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岳:百年变局 习近平是在开盘还是收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1年的8月,多事之秋。

共同富裕”之山雨欲来风满楼

8月30日,中共深化改革委员会举行第21次会议,习近平主持会议,强调要加强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监管力度,并再次指出平台企业存在野蛮生长和资本无序扩张等突出问题,强调要站在共同富裕的战略高度促进公平的市场环境。

此前一天,《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充满战斗火药味的文革式檄文,题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这篇文章是一位被网友称为极左写手、《观察者网》专栏作家李光满写的,此人曾高调批判张文宏“与病毒共存论”是投降主义。

此次李光满在文中不仅语气强硬和霸道,而且露骨和直接,声称中国当前正在经历著“向社会主义本质回归的大变革”“从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到政治领域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或者也可以说是一场深刻的革命。”

文章对赵薇、高晓松和郑爽等文艺明星做了严厉的批判,”并语带威胁、昭告天下:“资本市场不再成为资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新闻舆论不再成为崇拜西方文化的阵地。”但更让外界不寒而栗的是,这篇充斥了政治运动大字报字眼与风格的文章竟然被各大党媒热捧转载。

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

8月17日,中共先是吹起共同富裕的号角,海内外一边倒地揭露批判中共欲操刀杀富济贫,大约是顶不住巨大反击流量的炮火,8月26日,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副主任韩文秀出面解释第三次分配“是在自愿基础上的,不是强制的,是通过慈善捐赠等方式”并且明确表示不搞“杀富济贫”。

8月26日同一天,中宣部发布了一份文献《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与行动价值》,它用4万字吹捧了中共第一个百年的历史功勋,并提到了第二个百年的所谓“坚决破除实现共同富裕、实现公平正义的阻碍和束缚”,“推动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不断取得实质性进展”。

文献再次高调亮牌“社会主义”和“共同富裕”。

几乎与此同时,追杀文艺资本的喊叫声又此起彼伏,赵薇等文艺大腕霎那间成高危人物。

谁在折腾?百年负债累累

中共官方反复号称百年之未有变局,是机遇更是挑战,实际是官方对前景充满迷惑,毫无自信,好比一辆老破车横冲直撞、左右摇摆,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彻底熄火,也不知道路边愤怒的人群什么时候会蜂拥而至将这辆车掀翻在地。

所以它要把这个局鼓噪的很大、一顿狂风暴雨,再假借人民的名义,这样才会显示其正义性和必要性,说这是历史的需要,人民的选择,用“共同富裕”这块蛋糕调动千军万马厮杀抢斗,再把这一切包装成为这是一次久远历史愿望和民族复兴目标实现的机遇,只要跟党走,就能将它实现了,这是制度的优越。

但是,同时它又知道,都折腾了一百年了,负债累累、千疮百孔,不只是政治债、血债,经济债、资产债、什么都是负数都是债了。经不起折腾了,再折腾就都玩完了。

关于共产党的折腾,中共元老万里有过一段精辟的论述。

2009年“十一”六十年国殇前,香港《动向》杂志总编、新世纪网站主编张伟国向海外媒体证实,北京一位有身份的人委托新世纪网站首发了万里的一篇谈话,这篇文章很快在网上热传,这篇“万里谈话”中提到,“六十年了,我们党把国家的治乱要系于一身,过去那么多年的折腾,没有不起因于我们党自身的折腾的。这让我痛心,我们党的折腾殃及了国家,殃及了老百姓。这么多年了,我们告诉老百姓说,这个国家没有共产党的话,就会大乱的,老百姓真是怕折腾怕到极点了,他们对稳定的盼望,就成了我们党再单独执政下去的‘民意’,这一循环什么时候能够打破呢?”

