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的作用 他死于癌症却找不到蛛丝马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8日讯】很多人都知道安慰剂效应,但鲜少有人去思考反安慰剂效应的力量可能跟安慰剂效应一样大,在医学上,反安慰剂效应的力量可能跟安慰剂效应一样大,当你踏进医生的诊所时,应该谨记在心。医生的言语及举止,可以传达消极的信息给病人,当心“你只剩下六个月的生命”这句话的潜在力量,如果你选择相信、接受这样的信息,你是不太可能在这个世上活多久了。

人人都以为他死于癌症 却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一九七四年,米德有一个病人山姆.朗德。他是位退休的鞋货推销员,罹患了食道癌,这样的病在那个时候完全没有存活下来的概率。朗德接受了治疗,但是医界每个人都“知道”他的食道癌会复发。所以当朗德在诊断罹癌后数周即死亡时,没有人感到意外。

令人意外的是,朗德死后的尸体解剖显示他体内的癌其实很少,绝对不足以致他于死。他的肝有两、三个点,肺有一点,至于每个人都以为他死于的食道癌,却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克里夫顿.米德(Clifton Meador)一位从医三十多年的医生一直在思索反安慰剂效应的潜在作用?他说:虽然医界有很多人都知道安慰剂效应,但鲜少有人去思考它在治疗上的内涵。如果积极性思考可以让你脱离忧郁,让你受伤的肢体康复,那么,消极的思考对会你生命又会是什么影响?

意念的作用和反作用

心智透过正面暗示改善健康,这个现象被称之为安慰剂效应,相反,当同样的心智在进行有害健康的负面暗示时,我们称这种不良的影响为“反安慰剂(nocebo)效应”。米德说:“他带着癌症的意念死去,但却不是死于癌症。”如果朗德不是死于癌症,那他是死于什么呢?他是否因为“相信”自己要死了,所以才死的?

我是否不经意地剥夺了他的希望?

在朗德死后的三十年里,这个案例仍然在米德心中挥之不去:“我以为他得了癌症,他以为他得了癌症,他周遭的每个人都以为他得了癌症……,我是否不经意地剥夺了他的希望?”令人困惑的反安慰剂案例告诉我们:医生、病人、老师有可能不断灌输你,要你相信你改变不了什么,因而剥夺了你的希望。

意念影响健康 也影响生命的每个层面

积极和消极意念不只影响人们的健康,它也影响人们生命的每个层面。亨利.福特(Henry Ford)对于生产效率和意念作用的看法也如此,他说:“如果你相信你能,或者你相信你不能,最后都会证明你是对的。”

信念就像相机的滤光镜,会改变所看到的世界,而人的生理会去配合那些信念。当人们真正认知到意念(或称信念)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时,我们也就握有了自由的钥匙。虽然我们不能轻易地改变我们基因蓝图的密码,但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想法!

布鲁斯.立普顿(Bruce Lipton,Ph.D.)博士,在他的《信仰生物学:意识的物质力量与奇迹》(The Biology of Belief:Unleashing the Power of Consciousness,Matter,&Miracles)一书中介绍了两组意识流试验,使用两组塑胶滤光镜,一组红色,一组是绿色的。我要听众选择一个颜色,然后注视一个空白的银幕。随之我要他们说出我接下来投射的影像会引发他们怎样的感觉,是爱还是恐惧?

恐惧或一个爱的人生 决定权在自己手中

那些戴着红色滤光镜的听众,看到是一个美好的画面:一个标示着“爱之屋”的木屋、花朵、晴朗的天空,还看到“我活在爱里”的信息。那些戴着绿色滤光镜的,看见即将变坏的黑濛濛的天空、蝙蝠、蛇,还有盘旋在一栋漆黑、阴森屋子外的鬼魅,以及“我活在恐惧中”的讯息。接着我要听众交换滤光镜。

我要说明的是,你可以选择你要的是什么样的世界。你可以拥有一个恐惧的人生,抑或一个爱的人生。决定权在你!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选择一个充满爱的世界,你的身体会健康地成长,如果选择相信自己活在一个充满恐惧的黑暗世界里,你的生活就会受到威胁,因为你的身体在防护反应中停止了运作。

数千年来,佛陀、耶稣这些圣者一直在告诫世人同样的话,现代科学也指出同样的方向。掌控人生的不是人的基因,而是人的信念,意念的作用是强大的。人的思想、意念、价值观将左右人的命运。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