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作假和其真正的世界纪录

大纪元专栏作家Lloyd Billingsley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最近的东京奥运会上,美国名列第一,获得的金牌最多。然而,中共声称中国现在在金牌上名列第一。但这并不是因为赛场上取得了任何成就。

经过最后的正式统计,中共把香港和台湾获得的奖牌数也计算在内,将金牌数增加到41枚,37枚银牌和27枚铜牌,奖牌总数为105枚。这种欺骗行为违反了奥林匹克规则。根据这些规则,香港和台湾可以独立参赛。

2021年7月31日,在日本东京奥运会上,台湾的王齐麟和李洋夺得羽毛球男双金牌。( PEDRO PARDO/Getty Images)

尽管美国人杰西‧欧文斯(Jesse Owens)在1936年奥运会上取得了惊人的胜利,但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党(纳粹)以33枚金牌、26枚银牌和30枚铜牌获得奖牌最多的国家,总共获得89枚铜牌。美国以24金20银12铜名列第二,总成绩为56枚。这并不能证明德国国家社会主义是一个比美国民主更好的制度,也不能证明德国运动员是某种大师级种族。

1976年在蒙特利尔举行的奥运会上,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以49枚金牌、41枚银牌和35枚铜牌获胜,总分125枚。美国以34、35和25分的总成绩名列第二。这并不能证明苏联共产主义优于美国民主。

如果中共公平地赢得比赛,也不能证明其共产主义独裁统治是一个比瑞士更好的政治制度,瑞士是一个长期的民主国家,在东京赢得了13枚奖牌,3枚金牌、4枚银牌和6枚铜牌。挪威共获得8枚奖牌,其中包括4枚金牌,但这并不能证明挪威的民主不如中共在其它领域保持多项纪录。

1999年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共产主义黑皮书:犯罪、恐怖、镇压》(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一书。让-路易‧马戈林(Jean-Louis Margolin)在其中的一章中,《中国:长征到黑夜》(China: A Long March into Night),指出:“我们必须追究中共政权对大量死亡的责任。不包括内战,中国共产党(CCP)造成6,500万人死亡,大约是法国目前的人口。仅1959-1961年就有2,000万至4,000万非正常死亡,另有2,000万人被囚禁在监狱系统。”

根据《共产主义黑皮书》,约瑟夫‧斯大林的苏联夺去了2,000万人的生命,纯粹是除了内战和国际战争之外的政治谋杀。这远远超过了希特勒纳粹政权杀害的大约1,100万人。在大规模屠杀方面,中共排名第一。

逃离中国:江乃科当时还是个孩子。他祖父位于中国北方辽宁省的村庄的一半人死于大饥荒(1958-1962年)。(James Burke/The Epoch Times)

对于那些为中共辩护的美国人来说,数百万受害者是“社会发展的变异”,需要“毫不客气地连根拔起”,才能使中国进步。被杀的人的数字之大,超乎人们的想像,也令人想起斯大林的话,一人死亡是一场悲剧,但一百万人死亡只是一个统计数字。

中国6,500万国内死亡,这绝对不是美国欢迎北京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并给予独裁者有利的贸易地位的理由。这一行动无疑是现代最恶劣的政治决定。

中国有14亿多人,人口排名第一。但是,当涉及到批准成立政党,中国只允许一个党,中国共产党。因此,中国与古巴、斯大林的苏联、整个苏联集团和其它共产主义独裁国家的政党数量最少。这些国家自由和公正选举的人数基本为零。

中共现在把不是他们的金牌计算在内。相比之下,美国则没有争取运动员在1972年慕尼克奥运会篮球场上获得的应得的金牌。

在最后几秒,苏联队以49比48领先。当伊利诺州的道格‧柯林斯(Doug Collins)接过传球,在冲到篮筐时对方运动员犯规,柯林斯得到两次罚球机会,均命中,将比分追成了50比49。苏联队在最后几秒没有进球,蜂鸣器响起,美国人庆祝他们的胜利。

苏联的朋友、国际篮球组织FIBA秘书长雷纳托‧威廉‧钟斯(Renato William Jones)从看台上出来,命令官员们把时间倒流三秒钟。他们三次把时间倒流,第三次苏联人进球。美国人不接受银牌是对的,但50年来,美国官员一直未能确保那些运动员在赛场上获得的金牌得到适当的奖励。

这不是值得骄傲的记录,但美国还有时间做正确的事。唯一应该颁发和计算在内的金牌是运动员在比赛中实际获得的金牌。这应该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以后每届奥运会的规则。

作者简介:

Lloyd Billingsley是《是的,我能犯罪:美利坚造假合众国》(Yes I Con: United Fakes of America)、《巴拉克的崛起:一项文学调查》(Barack’em Up: A Literary Investigation)、《好莱坞派对》(Hollywood Party)和其它书籍的作者。他的文章发表在许多出版物上,包括《头版杂志》(Frontpage Magazine)、《城市杂志》(City Journal)、《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美国的伟大》(American Greatness)。Billingsley是独立研究所(the Independent Institute)的政策研究员。

原文“China’s Post-Olympic Gold Grab, Versus China’s True World Record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