万里作为党内的开明政治元老,讲出了当时很多人的心里话,包括体制内的人。中共所鼓吹的改革开放四十年辉煌成就,万里功不可没,1978年,万里在安徽凤阳小岗村发起包产到户,应该是中国改革的第一炮,中共的粉碎四人帮结束左的路线,改革的第一步是在农村迈开的。“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

我们就拿农村来举例,现在43年过去了,农民真的富裕了吗?官方消息,2020年中国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7,131元,2019年为16,021元。增速为7%。减去居民消费价格上涨的2.5%,实际增速为4.5%。中国国家统计局2021年4月30日发布“2020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20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亿8560万人,月均收入4072元,同比增2.8%,减去居民消费价格上涨的2.5%,同比也就增0.3%。

由于中共搞城镇化,数据统计上农村居民只有6亿,人均年可支配收入17,131元,年总收入为102,786亿元。其中农民工2.86亿,人均年收入是48864元(4072元*12个月),农民工年总收入为139,751.04亿元,这样算下来,其余三亿多农村居民年收入是多少?是负数!大家可以自己算算。

这样说,可能还比较抽象。举个例子,14岁广东湛江女孩,奥运冠军全红婵在全世界面前,说了句实话,拿冠军就为了给妈妈看病。据自由亚洲报导,全红婵家所在的村人均年收入仅1.1万元,同时也曝光出中共搞的新农合医保就是画饼充饥。

湛江是什么地方?2020年,全国3100多个市、县中的GDP百强县,广东省2020年GDP第十名,3100.22亿元。奥运冠军的故乡,全国百强县,这样的光鲜亮丽下面却是令人惊诧不已的真实内幕,中国经济腾飞的假相到底还有多少?

百年经济史话:活着就好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中共的百年经济就是一个乱字。毛泽东基本靠抢和杀,既杀富又劫贫,大跃进和文革从物质讲就是劫贫,全国寸草不生。

李先念1977年12月在全国计划会议上估计,文革十年国民收入损失5,000亿元人民币,超过了建政30年全国固定资产的总和。1967年GDP增长-5.7%,1968年-4.1%,1976年-1.6%;1978年2月,华国锋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由于文革的破坏,整个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毛泽东时代,讲革命,不讲市场,讲市场是反革命。所以,整个毛时代就是计划出来的混乱,各种政治运动那是计划出来的。社会主义改造消灭资本家、工业产值增长双位数、人民公社大锅饭。政府主动消灭市场,五湖沸腾,四海一心。

杨继绳《墓碑》算过大饥荒饿死了3500万人,傅抱石在人民大会堂画巨幅油画《江山如此多娇》,钱学森被逼发表亩产万斤不是伪科学的论文。

毛主义时代,什么是真理?活着就是真理。活着就好。

邓小平改革开放,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七个人姓社、八个人姓资,邓说不管姓啥,有钱就行。价格双轨制、官倒,没有权力背书的市场叫投机倒把,是犯罪,有权力背景的市场就叫“第一桶金”。所以胡乔木总结邓小平理论是二论,第一论是“开放论”,第二论是“开抢论”,“开抢”就是开始抢钱。

共同富裕是邓小平在1986年提出来的,邓小平1986年8月19日—21日在天津听取汇报和进行视察的过程中说:“我的一贯主张是,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大原则是共同富裕。一部分地区发展快一点,带动大部分地区,这是加速发展、达到共同富裕的捷径。”

经过江泽民巨贪治国模式,中共百年至今,中国人共同富裕了吗?贫富差距有多少?大陆经济学者任泽平在《中国收入分配报告2021:现状与国际比较》中说:“中国财富基尼系数从2000年的0.599持续上升至2015年的0.711,随后有所缓和,降至2019年的0.697,但2020年疫情冲击下再度上升至0.704。2020年中国财富排名前1%居民占总财富的比例升至30.6%。”

2020、2021这两年,疫情、水灾、火灾、瓦斯爆炸、极端天气,百年“剩世”,什么是幸福?能活下来就是幸福,活下来就好。

看得见的政府干预 看不见的低人权经济

外界观察,习近平领导的中共在全面左转,在闭关锁国,重回毛计划经济时代。

是,但不全是。

在舆论、文宣和意识形态上,习当局在加速全力左转。目前基础教育“双减”政策,打击教培、整肃流量明星、规范饭圈文化,截断互联网垄断链,这些措施背后的政治考量一定是给民众洗脑,尤其是洗脑要从娃娃抓起。

类似“万里谈话”的话本,我们几乎不可能在墙内看到了。连财经自媒体,中共都恐惧其唱衰中共经济,要整肃。

但在市场这一块,北京并不是在全面重回计划经济。

海外大外宣多维网,这几年一直在刊登为习近平左转辩诬的文章。8月30日,多维刊登了一篇《海外一些人一直在误读习近平》的文章,指出习近平四大政治抱负:打击腐败;打击社会不公;共筑中国梦;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并说习近平集中权力是为了避免胡温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弊端,而不是为了抓权,更不是为了终身制。

