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拓:无良家长举报老师 北京整治校外培训惹出荒唐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1年5月,中共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提出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严肃查处问题教培机构新举措。这个新出台的“监管”政策引起中国大陆一系列震荡,经营几十年的校外培训产业应声倒地,大型连锁品牌教培企业一夜人去楼空,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中国家长一时间“拔剑四顾心茫然”,但又无力对抗中共政府,只好到处托人找门子给孩子吃小灶,结果又爆出个别不良家长坑老师的荒唐事,引发舆论哗然。

北京突然祭出从严监管、取缔校外培训条规

5月21日,习近平主持召开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工作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

党媒新华网就会议报导时声称,义务教育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是中小学生负担太重,短视化、功利化,校外培训机构无序发展,“校内减负、校外增负”。

会议然后强调,要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坚持从严治理,对存在不符合资质、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牟利等问题的机构,要严肃查处。要明确培训机构收费标准,加强预收费监管,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

北京市相关部门当天就配合发布了《北京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管理办法(试行)》。但此《办法》发布前,中共北京市教委已经两次官微发布“问题通报”,“点名”了27家校外培训机构(校区)分别存在擅自恢复线下课程、培训结束时间晚于晚八点半、开展低价行销、贩卖焦虑等不当广告宣传、教学内容超出国家相应课程标准等违规问题。

6月1日,中共市场监管总局发布消息称,该部近期对全国规模较大、知名度较高、投诉举报较多的校外培训机构突击开展现场检查,发现校外培训行业价格欺诈行为问题突出,主要表现为虚构原价和虚假优惠折价。市场监管总局已对新东方、学而思、精锐教育、掌门1对1、华尔街英语、哒哒英语、卓越等15家校外培训机构处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

6月7日,习近平在青海省考察时又说:“学校不能把学生的课后时间全部推到社会上去。学生基本的学习,学校里的老师应该承担起来。不能在学校里不去做,反而出去搞校外培训了,这样就本末倒置了。现在教育部门正在纠正这种现象。”

6月15日,中共教育部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成立并召开启动会,向外界宣示校外培训行业进入了中共国家级专属监管机构直接管理的时代。

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对外称,其主要职责为承担面向中小学生(含幼稚园儿童)的校外教育培训管理工作,拟订校外教育培训规范管理政策等。同时,该司将对社会广泛关注的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竞赛治理问题进行指导,反映和处理校外教培的重大问题。

当局成立校外教培监管司释放了哪些信号

中共突然针对校外培训出手整治并成立监管机构,被认为是进一步集权的思路进入到控制教育阶段,很不寻常。

据陆媒澎湃新闻报导,中国教育线上总编陈志文接受采访时说,教育部成立校外教培监管司是开启全面监管的标志,校外培训行业发展将不再任由市场主导。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表示,成立校外教培监管司意在重塑校外培训行业发展格局,使之融入整体教育生态,让校内教育、校外培训同向而行。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政策与法律研究院副院长蒋建华接受采访时表示,教育部新成立一个内设司局专门用于监管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意味着治理层级提高、力度加大,也意味着教培行业将进一步“规范化”。

校外教育培训民企一片哀号 教不聊生

众所周知,中共无论出台何种法规条例,从来不征询人民意见,更没有法律层面的听证,这次严厉打击校外教培行业民企的运动依然如故。新衙门成立,新规出台,业内外一片哀号。

7月24日,中共出台《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工作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随着这一被外界称为“双减”措施的快速实施,校外教培行业关门潮、裁员潮汹涌而来。

大陆领先的线上教育科技公司高途集团创始人陈向东7月25日定下裁员指标,其13个地方中心裁减为三个辅导老师中心。有消息说,高途裁员比例高达50%以上。

某Top4教育公司品牌主管刘红表示,“我们公司现在至少60%的人都在找工作。”

