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帝后】此生愿(下)

成吉思汗与合答安皇后的少年奇缘 作者:兰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16日讯】(接上文)《【蒙古帝后】此生愿(上)》

六、

搜查令传遍了泰亦赤兀部的每一个角落,搜寻的侍卫们查到锁儿罕失剌家中。他们先在帐篷里翻箱倒柜,又打量帐篷四周,思索着这个清贫的家庭还能有什么适合藏人的地方。

他们不约而同将目光锁定在帐篷后面的,小山一般高的羊毛堆。这时候,合答安还守在这里,仍然做着捣马乳的活儿。她看到一群野蛮的大人走过来,紧张地站到一旁。锁儿罕失剌父子也跟了过来。每个人都尽量表现出镇定的样子,用眼神互相鼓励着对方。

侍卫们一步步走近羊毛堆,不由分说抓起羊毛就往外拖,眼看铁木真的脚就要露出来了,合答安突然开口,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这么热的天,闷在羊毛里怎么受得了?我们同属一个部落,就像是一家人,怎么能这样怀疑我们?”

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合答安脸上泛起了红晕,衬得她略带稚气的脸上,有种明艳的美丽。搜查的人看了看她,不由得哈哈大笑:“小姑娘说得对,咱们去下一家!”

搜查令传遍了泰亦赤兀部的每一个角落,搜寻的侍卫们查到锁儿罕失剌家中。图为蒙古草原。(shutterstock)

不知道是真的信了,还是有意留一条活路,这批侍卫真的就走开了。锁儿罕失剌一家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合答安赶忙把剩下的羊毛拖走,扶着铁木真下了车。

“谢谢你们,又救了我一次!”铁木真向这家人真诚地行礼致谢。锁儿罕失剌赶紧扶起他:“小主人,你不要谢我们。现在他们忙着搜帐篷,你赶紧离开,去找你的家人吧!”

锁儿罕失剌牵来一匹草黄色的牧马当坐骑,煮了两只羊羔、装了两皮桶水作为食物,还给了他一张弓、两只箭防身。这些装备,已经是他们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铁木真收拾好行装,跨上了马背,依依不舍地望着萍水相逢的这户人家。

“快走吧,路上小心!”赤老温哥俩催他。“走吧!”锁儿罕失剌也向他招手。铁木真最后看了一眼合答安:“以后,我会回来报答你们的!”这才策马飞奔而去。

合答安忍不住向前走了两步,直到看不到铁木真的背影,才有些失落地低下头来。“铁木真,如果你真的会回来,请让我在你身边做个小小的婢女吧!”这来不及说的话,是她为自己偷偷许的心愿。

七、

这一别,就是二十多年的漫漫思念。合答安还是那个普通的女仆,做着普通的工作。几年后,她从少女变成了少妇,又成了中年妇人,青春鲜妍的容颜不再,但是她一直关注着铁木真的消息,在心底默默为他祈福。

这几年来,铁木真没有一刻忘记自己的梦想,他成婚后,与强大的部落联盟,通过自己的武功和黄金家族的声望,重新聚集属于自己的属民。二十七岁的时候,铁木真召开忽里勒台会议,被贵族们推举为乞颜部可汗。

他成了一个真正的王者。合答安打心底为他高兴。可是,铁木真的崛起,却引起了其他部落的不满。听说,他最要好的兄弟札木合联合十三个部的首领,组织了三万骑兵向铁木真发起挑战。合答安所在的泰亦赤兀部,不出意料地也是那十三部落之一。

铁木真也将自己的三万军士分成十三路逐一还击,展开著名的“十三翼之战”。得知自己的部落在和铁木真的军队厮杀,合答安内心非常矛盾。她衷心祈祷着铁木真能够得胜,却也为自己的族人而担心。

从小到大,她心里都有一个愿望,蒙古草原上能够出一位大英雄,统一部落,带领属民,过上和平、自由的日子。这个愿望,在她遇到铁木真后,这个英雄的形象就越发清晰。而且,她也有了更多的期盼。

有一天,赤老温突然来向她道别。嫁人后,合答安忙于操持自己的小家庭,和哥哥们见面的次数也少了。赤老温说:“铁木真失败了,但是札木合用七十口大锅虐杀俘虏,很多人害怕他的残忍,都转去投靠铁木真了。”

拉施德丁所着《史集》(Jami al-Tawarikh)中描绘的成吉思汗征战场景。(公有领域)

合答安先是惊吓地“啊”了一声,随后听到铁木真输了战争,却赢了人心,这才放下心来。

这些日子,她还听说铁木真善待仇敌部民的事迹,他在围猎时,遇到泰亦赤兀的属部照烈部人,不仅送去他们需要的锅具和食物,还在打猎时,故意把野兽往他们的包围圈驱赶,以便让他们捕获更多。铁木真的豁达和慷慨之名在部民中广传,越来越多的英雄豪杰主动投奔他的帐下。

所以在今天,赤老温也要走了。“妹妹,很久之前我就想追随铁木真了。现在正是我去投靠他的好机会。”

离开前,赤老温又对她说:“你放心,总有一天,他会来找你。”合答安的眼睛泪光莹莹,那一刻,她多么想和哥哥一起走。

草原上的王者之争还在持续。十一年后,塔里忽台联合几大部落,推举札木合为“古儿汗”,再次集结联军,向铁木真宣战。经过商议,泰亦赤兀部从北面发起进攻,在一个叫阔亦田的地方,双方展开激战,连备受崇敬的洒满法师都来助阵了。这一战,铁木真不慎颈部中箭,九死一生,幸亏他的伴当者勒篾为他吮瘀血、盗奶酪,才得以脱险。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铁木真在重伤的第二天就恢复了精神,扫平泰亦赤兀部的残兵,尽收其部众。而属于合答安的福分,终于近了。

八、

泰亦赤兀的军队彻底溃败,但是它的属民还滞留在营地来不及逃脱。这一天,合答安如往常一样劳作着。战争很残酷,但生活还要继续的。不知在什么时候,营地外忽然起了风沙大作,还夹杂着马蹄声和侍卫的叫骂声。合答安远远望去,却见一队骑兵闯进她们的营地,逢人便抓。

“泰亦赤兀人听着,你们的首领已经被我们大汗打败,现在泰亦赤兀部归铁木真可汗所有!”消息一出,泰亦赤兀人个个惊慌失措,不知是喜是忧。铁木真虽然有仁义之名,但是作为战败的俘虏,迎接他们的会是什么呢?