多维是江派代言人,如此桥段,有高级黑之嫌。但它所述的习抓权确实是事实。但习近平的政治抱负的确还不是全部放弃市场。

习近平在2014年就提出政府和市场双向作用的说法,并把市场摆到了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的位置上,从而代替了邓时代的市场起“基础性”作用的一贯说法。他并说,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都要用好。

这是习近平的红色情结和国家资本情结。所以,我们看到,北京一方面对所谓冲击红色意识形态、影响主旋律节奏的网游、流量明星,对关系国家安全的滴滴,互联网海外发行IPO上紧发条,对民营平台掌控国企数据非常忌惮,因此,中共近日也发令限期让国企将自己的数据库从百度、腾讯转到政府云端。

另一方面,北京也在小心翼翼、不遗余力的宣传加强反垄断的目的是为了“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进高标准市场体系建设,推动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云云。

为什么中共不希望完全杜绝市场,回到毛时代或前苏联时代呢?因为中共看得非常清楚,没有市场是不可能存活的。四十多年,市场经济让中共尝到了低人权、廉价劳动力的甜头,也让它尝到了利用全球化时代外资资本发横财的甜头。但这一切没有市场是实现不了的。学者秦晖说,没有全球化,中国就是北朝鲜。

中共在十四五规划中将数字经济提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位,说明中共的经济指挥棒并没有完全向脱虚向实的方向挥舞,而是虚实复合,互联网虚拟经济和制造业实体经济复合发展。走的是政府与市场双向发力的所谓社会主义经济道路。政府起的作用就是大棒,打压它认为威胁到政权和关系到接班人成长的企业,市场负责生长,政府最后再来收割。

中共的这个经济逻辑,好比是家长用棍棒教育子女,最后子女出人头地,成才了,替父母挣钱了。一套耍猴的玩法。

共同富裕是伪命题,习近平在开盘还是在收官?

英国思想家、哲学家约翰·洛克在《政府论》论中有这样的名言: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否则人类就进入灾难之门。

共同富裕本身就是伪命题,追求的是结果公平,而不是机会平等。共产主义按需分配的福利社会简直异想天开,生命的自由意志和创新精神将会被完全抹杀。中共的特权体制根本无法让普通大众获得机会平等的社会环境。习近平的共同富裕是在走一条不归路。

奥地利经济学大师米塞斯说过:“《资本论》的经济学前提是假定人类市场生产资料的不稀缺,假定人是可以量化的、静态的人,不存在起不确定性。因此推导出一个人人按需分配的整全福利社会,抹杀个人的自由选择能力,忽略市场的边际收益递增或递减。”

有人认为习近平是不是在模仿薄熙来重庆打黑的做法,薄熙来在重庆就拿民营企业家开刀,拿他们的钱改善民生,给重庆人一点小恩小惠,收买人心。

公有制企业从产权上来讲,厂长和员工地位是平等的,都是资产的主人,那这个利益分配如何分?平均化的股份来分?现实中,中国的国企是权力主导的体制,一次分配很大程度上和权力等级有关系。

清华大学经济学者秦晖曾经用“尺蠖效应”来比喻中共的改革,“近年来改革政策,乃至改革战略不是没有调整,甚至可以说是调整之频繁举世罕见。但好像怎么调整都不对劲,这就是所谓的‘尺蠖效应’:就像那一放一缩却只朝着一个方向移动的尺蠖,政策一‘左’,老百姓的自由就减少,但福利却难以增加;政策一‘右’,老百姓的福利就收缩,但自由却难以扩大。一讲‘小政府’官员就推卸责任,但权力却依然难以限制;一讲‘大政府官员就扩大权力,但责任却仍旧难以追问。向右,公共资产就快速‘流失’,但老百姓的私产并无多少保障;向左,老百姓的私产就受到侵犯,但公共财富仍然看守不住。”

百年红朝接近尾声,中共企图用共同富裕当作救命的稻草,引发世界围观。中国的体制内外都不傻,没有人会真心认同二次文革、三次文革,官员们前腐后继,人民则在躺平。

习近平的共同富裕是在为百年变局开盘还是在收官?大概率地说,是在收摊,收拾中共百年残局,拥抱末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