据资深教培人员估算,中国约有70万家教育机构,1000万人受聘于教培行业。

据大纪元报导,8月12日,知名民企“华尔街英语”传出将宣布破产的消息,其或成为首家因“双减”政策倒闭的大型连锁教培机构。12日晚此消息登上微博热搜前三。

据“第一财经”网8月12日报导,“华尔街英语”北区销售负责人通知各中心分校校长,公司将于下一周正式宣布破产,要求告知员工尽快办理离职手续。8月13日上午,“华尔街英语”在北京酒仙桥的门店大门紧闭,内部空无一人。

同日,陆媒记者赶到上海南京西路梅陇镇广场中心的“华尔街英语”,同样看到大门紧闭,门口贴著请联系总部等通知。广场物业称,华尔街英语还没退租,12日人还在,13日早上就没开门了。物业表示,“国家今年对培训机构整治力度这么大,估计就经营不下去了吧。”“华尔街英语”已在此经营了20年。

上海世纪大道中心的“华尔街英语”13日也是大门紧闭。商场人员介绍,该店12日仍正常营业,13日突然关停。

在广州,“华尔街英语”在广州公园前、珠江新城和体育西路的三家门店,13日同样是大门紧闭,店前未张贴任何停业通知。

12日晚间,一名“华尔街英语”员工向《新京报》证实,公司确实要破产,当日已有大量员工提出离职。

该企业一名英语员工表示,“因为疫情和政策等多方面原因影响,公司没挺住。……我们也在等官宣。”员工表示,当局“双减”政策出台是压倒该公司的根本原因。

“华尔街英语”是国际性成人英语培训品牌,市值20亿人民币。其官网显示,该公司2000年在大陆成立了第一家学习中心。目前在中国11座城市拥有39个学习中心。“华尔街英语”对倒闭说没有官方回应,其官微7月19日之后再没有更新。

无良家长对老师落井下石

海外阿波罗网刊登了一条引起公愤的事件,该网引述网友王耳朵先生的文章披露,辽宁省沈阳一对双胞胎学生要参加中考。此时正值“双减”大棒落下时期,教培老师为躲避惩罚,都不大做或转入地下。孩子母亲找关系、委托中间人,才请到一位物理老师给两个孩子补课。

据老师本人叙述:一起补课的有四个孩子,补了15天。其中有个孩子是老师亲戚家小孩,不收费,另外三个小孩,一个孩子一节课收费100元。双胞胎家庭,应交6000元。交钱时,双胞胎家长讲价,要求少收一千元,老师没同意。最终收取三个孩子共计9000元的费用,两个任课老师分。

网传老师后来自述,一段时间的风平浪静后,堵心的一幕来了:双胞胎补完课,顺利收到了高中录取通知书。没想到双胞胎的家长,扭头向教育局实名举报了帮她两个孩子补课的物理老师。

这段时间,正值最严“双减”令出台。有人举报,教育局立刻着手调查处理。老师接到局里电话,被通知去谈话。

谈话过程中,老师得知双胞胎家长暗地里教唆孩子在补课时录了音,还给教育局提供了转账截图。人证物证俱在,老师哑巴吞黄连,当场就主动把全部补课费用退回给双胞胎家长。局里说随后再做处理,先看家长态度如何。中间人知道此事后,觉得是自己害了老师,为了老师不被教育局处罚,主动拿出1000块钱,老师也拿出1000块钱,让中间人带着这笔钱去找双胞胎家长私了,恳求对方撤回举报。

然而令人不齿的事情继续发展:双胞胎家长收下钱,爽快地答应了。然而没过多久,局里通知老师去正式写材料。也就是说,很可能双胞胎家长明面上拿了钱,背地里却食言,没撤诉。

这位老师最后讲述,教育局领导当时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双胞胎家长:是你主动邀请老师补课的,并且托了熟人,课补完了,你来举报老师?是这样的吧?没想到这名家长不仅给予肯定还补充说:是的,他亲戚孩子是免费的,我两个孩子为什么不能免费?

讲完这个故事,王耳朵先生接连举出一串类似丑闻。之后做出感忿总结: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愿意做好人的人越来越少?为什么发出正义的声音,成本越来越高?原因当然很多,但一个又一个,看似不起眼,却假借扭曲的“善”意打着自己如意算盘的、可怜又可恨的精致利己主义者,难辞其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