合答安却很平静,平静中还有淡淡的喜悦,她知道,铁木真一定会赢。她忍不住劝身边的丈夫:“等我们到了乞颜部,你就投靠大汗吧,他一定不会伤害你的。”

“你别天真了,俘虏还能有好下场吗?横竖都是死,还不如跟他们拼了!”那个男人说着就拿起弓箭,冲到那对骑兵面前,但很快就被降服,并收押在军队后方。

在一片混乱中,一个骑着骏马、身着金甲戎装的中年男子,带领一队骑兵急驰而来。他广额长髯,威严中仁者之风;五官仿佛被风刀霜剑雕刻过一样,坚毅而沉雄。他正策马,绕着泰亦赤兀营地巡视。有刹那的时间,合答安与他的距离非常近,她知道,那就是已经称汗的王者铁木真!

“铁木真,铁木真救我!”合答安第一次用尽全身力气,想要叫住他,因为心情太过激动,她早已忍不住泪如雨下,呼喊变成了啼哭。

然而铁木真的马快,早已载着他回到骑兵队伍中。片刻后,一名骑兵来到合答安面前,指着她高声质问:“穿红袍的女子,你为什么叫我们大汗,还直呼他的名字?”

合答安的声音有些颤抖:“你告诉他,我的名字是合答安。”

合答安远远望去,却见一队骑兵闯进她们的营地,逢人便抓。图为蒙古骑兵。(shutterstock)

这妇人眼中的期盼,让骑兵有一瞬间的动容,他点点头,掉转马头立刻回去覆命。这一次,铁木真带着两名亲信侍卫,疾驰而来。他一马当先,率先赶到合答安面前,恰好迎上她温柔的目光。他立刻下马,小跑着冲到她面前。

阳光下,铁木真高大的身形被覆上一层金辉,映入合答安的眼中,就像是天神下凡一般。铁木真与她相拥而视,用同样颤抖的声音说:“合答安,合答安,真的是你!”

合答安却来不及叙旧,向他恳求:“请你救救我的丈夫,你的侍卫把他抓走了!”

铁木真一怔,但他很快恢复了之前的风度,吩咐侍卫找寻合答安丈夫的下落。他自己亲自带着合答安返回临时驻扎的大帐内。

侍卫传回来的消息,是令人沮丧的。合答安的丈夫,在被俘虏后不久,就被处死了。听到这样的消息,合答安也只能难过地接受事实,默默地为丈夫流泪。在战乱的时代,每个人的性命都是那样脆弱。

铁木真眼里满是愧疚、惋惜,待她平静一些才开口:“你救过我,我的人却误杀了你的丈夫,我欠你的,大概这辈子也还不清了。”

她垂下了眼眸。她本该是欢喜的,但是现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他。

“二十多年前我就对自己说,有朝一日一定要找到你,”铁木真继续说,“以后,你就留在我身边吧,我会照顾你,把世间最好的一切给你。”

合答安摇摇头:“铁木真,不,大汗,我什么都不要,我只希望在你身边继续做一个婢女,照顾您、照顾您的家人。”

第二天,合答安的父亲锁儿罕失剌也投奔到铁木真帐下,合答安一家人也算是在这里团聚了。从此,她的哥哥赤老温和沉白,跟着铁木真大汗四处征战,勇猛无敌;赤老温亲手杀死成吉思汗的仇敌塔里忽台,立下大功,名列蒙古“四杰”之一。

后来,铁木真建立蒙古帝国,上尊号“成吉思汗”。他论功行赏,把锁儿罕失剌父子一并封为千户,享有广阔富饶的封地和九罪不罚的特权;赤老温还世任“怯薛”护卫军之长。合答安所属的速勒都孙家族,从此成了权势显赫的四大名族之一。

合答安,最终成了蒙古最尊贵的女子,被成吉思汗纳为侧妃,又册封为后宫中第四斡儿朵可敦。图为身穿蒙古服饰的女子。 (Shutterstock)

而合答安,最终成了蒙古最尊贵的女子,被成吉思汗纳为侧妃,又册封为后宫中第四斡儿朵可敦,相当于皇后之尊位。帝后两人因为少年时一段的恩义,终生情深意笃、相敬如宾,传为蒙古一段佳话。

多年以后,当合答安一袭锦衣华服,在侍女的陪同下,走过一座座宫帐,她的命运早已改写。陪伴着成吉思汗,看着他统一了蒙古各部,创建了强盛的帝国,合答安对这样的生活满足而感恩。草原上真的出了一位大英雄,而这位大英雄,竟然就在自己身边,和她常相厮守。

或许时人乃至后人,都欣羡于她的故事。只有合答安自己知道,从少时相遇的那一刻起,她最大的心愿从来只有一个,那就是在英雄身边做个小小的婢女,仰望他一生一世。(全文完)

参考资料:《蒙古秘史》《新元史》@*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