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当局清洗政法委 文件泄辽宁敷衍了事

分析:中共运动做给民众看 以维护政权 政法系统官官相护 贪腐问题积重难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03日讯】近日,大纪元获得内部文件,泄露了中共辽宁当局在“扫黑除恶”运动中走过场,敷衍了事。同时,文件也泄露在这场运动中被抓的部分凌海市政法官员,不仅是黑、恶势力保护伞”,还是在高层督办下才落马的。而“扫黑除恶”是当局打击、清洗政法委的运动。

独家:扫黑除恶运动 文件泄辽宁敷衍了事

大纪元获得中共辽宁省凌海市委2018年12月的《凌海市关于中央扫黑除恶第3督导组反馈问题、意见建议整改落实情况报告》。这份文件是凌海市委向锦州市“扫黑办”就中央第三督导组反馈问题上交的整改报告。

凌海市是辽宁省下辖县级市,由锦州市代管。

据陆媒报导,中共中央第三督导组于2018年8月28日至9月27日进驻辽宁督导“扫黑除恶”,督导组组长是姚增科。凌海市是中央第三督导组督导的县市之一。

内部文件泄露,中央第3督导组反馈问题共60件,其中涉及锦州的整改事项4件、问责事项3件,涉及凌海对应的整改事项2件,问责1件。

在文件关于事涉“凌海一对一的整改、问责事项”一节中提到,“锦州葫芦岛等市一些地方,举报箱设置在乡镇政府办公地旁或派出所门口,群众不敢前去投送举报信”。

凌海当局在文件中承认,这个问题在凌海不同程度地存在。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在《关于共性问题主动对应的整改事项》一节中,凌海当局被要求整改事项包括“关于‘督导组暗访中以群众名义向有的市专用电话举报问题,接听人态度敷衍、朴素推诿’的问题。”

文件承认,凌海当局对“扫黑专项斗争存在纵向上热中温下凉、横向冷热不均的现象”的问题。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在“打黑除恶”运动中,凌海市显然在走过场,敷衍了事。所谓“打黑除恶”,当局本身要打击的是政法系统与黑恶势力勾结的人,结果当地把举报箱设在派出所门口,这明显是在恐吓民众,不许他们举报。电话举报中,接听人敷衍,也证实了这点。

独家:凌海市多名政法官员在“扫黑除恶”中落马的背后

上述文件提到当地多名政法官员在“扫黑除恶”中落马,其中包括张洪伟、于永池、张波等政法官员。

文件透露,新庄子村前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张洪伟涉把持该村政权长达20年,“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操控该镇重点工程项目,通过输送利益寻求保护伞,张洪伟当选市人大代表,一手遮天、为非作歹”,直到近期才被查处。

文件还泄露,在张洪伟问题被中央督导组提出,并要求凌海市当局整改后,凌海市委纪委监委才启动“问责机制”,共处理7人,挖出“保护伞”3人(于永池、郭立志、刘建华),其中开除中共党籍、开除公职、被判刑2人。

在《关于凌海市政法系统部分干警违法违纪行为的原因剖析及整改措施》的文件中,泄露上述这些人的相互勾结关系,他们均被指充当恶势力的“保护伞”。

文件透露,郭立志2015年1月25日在凌海市公安局新庄子镇派出所任所长期间,被指在处理时任凌海市新庄子镇党委副书记于永池之子于浩故意伤害案件过程中,对“案件久拖不查”。

内部文件截图。(大纪元) 

2018年9月,前新庄子派出所所长郭立志因“玩忽职守罪”被判刑八个月。

李林一分析认为,从时间点来看,在督导组进驻后凌海市后,郭立志等官员遭判刑。如果没有督导组,这些很可能会大事化小。

李林一表示,凌海市在“扫黑除恶”运动中敷衍了事,原因包括官官相护、贪腐严重等,所以基本是在走过场,其它城市也是一样。但即便如此,全国落马的官员/干警数量仍庞大,所以目前曝光的案件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中共政法系统的贪腐已积重难返。中共高层目前搞“扫黑除恶”只是做给民众看,目的是拉拢人心,维持政权。

大批政法干警近期落马

中共官媒8月16日报导称,在中共全国第二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动员部署会议上提到,全国第一批教育整顿和“回头看”期间,有17.8万人政法干警被处理。

中共自2018年1月发起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运动。今年3月29日,该运动“总结表彰大会”在京举行,习近平会见了参加大会的代表,这也显示为期3年的“专项斗争”结束。

在上述运动结束前的2020年7月至11月,中央政法委在多个省市开始进行为期5个月的“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2021年3月30日,当局的“政法教育整顿”正式开始。

此举被认为是“扫黑除恶”运动的延续。

凌海市中央反馈问题整改报告
关于政法系统出现违法违纪情况的原因剖析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