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录之五十二:以革命的名义杀人

编写: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方志敏的名字和他的事迹在中国很少人不知道。他在狱中写的《清贫》、《可爱的中国》是有名的爱国主义教材,长年被收在中小学教科书中。可是方志敏在清贫爱国之外也有另一面,他曾经“大义灭亲”弑杀了自己的五叔,也曾经多次绑票撕票甚至绑架杀害外国传教士。

方志敏的五叔方雨田是地主,方志敏因他抗拒农民运动,率领农会农民将他捉拿起来召开公审大会处死。方志敏的父亲祖母苦苦哀求他手下留情留五叔一命,方志敏不为所动,毅然杀死了他的五叔。据说这叫做“大义灭亲”。方志敏的父亲苦求自己的儿子放过自己兄弟一命不成,气愤绝望之下说了一句,摸得到后脑窝看不到后脑窝。警告这个儿子,人都有看不到想不到的事情,别把事情做绝了。但方志敏就是要把事情做绝,就是要“大义灭亲”。

方志敏为筹集革命资金绑票撕票信手拈来心安理得。他曾经率领所部红军奇袭景德镇绑架多名在那里经商的外国商人,然后让外国商人家属携巨款“自愿赠予”红军,以换取那些外国商人的性命。在景德镇方志敏把负有盛名的瓷器美术大师邓碧珊家产洗劫一空,又把邓碧珊的脑袋砍了。方志敏还曾经率部两次洗劫“廿八都”,将那里的食盐布匹现洋等财务劫掠一空之后,把那里未来得及逃走的地主商人绑架回根据地,留下一保长通知被绑者家属携带“革命经费”赎取家人性命。可是等“革命经费”送达,也只赎回一部分人的性命,另一部分却被撕票了。

方志敏最轰动的绑票撕票事件,是绑架杀害美国传教士师达能史文明夫妇。当时方志敏率领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杀向根本没有日本军队影子的安徽福建浙江。攻占安徽旌德县城后,绑架了在那里传教的美国传教士师达能史文明夫妇和他们刚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海伦。方志敏要求这对传教士夫妻写信给上海中国内地会总会付二万元赎金,要求未被满足,结果师达能夫妻被撕票杀害。他们的婴儿海伦在被关押期间因为啼哭吵闹也险些被杀害,后来是一个刚被释放的囚犯情愿以自己的性命换取婴儿的性命,才侥幸活了下来,而那个囚犯则被当着传教士夫妇的面砍死了。

传教士夫妇被绑架杀害一案当时在国内外引起很大轰动。据说由于美国政府和中外舆论的强大压力,民国政府才暂缓对中央红军的围堵,转而抽调大批军力,全力围剿方志敏部。方志敏所部抗日先遣队后来基本被消灭,方志敏本人被捕。应了他父亲当初说的那句话,摸得到后脑窝看不到后脑窝。

方志敏在他的《死——共产主义的殉道者的记述》里说,“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因为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为着共产主义牺牲,为着苏维埃流血,那是我们十分情愿的啊!”但不知为什么他没有说为了这个“宇宙的真理”我们就应该弑杀亲人,就应该绑票撕票,就应该杀害无辜的外国传教士,就可以杀害刚刚出生的婴儿。“那是我们十分情愿的啊”他虽然没有说,没有写,但他做了,是极其心安理得理所当然而且沾沾自喜地做的,用实际行动毫不含糊地表明这些所作所为“是我们十分情愿的啊”。

世间罪恶莫过于杀害无辜,弑杀亲人伤天害理至极。然而只要冠以“革命”的名义,似乎就可以成为“宇宙的真理”,这“真理”真让人不寒而栗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