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疫情冲击中共“一带一路”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姬承羲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是习近平外交及经济政策的核心,也是其北京政府全球扩张战略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该项目包括了所谓的“数字丝绸之路”、“健康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迄今已招揽了139个国家参与。

一带一路”由一系列基础设施项目组成,包括实实在在的道路和港口,还有电信和银行设施。其基本运作模式是,中国的国有银行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借贷国再用这些资金支付中方公司的基础设施建设费。中共向成员国含糊地承诺,“一带一路”将增加该成员国的国民生产总值(GDP),收益将大于债务。但到目前为止,大部分“一带一路”项目都没能让成员国富裕起来。事实上,该项目所带来的庞大债务,正在拖垮一些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其中23%的成员国更表示,“一带一路”已经让他们的外债增加到不可持续的水平。

“一带一路”连接了100个经济体和6个经济走廊,它们包括:

新欧亚大陆桥:一条连接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和波兰的铁路线。
中蒙俄(中国—蒙古—俄罗斯)经济走廊:包括了铁路线和草原公路,连接欧亚大陆桥。
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连接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和土耳其。
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包括了越南、泰国、老挝、柬埔寨、缅甸和马来西亚。
中巴经济走廊:从中国新疆地区一直延伸到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
孟中印缅(孟加拉国—中国—印度—缅甸)经济走廊。

图为柬埔寨西哈努克港(Sihanoukville Port)照片。该港口是中国“一带一路”项目的一部分。 (Tang Chhin Sothy/AFP/Getty Images)

由于外界对过去项目的不可持续性的批评声浪日渐增长,再加上新项目投资减少,即使在疫情之前,“一带一路”就已经处于低谷。就目前来看,大多数“一带一路”项目都不能产生足够的GDP增长来抵偿债务,乐观的情绪正在消磨殆尽。被称为“一带一路”皇冠上的明珠的“中巴经济走廊”(CPEC),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中巴经济走廊已经建了7年,只完成了不到三分之一。到目前为止,中巴经济走廊对巴基斯坦GDP增长的贡献,还不足以支付贷款的利息。

而现在,鉴于中共病毒(COVID-19)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即使是“一带一路”中最有潜力的项目,也不太可能盈利了。在经济全面复苏之前,成员国不太可能重启这些项目,这一耗可能就是好几年。

三分之二的的成员国已经表示,疫情对项目进度造成了负面影响。其中一大问题是,不同的国家采取了不同的封锁措施,持续时间和严苛程度都各不相同。这直接造成了频繁、不可预测的供应链断裂,让建设计划根本无法进行。

迄今为止,中共在“一带一路”项目中的投资已经超过了5千亿美元,用于向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中共和其它“二十国集团”(G20)国家,已经向最贫穷的借贷国延长了债务偿付期,涉及的贷款总额为165亿美元。要知道,疫情期间,许多成员国采取了经济刺激措施,这直接增加了这些国家的债务和违约风险。中国的不良贷款记录已经处在历史高位,如果这些国家再不还项目贷款,那么这一数字还将急剧上升。

疫情还加速了成员国取消“一带一路”项目的趋势。2018年,马来西亚取消了“东海岸衔接铁道”(ECRL,又名“东海岸铁路”,或简称“东铁”)和两条天然气管道——“多元石油产品输送管工程”(Multi-Product Pipeline,MPP)和“沙巴天然气运输管道工程”(Trans-Sabah Gas Pipeline,TSGP)的建设。2019年,巴基斯坦取消了价值20亿美元的“一带一路”煤电项目(BRI coal plant),并将建设一条新铁路的贷款额减少了20亿美元。缅甸将中方支持的皎漂深水港(Kyauk Pyu)贷款削减了60亿美元。塞拉利昂取消了一个预计耗资4亿美元的机场。

“一带一路”项目还面临另一大困境。许多工程合同都包含了不可抗力条款,可能倾向保护承包商和借款人。由于此前封锁了工厂和港口,中国现在仍处在复苏阶段,而这些条款直接在当下的艰难时刻增加了还款风险。与此同时,中国和世界上其它国家一样,都遭受着供应链断裂的困扰,这让制造业和经济复苏难上加难。

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是中国“一带一路”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摄于2017年10月4日。(Amelie Herenstein/AFP/Getty Images)

中共已经向超过150个国家提供了5200亿美元的贷款,占全球银行向发展中国家贷款总额的四分之一。在疫情之前,23个“一带一路”成员国已经陷入债务困境。疫情开始之后,预计将有大量成员国,要求贷款减免和债务重组。

据中共统计,20%的“一带一路”项目受到COVID-19疫情的严重冲击。但它没有提及的是,近几年来,其海外投资一直在减少,“一带一路”项目也在放缓,疫情封锁只不过加速了这一趋势。中共对外投资的年增长率在2016年达到峰值,为49.3%,此后逐年下降。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下降了23%和13.6%,2019年相对持平。到2020年,中国对“一带一路”国家的海外投资比2019年减少54%。中国的不良贷款额已经达到了1.5万亿美元,其公共债务总额占 GDP的270%,其中包括价值2.4万亿美元的外债。

美中贸易战已经折损了中国经济,而封锁造成了进一步萎缩。仅在2020年初,就有超过24万家企业宣布破产。相应地,中共将重心移向振兴国内经济,以至于它可能没有资源也没有动力重启“一带一路”。

在2013年时,习近平和世界上许多领导人都认为,由中共主导的世界新秩序不可避免。但如今,完成“一带一路”的可能性大减。而“一带一路”的瓦解,也严重挫伤了中共想要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霸主的计划。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亚洲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他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获得上海交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安东尼奥是一名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为各种国际媒体撰稿。他的一些中国著作包括《超越一带一路: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国经济简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hina’s Belt and Road Faces Pandemic Economy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