

Sydney:近两天,“恒大地产换帅”,董事长由许家印变更为赵长龙,法人、总经理由柯鹏变更为赵长龙,但人事变动不涉及公司管理架构、股权的变化,许家印仍是恒大地产实际控制人。

我们看到,恒大虽然债务负担沉重,但是,许家印最近几年还是高调进入了一些新行业,比如,2018年3月,许家印宣布进军高科技产业,但被问到究竟想做哪一块时,他说还没想好。3个月后,他高调宣布进入汽车行业。

2019年,许家印在广州的一次汽车供应商会议上发表演讲说:“我们造车要技术没技术,要经验没经验,可以说是一穷二白。”“要实施换道超车,就要走一条不寻常的路,走一条世界历史上所有汽车企业都没有走过的一条路。”

许家印表示,他的不寻常之路的一部分是“买买买”,包括收购一家瑞典超级跑车生产商、一家中国电池制造商和一家英国电驱系统开发商。

其实,这种高负债、快速扩张的模式,并不是恒大一家独有,也是很多中国企业发展的路子,为什么恒大现在出问题了?

秦鹏:摊子铺得太大,扩张步伐太快,就容易出问题。特别是,中国房地产市场其实已经接近饱和了,已经不能供应那么多继续扩张的钱了。

中共祭出“三道红线”恒大全踩中

特别是,去年8月,中共监管部门祭出了一个“三道红线”的房地产融资新规,也卡断了恒大借债的路。恒大这“三道红线”全踩中,被禁止新增有息负债。也就是必须还钱,把负债率降下来。

到了今年7月1日,恒大公布说,有一条红线变绿,净负债率已降至100%以下,但是即使这样,也高达5,700亿元,而在汽车等行业投资没有任何回报,房地产发展缓慢的情况下,依然困难。

Sydney:恒大有能力脱困吗?如果真的出现系统性风险,中共会不会出手?

秦鹏:这样大的企业,属于大而不能倒,所以中共会救的。中共实际上已经出手了。

从7月初,彭博社就透露说,6月底中共金融稳定发展办公室约谈了恒大许家印,之前5月份中共央行等也约谈了,要求恒大尽快解决债务困境,避免引发金融风险。报导引述其中一名消息人士指,官员要求许家印考虑引入战略投资者等方式,尽快解决债务问题;另一名消息人士则说,许家印目前正与地方政府等方面讨论方案。

8月12日,彭博引述消息指,中共当局要求恒大总部所在的广东省政府制定计划,助恒大化解决债务风险。

只是,现在看起来,中共希望恒大要卖出一些产业和股份,引入战略投资者,甚至彻底卖掉一些企业比如汽车行业。但是,许家印可能不是很乐意,很多抗拒,许老板前几天被迫离开董事局主席,可能也是这个原因。

这次央行等公开约谈,谈话的内容也很不客气,可能也是一方面恒大之前不是很配合,所以要敲打敲打,另一方面,要救嘛,就要给出一个惩处和公开示意,以儆效尤,避免其它有同样问题的房地产效仿。

恒大据说是习的关系,但是习也不愿意为了他搞过去那种银行和国有企业直接化解债务的模式,可能更愿意采取国进民退模式,要吞并掉恒大的一些高价值资产。

Sydney:恒大现在出事,跟中共房地产监管,出台了限制房地产企业负债率和短债比例的新规定有关,也就是“三条红线”,违规的企业被要求,限制有息负债规模的年增速。但问题是,中共房企这种过度扩张、大量举债的不正常模式,为什么过去多年一直被允许?

秦鹏:这是中共式管理的独特模式。我们看到美联储管理很精细,可能每一次只有0.25个百分点,细致入微的处理。而中国不是,近几十年来中国政治和经济领域的一个独特现象。“一管就死,一放就乱”,而且是一个恶性循环。

这种模式是由于对上负责的官本位的政治体制决定的,官员们高效的、加量加码执行上级命令在行,但是应对来自民间包括企业和市场的反馈,就很差,这样就导致政治、经济、教育、文化等,几乎所有领域之中都是这样。这也是中国政治体制内在矛盾集聚演化导致的综合并发症。

Sydney:你认为还会有房地产企业出问题吗?

秦鹏:恒大不是第一家,也不会是最后一家。房地产市场也会出现一定的动荡。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