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眼中承受苦难的圣徒:绝食四年对抗中共

看中共铁窗下精英们的苦难(1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20日讯】“被五根绳子绑在床上的滋味是极其痛苦的,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难熬。我想一天不是由二十四小时组成的吗!一小时不是由六十分钟组成的吗!一分钟不是由六十秒组成的吗!我问自己,再多坚持一秒行不行?肯定没问题!那我就一秒一秒地坚持到迫害结束的那一天吧!”

瞿延来自2002年被非法关押5年,期间遭受难以想像的酷刑,他绝食抗议四年多,每天被野蛮灌食。以上经历是他出狱后写下的片段。他的辩护律师曾感叹:面对圣徒般的瞿延来,承受苦难的能力来自真信仰的伟大力量。

然而,他的苦难并没有结束,2019年8月他再度被非法判刑5年,至今被关押在黑龙江呼兰监狱。

本系列报导记述中国社会中的一群精英们因信仰“真、善、忍”身陷囹圄甚至家破人亡的真实故事,以揭露中共“假、恶、斗”的真面目。

瞿延来,1977年出生,今年44岁,黑龙江省大庆市人,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能源工程系。

2018年11月9日上午,大庆市局国保伙同龙凤区东光分局五六个便衣警察利用开锁大王开门,私闯民宅,绑架了正在看电脑的瞿延来,抢劫他的私人物品,将他非法拘禁在大庆市看守所。

此后,他被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让胡路区法院,看守所不让他家人请的律师会见他。

同年8月,瞿延来被非法判刑5年。他不服判决上诉,大庆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冤判。他被劫入呼兰监狱。

2021年2月25日,瞿延来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九监区。他因不穿囚服,出工走到二门时,被防暴队人员套上黑头套、铐上手铐,关入“小号”。

“小号”是中共监狱中用来惩罚犯人的禁闭室,大多狭小、阴暗潮湿、无窗,内有多种刑具,被普遍用来折磨不放弃修炼、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瞿延来绝食15天,抵制迫害,被野蛮灌食十余天。

5月31日,新任中队长王玮把瞿延来叫到办公室里,用电棍电击他。瞿延来绝食抗议。8月26日,他又被关入“小号”。

瞿延来在小时候就很喜欢看书,曾获得黑龙江省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特等奖。1995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能源工程系。他有一米八几的个头,体格健壮,为人憨厚直爽。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所有的宣传机器都运作起来,诽谤法轮功。他认真看过一个节目,发现那都是对法轮功的栽赃嫁祸。

2001年的4月左右,瞿延来专门抽出时间,一气呵成,从头到尾读了一遍《转法轮》(法轮功的主要著作)。看完后,他决定修炼法轮功。

他开始向周围人讲法轮功真相,他单位里几乎所有的同事们都明白了,还包括食堂里做饭的阿姨。

同年8月底,瞿延来向人讲法轮功真相时,被警察抓进了哈尔滨市南岗区看守所。刚进去,四十多名犯人对他又打又骂。

他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不管犯人对他如何,他都跟他们讲述法轮功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犯人们被他的善良感动,尊称他为“法轮功”。

被关押四十多天后,瞿延来被放回家。没几天,10月底,他去了天安门广场。

他把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地举过头顶,同时大声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立刻,有警察奔跑过来,将他一顿毒打,随后他被送入北京郊区的一个看守所,吊起来。

然后他被转到“北京七处”。这是专门处理全国所谓大案、要案的地方。在那里,瞿延来被酷刑折磨得遍体鳞伤,浑身是血,一条腿被打折了。

当奄奄一息的瞿延来被抬到看守所时,警察和牢头不敢收他,怕他死在那里。

关押三十多天后,瞿延来被无条件释放。

2002年8月,瞿延来去了上海工作;同年9月30日深夜,被上海普陀区公安分局的警察劫持。警察把他的案件当成了上海1999年7.20以来最大的案件,报到公安部。

在刑讯逼供中,他没有供出任何人的情况,并一直绝食绝水抗议对他的非法关押。

对于瞿延来持续绝食抗议,狱警让监房里的犯人殴打他。二十多个犯人轮番上阵,一旁伸不上手的犯人在旁边呐喊助威。还有的犯人高声叫着:“什么都玩过,就是没玩过人,这回要好好地玩玩人!”

见瞿延来一直绝食,看守所又找到了另一个迫害他的借口——对他强行灌食。

两个犯人抓住他的双手从四楼往一楼拖,再从外面的水泥地上一直拖到警车上,送他去灌食。

瞿延来的膝盖和脚趾被水泥地上细小坚硬的东西磨来磨去,那种滋味,他在回忆起那个过程时说:痛,痛彻心肺。

灌食的管子从鼻子插进胃里的感觉,就像有一条火蛇在往身体里钻,极其痛苦。狱医经常灌到一半,再拔出管子,接着再插一次,灌剩下的一半。狱医故意想法折磨他。

2003年3月13日,瞿延来因严重胃出血,被送到了上海市监狱总医院。

病房里的劳役犯用五根绳子把他绑在床上,还故意把病床摇高,让绳子勒得更紧;有时候还在瞿延来的臀部下面放一个大汽车轮胎,有时候是侧立着把他绑起来,用尽各种方法折磨他。

这种被五根绳子绑在床上,拉扯至极限的滋味是极其痛苦的。正如文首所述,瞿延来用一分钟60秒来计算,鼓励自己再多坚持一秒。“坚持到迫害结束的那一天!”

被看守所关押9个月后,法官在医院大楼的一个小房间内草草开庭,不许辩护。瞿延来被非法判刑5年。他拒绝在任何文件上签字,却被强行按上手印,转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关押。

在那里,瞿延来持续绝食。“教育科”科长对着他大骂:“死你一个人,跟死一只狗没什么区别!”

一天晚上7点左右,瞿延来突然感到内脏器官几乎都快失灵了,心脏似乎也跳不动了。那是一个生与死的瞬间。

他大脑中闪出一个问题:想死还是想活?他想到,自己死了就不用受苦了。他又想到父母,他们不会崩溃吗?

他想到了法轮功的师父,他觉得修炼后师父给予他太多太多,洗涤心灵,这一生都无法报答。瞿延来决定:还是应该活下去。后来他休克了。

靠着信念和无私,他走过了生命中的一劫。

曾跟瞿延来有过接触过的人,都在他身上看到过两个字——“无私”。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是先想到别人。

流亡到加拿大的知名人权律师郭国汀曾被聘为瞿延来的辩护律师。

郭律师在海外媒体发表的文章中说:“面对圣徒般的瞿延来,我不能不探索是何种原因,使得瞿延来具有此种超凡脱俗的承受苦难的能力?唯一的解释便是真信仰的伟大力量。”

2007年,上海交大的19位大陆和台湾的海外校友,共同签名给当时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写了一封公开信。信刊登在海外媒体上。他们呼吁释放瞿延来。那时他已经绝食了4年6个月。

2007年9月29日上午11点,奄奄一息的瞿延来被一个犯人背到了二号监楼下。楼门口停着一辆车,瞿延来终于被释放了。

回家后,瞿延来恢复了炼功、读法轮功著作。仅仅20天,体重就增加了将近三十斤。一个月后,他基本上恢复了正常。

2018年11月9日,公安部给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下达秘密指令,按名单实施大抓捕。仅大庆市就有七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瞿延来也在其中,他再一次被非法判刑5年。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